第741章 各为其主

小说: 时莜萱盛翰钰 作者: 竹子不哭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3:07 字数:2480 阅读进度:743/769

没等时然说话,老七一把将时然护在身后,俩人距离很近,四目相对。

念音心漏跳一拍。

但她面色不显“让开,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少管闲事。”

老七再次见到梦里见过无数次的脸,心里却有百种滋味在心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还爱。

他能确定,自己还爱念音,尽管她们家的要求太奇葩,但他坚信那是长辈奇葩,不是念音的错。

“念音,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念音……

“没有。”

老七“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带长辈见我?”

念音“我妈要见你,不是我想带她见你……”

话说一半,她意识到跑题了。

于是把话题拉回来“现在不说这件事,你让开,我要带然然回去。”

老七“不可能,你没有资格带走我们家小姐,你妈更没有资格。”

那个老女人太过分,她以为自己是谁?

对他提出过分要求也就罢了,毕竟他追求念音,而她是念音妈妈,但她凭什么想带走时然

手伸的也未免太长了些。

“这是我们姬家的事情,你别管。”念音急了,如果老七再不让开,她就准备动手。

她出来的时候,是带着死命令来的!

必须把然然带回去。

盛翰钰和时莜宣防的越严密,姬英杰就越认为时然是宝贝。

她要做的事情必须做到。

老七寸步不让“你这话说的没有道理,小姐是盛家的孩子,而且她姓时,怎么算也跟你家没关系。”

“少废话,让开。”

念音红了眼,主动出招。

一招都没有使出来,就被枪口顶住脑门。

念音惊诧“你怎么可能带枪进来?”

她进来的时候经过重重安检,别说武器,就连钥匙扣上装饰用的匕首都被没收了。

他居然能把枪带进机场,这让念音惊诧不已。

“离开这。”

老七声音很冷,语气公事公办,但心里破碎的声音,只有自己听的见。

如果硬来,她根本不可能带走然然。

念音和老七交过手,俩人赤手空拳,她都不是对手,何况现在被用枪顶着头。

“七哥,能不能放手一次?让我把然然带走,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念音放缓语气,柔声道。

她甚至还对老七妩媚的笑了下。

这是老七第一次见念音对自己笑,笑的真好看,他痴痴盯着念音看。

念音心里并不舒服,老七的目光让她感到内疚。

如果不是因为族长下了死命令,她并不想利用老七。

就在她以为老七会答应的时候,却被拒绝了“不行,你走吧。”

念音……

她不死心,仍然想再努力一次。

“七哥,你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呀?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连这点要求都不同意?”

老七“除了这件事,别的事情任何事我都会答应你,就算你让我去死,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这件事没商量。”

她微微低头,脖子上金光一闪,老七认出来了,是自己送给她的那条金项链。

她没扔,留下了。

当初老七把礼物留下就走了,姬英杰打开首饰盒,见是一条细细的金项链躺在里面,不屑。

“用这么廉价的东西,就想追我们姬家的女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顺手扔进垃圾桶,走出去。

念音神使鬼差捡回来了,也说不上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没丢掉?”

“没有,我很喜欢,谢谢。”没错,念音是很喜欢这条项链,款式很喜欢。

“我以为你会丢掉,没想到你居然留着,念音,你能跟我说句实话吗?”

“问。”

“你有没有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

”我要听实话。“

念音沉默。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要是说一点都没有,这几天晚上却会梦到他。

如果有,她会觉得对不起飞鹰。

飞鹰为她而死,死了就是永远。

俩人互动,时然站在一边看的不耐烦。

小姑娘看俩人像傻子似的,枪顶在脑门上儿女情长,脑子是不是有病?

“小姨,七叔你俩慢慢聊,我上飞机了。”

时然一句话,念音才如梦初醒。

“不能走。”

她不管不顾,哪怕是枪顶在脑门上也顾不得了。

当然老七只是吓唬吓唬她,并不会真开枪。

念音从他身边轻易过去,一把拽住时然“跟小姨回去。”

“不,我不走。”

时然开始挣扎。

她已经跟齐衡约好,到l国第一件事做什么,第二件事做什么……

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不上学出去玩,这样的机会她不想错过。

“七叔,快救我。”

老七要去“救”孩子,又担心俩人打起来会伤到小姐。

但他不可能看着念音带走小姐,把心一横,他拦到俩人面前对念音道“你要带走小姐可以,但必须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他把枪递给念音,念音毫不犹豫接过去。

顶上保险后,老七又从兜里掏出几粒子弹递过去,提醒“子弹在这。”

念音……

枪里果然没子弹。

也就是说,刚才老七不只是吓唬她,还是拿空枪吓唬她。

但现在,他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她没接。

念音把时然推过去“快走吧,再不走我就改主意了。”

老七护送时然上飞机。

刀子

……

念音住处。

她跪在地上,双手高举过头,头顶是一柄桃木制成的戒尺。

一指头厚度,两寸宽,三尺长。

姬家女人犯了错误,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就是用戒尺打手心。

她从机场回来,直接请戒尺跪在族长面前接受惩罚。

姬英杰阴沉着脸,目光凌厉的像是刀子一样,她没接戒尺,幽幽道“为什么不杀了他,嗯?”

江州不是l国,随便杀人是不行的!

姬英杰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就是想听念音怎么说。

她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她认为念音是故意放走时然,怕时然和她接触时间长了,未来族长的位置就不一定是谁的了。

“请族长责罚。”

念音没有回答,她不想辩解。

于是姬英杰就更生气了。

她厉声吩咐“自己打!不打到筋断骨折不准停下。”

……

婉儿家。

家里乱成一团。

婉儿急的团团转,对保姆吩咐“快,东西不用收拾了,快把孩子抱走。”

“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想收拾东西?快,快点。”

孩子被抱上车,她看着车开走,消失不见。

精神松懈下来,婉儿腿脚发软,站立不住——老公扶住她“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