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旧时的记忆

小说: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 作者: 绯樱葵 更新时间:2015-05-06 13:15:19 字数:2750 阅读进度:86/89

旧时的记忆

主持人川岛又提了几个问题后,这个专访接近尾声:“柳生同学,在这里再一次恭喜你。”

“谢谢。”

“在采访结束前,我们还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说着,在一个巨型屏幕上播放了一段录像,是一个很陌生的女生,年纪看似和小樱差不多,长得也挺清秀的,她在介绍车祸前的小樱的点点滴滴。一个和现在截然不同的柳生,镜头对准了场上的柳生樱做了一个大特写,只见她的微笑随着片段的播放而剥落。柳生兰不确定地和堂哥咬耳朵:“我记得这个高山秋子好像以前和小樱是走得满近的,不过车祸后就没什么来往了。”

等录像放完,川岛一脸微笑的说:“录像里的高山同学曾经是柳生同学车祸前最好的朋友,她非常遗憾和伤心你会忘记她和你们之间所有美好的记忆。所以,我们将这位高山秋子同学也请到了现场。大家欢迎。”

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对于这一变化,场下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这位高山同学慢慢走上台,然后冲向小樱,一脸激动,就想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可惜,小樱往旁边一闪,躲开了。高山秋子尴尬地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主持人。

“柳生同学?”

“失忆仍然是医学界最复杂的研究课题之一。我是完全失忆,如果说你们对完全失忆的定义不了解的话,可以请教神户的深本教授,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就我的理解,简单的说,完全失忆就是完全不记得过去的人和事。第二,我在此声明,我的性取向很正常,我喜欢的是男生。”面无表情,身上散发的冷意倒是真的可以让熟悉的人确定她与手冢之间的亲戚关系

台上台下已经听得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柳的笔把本子的一张纸不小心戳了一个洞;柳生兰只觉得自己的脸发烫;柳生妈妈低头,觉得没脸见人了。

丸井听了一愣,一块蛋糕卡在喉咙口:“看来部长还有希望。”说完,继续神情自若地塞进了另一块蛋糕。

在迹部家,慈郎迷迷糊糊地说了句:“看来迹部不用担心了。”然后翻个身,在沙发上继续睡。所有人都憋着笑看向迹部(桦地除外),迹部横了同伴们一眼:“真是太不华丽了。”然后,所有人的视线继续集中到巨型荧幕上(迹部家是直接放投映),听听这个小书呆还会有什么惊人之言。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认为一个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记得的人,看了这短短的一段录像之后可以一下子忆起过去的种种?在你们看来这位同学在我的心目中会比我的父母更重要吗?抱歉,你们的实验失败,我对这位同学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也不知道刚刚的片段里真实的成分占了多少。而且,我没有随便拥抱路人甲的习惯。”

高山秋子痛哭失声,川岛一脸尴尬,想要挽回什么:“柳生同学,虽然你失忆了,可高山同学没有,她还记得你们过去的美好时光,你这么讲,是不是太无情了。”

“无情吗?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而我没有自虐的倾向。”

“敌、人!”川岛脸上的微笑一点都挤不出来了。

“原来是她。”不二周助自语。

“哥哥,什么原来是她,你认识这位高山秋子?”不二裕太一头水雾。

“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青少年选拔赛合宿的时候,手冢拜托我找小樱聊过天。她提到的三个版本,第二个版本里就提到她的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有自杀的倾向,就是因为这个高山。”

“自杀?!怎么可能。”

“嗯,好像是那个高山喜欢柳生比吕士,完全是想借小樱接近柳生,完全没有把她当朋友,那时候,小樱年纪还小,想不开,所以……”

“可恶!”

“所以对小樱而言,忘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两人又把目光集中到的电视机上。

“如果这位高山秋子同学真的是我过去唯一的好朋友的话,那么她应该知道我有记日记的习惯。在柳生樱出车祸前最后一篇日记里记录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对她的诋毁和不屑一顾,还有她之所以不得不接近柳生樱,并向她示好,是为了可以就此接近她的哥哥柳生比吕士。不然,根本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这些话高山同学应该也还记得吧,因为你并没有失忆呢。如果你不记得了,我不介意将那篇日记拓印一份给你留作纪念。这样你的记忆也就会完整了,完整地记得,你是如何害死你现在嘴里口口声声讲的最好的朋友。”

柳生美惠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柳生博严和柳生比吕士都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手冢的眼利了起来,浑身散发着寒气;柳在高山秋子的名字后面加了着重的符号;迹部手中的咖啡杯的杯柄由于承受不住力道而断裂;幸村手里的小茶杯也被捏碎了;真田浑身散发的怒火让幸村凌不由自主地往远处挪了挪位子。

对于这一爆炸性新闻,川岛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而高山秋子已经抖得如落叶般说不出话来。

“我想这出不入流的闹剧也应该结束了。你们想不择手段地搏收视率的目的应该也已经达到了。”然后对着镜头,柳生樱恭恭敬敬一个九十度鞠躬:“非常抱歉让大家度过了一个不愉快的晚上,晚安。”

“就这么算了?”柳生兰怒火冲天,狠狠瞪了那个高山秋子一眼,敢欺负到柳生家头上了!

“她现在还是在立海大读书吗?”柳生比吕士镜片一闪。

“我明天上学后给你最齐全的资料。”柳保证到。

“不用等明天,你什么时候收集齐了,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

“喂,你怎么那么笨,有日记不拿出来,要是今天她不来你就这么算了?”柳生兰回头声讨。

“那本日记我就看了一遍,就扔到书桌底下了,要是这个高山不来,我还真的不记得这号人物呢。要不是他们惹妈妈伤心了,谁耐烦理她。”

“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都知道我是个多么怕麻烦的人了,对于根本就不记得的事情追根究底,那还有完没完。而且这事讲也讲不清,就像刚刚那段录像,谁知道有多少是真的。人呐,要向前看,那个高山因为我现在是名人了,所以也想跟着沾沾光,这可以理解,只不过是她的运气不太好。”

“她现在也出名拉,全日本几乎人人都认识她了。”嘲讽的语气。

“这倒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只希望这么一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我可是想太太平平地过完这两个月,然后太太平平飞美国的。”

“说到这,哈佛这么大的事你竟敢不说,害我刚刚像个傻瓜一样。”

“好啦,我也是昨天刚知道,大不了我请客么。”

人声渐远,一路上柳生美惠都没有松开紧握女儿的手。

关上视像,忍足抿了口茶:“看来这个高山在立海大是待不久了。”

“立海大?我可以让她一家在日本都无法立足。”

“迹部,你觉不觉得其实这个高山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如果没有她,我们根本就不会认识柳生樱,看看那录像,那样的柳生樱你会看入眼吗?”

“你在替她求情,为什么?”

“不是替她求情,只是觉得她这种人根本不需要我们多费心思。小书呆应该也这么想,不然,日记在她手上那么久了,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

至于说那个高山秋子同学被所有人遗忘在了电视台现场,没人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