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冠军彩头

小说: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 作者: 绯樱葵 更新时间:2015-05-06 13:15:17 字数:2182 阅读进度:80/89

冠军彩头

最近几天,立海大网球部正选间,有几个人心神不定:丸井由食物链渠道得知在冰帝有人正在追求小樱妹妹后,第一时间通知了自家部长;柳生从东京—神奈川热线那里知道有新生骚扰自家小妹,令她不胜其烦;柳从乾那里得到第一手资料,原来就是那个在上海只见过一面的萧晓,本来已经模糊的印象立时清晰起来。直接无视乾提供的那位萧同学已经身处冰帝全校学生的热情火焰中焦头烂额、无暇他顾的实情,柳直接向正、副部长提议,全国大赛的预选赛就要开始了,有鉴于预赛的对手都相对比较弱,为了不松懈,有必要把队伍拉出去和一些强队进行练习赛。

“呐,是冰帝。”仁王狐狸的绰号不是叫假的。

“迹部都不参加了,他们冰帝还有什么能人?”刚升上高中部的小海带,脑细胞还是少了点。

“冰帝这学期来了一个新生,听说网球技术不错,曾破了凤的发球。”柳头都没抬,讲着自己手中的资料。很轻易地激发了切原同学的斗志。

“决不能松懈!”自从上次旅行之后,小凌开朗了许多,懂得了很多东西,自卑心也不像以前那么重了,这一切都是那个柳生樱的功劳;小凌送给自己的一个黑面京剧脸谱,听说也是那个柳生妹妹建议的,代表公正、不畏强权,据说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不畏强权,为民伸冤的清官,包拯就是以黑脸著称的。基于爱屋及乌的理由,真田玄一郎对柳生樱的好感风升。既然有宵小之徒骚扰柳生妹妹,的确有必要去看看,迹部真的是太松懈了!

幸村亲自打了电话,希望迹部和那位萧同学都能参加练习赛,三方(立海大网球部、冰帝网球部、迹部和萧晓)迁就了迹部的工作表,将比赛定在了星期四下午的社团活动。

星期四下午,冰帝的网球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最近被冰帝学生的热情吓倒,有苦难言的萧晓同学长长地吐了口气,终于有事情能够转移同学们的注意力了!不过,为什么立海大的几个正选看自己的眼神都那么的不友善?印象中自己没做过什么得罪他们的事情啊。询问的目光转向迹部,那位大爷正在接受众崇拜者的欢呼,没空理他;目光移向忍足,再看他居然露出了惋惜的表情!惋惜?萧晓的困惑更深了。看来立海大的人都误会了,忍足侑士是有些惋惜,惋惜这出戏这么快就落下帷幕了!

大家互相握手致意,除了萧晓,其他人相互之间其实已经很熟悉了。切原同学一听到那张新面孔就是破了凤的一球入魂的萧晓后,第一时间就想向部长表态,要和他交手,只可惜嘴巴才张开,就被仁王同学捂住,拉到了一边。幸村破天荒的自举,希望和萧同学交手,引来全场的窃窃私语和萧晓的不明所以。真田则对上迹部,因为他认为让宵小之徒有机可乘,骚扰柳生妹妹是迹部的责任,他,太松懈了!的b

更令人吃惊的是,当幸村和萧晓交手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所有绝技一并用上,甚至包括了灭五感!虽然萧晓的网球技术不错,但他的兴趣并不在打网球上,学习网球也只是把它看作是和高尔夫球一样,必须学的贵族运动之一,当然,既然学了,就要学好它。所以,就他目前的水平,也就是比冥户好一点而已,跟真田他们比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没有任何悬念的6:0,不过也把萧晓的脑子打通了,看来问题真的出在柳生樱同学的身上啊!柳生樱记人的能力差,不代表萧晓记人的本事差,无论是对手幸村,还是另两个正选,自己在上海都有一面之缘。看来,晚上要向叔叔求救了,迹部和忍足是指望不上的,这两人摆明了就是在看戏!这算不算是变相的因祸得福?

压轴戏当然就是真田和迹部两个人的较量了。

“看来今年的全国大赛,我们之间是没有机会交手了,那就在今天无所保留的好好打一场,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本大爷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全国大赛还是有可能的,如果你能拿到个人赛的冠军,就有资格和本大爷较量。”

全场一片寂静。

“什么意思?”

“虽然本大爷不参加比赛,但是个人赛最后将会设立一场表演赛,冠军将会和本大爷打一场表演赛。虽说是表演赛,但也是要比出结果的,没有平手之说。所以,如果想再次和本大爷交手的话,今年全国大赛的个人赛,你要好好努力了。”

突然间,整个网球场爆发出一片欢呼声,迹部的名字更是响彻冰帝的半空。

事后,忍足曾经问过柳生樱:“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迹部可是认为它非常华丽呢。”

“那当然。”柳生樱这个时候是一点也不谦虚的:“我是想起……”差一点脱口而出,还好舌头在嘴巴里打了个转,这话又咽了回去。她想到了什么,她这个点子可以来源于《鹿鼎记》里在岛上,韦小宝被七个老婆玩骰子当彩头,当晚点数最小的陪睡。而现在迹部被当成冠军彩头,竞争更为激烈,那可是整个日本高中部的网球好手呢!这个怎么可以说!说出来保不准会被迹部掐死!这可是有亲身经验的,记得想当年,自己在学校学了一篇鲁迅的文章没多久,就把鲁迅文章里的一个情节放到了秋游的作文里,摘金桔。语文老师的评语是思想不正确,当场噎到,记得没两天前,同一个老师评说鲁迅的文章这个情节可是‘童趣’啊!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思想不正确,欲哭无泪,无意申辩,谁叫自己不是鲁迅!所以,可以想见,自己的处境应该和金庸大侠有天地之差别!还是算了:“呃,哦,是书啦,很多书里都有啊,这又不是什么很稀奇的点子,很普通的么。”

虽然看出小樱原来想要讲的话不是这个,不过,忍足一时又挖不出什么口风,要知道当她不愿说的时候,他是问不出什么来的,就口头功力来说,忍足还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