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朋友

小说: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 作者: 绯樱葵 更新时间:2015-05-06 13:15:16 字数:2478 阅读进度:78/89

朋友

萧晓知道象柳生这类书呆子,对于运动类项目大都不太感兴趣,果然,经过实践证明——和迹部去冰帝的网球部与那些正选们打了几场球,在人数众多的后援团中,并没有柳生樱的身影。所以,只有在她最关注的地方,成绩上击败她,她才会抬头注意你,这是萧晓在以前的学校读书的时候得出的经验之谈。

当萧同学在段考中总分年级排名紧次于迹部,将忍足都挤了下去之后,他迅速窜升为冰帝的又一偶像级人物,只是他所关注的柳生樱并没有抬头多看他几眼。这不符合常理!

有一丝丝的挫败,有一丝丝的困惑。

“迹部,问你一个问题。”

“啊,嗯。”

“这个柳生樱,一向都是这么不合群吗?”

“啊。”

“就她这样怎么可能在冰帝会有那么高的人气?”

“冰帝是个崇拜强者的地方。”

“很显然,她不是崇拜者之一。”

“她是被崇拜的那个。”

“我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她身上有哪点特别的,当然,除了读书努力到读呆了的呆样。无论是从样貌、学识、礼仪、组织能力,或是交际能力,各个方面,藤堂同学都更胜一筹,可奇怪的是,两人在学校的人气却差不多,就因为她提议建立了一个等同于影评社的读书社?这太可笑了吧!”

由于冰帝是个贵族学校,许多大世家的继承人们到了高中都要到自家企业接受培训,如果缺勤太多次,社团的个人评定也是会不及格的,所以,时间自由的读书社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最热门的社团。

“更奇怪的是,迹部爷爷好像喜欢柳生樱更胜过藤堂同学。还是说,她是上流社会的一个异类?所以迹部爷爷觉得新奇?迹部,你对你的干妹妹有什么看法?”

“啊,嗯,你说的没错,她是上流社会的一个异类,一个很可爱的异类。”

“可爱?”萧晓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没听错吧。”

“有很多事情,自己挖掘出来会更有成就感。”

自己挖掘吗?既然旁敲侧击不管用,某人装聋作哑,视而不见,那就正面主动出击。于是,在某日课间,冰帝高中部二年级一班出现了以下场景。

“柳生同学,我想,就迹部爷爷和我爷爷之间的交情,我们两个互称姓氏,好像太见外了,不如我和迹部一样叫你小樱,你也叫我名字,你看如何?”

“我们很熟吗?”

“……朋友么,一开始不都是互不相识的。”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一脸茫然。某人做习题的思路被突然打断,造成思维上的短暂混乱,信息接收和理解方面有断路的迹象。

哑然,回头看向迹部,只见迹部和忍足两个人都竖起了课本,不过,那课本在不停地抖动。

“柳生同学,我觉得你似乎对我很不友善,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有吗?抱歉,我的交流技术和沟通能力很差,不太会说话,造成你误会了,我一向有话直说,没有其他意思。你不必想太多。”

“那,我们是朋友了。”

“抱歉,我说过了,我们不熟,而且,很明显,你我对朋友的含义理解各有不同,所以,就目前来说,我觉得我们还是互称姓氏比较好。”

闭了闭眼睛:“那请问柳生同学,你对朋友的定义是什么,我想知道我们之间对它的理解到底有多大的差异。”

“朋友有很多种,交浅言深型、朋友知己型、生死之交型、志同道合型,又或是酒肉朋友型。虽然有那么多种类型,但事实上,要很清楚的划分却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些都是废话。”

“噗嗤。”正大光明听壁的忍足一下子没有忍住。

“我只想说,我们根本的区别是对朋友的要求不同。”

“比如……”

“你向我昭告我们是朋友,不就是想我知道你把我当朋友,我也应该把你当朋友,不是吗?”

“难道,不应该吗?”

“为什么应该?”

“因为……”

“你想把我当朋友,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我没有要求你那么做,那完全是你自己的决定,当然你也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不要到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再来叫嚣什么你把我当朋友,为什么我要这么对你之类莫名其妙的话。这是很多人理所当然的想法和通病。所以,我在这里说清楚,你要把我当朋友,那完全是你个人的私事,与我无关,请不要以此为借口影响我的正常学习和活动。”

“她都是这样对付对她示好的人吗?”深吸了口气,萧晓回头问忍足。

“不太清楚,因为你是头一个明确表示要和她做朋友的。至于说我们什么时候被她划归为她的自己人的范围,确切的说,我们也不知道。”忍足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

“可她的口才也太好点了吧!”萧晓看向迹部:“你就这样看着我碰钉子,都不提醒我一声,还是不是兄弟?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够意思……”说到这,三个人同时想起了刚刚柳生樱提到的很多人的通病了。真的是太犀利了,话音犹在耳边,已经有实例在眼前了。

“本大爷以为你在行动前至少会先收集一下资料,而不是贸然出手,这可是商场的大忌啊。”

“是啊,我只是没想到,是我轻敌了。被她的外表和平时的行为处事给骗了。还有你们的误导,一个开口闭口的小书呆,一个说她可爱,我还以为她是读书读呆了的那种呆得可爱!”说到后面萧晓已经是愤愤然了。忍足、迹部两人互看了一眼,忍足耸耸肩,迁怒,推卸责任,人之常情。

“不行,我一定要她正视我。而不是把我当路人甲。”

正说着,萧晓只觉得有根手指在轻敲自己的肩头,一回头,柳生樱放大的脸把他吓了一大跳:“你干嘛?”

“你不是要我正视你吗?正视的意思不就是正面看你?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会困扰到你,你一开始直接说就好,不用说什么朋友的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浪费了大家那么多时间。既然现在我已经正视你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困扰了?那我可以继续完成我的习题,你不会再打扰我了吧。”

萧晓托着脑袋的手一软,说不出一句话来。忍足和迹部怕有失自己华丽的形象,都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脸,趴在课桌上捧腹闷笑。

当晚,萧晓借阅了迹部调查的柳生樱的丰功伟绩之后,可以肯定一件事,迹部是故意不提醒他的,好看他的笑话!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柳生樱居然就是那个枫飞,小叔叔(萧鹏)一直挂在嘴边,据说是屡战屡败,斗嘴上从来就没有赢过的小飞飞,自己的偶像,要知道,论口才,自己也是从来没有胜过小叔叔的。难怪自己要输了,不奇怪么。自己这次真的是看走眼,太轻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