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家里蹲大学(上)

小说: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 作者: 绯樱葵 更新时间:2015-05-06 13:14:41 字数:3288 阅读进度:25/89

家里蹲大学(上)

新年,这个词似乎触动不了小樱那根很粗很粗的神经。看着柳生美惠忙前忙后的,看着全家上下大扫除、制新衣、做年糕……看着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

柳生樱忆起的却是那年大年夜,自己和另一个女孩子,打完拜年的长途电话后,守着空荡荡的大屋,面对面地坐在客厅的地上,吃着方便面。其他人都到市中心倒计时、守夜去了。而自己却是一点兴致都没有。新年,似乎只是一个必须打电话回家拜年而不得不记住的日子。是心累了,抑或是麻木了?记得那女孩子吃着方便面说:“如果妈妈知道我今年是这么过年的,一定会哭的。”那时自己好像不置可否,没说什么,能说什么呢?报喜不报忧,本就是双方都默认的,只是都不说破而已。真的有什么问题,父母也是鞭长莫及,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不说。

柳生夫妇担忧的发现,女儿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龟缩回了自己的房间,不愿陪母亲逛街,对节日的热闹气氛一无所觉。那个兴致高昂看雪景的人,那个因为要把自己画像送给爷爷而心有不甘,表情丰富的人,尤如昙花一现般,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是他们的幻觉。

其实柳生樱只是有点烦,是的,有点心烦意乱。因为她是一个喜欢一陈不变的人,不喜欢意外,不喜欢改变。这个新年与以往有太多的不同。以往的新年除了多花个一小时打电话外,与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最最多是到庙里上柱香,无所求。可今年,不只是华服上香、去本家拜见爷爷、坐在妈妈旁边,听着她和朋友或亲戚谈着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无所事事,虽然以晕车为理由,拒绝了和全家出门访客、拜年,但樱子心中的烦闷并未稍减。就像一天都没有喝茶的自己,萎靡不振。以前的枫飞可是常常自嘲别人是酗酒,而自己是酗茶。

初三早上,睡眼朦胧的柳生樱被急电,莫名其妙地快递到本家(日本新年有四天的假期)。柳生爷爷笑咪咪地说:“小樱,听说你想学医?”(柳生爸爸,只提了小樱决定将来学医,没提哈佛,怕吓到人,而且,事实上,他并未真的把那当真。)

“是。”

“今天,本家会来些客人,他们是参加东京一个有关于肺癌方面的研讨会的。你伯父请他们到家里来玩。”

“研讨会?谁举办的?怎么选这个时候?前面是洋人的圣诞节,后面是中国的新年。”

“所以是度假,顺便开会。”

“哦。”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可以吗?我就乖乖坐在旁边,决不会多话的。”

“那倒也不用。本来就是要你们多多锻炼的。只是虽然其中我们本土的专家,但交流的语言肯定是英语。你就坐在你父亲旁边。小兰、比吕士都会在。幸村和柳家的孩子等会儿也会来,所以不用紧张。”

“hi!”几天来的萎靡一扫而空。

柳和幸村先到,给柳生爷爷拜了年。没多久,客人们就来了。两个本土的专家似乎和柳生兄弟很熟,一见面就又是笑,又是拳头的。听他们的谈话,知道,其中一位是佐藤,另一位姓忍足然后是介绍他们带来的三个朋友,那开始就是全部的英语了。他们其中一位是华裔美国人,Lee,一位是美国马萨诸塞州人,Mark,还有一位是法裔美国人,Paul。他们三个在美国读书时都是同学,而且,这次都是单身过来日本,所以结伴同游。而且,似乎是他们的同学间死党Jone是日本人,谈了很多日本的文化,吊起了他们的胃口。所以,收到柳生博弈的邀请后,很高兴的想来参观一下这纯日本的古朴建筑。

小樱和其他人一样,很聚精会神地听着。大人介绍完了,就是介绍小辈了。很有礼貌的一鞠躬。佐藤是个很爽朗的人,见到他们后,立刻指着柳生博严,笑着说:“好啊,让我们来当老师来了,等等要受罚。”

“没问题,随你怎么罚。”

客人被让进了客厅。然后,按照日本的习惯,给柳生爷爷拜了年。然后,便是带五位客人,其实主要是三位,参观古宅,柳生博弈是导游,介绍历史。事实上,柳生樱自己都没彻底逛过本家,这次跟着,听得也是津津有味。柳生兰走在幸村的旁边,有听不懂的,就可以小声地问。柳当然是在一旁不停地记录。柳生比吕士本来还担心小樱不好意思提问,可没多久,他就发现,这些英语对话的程度,对于柳生樱来说居然不是问题。虽然柳生博弈照顾小辈,已经放慢了速度,可提问的人,因为听得入迷,往往会忘记这一点,用着自己的语速。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应该都已经猜到了。柳生博弈带大家来到父亲平时品茶的小厅,大部队不走了。祸端就是那幅画啦!

“这是日本的另一款民族服装吗?”Mark疑惑了。

“不是,是中国的旗袍。”Lee很肯定地回答。

“很漂亮的人呢。”Paul惊叹。

“咦,上次来没见过啊。伯父什么时候喜欢上中国画了。那个字,好像也不像是中国字啊?”佐藤糊涂了。

“是黄庭坚的草书。”Lee回答,又有丝疑惑。“可这不是水墨,是印出来的吧。”

“是。是我女儿柳生樱的照片翻印的。”柳生博严笑了,“本来是小孩子家胡闹,没想到,父亲见了,喜欢的很,就拿来挂这里了。”

“柳生樱?你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佐藤开玩笑。

“谢谢夸奖。”小樱从后面走出来,把佐藤吓了一大跳。

“看来,你对中文,不仅仅只是了解啊。这枫飞是你中国的朋友吗?”Lee用中文问着。

“枫飞是我的笔名。”也是中文回答。

“这诗是你自己写的?”

“是。”

“喂、喂。请说大家听得懂的语言!”佐藤抗议了。

“这小姑娘的志气很高啊,要在严寒中与梅花争艳。”Lee简单的用英语解释了诗词。

“看不出来呀,小丫头。”

大家说说笑笑,步向下一站,柳生兰看到幸村精市盯着画看,然后听说那首诗后的震惊,轻咬下唇,又像似暗自下了决心。

午餐过后,逛过花园,一行人再次汇聚客厅品茶、聊天。柳生博弈想了一下,对几个小辈说:“等一会儿,我们谈得内容可能太过专业,要是你们觉得闷,就自己出去玩吧,不用一直陪着。”

几个小辈答应了,可没人动地方。

“这次听说德国方面在癌细胞的基因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

“我也听说了,好像他们运用了最新的机器学习技术。”

“我们这次回去要不要也找个有关方面的高手?”

柳不知为何,坐到了柳生樱的旁边,柳生比吕士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方面的电脑高手是不少,可是要有医学基础的电脑高手可就少之又少啊。”Mark感叹

“这有关系吗?”柳生樱皱了皱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那可是自己的专业领域。

有点惊讶于她竟然完全听得懂他们在谈论的内容。在看其他几个孩子,已经是有点茫然了。除了柳,似乎好一点,毕竟他也一直在接触这一方面,作数据分析。

Lee对柳生樱的印象很好,“当然,如果他一点都没有医学基础的话,我们之间交流就很有问题。简单的说,我们不可能每次都将我们要表达的意思用白话文再解释一遍,那不单单是浪费时间,而且有的问题,很难解释得清楚。”

“这,很难。因为,到了你们这个研究阶段,对于软件方面的要求会很高,而且,那个人必须能够不断地更新这软件,以适应你们的新的要求。所以,他必须是这方面的高手中的高手。因为,机器学习技术已经是电脑智能化的一种,对设计者的要求已经很高了。钻进这个胡同的人,要想分心学医,太少!就像你们不可能是电脑高手一样。电脑在你们手中只是一门工具。”

“没想到,柳生家的小丫头对电脑很熟悉么。”佐藤笑着说。

“应该不止是熟悉,而是高手了。”忍足好像想到了什么。

“怎么说?”八卦真的是通病,到处可见呢。

“谦也听侑士那小子说,这次关东青年选拔赛的所有运动员的数据分析就是一个立海大的叫柳生樱的二年级女生做的。应该就是你了吧。”

“是。可以问,你们一下,你们对医学的最低要求是多少吗?”看向另外三个人。

“如果有可能,当然是越高越好。”

“我对这研究非常的有兴趣。”迅速的拿了纸笔,“可以网上保持联系吗?”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碰得到的。

“当然没有问题。”三个人留下了联系方式。

佐藤开玩笑地问:“柳生小妹妹,可以问,你是在哪所医学院毕业的?要进他们的科研小组可得至少是本科毕业吧。”

“家里蹲大学。”接口接得飞快。

在坐的大人们一愣,哄堂大笑。

看着这样的柳生樱,不只是幸村和柳,还有柳生比吕士和柳生兰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