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返校(续)

小说: 随遇而安的樱花网王 作者: 绯樱葵 更新时间:2015-05-06 13:14:30 字数:3353 阅读进度:8/89

返校(续)

上课时间将近,柳生樱跟在班主任的身后走进了教室。原本喧闹的教室,渐渐安静了下来,在看到后面跟进来的柳生后,都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小田老师拍了拍掌:“大家安静。这是柳生樱同学,大家都应该早就认识了。前段时间,柳生同学出了车祸,身体还未完全康复,而且还造成失忆……”

“失忆?骗人的吧。”,“真的假的?”,“好可怕哦”……班里乱成了一团锅。

讲台上的班主任假意咳嗽了两声:“好了,安静。班长。”

“到。”一个清秀的女孩子站了起来。

小田老师转身对柳生樱说:“这是班长银川,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她。”

“是。谢谢老师。”一鞠躬;“以后请多关照。”微微点了下头。

“你的位子在小林川子的后面。小林,请举一下手。好了,现在正式开始上课,有问题下课再说。”

下课铃一响,教室里再一次开了锅。柳生樱闭眼假寐,来阻挡那些好奇的问题。但那些大声的议论还是不停的往她的耳朵里钻。

“那个柳生樱以前真的是我们班的吗?”这位同学脑子的记忆部分显然有很大的问题,应该去医院仔细的检查一下。如果是去神奈川综合医院的话,可以让爸爸给他打个九折。(毒,真是太毒了,女儿啊,为什么不说是你的存在感太低了?)

“是啊,以前还冒充是网球部,柳生学长的妹妹呢。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身上有哪点和咱们高贵的柳生学长像了?这也就罢了,就她的成绩从来就没进过年级前50名,和我们的全优王子怎么比!人不要脸起来,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呢!”显然,是个柳生比吕士饭。

“柳生的妹妹?他妹妹不是A班的柳生兰吗?她今天好像没来上课”

“你不知道吧,兰SAMA,因为上学期期末考试年级第三,她父亲奖励她去美国的迪斯尼玩。还没回来呢。柳生学长因为网球部要训练,所以没有去。”

“好羡慕呢。”

“兰SAMA,样貌好、成绩好、脾气又好,是我的偶像!”

……

上课铃响,柳生樱慢慢从课桌上直起身,看到英语老师手里的一卷考卷,僵住。虽然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当出了头的鸟,可这来得也太快了一点吧。要知道,英语是自己最有把握的一门学科,在英国的大学里从本科到读研,几千字,几千字的作业,考试砸了好几年地说。很无力的再度倒向桌面。

但是她这一举动却引起了老师的误会,听得他马上关心地问:“柳生同学,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呃……还好……”她赶紧应道。

“唉!你千万不要忍着,你刚刚才康复回来上学,别太勉强自己了,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先到医务室休息一下吧!”老师很体贴地说,教导主任刚刚特别过来关照过了呢。

“嗯,谢谢老师,不好意思,那我先去医务室了。”老师,那个我就不客气了。

“你自己行不行?需要找个同学陪你吗?”老师继续关切地问。

“谢谢老师关心,我自己去就可以,不需要耽误其他同学上课了。”说完,她迅速地起身,在全班羡慕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

来到医务室,保健老师正好不在,可是,可是,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据说动画中和不二小熊同一腹黑级别的,立海大男子网球部终极boss会在医务室?

“这位同学,保健老师很快就会回来,你可以先到里面休息一下。”

“不,不用了,谢谢学长。”撤,马上撤,现在医务室是极高危险区,随时会有网球部正选成群结队的出现。“我只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没什么的,打扰你休息了,抱歉。”极其有礼的退出医务室。然后,快步走进初二年级楼层里的女厕所。锁上门,一屁股坐下,然后思考,可以去哪里呢?最想去的是图书馆,可上课时间去图书馆,不是给老师抓现行?不行;露天地面,从教室,办公室很容易被看到,不安全;天台,在同人文里,那里是网球部正选聚集的首选,坚决pass……啊!难道真的要我在这女厕所里坐到下课?现在离下课铃响可是还有足足三十多分钟啊!

当柳生樱同学坐在马桶上小鸡啄米时,天籁般的下课铃终于响起。昏昏沉沉的站起来,差点摔倒,因为脚麻了。用冷水洒脸之后,柳生同学一摇三晃的回了教室。

==

一天的课终于在放学钟声敲响之际结束,N年没有上全天的课了,真的是好累。以老太婆的速度理好书包,同时在作着思想斗争:好累!只希望眼前就有张床,可以让我会周公!要不要坐公车回家呢?不行,坚决不行,说好了要锻炼身体,走回家的,不能第一天就找借口。摸摸肚子,嗯,还是去买瓶可口可乐,可乐里的咖啡因可以提神、耐饥,水可以补充体内流失的水分,一举三得。

才跨出教室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moximoxi?”

“小樱,我接下来有网球部训练,前田已经等在校门口了,让他先送你回去。”

“知道了。”不作无谓的争论。柳生樱收起手机,晃出了校门。谁都知道柿子是要挑软的吃。在自家司机面前站定,交出书包,“你等哥哥训练完后送他回家吧。我走回去。”

“绝对不行的,小姐……”

“我只是觉得很不真实呢,想走走这路,以前一定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现在却是陌生的让人害怕呢!”

“小姐……”前田先生的鼻子微酸,眼圈一点红红的。

再接再厉:“真的没关系,我有带手机和钱包,真的累了我可以坐公车,或让你来接我啊。”

“那,那小姐一定不要勉强,累了来个电话,前田马上到。”

Yes。“那哥哥就麻烦您了。”鞠躬,走人。

==

终于到家了!亟需沙发和水源的樱子松了口气:“桐子太太,我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咦,前田呢?”

“接哥哥呢。”

“哦。小姐,大少爷一家都来看您了呢?现在太太正陪在客厅里。”

“大少爷?”

“您的伯父,柳生博弈夫妇,和小姐柳生兰。”

啊嘞,柳生兰?如雷贯耳的人物。见一下自己的挡箭牌是有必要的,只是不知道还能用多久。

看到女儿进客厅,柳生美惠忙走可过去。“小樱回来啦,看看谁来看你了,这是你大伯父。”

“伯父好。”柳生樱打量眼前人,和爸爸一样也是帅哥一枚,可能是身为长子的缘故,大帅哥已经长白头发了,虽然那添加另一种成熟的魅力,不过想想白头发后面的责任和义务,还是敬谢不敏。

这时,左手被帅哥旁的美妇拉住,“可怜的孩子,我是你伯母。”

“伯母好。”

“美惠,这失忆,真的治不好了?”

柳生美惠难过得摇了摇头:“医生都说不准,说是也许慢慢会想起来,也许一辈子都……”

“婶婶别难过了,只要是人没事就是大喜事了。”柳生兰拉过妹妹的另一只手:“重新介绍,我是柳生兰,立海大二年级A班,大你两个月,要叫姐姐哦。”

对于一个已经累到极点的人来说,这个神采奕奕的微笑很刺眼呢,“柳生樱,请多指教。”看看,长的还好阿,称不上很漂亮吧,有点失望呢。(“女儿阿,在你的眼里什么样的才可以被你称为美女啊?”;“奥黛丽赫本、费雯丽”;“要求太高点了吧!”;“这就是个人品味问题。”被打击到的小千到墙角种蘑菇去了。)被拉着坐到了柳生伯母和柳生兰之间。

坐在对面的柳生美惠看到女儿萎靡的样子,暗自责怪自己的粗心,樱子第一天上学一定很累了:“小樱今天上了一天的学,一定很累了,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晚饭时再喊你下来。”

“好的。谢谢妈妈。”忙站起来,然后转身对柳生夫妇施了个礼:“失礼了。”离开客厅,慢慢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不是不想走快,而是腿真的好酸呢。因此,客厅里的议论被接收到了几句

“美惠啊,这孩子好像话还是不多阿?”

“是啊,虽然失忆了,但性格一点都没有变,话还是那么少,而且,一整天呆在家里的话,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来,真是让人担心。”

……

听了前田的话,而心情复杂得柳生比吕士,受母亲吩咐过来叫妹妹下楼用餐,敲了几下门,没有人答应。柳生眉头皱了一下,更用力地敲了敲,还是没有人应答,柳生想了想,转了转门把手,推开了门,意料之外的是,这已经不是印象之中的房间了,整整齐齐的靠墙两排书架,虽然还很空,另一边,是父亲提过的电脑设备,只是很奇怪的是在显示器上放了一盆仙人球。女孩子喜欢的动物玩偶都不见了踪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了妹妹的房间,目光一眼便捕捉到他要找的人。偌大的床上,浅紫色的长发披散开来。轻轻将小樱的书包放在角落,柳生走近床边,看到樱子眼睛紧紧闭着,嘴微微张着,睡得很熟。看着这张因为熟睡而有点血色的脸,想起急救室里绑满绷带,插满管子的样子,柳生的心狠狠的抖(和谐)动了一下。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忍心,柳生轻轻的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