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你敢吗?(四更)

小说: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作者: 战西野 更新时间:2019-10-02 12:17:09 字数:2396 阅读进度:1200/1528

“诗诗,我看你也别太担心了。那小子闯出这么大的祸,最后却只是被关蓬岷山一个月,已经是非常幸运了。而且,听万峥长老说,他之前似乎已经快要突破九品天医了,只是因为被那天的事情耽搁了,这才没成。不过,等她出来之后,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了。”

罗彦茗对这事儿倒是看得很开。

他仰头,看向青云榜。

“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他可就能直接登上青云榜了!到时候,咱们要是还没上,那可有点说不过去啊!”

“说的也是!诗诗,咱们可得抓紧时间修炼了啊!”

卓笙颇为赞同的说道。

罗诗诗唇瓣微抿,认真点了点头。

......

同一时刻,东皇钟楼。

伯琰长老等人再次汇聚于此。

一同在这的,还有上次参与了争夺尊者神器的数位学生。

所有人各自在自己的位置落座,但彼此脸上,都带着几分莫名。

“人都到齐了,容修,你之前说有要紧的事要公布。现在可以说了吧?“

伯琰长老看向容修。

不错。

今天他们之所以在这里,其实是容修召集而来的。

一般的学院学生,是没有这权利的。

但容修自然不同。

而且,伯琰长老从之前与容修的交流中,也隐隐听出这事儿似乎还是和那尊者神器的事情有关,便不敢怠慢,将人全都喊来了。

其中甚至包括之前几天已经离开的几位学生。

“嗤。我还以为是伯琰长老有什么要紧事儿要找我们,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谁知——竟是因为容修?”

安静的房间内,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魏西平斜靠在椅子上,脸上带着几分嘲讽。

“真没想到,原来容修在学院中的地位,竟是已经比许多长老都更高了,能随意将我们呼来喝去了?”

“魏西平。”

伯琰长老眉头微皱。

“今日要说的事,和苍羽之渊有关,所以老夫才将你们全部召回,你不必如此针对容修。“

魏西平心中不屑,懒散笑道。

“那件事?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容修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抢回了那宝物,可谓功劳极大!又何曾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气氛更加冷凝。

是个人都听出了这话语之中的讥笑与讽刺。

不少人看向容修。

出乎预料的是,容修似乎并未生气,嘴角反而还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他看向魏西平,道:

“这事儿与其他人没太大关系是不错,但与你,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

魏西平心中一跳:

“容修,你这话什么意思?”

容修淡声道:

“那日,疏风长老等人布下结界,强行打开空间,准备直接回往学院。这个是长老们早就做好的计划,当时也顺利执行,按理说,是能够直接顺利回来的。但——金雷等人却还是追了过来。魏西平,你不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吗?”

魏西平的心脏疯狂跳动起来,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慌张。

他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冷着脸道:

“容修,你这是在怀疑我?“

“那玄阵是靠着大家的力量共同构建,如果不是某个地方出了问题,金雷等人绝对不会有可趁之机。”

容修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着,旋即抬眸,直直看向魏西平。

“我不是怀疑你。”

“我是在指认你。“

“容修!”

魏西平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神色愤怒。

“此事事关重大,你休要凭空污蔑于我!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但如今诸位长老都在,你别想往我头上泼脏水!”

他的情绪十分激动,声音也尖利了许多。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在场的众多长老也是齐齐吃了一惊,惊疑不定的眼神在容修与魏西平之间来回徘徊。

“容修,你是说...那天的事,是魏西平动了手脚?”

疏风长老眉头皱的死紧,急急问道。

其实他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本来那玄阵差点被金雷劈开,后来有了容修的帮忙,还是顺利完成了。

正常来讲,他们是完全可以依靠那玄阵彻底甩开后面那些人的。

可是,没有!

当时情况紧急,他来不及细想,可事情结束之后,他每每想起,也是觉得有些乖乖的。

他不是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怀疑,但因为当时出手的都是极其信任的学院长老和学生,他实在是不愿意怀疑他们,于是就下意识的揭过了。

此时听了容修的话,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眼看在场的长老也有被容修带偏的趋势,魏西平连忙喝道。

“容修!你可拿得出来证据!”

当时他的动作极其隐蔽,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痕迹!

想到这,魏西平冷笑。

容修空口无凭,他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反杀他一次!

然而容修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他尚未彻底扬起的嘴角,忽然僵住。

“我既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话,自然是有证据的。”

容修淡笑,气定神闲的说道。

魏西平的心脏漏跳了一下。

不可能...

不可能啊!

他再次飞快的在脑海之中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形,还是没发现任何问题。

容修这该不会...是在诈他?

“好啊!那你就拿出证据来啊!”

魏西平色厉内荏的喊道。

容修扬了扬下巴

“证据在你身上,你来拿就好。”

“什么?”

魏西平一懵。

容修耐心解释道:

“当时那玄阵被金雷所斩,濒临破裂,我以自己之力修补,将玄阵完成,从而导致那玄阵上的每一道纹路之中,都蕴含了我的力量。”

容修每多说一个字,魏西平的脸色就白一分。

“金雷等人之所以能够趁机追上,必然是因为那玄阵有所缺损。而那被刻意留下的一团力量...现在,依旧遗存在动手之人的体内。”

魏西平的唇瓣微微颤抖起来。

“若是你想自证清白,只需现在当场勾勒一道玄阵。看看那上面,有没有多出一份我的力量即可。”

容修向后一靠,神色睥睨的看着他,如视蝼蚁。

“魏西平,你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