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章 灭世之劫(二十七)

小说: 师兄他又仙又美 作者: 岁岁后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697 阅读进度:140/140

141

“御伯告诉我,神云石的力量能开樊山古阵,挡灭世之劫,可玫山逆天改骨的无极阵,也需依靠神云石,可神云石只有八颗……”虽然隋婴与御伯说想一想,可他心里早有了选择,四界仙门的安危,凡世的安危,都比他玫山弟子的未来重要的多。

他来淮薇,只是想听花浅骂他两句,这么多年过去,他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

花浅扯扯嘴角,“所以师兄想把神云石送出去,不管玫山弟子的根骨了?”

隋婴沉默,花浅等了半晌,道,“师兄还记得,我们去救小白时,魔域深处的那片人族祖先居住的山谷吗?”

“记得,”隋婴记得那处灵气汇聚的奇特之地。

“我召唤魔域群骨对付临聿的时候,似乎从那山谷里也爬出来几只,没被临聿打坏。我想反正都爬出来了,塞回去麻烦,帮手多一个是一个,于是就让他们顺着我们的来路爬回来了,”花浅也是好奇,想知道人族祖先居住在魔域时候,都吃什么玩什么,然而那来自远古人族的小骨头的记忆中,她听见了不得了的对话,那是创世神与人族之主的对话。

记忆断断续续,且惊天撼地,她本来想全都弄明白之后,再与师兄商议。

“人族中绝大部分人,不适应浊息,诺大的魔域之中,只有一片山谷,被天然灵力所包围,可以荡开浊息,为人族生存的净土,”花浅说她从小骨记忆中知道的,发生在远古的过去,“后来人族越来越兴旺,可能够生存的地方非常有限,就算有再强的智慧和文明,也永远离不开寸土方圆之地。创世神带领他的弟子,以四座山川为阵眼,布下了四道封山结界,圈出了四界之中的凡世,扩大了人族的生存之地。”

隋婴也知道这些,创世神所作所为,都有记载流传。

“可灭世之劫也是因此而起,创世神之举改变了天地的灵浊双脉,灵力与浊息的对等循环被破坏。循环破坏,天地颠覆。”

“破坏循环,天地颠覆……”隋婴自幼谙熟阵法,知道阵法一道,取之自然,如世间一切,循环往复,相生相克,天地对半,阴阳有衡。

创世,灭世。

灭世之劫的存在,是因创世神创造了新世界,破坏了天地自然,灭世之劫,是创世神创造凡世的反噬。

“创世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人族总有一天会遭到天地自然的反噬,这个反噬是他带来的恶果,他为了现在的安宁,让人族走向最终的灭绝,可在那个遥远的将来,他却早已魂归黄土。为此,他用尽了后半生,寻找解决的办法,最终也只留下了流芳水榭的古楼,与樊山的古阵。师兄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用的吗?它们是用来为四界献祭而用的,”花浅看着隋婴震惊的脸,坚定的点头,“没错,宋翰辰想出来的,不得已而为之的那个办法,也是创世神想出来的唯一办法。开启樊山古阵,然后献祭生魂三千,才能挡灭之劫。”

就算神云石能开樊山古阵,生魂祭祀依旧避免不了。

“这是创世神亲口说给人族长老听的。”

隋婴明白花浅不会骗他,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花浅,你记不记得《魔域风物志》的结局时,无意祖先人在魔域的何处?”

花浅哪读的那么仔细,她倒是记得隋无意书里命定之人是自己,还把他找到的唯一一颗神云石托付给了她。

还说什么……是他将玫山根骨变成如今这般的。

他堂堂玫山之主,想的难道不是怎么将自家弟子的仙骨越变越好吗?

花浅只当隋无意说笑话与她听,毕竟当时隋无意脑子不好使,他自己都说,很多事不记得了。

隋婴道,“无意祖先正是在人族祖先居住的山谷,写下《魔域风物志》的,我早该想到。”

“也就是说,从那里爬出来的小骨头,有可能见过当年在魔域游历的无意祖先了?”花浅瞬间明白了师兄的意思,若说这世上最接近创世神的存在,当数这位无双天才隋无意。

“我比较过,无意祖先留下的无极阵,与樊山古阵非常相似,虽然画法与形状完全不同,但都是通过吞噬强大的灵力,来凝聚四散的灵力城阵,”隋婴感觉隋无意去魔域游历,就是为了找神云石,他向来随心所欲,却停留在人族荒废的净土写了六本游记,定是想传递些什么给后人。

说不定,他能从花浅的小骨口中,能得到这连串困惑的些许答案。

花浅早就一溜烟的跑出去,这些日子小骨头们被两大堕仙的切磋殃及了不少,散了架无所谓,千万别被一巴掌拍成粉末就好。

谢天谢地,三只小骨头手牵手走到她面前。

上次她只好奇听了创世神时候的事,此时花浅深呼吸,手搭在小骨后脑,“你们见过这个人吗?”

花浅是见过隋无意本尊样貌的,她神识之海里的映像,传递给了小骨头。

小骨吱呀吱呀的点头,见过。

真的见过!花浅激动的险些要跳起来。

感谢隋无意是个热爱自自语的主儿,闲的没事就对着他的书稿,自己给自己讲故事,传到了地下埋着的小骨头的遗迹中。

小骨侃侃而谈,隋婴听不见,却见花浅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他怕打扰花浅施术,索性退出了院子,留花浅与小骨在里面,面朝镜湖,看燕长墨与牧念又从各自屋子出来,对上眼神,开始打架。

轻羽金光将淮薇的房屋护下,他不想外面的嘈杂打扰花浅。

直到燕长墨跟牧念从镜湖东头打到了西头,转而又打了回来,伤了又好,好了又伤,隋婴才看见院子里的小骨头,排着队爬出了门。

花浅有气无力的趴在院子的石桌上。

隋婴从乾坤囊里拿出一颗丹药,“乌灵师姐送来玫山的。”

花浅接过来去没吃,随手装在兜里,“师兄,我好像知道……为何玫山的根骨会代代这么差劲儿了。”

不说灭世之劫,大概是没有什么收获,却说起玫山弟子的根骨。

“隋无意曾亲口说的过,是他改了玫山的根骨,让玫山弟子的根骨代代拙劣,永远也无法突破大境界,修炼上乘仙术,”花浅终于意识到,那时候的隋无意,绝对不是说一句玩笑话。

“怎么可能!”修养如隋婴,也无法压抑内心巨大的疑惑。

“隋无意到魔域,为了找神云石不假,他之所以找神云石,却与开樊山古阵,对抗灭世之劫无关,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将玫山弟子的根骨变从前。”花浅一边说着,一边腹诽,天才难道都爱给后人留下麻烦吗?

隋无意造魔域长城之后,就发现四界跟凡世有灵脉颠倒之相,像极了创世神预的灭世之劫。无论是谁,天才与否,破坏自然,都是要被反噬的。但隋无意虽然意识到了,却没有学创世神那样,将麻烦放到后世去解决,他秉着自己惹得麻烦,自己要收拾好,于是又在虚浮山造了缠绵悱恻楼。

他建起缠绵悱恻楼,以此为交合,让魔域浊息之脉与四界灵力之脉重新循环起来,且与虚浮掌山约定,不许任何非隋家嫡脉传人,踏入缠绵悱恻楼半步,为了防止外人破坏,他在重新构造的灵脉与浊脉循环上,建了缠绵悱恻楼,一座天雷不侵的强大结界。

隋婴听到这里,已经茅塞顿开,他泛滥了隋无意留下的图纸,却始终没有将三个结界放在一起去想。

隋无意是在拆了东墙补西墙,天地自然多么复杂多变,他以为重新构建了循环,但也是那时那刻的循环,不是长久的循环。

所以,又有了玫山地宫。

不久,隋无意又发现,他重新搭建的循环,时灵时不灵,尤其是灵脉一条,总是短着浊脉一点点。

隋无意自然不能容忍这小小的差错,践踏他天才的骄傲,可想了很久也没想到好的办法,直到他亲眼见了创世神留下的樊山古阵。仅仅看了一眼,他就明白了创世神为何要用樊山古阵来对抗创世之劫。他是利用樊山古阵献祭生魂,聚集起强大的灵力,就如他的魔域长城差不多。

花浅见师兄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想师兄大概猜出个七□□了,她还是硬着头皮把故事讲完,“隋无意终于找到了让新的灵脉跟浊脉永远循环下去的办法,回玫山之后,他在玫山上建了一座地宫,然后以轻羽为媒,将玫山上所有的弟子的根骨,与新的循环相合,成就一个能够源源不断提供着灵力的通路。只要玫山弟子没死绝,通路就永不停歇的运转,魔域长城里的灵力与魔域长城外的浊息就能永远平衡。”

自隋无意之后,玫山弟子的根骨代代拙劣。

玫山弟子不是根骨不济,而是灵力就在阵中,生来就被隋无意搭建的循环不断的抽走。

可时间久了,循环的偏差越来越显现,先是魔域长城时有破洞,后是玫山地宫的结界在若琊王大闹那日忽然消失,如今七星绝的天雷,恐怕也是曾几何时弟子渡劫欠下的天雷债,天地循环,避过的天雷,早晚报应在自己身上。

“隋无意一直想找神云石,他想用神云石的力量替代成为灵力的源泉,替代玫山满山的根骨,”花浅心里憋屈,隋无意给他神云石的时候,是骗她的,什么埋在玫山地宫能修补魔域长城,分明是想借神云石将他的破循环重新归位。

可师兄该是更加憋屈的那一个。

所谓玫山的根骨,代代拙劣,玫山的弟子,就算在努力的修炼,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仙门四界的弟子,自出生到死亡,修仙问道,守护凡世,然而他们的追求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若没有凡世存在,没有四界存在,人族在魔域的净土好好生活,哪里来的灭世之劫?也根本不需要魔域长城,根本没有所谓的一代又一代的毫不知情的牺牲。

花浅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隋婴,门外一声叹息,“因为有创世神,有隋无意,凡世人族,才会是一直向前走的。”

牧念不知何时来的,看来听见不少。

“师姐常说,她看着凡世凡人总是不断的向前走,就觉得自己为了保护他们付出的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牧念回望一起偷听的燕长墨,“创世神,隋无意,大概也都是这么想的,你说是不是,燕界尊?”

“闭嘴!”燕长墨冷冷道,“隋婴,神云石,我也希望你为玫山而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