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章 灭世之劫(二十六)

小说: 师兄他又仙又美 作者: 岁岁后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3177 阅读进度:139/146

140

虚浮山许久没有天雷下落,七星绝仿佛回到了过去天雷不侵,灵力运转更盛,因着天雷之事聚集而来的各家之主,无事可做许久,纷纷辞别了杜凤雪,回到各自仙门。

杜凤雪隐有担忧,隋婴自打回来又一头扎进缠绵悱恻楼中,继而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人影不见,直到玫山来信,玫山界尊已经回玫山闭了关。

对于他前些日子去了哪里,又见了谁,一个字也不愿解释。

隋麓白与周红鸥最近特别乖巧,御伯前御伯后的嘘寒问暖,千万别告诉晗羽真人他们在玫山闯过的祸。

御伯苦笑,小少爷跟着周公子学的越发无法无天,趁他不注意钻进玫山地宫里了,好在里面没有堕仙,只是困了几天没受伤。

隋婴根本没空搭理他们。

牧念随着花浅回了淮薇,临走前与他提了一句。他最后一次与楚环见面时,楚环想他帮忙,与仙门一起对抗灭世之劫,被他果断拒绝。之后楚环似乎与仙门那些掌山家主们见过几次,然后就消失了。消失之前,楚环经常翻的一本书,似乎是拓写本,隋无意的《魔域风物志》。

隋家的藏书,除了缠绵悱恻楼,还有隋家的藏,《魔域风物志》该是两边各自三本。藏就算能溜进来抄书,但缠绵悱恻楼他是进不去的。

唯一的可能,是有人给他抄出来。

他这些天思来想去,又把魔域风物志全篇反复读了无数遍,熟读书中情节,还能默背书写出全篇,近同原稿的,隋婴除了他自己,只能想到一个人。

“尊上何事,”隋御推开藏的门。弟子传话,家主有事与他相商。

“御伯,”隋婴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你可是跟楚环有过什么来往?”

隋御见隋婴手里端着《魔域风物志》的最后一本,尊上到底是查到了这本书,有些事,如今已经瞒不下去了,说道,“有。”

隋婴一直不愿相信,御伯瞒着他与堕仙往来。

“为什么瞒着我!”隋婴知道御伯不会害玫山,与楚环往来必有隐情,可御伯拓写玫山藏的藏书,不该瞒着他。

“你小时候总想找齐神云石,继续你爹的无极阵,改变玫山弟子的根骨,我极力反对,很多事,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时候告诉你,可后来,我见你对无极阵不再那般执着,便想瞒着这些一直到底,”隋御缓缓跪下,“隋御愧对玫山,请尊上责罚。”

“与这《魔域风物志》有关?”隋婴读过无数遍,除了有关神云石的记载有些用处,里面大多数是描摹魔域的魔物与风土。

“有些关系,”隋御道,“阿泽在世时,我们就与楚环有来往。阿泽曾拓写下《魔域风物志》的全本给楚环,为的是查清无意祖先在书中留给后人的提示。无意祖先在魔域游历多年,终消失于魔域深处,留下来的最后一卷书稿,就是这本《魔域风物志》的结局,隋家这么多代下来,也无人能参透。”

“我爹……”隋婴以为拓写书册的是御伯,却不想是他的父亲。

“楚环与无意祖先相识多年,了解无意祖先的秉性,无意祖先抛开玫山,独身去魔域,绝不仅是游历这么简单,他一直想寻找一样东西,最终也寻找到了这样东西,交给了命定之人。楚环猜测,那东西就是神云石,而神云石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足以能够逆天改命,甚至与灭世相抗。”

“他想找神云石,借住神云石强大力量,替代无法开启的创世神留下的开樊山古阵,对抗灭世之劫?”

“算是吧,”隋御点点头,“可我没告诉他,八颗神云石,已尽数被尊上找齐,如今就在玫山地宫里。”

也就是说,除了献祭生魂,神云石也是一种可能?

这些年,他在花浅跟燕长墨的帮助下,找到两人八颗神云石。

隋御到底是要把这些话说出来,“无意祖先寻找神云石的目的,并不是灭世之劫,而是想用神云石布置无极阵,改变玫山弟子的根骨。阿婴,你的决定便是玫山的决定,是将神云石留作改变玫山弟子根骨的无极阵,还是用它们顶替生魂献祭,对抗灭世之劫?”

神云石只有八颗,要用作灭世之劫,必然要舍弃无极阵,也就是舍弃玫山弟子逆天改命的可能。当年隋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家的无极阵,至于不知何时才至的灭世之劫,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

可灭世之劫,万物覆灭,远远比玫山弟子代代根骨差的毛病,更加可怕。

无极阵是隋御复原的阵法,当年他极力反对隋泽开阵,甚至联合楚环利用楚晓传信,让若琊王进入玫山结界来救走夏月,大闹一场,也是为了阻止隋泽用尽神云石,可他唯一没有算到的,是若琊王给他们的,竟然是假的神云石。

无极阵失败,玫山全山堕转,他脱不了干系,本欲说出真相请罪,可那时候玫山成众矢之的,躲过一劫接过玫山界尊之位的隋婴,独自跪在山门前求各家原谅的那个柔弱却坚韧的身影,让他明白,他不能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玫山还在,轻羽剑的传人还在。那孩子温柔,善良,将要承受无止无休的冷意,他不能留隋婴一个人,抗下本该他与阿泽来背负的愧疚,徘徊在无底深渊的黑暗里。

他看着隋婴长大,交到了越来越多的朋友,学到了自保的本事,甚至拔出了轻羽剑,站在了仙魔大战战场上指挥四界联军,重修魔域长城。

直到楚环再次找来,提及灭世之劫提前,他才又记得当年。他想把过去告诉隋婴,却总因为种种事由未成。后来,隋婴真的找齐了八颗神云石,重提无极阵,他以当年惨事需慎重敷衍过去,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八颗神云石,到底用在哪一边,才是正确的。

“御伯,你起来吧,往事种种,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当年玫山的惨事,谁也不想发生的。至于神云石的用处,容我再想想。”

无极阵与灭世之劫,只能选一边,隋婴方才的欣喜荡然无存。第一块神云石,是从花浅捡的那一箩筐灵石魔晶里掉出来的。他和花浅的第一个约定,是实现他改变玫山根骨的梦想。

改变玫山的根骨,是历代玫山界尊苦苦的追寻。无意祖先之后,玫山根骨变得不好,无意祖先用尽生命寻找神云石,在生命终结时寻找命定之人,将神云石当做希望托付给未来,希望未来的玫山继承者,能开启真正的无极阵,将玫山弟子的根骨改变。

但灭世之劫若真的存在,比之诱导堕转的生魂献祭,与完全没有头绪的樊山古阵,八颗神云石,似乎更加简单容易。

他根本无法选择。

御伯知他性情,知道他会陷入无法选择的境地,所以才一直瞒着他吗?

要是花浅的话,她会选哪一边?

对,神云石是他和花浅燕长墨一起找到的,怎么用,他想听到花浅的答案。

“御伯,我出去一趟,”隋婴转眼不见,御剑朝着魔域而行。

……

淮薇的空气中,弥漫着杀戮的味道,花浅温馨无比的家,自从牧念住进来,每天都得天翻地覆好几遍。虽说女修们得了牧念的传授,堕仙修炼突飞猛进,再也没有头疼发疯的情况,但问题是她的一亩三分地儿,禁不起两大堕仙翻来覆去的毁灭。

花浅看着静湖畔满地狼藉,正想着要是师兄在就好了,仙门的复原术能瞬间复原状,她指挥小骨修复,还不知要修道何年何月,且多半还没完全修好,就会迎来新一轮的塌方。

正想着,金光越过魔域长城,瞬间落在她的小破屋。

“师兄,你怎知我在想你?”花浅扑上去,师兄真是她心有灵犀的救星啊,燕长墨跟牧念那两罪魁祸首也停下了打斗,隋婴刚走又回来,难道是他们打的太凶猛,被仙门四界发现了?

隋婴本想问花浅的话,被淮薇惨烈的遗迹惊了回去。

“他,还有他,”花浅捉着隋婴的袖子,眼含热泪告状,“他们干的。”

燕长墨一副“老子愿意,你算什么东西”的不屑表情,牧念跟隋婴没那么熟,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晗羽真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的客气话。

花浅无语,这厮才住几天啊,就跟淮薇的主人一般自说自话。

隋婴手心凝结灵力光球,用复原术给花浅收拾了狼藉。

“凡世有句话,”花浅拖着腮帮子,哀叹道,“一山不容二虎,诚不欺我。”

“燕长墨还是不肯接受牧念吗?”隋婴问。

花浅摇头,“他们只是切磋。”

牧念告诉长墨许多他从前不知道的关于堕转的事,长墨也教了牧念许多他自创的堕仙仙术,瞬间勾肩搭背,直觉相见恨晚。

早知道两人会萌生出这般毁天灭地的友情,她绝不会同意牧念住来她的淮薇。

“师兄,你来找我有事儿?”花浅回过神而来,师兄没她这么闲,来找她定是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