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3-08 13:00:23 字数:4537 阅读进度:327/37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未修改,勿购买

闻听此言,小白又是一僵,这幅模样,只让欧阳正心中一凛道:“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找不到漏洞,也出不去吧。”

苦笑一声,小白无奈的道:“看来,你们还真不了解林倩儿呢,这位可不是咱们能对付的了的。”说到这里,见所有的人都阴沉了下来,小白连忙言道:“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毕竟还有小运在,想来也能有些作用吧,毕竟小运本就是气运化形,应该天生对这些就敏感的很,或者说,将这个空间的气运都给吸了去,说不定,这阵法就给破了呢。”

小白本就是开个玩笑,不想气运竟真的对准地面一吸,小白肉眼可见,气运几乎液化为实体,被小白吸了进去。

不由脸上一喜,只下一秒,便完全僵硬在了起来,只因为小白便见地面也在迅速的分解了开来,小白忙道:“快停下,气运难道你没看见,现在是什么情形吗。”

欧阳仁将害怕的欧阳夫人搂进了怀中道:“小运啊,小白说的不错,你可千万别乱来啊,再这样下去,这Ike会崩塌的啊。”

闻听此言,气运淡淡一笑道:“难道咱们要的不就是让他崩塌,只有他彻底破碎,咱们才能走出去不是吗。”

小白身子一僵,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大道:“你说倒是有几分道理,果然,如你这样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一根筋想法,说不定才是破题的关键。”

此言一出,欧阳正顿时了解了小白话里的含义,二话不说,便将杨意抓在手中言道:“”、

林悦使劲的摇了摇头,赶忙开口道:“杨公子,你别生我的气,我只是好奇,刚刚那事真的都是我干的吗,从小到大,我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滋味真是太爽了。”

闻听此言,杨意没好气的道:“若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还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我还真就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用处了。”

话虽刺耳,林悦却止不住的笑了起来,转身又扑进众人之间厮杀了起来。

见小胜子等人,渐渐从独自作战学会了分工合作,再组成群体,杨意的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容来,当下言道:“这才像话吗,不枉费我的教导。”

形势渐渐受到了控制,杨意一声长啸,小胜子等人顿时退回到了院墙之内,杨意这才站在墙头言道:“如今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实在不用再多做无谓的牺牲,按我的意思,你们也回去吧,何必为了一次胜负就都折在这里。”

对方为首之人闻言,脸上不仅没有丝毫感激,反而面带嘲讽道:“杨意,亏你在东方天王府的时候,我们多是以礼相待,没想到,你今日竟是丝毫不顾年旧情,活脱脱的一个白眼狼,哼,这事情传出去,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闻听此言,杨意冷冷一笑的从枪头跳了下来在,直直的望着对方,冷声言道:“这样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真挑开来说,你认为东方天王府中会有光吗,只怕是会更丢脸吧。”

说到这里,杨意淡漠的扫了众人一眼,方才言道:“怎么,不会现在你还看不清楚情况吧。”

为首之人,望着躺在地上的兄弟,终是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撂下一声“走”字,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

做好善后了事宜,杨意望着此时激动不已的小胜子等人,淡淡的道:“别当你们有多厉害,今天这些人是被我伤到了,所以你们跟在后面捡了便宜,若是平常,你们哪有这么顺利的时候。”

听了这话,小顺子等人也不沮丧,反而兴高采烈的道:“就算是这样也已经很好了,平常的时候,只怕还没上去,就被炮灰了,如今能将别人给炮灰了,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望着众人没出息的模样,杨意摇了摇头无奈的道:“算了,本就不该对你们这些家伙抱有多大的希望,事情如今差不多了,我看还有许多人伤的不轻,好歹你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去帮忙吧。”

众人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却终是没有一个人反驳,顺着杨意的话,自去处理不提。

杨意摇了摇头,转身便想去接紫韵,赶到的时候,却见屋内空无一人,心中担忧,忙转身便往回跑,看到屋内,那熟悉的身影,杨意这才松了口气,不由放轻了脚步。

只不过这番动作,落在紫韵耳中,并没有什么用,下一秒便见紫韵转了过来,望着杨意道:“以我的修为,别说你放轻脚步,就是你踩在棉花上,也没什么用。”

简单的一句话,当下便让杨意笑的低下了脑袋,带着几分玩味道:“这我自然知道,可我还是想这么做,对了,不是让你在那里等着我接你吗,怎么先回来了。”说到这里,杨意的脸色刹那间阴沉了下来,不由言道:“该不会他们又做了什么吧。”

好笑的摇了摇头,紫韵笑道:“他们连你都对付不了,又能对我做什么,不过是因为,东方天王府的人都闯了进来,我待的没意思,就先回来了。”

见是因为这个,紫韵当下便赞扬道:“哎呦,我家紫韵这次做的对,就是这样,再遇到这样的危险,就要躲的怨言的,我知道,紫韵你到底有多厉害,可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少掺和为妙。毕竟,意外就是因为她的不可预估性。”

歪着脑袋,“啊”了一声,紫韵好笑的道:“你认为这世界还有能伤我的人吗。”

杨意顿时无言以对,长出口气,摇了摇头道:“虽然你说的也不错了,可是说实在的我根本就不放心,这凡事最怕的就是万一了。”

见杨意开口,颇有几分滔滔不绝的意思,紫韵赶忙求饶道:“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行了吧,我饿了,有什么事能不能等我先填饱肚子再说。”

闻听此言,杨意虽明知是杨意找来的借口,可还是不自觉的应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害我们紫韵饿了肚子,这样,今日我亲自下厨,给我们紫韵做好吃的,怎么样。”

“亲自下厨。”紫韵有些怀疑的望了杨意一眼道:“你会做些什么,算了,还是让那些人来吧。”

听闻此言,杨意的倔脾气当下便来了劲,将紫韵一拦,坚定的道:“不,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真得露一手。”说罢,将紫韵推坐在椅子上,又拿出几个果子来,放在了紫韵面前,这才笑道:“你要是饿了呢,就先吃点果子垫垫,我这马上就好。”话落,便匆匆离去。

而紫韵却是摇了摇头,竟是瞬间失了身影。

而此时离此处的很远的一处山头之上,紫韵身边小白正局促道站在紫韵面前,带着几分小心道:“主人。”

冷冷一笑,紫韵方言道:“这两个字,我可不敢当,没想到,我们的小白这么厉害,这么大的事情办的这么轻松,玩的可舒心吗。”

小白见紫韵果然生气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唯有跪在了紫韵身前,低头言道:“主人,是小白错了,其实刚开始,我真的是玩来着,只是没想到会闹出这样的事来,是我错了。”

闻听此言,紫韵冷笑道:“你可知道今天,因为你的好玩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会失去他们的亲人,小白我原以为这样的道理,你是懂得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荒唐。”

小白闻言,顿时委屈道望着紫韵道:“主人,我不是要为自己辩解什么,可是这样的结局我真的没想到。”

深吸口气,紫韵这才望向小白道:“起来吧,再跪着又有什么用。”

听了这话,小白下意识的望了紫韵一眼,见其脸上没有恼怒之色,这才小心的站了起来,紧跟着叫了声“主人。”

这次紫韵没有在做什么,只是问道:“小白,你应该明白,咱们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是在这里做个过渡罢了,别惹那么多事情。”

小白深吸口气,也带着几分委屈道:“可是杨意和欧阳正这么做的时候,主人不是也没有说什么吗。”

听闻此言,紫韵长出口气道:“小白,我原以为你明白的,你和他们能一样吗。”

这话说的小白扎心不已,带着几分委屈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主人你的守护兽罢了,而欧阳正他们是你认定的搭档,杨意更是你的亲密爱人,我跟他们的确不一样。”

这酸溜溜的话语,落在紫韵眼里,竟多了几分好笑之感,当下便道:“干嘛这么说自己,你是我的契约兽,那自然是心灵相通的,我不相信,我心中怎么想的,你会不知道,我之所以这么生气,就是因为你在拿你自己开玩笑,你也知道,咱们最重因果,你这么玩,待咱们回去之后,这么深重的因果你计划怎么办,我可不认为他们会因为与你相识,就手下留情吧。。

“我从未如此想过,事实上,正因为相识,只怕他们会下手更狠。”

“那你还”

刚听了三个字,小白便彻底明白了,紫韵的未尽之语,站直身子道:“关于这一点,我早就想好了,主人,你就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和自己过不去的,更何况,他们是不可能看在和我相识的份上手下留情,可若是主人你的话,想来他们也没那个胆子跟我过不去。”

这话紫韵还真没法反驳,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她这个天界娇女,还真没有几个人不开眼,跟自己过不去呢。

想到这里,紫韵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也是白操心,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只是如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不然,就得有我制止你了,听清楚了吗。”

见小白点了点头,充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紫韵隐晦的往小白身旁望了一眼,这才消失在小白的面前。

只听此时的小白有气无力的道:“龙儿现出身形吧。”

这边小白话音刚落,在小白身旁突然显现出龙儿的身影来,小白笑着将人拥进了怀中,这才言道:“早说过,在我主人面前,你是瞒不过的,偏偏要试,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是是是,你的主人,你的主人最棒,你的主人既然这么好,这么棒,你怎么不跟着去,偏偏整日里缠着我,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厌倦了。”

“不会吧。”小白小心的望了龙儿几眼,见其竟将身子转到了一边,不由试探的问道:“你这样,难道是吃醋了。”

见龙儿不答,只连耳朵根都红了起来,便已经认定了答案,当下好笑的将人搂进了怀中,感觉到怀中之人的挣扎,小白的胳膊不由抱得更紧道:“既然吃醋了,怎么不跟我说呢。”

听到这里,龙儿满脸恼怒之色,你过来挣扎了开杨意桎梏,转身便要走却再次被小白给搂进了怀中,感觉到耳边的温热,龙儿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呢,还不给我放开。”

“放开,龙儿在说什么傻话呢,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开你,好了,你啊,就别跟我闹脾气了,话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吃醋到我主人的身上呢,且不说我与主人已经各自拥有了心上人,就是没有,我也不敢有那种心思啊。”

闻听此言,龙儿扭头愤愤的瞪着小白道:“哦,原来是不敢啊,并不是没有是吗。”

只听了两句,小白便忙开口道:“哎呦,龙儿,你是我的祖宗,这样的话怎么能这么说呢,被主人知道了,他能杀了我,我怎么可能存有这样的心思,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呢握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听了这话,龙儿的脸上这才带出了几分笑意来,化为龙形,飞天而去,小白见状亦是紧跟而上,飞天而起。

二人都没有看到,待他们飞身而去后,走出的身影,自然更不会知道,就是此人的存在,让他显失所爱。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