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2-23 08:29:27 字数:4412 阅读进度:319/37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道听闻此言,低垂的嘴角扯过一抹阴冷的笑意,本就殷红的眼中更是闪过一抹厉芒,看起来骇人极了。【△網WwW.】只这番变化却是转瞬即逝,再抬头时,脸上便满是害怕的神情,瑟瑟发抖的道:“哥,小白真的不会再用那莲花来虐待我了吗,我真的怕了。”

一个“怕”字,只说的金立的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想着弟弟从前的模样,金立终是苦笑摇头道:“昨天的折磨,你是不会受了,可是我看那小白,身带怒气,只怕不会轻饶了你,要我说,你还是服服软,见了那小白,多说两句软话,求求饶总不会错的。”

见听了这话,弟弟眉头一皱,金立便明白,这话弟弟只怕就是听听而已,无奈,只得继续劝道:“金道,脑子好了,这身体才能不受伤,不过是动两句嘴的事,好歹比丢了性命强,我早和你说过了,紫韵他们的手段众多,其实这样明面上的折磨我还真高兴些,毕竟不过就是难受了些,若他们真的在其他方面动了手脚,你便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金立都将话说成这个样子了,金道即使再不愿意,此时也只得跟着点点头道:“好吧,只是大哥,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计划在这里陪着我了。”

望着弟弟突然阴沉的问出这句话,金立赶忙言道;“怎么会,哥哥当然会在这里陪着你,只是我总有走开的时候,我怕就那么会功夫你就得丢了小命。”

这话一出,金道的神情,方才平和了些,只也不知道是不是变为魔身的缘故,即使金道脸上带着的笑意,也让人觉得浑身冰冷。

轻叹口气,金立找了个位置席地而坐,闭眼修炼了起来,同时在脑海中不停的回忆着先祖留下的宝典,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救弟弟的办法。

如此一坐便是半天,再睁眼,见天色也已经不早,便望着牢笼之内的弟弟道:“金道,你待在这里,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免得身体都给坏了。”

话到这里,金立想着弟弟遭受的折磨,当下决定要给弟弟找些滋补的药材来,免得留下什么病根。

金道闻言,忙喊了声“我不饿”,只话落的时候已经迟了,只因金立早已出了门。

金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却是丝毫饥饿感都没有,不由苦笑了一下,恰好此时小白站在了其的身前,见到金道此举,顿时冷笑一声道:“如何,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奇怪,其实你根本不用有此想法,因为事情简单的很,你如今是磨,不是人,自然没有了人类的感觉,不过也没什么,对你来说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根本不用这么惊讶,因为以后,你便会发现,哦,原来做魔是这样的。”

见小白摆明了就是来找自己的麻烦,金道顿时冷笑一声,直接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对着小白便扔了过去,小白只淡淡的看了一眼,眼睛一闭,那簪子便落在了小白的身前,只好笑的望了一眼,小白方才慢悠悠的言道:“你一点都不用惊讶,你是魔,我是神兽,且不说我的修为生来便用来压制你的,就说如今你我的处境,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竟敢对我动手,你确定你的脑子是清醒的吗。”

说着便见小白手中拿出一物来,竟是一片晶莹剔透的柳叶,知道这定然又是什么折磨人的东西,皱了皱眉头,金道眼珠子一转,竟是直接对着小白跪了下来,这突然的一幕将小白都给弄懵了,厉声望着金道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想耍花招,真是可惜,我可不吃这一套。”

金道一脸哀求的摇了摇头,忙摆手言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求你饶了我,那白莲之下我真的是生不如死,你手里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绝对是冲我而来,所以我想求求你,别折磨我了,你要是实在有气,直接给我一刀,结果了我也就是了,何必如此呢。”

小白闻言,挑眉一笑,用两根手指转着柳叶玩耍,眼神扫过金道,邪笑道:“想死,做梦去吧,将我们害成这样的地步,还想安安生生的去死,想的挺美,可还要问问你小白爷爷答不答应。”

说到这里,小白上下扫了金道一眼,这才凉凉的道:“别以为,金立是你的哥哥就真的能有什么用,我承认,在我家主人的面前,你那哥哥金立还真有几分颜面,本来你们兄弟两个事情,我家主人也并不像搀和,可谁让你自己作死,又连累了这么多人,我家主人不管都不行了,而且,我还在这里奉劝你一句,既然落在我家主人手里,那就别想着逃出去的事情,除非我家主人肯放你一马,不然你的结果便已经定了。【△網WwW.】”

话落,作势要将手中之物抛出,金道直吓得往后挪了几步,就在此时金立忙从屋外跑到了小白身前,牢牢挡在了那牢笼的位置,怒问道:“小白,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弟弟都已经像你跪地求饶了,你还想如何,我承认他做的事情的确过了,你要将他困在这里我也没什么意见,可你不该三番五次的动手,小白昨天的事情我都还是忍着的,你别逼我。”

一根手指便将金立推后了几步,小白冷凝的言道:“你忍着又怎么样,不忍着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以为你能对我如何不成,你可别忘了,咱们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深,更何况,我对他动手怎么了,本就是他的因,那果报自然也要他来还不是吗。”

再次挡在了牢笼之前,金立亦是不甘示弱的道:“果报,那也轮不到你,结果到底如何,总要紫韵下了命令,我才会认,小白,上次的事情我便忍了,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对我弟弟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冷笑一声,小白对于这点威胁根本就不看在眼里,眼见小白手中的柳叶就要脱手,金立忙道:“你还记得耶鲁吗。”

小白眉头一皱,终是将柳叶收回言道:“你提他做什么。”

嗤笑一声,也不理小白此时什么神色,金立紧跟着言道:“耶鲁在龙儿心中的地位便是我不说,你应该也清楚的很,你说若是我让耶鲁开口,龙儿是应还是不应。”

眉头皱的更紧,小白冷冷的言道:“就算如此又如何,这次的事情,险些要了我半条命去,你以为耶鲁开口,龙儿便会同意吗。”

“若是阿道真的要了你的性命,那没什么话说,我相信以龙儿的脾气,定然不会放过金道,便是我和耶鲁挡在身前,他也不会,可如今的情况是什么。你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不仅没有丝毫损伤,还修为大进,说白了,就是过程惊险了些,不仅没有什么损失,还平白得了好处,这样的结果,我有十足的把握,龙儿绝对会站在我们这边,我现在唯一好奇的是,龙儿开了口,你的选择又是什么。”

小白顿时无言以对,愤愤将手中之物收了起来,冷笑道:“好,就当我放你一马,可有件事情你也要记清楚,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二,我就不相信,你能护着他多久。”

话落,小白恨恨的望了金立兄弟二人一眼,便离开了屋子。

金立忙回头望向金道道:“没事吧。”

摇了摇头,金道忙道:“哥放心我没事,只是对不起,又害的你和他们反目了。”

金立苦笑道:“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一会我带耶鲁回来,你可要记得给他好好说两句好话,你也知道,你见了他的态度有多糟糕。”

见金道神色一冷,金立无奈的道:“阿道,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你刚刚也见了,如今你能不能少受些罪,就看耶鲁的了,还是说,比起说两句好话,你更希望去遭受一番折磨。”

金道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嘶吼道:“哥,别逼我,你别逼我,你说让我对小白求饶,你刚刚也看见了,我都给他跪下了,可结果呢,他还不是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不是你刚刚进来,只怕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可现在你又要我做什么,给耶鲁服软,耶鲁是谁,他是我此生最恨的人,他将你从我身边抢走,弄得现在在你心中,他始终比我重要,我都恨不得凌迟了他,让我和他说软话,我宁可再去地狱走一遭,不可能。”

金立无奈的又劝了两句,见金道这个弟弟不仅没有丝毫动容不说,话语间反而越发难听了起来。

只将金立气了个不行,遂冷冷的望着金道这个弟弟道:“好好好,我是管不了你,给你挑了条好路你不走,偏偏给自己找不自在,既然如此,我还在这里做什么,你一个人带着吧,什么时候清醒了,我什么时候再来。”

话落,金立赌气的转身便走,见此情景,金道赶忙喊道:“哥,你别走,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金立脚步一顿,却没回头,只是淡淡的言道:“那你可想好了,知道怎么和耶鲁说话了吗。”

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金道身上的黑气冒的更浓了,若是此时金立回过头来,只怕也会大吃一惊,可惜,此时的金立依然有着晾凉弟弟的意思,遂只是留给金道一个背影,见金道半天没有反应,便不由往前再跨了几步。

金道见状,忙喊道:“哥,别走,你非要这么为难我吗,明明知道现在的我是个什么情景,为什么非要逼握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你可知道你这一走,也许就是我们兄弟间的最后一面,你难道真的舍得,咱们对彼此最后的印象,就只剩下彼此的厌恶。”

金立摇了摇头,“我当然不希望是这样,你可现在现实如此,况且,我这么做,大部分的原因还不是为了你,原因刚刚我也说了,我不想一直重复那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对,若是我求着耶鲁,无论如何,他也会给我这个面子,去和龙儿好好说说,可你想过没有,你凭什么让人家这么做,他不欠你什么,相反,人家几次救你的性命,你都看不见吗,阿道,大道理哥哥并不像讲太多,我相信你都懂,说来说去,你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过错,若小时候,我对你不是一味溺爱,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够了。”听到这里,金道冷冷一笑道:“别在这里,说什么你为了我好的话了,若你早早回到我的身边,我不会做的这么绝的,若他们对我这么狠的时候,你能站在我的身边,我也不会这么做的,要我说,你最该后悔的不是小时候对我的一味溺爱,而是在你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始终不曾站在我的身边。”

金立无力的低垂着脑袋,终是转过身来,却见此时的金道早已被黑雾给缠绕在全身,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金立心中一惊,赶忙道:“阿道,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快让自己平和下来在,再这么下来,你就要被吞噬了啊。”

金道闻言,冷冷一笑道:“那又如何,我实在好奇的很,等我毫无人性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我对你全部的情感都会消失,这样对我来说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我的心不会如现在这么痛。”

听到这里,金立忙上前一步,焦急的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赶快平静下来,若真被这些邪气吞没,那金道也就不是金道了,若将一切都给忘却,那你也不是你了。”

说到这里,见金道冷静的模样,金立气恨的道:“好,好好,想被吞噬是吗,哈,既然你自己都宣布再给你存在了,那我在这里为你劳心劳肺的做什么,不论是相似还是泯灭了自己的意识都随你,我补奉陪了,为了你,我可谓将尊严都给踩在了脚下,如今连你都不领情,我做的又有什么意义。”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