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1-24 08:46:44 字数:4450 阅读进度:290/37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终于感觉到四周的灵气仿佛被抽取一般,急切的钻入了杨意的身体,紫韵方才松了口气,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挥手给杨意换了身衣服,便收手坐在了一旁,时不时的帮杨意捋顺过快的灵气,只听“噗噗噗”声不绝于耳,而杨意的修为,也在不停的往上升,终是落了个神魂仙体才停了下来。【△網WwW.】

紫韵见状,满意一笑道:“想不到,阿意的运气这么好,竟然一步到位,如今他所欠缺的也就是一份感悟了,不过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慢慢积累起来的,若是还不成功,那也只好。”说到这里,紫韵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也不知道是不是紫韵的想法太过强烈,以至于杨意浑身都打了个冷颤,让紫韵忍不住笑了出来。

被这声笑声惊醒,杨意终于睁开了眼睛,第一反应,却是深深的打了个冷颤一下子跳了起来,想着刚刚所经历的,杨意连笑都不会了,只小心的望了紫韵一眼道:“紫韵,下次你要给我吃东西之前,记得所有的一切都说清楚啊,不然,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交代在这里了,哇,原以为上次的就有已经够疼的了,没想到这次我恨不得自己死过去,好在我意志坚定,不然我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呵”了一声,紫韵忍不住好笑的道:“还有工夫来夸自己,看来我下手还是蛮轻的,放心,若还有下次,我定然会更狠一点。”

使劲咽了口唾沫,杨意小心的蹭到了紫韵的身边道:“不轻,不轻,这都让我恨不得死过去了,若是再来个重的,只怕我就要直接死过去了。”

闻听此言,紫韵摇了摇头,直直的望着杨意。

只让杨意不由细细的查看起自身来,就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却见自己的衣服被人换过了,这里就只有两人,既然不是自己,那换的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带着几分羞涩的笑意,杨意眼中的意味让紫韵看的十分无语。

翻了个白眼,紫韵无奈的道:“别再那里胡思乱想了。”话落伸手一挥,杨意的身上顿时又换了一身衣服,见此情景,杨意失望的“哦”了一声,那模样,简直和被抛弃的狗狗没什么两样。

紫韵无语的望了对方一眼,方才开口道:“我说,你能不能有个重点,难道你就没发现自己有什么改变吗。”

如今的杨意还有些傻愣愣的应道:“我自然知道,衣服换了吗,我总不会连这个都会记错。”

深吸口气,紫韵觉得有些时候杨意迟钝的能气死自己,只不过此时,紫韵也不想多说废话,袖中一条白绫飞出,直对着杨意攻了过去,杨意见状,刹那一惊,下意识的跳了出来,不想着一跳之下,杨意险些吓死自己,这程度根本就不叫跳,该叫飞才是,只还不等他回过神来,紫韵手中的白绫,便是随后而至,竟是缠住了右脚脖子。

感觉到身子不停的下落,杨意忙旋转了起来,竟没想到真的将脚上的白绫挣脱了开来,眼中一喜,试着提气,不想竟真的飞在了空中,不由兴奋的喊了起来,顿时在空中四处转悠了起来,紫韵无奈的摇了摇头,索性躺在了树上,果然,杨意这一玩,便过了足足两刻钟,方才落了下来,一见紫韵便迫不及待的道:“紫韵,紫韵,你看到了吗,我刚刚,我刚刚是飘在空中的,真的是飘在空中的,哇,这是只有神才能办到的事啊,莫非我现在已经是神了吗。”

“神哪里是那么容易造就的。”一句话打断杨意的臆想,见其瞬间缩着脑袋恹恹的模样,实在可怜,紫韵这才接着道:“你如今虽不是神,不过却可以称为是仙。”

“仙人,有什么区别。”见自己有了个新的称呼,杨意有些兴奋的追问道。

既然开了口,紫韵就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好笑的道:“神仙,神仙,神在仙之上,可便是最普通的仙,也早脱了凡胎,化为了仙体,或者说的明白点,你现在已经不是人,而是仙了。”

闻听此言,杨意心中一喜,忙追问道:“那是不是我离你又进了一步,那些讨厌的家伙,如今的我是不是也有了一战之力。”

弄明白了杨意口中的“讨厌的人”特指的便是喜欢自己的那些人,紫韵虽觉好笑,却还是摇了摇头道:“你还差的远呢,如今的你虽已脱胎换骨,可是修为在那里,说白了,你现在就是个花架子,外表看着不错,实际上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但凡一个厉害的,都能收拾了你。”

闻听此言,杨意的笑脸彻底垮了下来,带着几分无奈道:“倒也不用说的这么明白吧,我这不是正在修炼吗,总会有厉害的那天的。”

说到这里,杨意方才想起那飞行法宝,四处望了望,便忍不住道:“对了紫韵,我记得,你将那飞行法宝给我了,只我怎么没有看到。”

“哦,那个啊,我已经将它与你的心神相连,你若是相见他,便在心里呼唤它就好了。”

杨意闻言,忙试验了一下,见那小型宫殿果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接着杨意便钻进宫殿里转了一圈,又试验了一下其的飞行能力,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宫殿内走了出来,将其收回了体内,杨意十分兴奋的道:“紫韵,你看见了吗,那法器实在是厉害的紧,啊!我怎么觉得自己和做梦一样,睡了一觉起来,法宝有了,还成了仙人,虽然现在修为差了些但是我想只要我肯努力,就一定能够匹配我现在的仙人之体的。”

越想越开心,杨意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紫韵“呵呵”了两声,率先迈开步子道:“既然现在你已经适应了,咱们便走吧,还要去办正事呢。”

听闻此言,杨意顿时愣住了,有些犹豫的道:“紫韵,你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个还不算正事。”

好笑的望了杨意一眼,紫韵方道:“当然不算了,行了,今天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再耽搁下去,这天就又要黑了。”

杨意闻言,忙哦了一声,紧紧的跟在了紫韵的身后,只这路越走越熟悉,越走杨意的眉头越皱越紧,终是忍不住问道:“紫韵,这不是去东方天王府的路吗。”

点了点头,紫韵应道:“很明显不是吗。”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办的正事与这个有关。”

点了点头,紫韵应道:“我是来找金立的,有些事情想要问清楚些。”

“哦”了一声,杨意再没有二话,忙跟了上去,这次二人没有偷偷摸摸,而是正大光明的上门拜访,东方天王听闻此言,顿时冷哼一声道:“他们两个可有说过什么。”

来人忙道:“回天王的话,他们说事来找金立的。”

闻听此言,东方天王心中更显恼怒道:“好好好,真是好极了,来找金立的,哈,还真拿我这里当旅馆了,你去,将他们喊来,就说我要见见他们,另外去将金立喊来。”

报信之人闻言,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见此情景,东方天王怒道:“怎么,这么点事情莫非你还办不好吗。”

听闻此言,报信之人顿时苦笑连连道:“天王,非是小的推脱,实在是这事情真的不好办呢,那金立等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见了我们高兴时无视我们,可若是不高兴,那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就没人知道了,不瞒你说,许多人都被修理过呢,如今那里就是禁区,我们能不进去,就不进去,弄不好小命都得给丢了呢。”

听到这里,东方天王已经怒极。当下,没好气的站起身,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极反笑道:“我竟不知道我的府中,还有禁地这事,难道是我划拨下来,自己忘了吗。”

报信之人闻言,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再不敢多说一句话,忙老实的跪了下来,连连求饶道:“天王饶命,天王饶命,小的是无心的,真的是无心的,是小的多嘴,小的多嘴,大管家求求你救救小的,小的不想死,不能死啊。”

见东方天王的眼神扫向了自己,东方会苦笑一声,心中暗道:“这下子可被这人害惨了。”

心中如何纠结不说,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上前道:“回天王的话,这事我却是知道一二,只是那段时间一来与西方天王之间关系紧张,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战,这金立等人本就是跟着那紫韵杨意一起来的,这是谁的人还真说不准,若是咱们开战,他们若背后动些什么手脚,还真是防不胜防。”

说到这里,东方会见东方天王神色缓和了些,忙接着言道:“二来,便是这金立等人修为实在是高深的厉害,更有消息称,这金立便是从上届而来,且是其佼佼者,咱们实在不该多有得罪才是”

这话一出,东方天王顿时被气乐了,“什么,修为高深吗,会总管,你真会将我的面子往地下踩,你现在的意思是说,如今我连那紫韵身边的奴仆都赢不了了是吗。”

见东方天王动怒,会总管忙将屋内的所有人都遣了出去,这才跪在了东方天王身前道:“天王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他们左右是要离开的,天王何必和他们计较给自己找不痛快,天王早该知道了,他们都厉害的紧,而且我收到了消息,这金立只怕不是人。”

听闻此言,东方天王的眉头不由皱的死紧道:“会总管,你这又说的叫什么话,不是人,不是人是什么。”

“是龙。”会总管这话一落,东方天王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许久方道:“欧阳会啊,欧阳会,便是要找理由来敷衍我,也麻烦你找一个靠谱一点的成吗,是龙,开什么玩笑。”

此时欧阳会的神色十分认真,抬头直直的望着东方天王道:“天王,我跟了你一辈子了,我的为人你应该是十分清楚点,若事情没有超过五成的把握,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若是天王不信,待我将人带来,你亲自看一看就是了。”

听了这话,东方天王的神色间顿时犹豫了起来,伸手亲自将会总管给扶了起来,方才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说,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现在便去,将金立给我喊来。”

欧阳会应了声“是”,忙匆匆出了屋子,不一会便来到了金立的住处,待说明了来意,金立冷笑一声道:“会总管,若没别的事,就请吧,我金立虽然看起来好说话,可事实不是这样啊。”

见欧阳会并没有动身的意思,金立终是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道:“怎么非得被我扔出去,你才肯乖乖听话吗。”

欧阳会闻言忙解释道:“那个你不要误会,我完全没有恶意,就算不想与我相聚,紫韵他们总是要见的吧,他们来了说是要见你。”

金立顿时一脸不屑,倒是一旁的耶鲁闻言,狠狠的在金立的腰上掐了一下,见其老实了这才插口道:“那个会总管既然是紫韵来了,那我们自然是要过去的,便烦劳会总管带路了。”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会总管忙让开了一条路道:“两位请这边走。”这些日子的相处,让欧阳会充分了解到,金立等人的实力,所以除非必要,他实在不想得罪他们。

平安的带着两人来到了东方天王面前,会总管很是松了口气,就在此时,忽听东方天王直接开口道:“金立,你是龙吗。”

见其不答,东方天王又压前了一步道:“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敢回答吗。”

闻听此言,金立嗤笑一声道:“不是回答不上来,而是觉得可笑,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质问我的事情,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