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1-24 08:46:42 字数:4575 阅读进度:287/37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轩老大浑身闪过一抹颤栗,不过想着宋刚往日的模样,忍不住在心中咒骂了起来,再抬头望见宋刚,那是一肚子的火气冒了出来,冷冷的道:“宋刚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装深沉是吗,老子让你今天死在这里。”

话落直接将刀拔了出来,对准宋刚便扎了过去,本以为会见到对方死在这里,不想下一秒竟是自己腾空而起,重重的落在了墙上,咔嚓一声,脊柱骨便碎裂了开来。

一声凄惨的叫声,从轩老大口中喊了出来,死死的趴在地上,轩老大死死的瞪着白漠寒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上,今天无论如何都给我杀了他,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只此时轩老大身后之人,见宋刚短短时间便秒杀他们两人,且是修为最高的两人,心中便惊惧了起来,半晌竟然未有一人上前的,见此情景,轩老大怒道:“你们是不是想死,还不给我上前杀了他。”

想着轩老大的为人,李华硬着头皮上前,不想刚走了一步,人头便紧随其后落了下来,这下子,哪里还有敢上前的人,轩老大所带之人竟是慌张的逃了出去。

见状,轩老不由也害怕了起来,大怒道:“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要走带我一起走才对。”只可惜好容易跑出去的众人,只要想到宋刚刚刚杀人的模样,哪里还肯再跑回来送死,瞬间便没了踪影。

宋刚这才一步一步走到了轩老大的身边,轩老大见状,神色间瑟缩了下,忙鼓起勇气,牵出一抹讨好的笑容道:“宋刚兄弟,玩笑,玩笑,咱们平日处的是个亲兄弟似的,哥哥不过开了个小玩笑,宋老弟,你该不会认真了吧,呵呵,呵呵……。”

冷冷一笑,宋刚蹲在了轩老大的面前,突然出手,一巴掌甩在了轩老大的脸上,冷冷的言道:“老实说,好多年前我就不想活了,既然想要杀我,为什么不早点来,偏偏是现在才来,啊……”

这话一出,轩老大顿时蒙圈,小心的询问道:“那个,不是,宋兄弟你这话我有点听不明白了,你现在这话的意思是在怪我没有早点杀了你吗,啊……,这个就有点太过分了,早些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有这种宝贝吗,若我早知道,我一定会这么做的啊。可是我好奇的是,既然你不想活了,现在也不晚吗,那我们弄死你也算是帮了你了,你干嘛下手这么狠啊。”

听到这里,宋刚突然出手,一脚踩在了轩老大的膝盖之上,只听“咔嚓”一声,便听轩老大一声哀嚎,便紧跟着说了句“该死。”

宋刚顿时不满意的又踩了一脚,带着几分恍惚道:“啊,该死,该死,你的确该死,若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也不会听到那些我不想听到的话,如此我的心也不会如此疼痛,所以都是你的错。”

轩老大此时都有恨不得自己昏死过去,他表示现在他真的不了解宋刚的心里,这说来说去,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他也明白,不管是什么,宋刚此时的情绪很不正常,轩老大咽了口唾沫,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宋刚望了轩老大一眼,顿时冷笑道:“怎么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吗。”说到这里,宋刚便将手中之物在轩老大腿上轻轻一划,便见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轩老大此时望着宋刚只觉得好像遇见了恶魔一般,紧紧的压着腿部的伤口道:“宋刚,你疯了,你真的疯了是吗,哇,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疯子,啊,我错了,我错了,爷爷,放过我吧,要不然就一刀结果了我,这样的折磨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啊。”

宋刚听到这话,只是再次在轩老大腿上划了一下,见对方惊惶无措的模样,宋刚脸上竟露出了一抹笑容,轩老大此时只觉得自己是落在恶魔的手里,竟是想咬下自己的舌头,却被宋刚直接卸了下巴。

收回了自己的双手,宋刚当下冷笑道:“想死,不行呢,我这么痛苦,你怎么可以去死呢,起码要和我一样痛苦才行不是吗。”

“你知道的吧,这里有宝物的事情,可不是只有我一个知道,不过是我离得最近,第一个跑过来罢了,不用一会便会有许多人赶来,你这么对我,一会可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宋刚淡淡一笑,“没关系,便是要死,我也会让你先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说着嘴角挂着一抹嗜血的笑意,再次在其腿上划了一道,不想这次的惊叫声却是从身后传来的,回头一望,便见自己的女儿竟然呆呆的看着这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倒是轩老大嗤笑一声道:“啊,是祖儿啊,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宋刚是个好父亲呢。”

听闻此言,宋祖儿下意识的答道:“你这个疯子再说什么梦话呢,他连父亲的资格都没有,还算什么好父亲。”

见宋祖儿这么说,轩老大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示意宋祖儿朝自己看来,而宋祖儿便也顺势望了过去,只一眼,便皱起了眉头,见状,轩老大便开口道:“瞧见了吧,我现在的模样,可都是你父亲干出来的事情呢,怎么害怕了吗,知道自己这个父亲是多么变态的人了吗。”

本以为会看到宋祖儿害怕的神情,不想只见到宋祖儿淡淡的扫视了自己一眼,双手环胸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若是的话,那我还真的可怜你呢,弄了半天,你根本就一点都不知道他宋刚是什么样的人,就跑上门来了吗。”

见宋祖儿如此淡然的模样,轩老大可谓震惊到了极点,当下便不可置信的言道:“这么说,你从头到尾都知道你父亲是能做出这样事来的人吗。”

“当然不知道。”

轩老大闻言,眉头一皱道:“那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见轩老大真的是震惊无比的神色,宋祖儿这才淡淡的望了宋刚一眼,开口言道:“对妻儿都能如此绝情的人,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都不奇怪不是吗。”

话落,宋祖儿懒得理会二人,转身便走,见状,轩老大忙喊道:“哎,祖儿姑奶奶,你别这么走啊,好歹给我说句情,看在往日里我对你们这个店也算多有照顾的份上,让你父亲放了我,我保证,但凡活着出去,我一定走的远远的,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你觉得怎么样。”

听闻此言,宋祖儿懒洋洋的转身道:“如同你这样的人渣,死一个少一个。”

话落,便再次往前走,宋刚见状,不由怒道:“你给我站住。”

如宋刚所言,宋祖儿站在了原地,只也只是站着而已,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宋刚恼怒的走到了宋祖儿的身前道:“你没看到我这个父亲站在那里吗,怎么敢,怎么敢连声父亲都不叫,你是不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嗯”了一声,宋祖儿十分配合的道:“父亲说的没错,刚刚的确是我做的过了,不过既然人我也喊了,是不是能”

紫韵笑了笑,“且不说,你这番说辞能否兑现,只凭制成药丸子的药材的稀有,就绝无可能造福天下。”

话落,紫韵站直身子道:“如大长老所言,你的确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我们便不打扰了。”

望着紫韵二人离开的被背影,大长老忙将家里的人都召集了起来。

另一边,杨意有些担忧的道:“紫韵,你怎么将这事给说出来了,这都没多长时间了,何必节外生枝。”

摇了摇头,紫韵好笑的道:“我这不是节外生枝,我所做的,不过是让矛盾提前爆发或者彻底湮灭罢了,欧阳正待我到底不同,无以为报,让他无后顾之忧,也许就是如今的我唯一能做的吧。”

听闻此言,杨意还未开口,紫韵便抢先一步道:“不许捣乱。”

杨意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如此平静的过去了几日,紫韵在自己的院子里,再次见到了欧阳真的身影,不由道:“你那位祖父又想做什么。”

闻言,欧阳真满脸尴尬的道:“紫韵姑娘,实在是抱歉,祖父来让我接你过去。”话落,欧阳真小心的望着杨意的神色。

不想却听身后,欧阳正的声音道:“大长老好端端的来找紫韵做什么。”

身形一僵,欧阳真有些语塞,好一会才道:“我也不知道祖父和紫韵谈了些什么,若是少教主,你想知道的话,可以问问紫韵姑娘。”

欧阳正闻言,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冷声答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这不是大长老你一次见紫韵了。”说话间,欧阳正紧紧攥着欧阳真胸前的衣服道:“说,大长老到底想做什么。”

杨意上前将欧阳正给拉了开来,没好气的道:“我说,你有没有脑子,我跟在紫韵身边,怎么会让她吃亏。”

话落,杨意将目光聚集在紫韵身上,当下问道:“紫韵,咱们你去吗。”

“大长老诚意相邀,岂有不去之理。”

闻听此言,欧阳真脸上一喜,忙让开路道:“紫韵姑娘这边请。”

点了点头,紫韵刚要上前,欧阳正忙一步挡在了其身前道:“紫韵,我和你一起去。”

这话一出,欧阳真便是身子一僵,欧阳正看在眼中,下意识的道:“怎么,可是不能去不成。”

欧阳真如何敢应,忙解释道:“当然不是,只是,只是。”

望着欧阳真不停抛过来的求救视线,紫韵终是言道:“欧阳正,是我找大长老有些事情,你实在不方便在场,你能先回避吗。”

望了紫韵一眼,又扫过了杨意,眼中全是拜托之意,杨意不屑的扭了开来。

眼中是赤裸裸的讽刺,仿若再说,“紫韵是我的,我自然会照顾好,用你多事。”

就在此时,杨意随手将紫韵拥在怀中,开口道:“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紫韵,你就不用瞎操心了,有我在,就绝不会让她受什么委屈。”

话落,也不等欧阳正反应,就扭头望向欧阳真道:“咱们快走吧,别让你祖父久等。”

欧阳真闻言,小心的望了欧阳正一眼,见其没有反对的意思,忙带着二人匆匆离开了,望着几人的背影,欧阳正重重的一拳捶在了墙上,右手顿时鲜血淋漓了起来,只转身往练武场的方向走去。

刚一露面,欧阳雨霏,就被欧阳正的模样给吓住了,赶忙上前道:“少教主,你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翻看了一番自己的手上的伤,欧阳正有些自嘲的笑道:“不要担心,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我,不小心碰到了而已。”

这话,欧阳雨霏自然是不信道,只不过见欧阳正不想多说,也不好多问,不过欧阳雨霏也不傻自然明白这伤多半又是因为紫韵而来,心中一痛,却是立马强压了下来,示意欧阳正先做下来,转身进了里间,不一会,便拿出一个医药箱来,将手一伸,将欧阳正手掌拽了回来,小心的处理着。

欧阳正只觉得尴尬不已,尤其他觉得自己的嘴唇就要贴上对方的面颊了,忙站起身来,握了握拳头道:“不用麻烦了,你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欧阳雨霏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很有几分生无可恋之道:“少教主,我知道你心中只有紫韵姑娘一个,你放心,纵然我心中也只有你一个,我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只是有些事情你也要我帮你做,这样,我心里好歹好受一些。”

听闻此言,欧阳正实在不知说什么,唯有再次坐了下来,一边让欧阳雨霏包扎一边劝解道:“雨霏,你有句话说的不错,我的确心里,眼里只有紫韵一个,所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没有用的。”

“不,谁说没有用的,夫人说过的,只要我能坐上教主之位,就同意我嫁给你的。”

摇了摇头,欧阳正苦笑道:“我以为你想嫁的人是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