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1-04 05:02:59 字数:4503 阅读进度:268/38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吗,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是吗,那暗地里告我黑状又是怎么回事,小胜子,我成元自认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看走眼竟然是在你的身上。算我成员瞎了眼。”

这边成元话音刚落,小胜子便无语的道:“所以说,让你将话说清楚啊,你这半吐不漏的,便是有误会,我也没有解释的机会啊,什么黑状,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再说什么,你一定是误会了。”

摇了摇头,成元冷笑道:“算了,我也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理我远点,我们之间以后比陌生人都不如。”

望着成元的背影,小胜子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道:“这都叫什么事情。”

屋内紫韵好笑的望着杨意道:“怎么不去帮忙解释一下,我看他们闹得很僵吗。”

看着紫韵的这张幸灾乐祸的脸,杨意宠溺的道:“紫韵,我发现,你如今的性格也是越来越恶劣了。不过我喜欢。”

紫韵好笑的望了杨意一眼,这才言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的心上人如今是越来越幼稚,若我再不把着点关,只怕会让人给生吞活剥了。”

杨意闻言,瞬间靠在紫韵身上道:“恩,若是这样的话,倒也不错,紫韵啊,以后也不要放手,我们就这样永远在一起,你说好吗。”

紫韵闻言一笑,忙将杨意推了出去,方才没好气的道:“敬谢不敏,我可不想找个孩子,和我过一辈子。”

“什么孩子。”杨意当下站起身来。

让紫韵看得很是好笑,不由带着几分玩笑道:“怎么了,我说的又没错,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再者说了,若按我的原身计算,你做的儿子,都显的差辈了,也许得是曾曾曾曾……孙子才对。”

杨意闻言,瞬间将紫韵抱在了怀中,紧紧的盯着怀中的紫韵,以吻封缄将紫韵所有的话都给封在了口中,许久,二人这才分了开来杨意一脸得意的抱着人坐了下来,这才言道:“若是你以后再说这样让我生气的话我就还用这个办法,你说一句,我封一次,看谁厉害。”

好笑的将头扭了开来,紫韵突然出手,双手紧紧抓着杨意的两只耳朵,狠狠一扭道:“你如今是越发放肆了,看来,是我平日里对你太好的缘由,所以我决定了,以后的日子里一定对你多加锻炼,看你还敢不敢动手动脚。【△網WwW.】”

这边紫韵话音刚落,杨意的唇便再次落了下来,忙翻身站在了地上,紫韵有些羞恼的道:“杨意,你今天是疯了吗,怎么敢。”

听闻此言,杨意脸上露出了一抹绚烂的笑意,再次上前将紫韵抱在了怀中道:“怎么了,不喜欢吗。”

扭头“哈”了口气的同时,将杨意直接推在椅子上,紧紧的盯着杨意的眼睛看,直到其眼中带上了几分瑟缩之色,紫韵这才笑吟吟的道:“喜欢。”

杨意闻言,松了口气后,便是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在了脸上,伸手一拉,将紫韵抱坐在腿上,笑嘻嘻的道:“啊,今天你真高兴啊,要不要帮那两个调解一下呢,我杨意可不是个喜欢欠人的人呢,怎么说,他们也算间接帮忙了,这么大的恩德,不报答可不行啊。”

好笑的将头扭到一边,紫韵推了推杨意道:“杨意同志,按你的理论来说,的确是该报答,那你快去,我要回去休息了。”

可谁知紫韵这边刚一直起身子,便再次将紫韵拉了回来,贴在杨意的胸口,听着那位自己而加速的心跳,紫韵小声的问道:“不是说要去调解纠纷吗,那怎么还不放我起来。”

杨意闻言依恋的蹭着紫韵的脑袋,满脸幸福之色的道:“那事不急,让我好好抱一抱,确定关系以来,总是忙忙碌碌的,时间总是被不相干的人占据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说到这里,杨意的笑意越发甜蜜了起来,“啊,真是后悔啊。”

闻听此言,紫韵有些后悔的抬头问道:“后悔,后悔什么。”

杨意笑着轻点紫韵的鼻头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我没事找事呗。”话到这里,杨意不由在自己脸上拍了两下,带着几分懊恼的道:“也不知道脑子哪里秀逗了,你说好端端的我跟那欧阳正打什么赌呢,那老头欺负了你,想修理他还不容易,现在弄的倒是有几分骑虎难下了。”

见杨意是真的懊恼了起来,紫韵不由摸了摸其的额头道:“我也很好奇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既然事已至此,你也只能这样接着往下走了,还是说,你跟欧亚正低个头认个输,我想以欧阳正的个性,他应该会取消赌约吧,怎么样,杨意,我这个提议还是不错的吧。”

听闻此言,杨意不自在的道:“紫韵,你就别拿我取笑了,你应该清楚的很,对那个凯觎你的欧阳正,我是绝不可能低头的。”

见杨意又提起这茬,紫韵没好气的戳了杨意的额头道:“我说,你能不提这个吗,就算他真有这个心思,可也没有做过什么僭越之举,甚至处处以礼相待,你实在不必对他抱有丝毫的敌意,再者说了,你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吗,不说其他,只说他的父母帮你养大弟弟的份上,你也不该这么对他不是吗。”

感觉杨意渐渐收紧的怀抱,紫韵无奈的唤道:“杨意,疼!”

紫韵的呼痛声,瞬间将杨意惊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忙紧张的问道:“紫韵,没事吗,我刚刚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事情。”

“欧阳正的事情。”接过了话头,见杨意满脸尴尬的模样,紫韵便知自己没有猜错,从杨意的怀抱里钻了出来,紫韵有些无语的道:“我说,你这醋劲爷太大了,不是都说了,你完全不用防备欧阳正的吗,他是……”

“他是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紫韵我喜欢你,喜欢到你身边但凡有雄性生物靠近,就恨不得撕裂他们,这种心情,有的时候连我都觉得莫名其妙,可就是老控制不住自己,在你的身边,好像所有的自制力和理智都不复存在了一样,我的心里眼里就只有一个你,和你身边碍眼的雄性生物。”

被这话忍不住逗乐,紫韵好笑的道:“你话都说成这样了,可不就是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吗,你就是想要告诉我,你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你太喜欢我了,所以不能忍受我身边出现其他人,说到这里,杨意为哦还真是好奇的很呢,难道说,小白,你也心存嫉妒吗。”

话落,见杨意眼中闪过的不自在,紫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神色间更显无语道哦:“我真是无言以对了。要不要用点非常手段呢,应该非常有用的。”

两个非常,只让杨意心中一个哆嗦,直觉便不是什么好事,忙摆摆手道:“那个,紫韵,我自认为现在这个模样挺好的,若连醋都不吃,怎么看出我喜欢你是不是。再说了,若真的强行将这一项抹除了,那我也就不是你喜欢的那个杨意了,是不是。”

笑望着眼前的心上人,见其越来越惴惴不安起来,这才言道:“你说的不错,好吧,今天的事情算你过关了,既然这样,你就还做那个我喜欢的杨意吧,不过,那嫉妒心倒是可以收一收,不然到了我家,只怕你非得气死自己不可。”

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细品紫韵话里的意思,杨意忙追问道:“紫韵,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要气死自己,难道上面也有雄性生物对你心怀不轨吗。”

“心怀不轨,我不喜欢这个词,正确来说,那个词应该叫倾慕而对。”

“什么”样意惊叫一声,紧紧的抓着紫韵的双臂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上面还有人喜欢你吗。”

见杨意真的大受打击的模样,紫韵好笑的道:“不会吧,这事情真的有到了让你那么惊讶的地步吗,我是天界第一美人,又有两个大天尊做后盾,有人喜欢我,被人追求,有那么奇怪吗。”

“倒也不是这个。”小声嘟囔了一声,样意小声的追问道:“那他们的修为怎么样,我应该打的过的是吗。”

听了这样蠢萌的话,紫韵突然正色的道:“他们动动小指头就能秒杀了你。”

杨意闻言,尴尬的笑道:“倒也不用说成这样吧,我杨意也算高手一枚了。”

对于这一点紫韵不否认,只是紧跟着道:“在这低等阶位,你的修为的确已经差不多了,只不过越往上走,只怕你这点子修为就不够看了,不说那些我的追球者,如今的你,只怕连我原本的侍女都打不过,更不用说我的那些爱慕者了。”

杨意纠结的望着紫韵,许久才道:“你这话该不会是哄我的吧。”

双手一摊,紫韵笑道:“若这么想,能让你的心里好受一点,那就随你这么想了,左右我早晚会到了曾今的高度,若你跟不上我的脚步,即使我的心里再怎么不舍,你若是达不到我父王幕后的标准,那我也只有舍弃你了,总不能让我舍弃我的父王母后吧。”

见紫韵这么说,杨意不由着急的道:“等等等……,我完全相信你话中之言,看来我是该继续努力了,只是你上次给我的手册,我有好多地方看不懂,你可得好好教教我。”

努力将心中的笑意给压了下去,紫韵忙点头道:“关于这一点,你就放心吧,你可是将来要面对我的爱慕者挑战的人,我怎么可能不帮你。”

二人说着话,便来到了杨意的内室。杨意忙将紫韵上次给的手册拿了出来,将所有的疑惑之处,问了个清楚,这才担忧的道:“紫韵,若我将这本手册学会,有几分的把握能够胜过你的那些爱慕者。”

紫韵闻言,好笑的问道:“还在纠结这个呢,不用想了,一分的可能都没有。”

杨意闻言,瞬间一个踉跄,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我十分用心,十分用心的练,到了你回家那日,怎么会还是一分可能都没有,那半分呢半分。”

紫韵好笑的道:“别说半分,就是半点希望都没有,杨意,你当我天界是什么地方,那是众神之地,且不说蜕变成神,需要多少的岁月,这本身就是一种沉淀,便说功法,能修炼成神的,你认为他们的功法会差吗。”

对于这一点杨意无法反驳,只是还带着奢望道:“那天界的原住民呢,他们总不会个个勤于修炼吧。”

见杨意竟然问起了这个,紫韵带着几分玩笑道:“你确定要听,听了之后,可是会让你生无可恋的。”

紫韵这话,却没有吓到杨意,只见其党下点头道:“当然要听,只不过你该不会告诉我,他们也都个个苦修了吧。”

紫韵闻言一笑,“你说的不错,他们身位原住民的确不用苦修,因为他们生而为神,天生神体。”

见杨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紫韵便知杨意没有听懂自己i话中隐晦的意思,忙补充道:“这话也就是说,即便是天界新生的一个婴儿,你用全力攻击他,倒霉的也只会是你自己。”

听了这话,杨意的神色更灰暗了,忙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在告诉我,若是去了天界,我如今的修为,便连一个高出生的婴儿都打不过吗。”

紫韵“恩”了一声,接着道:“虽然,用谎言骗骗你也不是不行,可是那地方你早晚要去的,我并不想骗你,所以好好练功吧,虽然到了上面我会一直保护你,可我有我的责任在,却也不能时时刻刻地看着你,谁也不敢保证,这中间会不会有差错,所以,凑现在还有时间好好练功,便是真的比不过,总不能差的太远,若不然,我的父王和母后,可怎么接受你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