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8-01-04 05:02:58 字数:6757 阅读进度:267/38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光芒,林峰忙道:“祖父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西方天王这才点头道:“如今这府中,可真是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了,如今,祖父也只能靠你了,峰儿,你可别让祖父失望啊。”

林峰点了点头,当下言道:“祖父放心,峰儿不是那没有分寸的人,我不仅会将你吩咐的事情做好,且还会时时陪在祖父的身边,绝不会让祖父受到一点伤害。”

闻言西方天王欣慰的望着林峰道:“峰儿,您果然长大了,身上也该加加担子了,这样等这次的事件结束后,这天王之位祖父就传给你。”

“祖父不可,你刚刚也说过了,孙儿的经验尚缺,处事稚嫩,实在不适合此时担起大梁来。”

闻听此言,西方天王的视线不停的在林峰的脸上望着,自然明白,林峰这话里有多少的口是心非,并不计较道:“峰儿,我早就说过了,在我面前,你的那些情绪也太稚嫩了些,根本不经看的,更何况,有野心并不是什么坏事,如今祖父准许你拥有野心,并且将你所想要的一切都送到你的手里,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就看你自己了。”

林峰犹豫的望了西方天王一眼,着才言道:“祖父,你不生气吗。”

西方天王听了这话,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为什么要生气,若是我的子孙,身上不带半分野心,那我还真是要怀疑,他身上有没有我的血脉了。”

林峰闻言更是尴尬,西方天王拍了拍孙子的肩膀道:“我交代的事情越快办越好,你去吧。”

“可是祖父。”

林峰刚说了四个字,西方天王便道:“事情就这么定了,快去吧,我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虽然受了点伤,你祖父还没到了照顾不了自己的地步,如今,还是先稳定了外面的局势是正紧。”

西方天王都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林峰自然不会再与祖父纠缠下去,当下便道:“祖父,那你好好休息,我现在就去按照你的安排去做。”

话到这里,见西方天王点头,林峰便忙转身出了屋外。

站在门口,林峰深吸口气,想着祖父的吩咐,自去安排不提,待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林峰竟是一转身进了杨意的屋子,与传令人一般,被结界击飞了出去,血气上涌间,林峰一口血喷了出来。

见此情景,屋内的护卫赶忙迎了过来,担忧的道:“少主,你没事吧,这结界是这样的,好在少主,你没有什么攻击心,若不然,这结界更厉害,您不知道,刚刚还有人想硬闯的,如今已经掉了半条命去,如今还不知道什么模样呢。”

擦掉嘴边的血迹,林峰冷笑的站起身来,一脚将人往结界的方向踹了过去,见其滚落了下来,伤的不轻,林峰这才冷笑道:“唧唧歪歪个没完,怎样,这滋味好受吗。”

见到此人的模样,其他的护卫都忙将头低了下来,林峰冷笑一声,当下言道:“别忘了,这里是西方天王府,是我林家的天下,想要冲人摇尾乞怜,也得看我这个做主人的答不答应,还有,想改投他门,我劝你们还是等等,好歹也看看先驱者是什么模样,再考虑自己要不要赌才是。”

闻听此言,几人眼中俱是一惊,再想着刚刚得到的消息,几人赶忙跪了下来,表起了忠心。

只听几人言道:

“少主,我跟三对您和天王那可是中心耿耿,不像偏院那些人,早被那杨意三言两语给收买了过去,不过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竟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了,少主,你知道小胜子吧。”

话到这里,此人忙摇摇头道:“哦,不,少主什么样身份的人,怎么会认识小胜子这样不入流的家伙,总之,他便是连府中最卑贱的杂役都不如,如今,竟然嚣张成这个样子,我一看就气,只要少主,你一声令下,我这就将他抓来。”

林峰闻言,冷笑道:“抓来给我,就凭你,我可是听说了,今日他们可是在杨意的带领下,大放异彩,让府中多少人都动了心思,想要跟杨意去呢,这么大的消息连我都听说了,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还是说,你们都知道,只会耍着我玩。”

跟三连连摆手,最后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赶忙言道:“少主,你误会了,你和天王躲起来。”

三个字刚出口,跟三就恨不得掐死自己,这么没脑子的话真的是他说出来的吗,见林峰彻底黑了脸,跟三忙重重的甩了自己就一巴掌,道:“我是说,你和天王运筹帷幄的时候。”

说到这里,跟三小心的望了一眼林峰的神色,见还算正常,这才试探的言道:“杨意的那场大战,我正好在旁边,其实,哪里是小胜子他们的功劳,不过是捡现成的罢了,别人不清楚,我可是看的很清楚呢,小胜子他们交手之前,那些人的实力只剩下原来的两三成,甚至连两三成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下,谁上不是赢呢,我都消灭了好几个呢。”

话到这里,跟三脸上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得色。

一旁的代四见状,也忙上前道:“少主,跟三说的对,就我也收拾了好几个,之前我就和这些人交过手。”

说到这里,代四难得还带着几分不好意思道:“当时对方一脚,就将我给踢出去了。”

林峰冷冷的扫了几人一眼,这才再次开口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要知道,若是骗我,会有什么下场,你们应该清楚的很吧。”

几人赶忙保证道:“少主,我们哪敢说谎啊,我们敢保证,刚刚说的话,绝对没有一句虚假,若不然,就让我们不得好死,随少主处置。”

林峰闻言,这才收回了目光,脸上带出一抹冷笑道:“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好,到了你们表忠心的时候了。”

见几人神色犹豫起来,林峰深色更冷道:“怎么,你们这幅表情是不愿意,别忘了,我的身份,现在我说的话,可不是商量,而是命令,若是你们不听话,丢到的可就是你们的性命了。”

跟三几人咽了口唾沫道:“少主,说的哪里话,能为少主服务,是我们最大的荣幸,有什么事,少主只管吩咐,我们一定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林峰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嗤笑,话语中却带着几分温柔之意道:“如此就好,放心好了,既然是表忠心,那自然会有奖励,这样吧,就以你们取得的成就作为依据好了,若谁做的好,我就让他升一级,若是做的更好,我就让他升两级。”

话落,见几人脸上已经显露出的贪婪之色,林峰脸上讽刺意味更浓,将几人叫到身边,小声的在几人耳边耳语了一番。

几人听完,就见跟三抢先拍了拍子的胸口道:“少主,你放心,这件事跟三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更何况,我们说的本就是事实,事实就应该被大家知道才是。”

被跟三抢了先,代四本就心里不痛快,自己准备的话,又被跟三抢先说了,代四眼波一闪,也忙跟着道:“少主,跟三说的是不错,只是我觉得他说的太过表面了,根本就没有领会少主你心里的意思。”

“哦”听了这话,林峰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在跟三的脸上停留了三秒,将此时跟三脸上的表情都收集在心里,那神色间可满是尖锐呢,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这才将目光聚集在代四身上道:“哦,看来代四有不同的见解呢,既然如此,代四你就说说看吗。”

虽然一时头脑发热了一下,可代四又不是真蠢,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已经将跟三给得罪了,忙小声的言道:“那个,少主,我还没整理好,不知能否容我回去整理一番,写给少主。”

听了代四这话,林峰下意识的扫了跟三一眼,见其神色更冷,林峰脸上带上了一抹笑意,当下应道:“当然可以,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便先走了,别忘了我交代你们的事情。”

几人赶忙应了一声,林峰这才望向,记忆里最熟悉的屋子,此时他竟然是连进都不进去了,想到这里,林峰心中便是一阵恼怒,拳头不由握的更紧道:“等着瞧,杨意,我知道你本事大的很,只是想要取我们而代之,也要问问我林峰答不答应,我知道,我很多方面都比不过你,但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因为这西方天王府是我林家的,是我林峰道,想跟我林峰抢,好笑。”

再说屋内的杨意与紫韵儿人,见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杨意不由带着几分庆幸道:“总算能安静一会了,这林峰怎么就跟个苍蝇似的,嗡嗡嗡个没完,要不是紫韵你拦着我,我真想出去捏死他。”

紫韵闻言,摇了摇头,方才言道:“你要真捏死他了,只怕,这麻烦就大了,杨意,你该还记得咱们来此的目的吧,我答应陪你玩几天,可不是让你胡闹的。”

听了这话,杨意瞬间乖宝宝模样的道:“我这不是太气了吗,可没想对他做什么,再说了,紫韵,刚刚他外面的话你不是也听到了吗,这分明是要咱们难看,捏造事实,若不是答应了紫韵你,我绝不会开杀戒。我现在就过去捏死他。”

听闻此言,紫韵右手一摊,露出一抹笑容道:“我不拦你,你有什么想做的,请便。”

咽了口口水。杨意担忧的道:“紫韵,你怎么突然说出这话来,可是我有又做错了什么。”

摇了摇头,紫韵站起身来,却是伸了个懒腰道:“你啊,想太多了,我可没有说反话的意思,刚刚那林峰说的话,我已经听到了,确实是讨厌的紧张,若不给他个教训,实在是,不符合你的性格,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见紫韵不答,杨意忙追问道。

摇了摇头,紫韵显然没有回答这话道意思,只是笑道:“这样的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杨意,我觉得,你还是自己想想吧啊,哦,我累了,先休息去了。”

杨意赶忙起身,将紫韵送回房间,着才独自沉思了起来。

第二日到了院子,就见小胜子等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昨日的兴奋劲竟是一丁点都没剩下。

杨意望了众人一眼,这才追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杨意率先发问,小胜子纠结了一番,终是试探的开口道:“公子,难道没听说今天的传言。”

杨意闻言不由一笑道:“这两天这府中的流言就没有断过,你们说的是哪一条。”

“公子,和你无关的我们也不会这么纠结了。”

听人群中有人这么抱怨着杨意当下言道:“看来,这传言是将我给牵扯进去了是吗,既然如此,说说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落,却见众人都是一脸尴尬的神情,却也是谁都不曾开口,杨意不由双手环胸道:“看来,这里面的内容是相当劲爆呢,都让你们不敢开口了吗。”

低头一笑,杨意直直的望着小胜子道:“既然是你开的头,那还是由你接着说吧,让我这个当事人也听听看,这传言能失实到什么地步。”

小胜子闻言,眼睛一闭,认命的道:“公子,你不知道那些人有多过分,他们说你故意制造来了昨天的事端,就是想收拢人心,将这天王府抓在自己的手里,说我们昨天之所以能赢,就是因为你事先已经将人收拾的差不多,这才有后面的我们大发神威这一幕,还说我们,实际上根本比不过府中的护卫。”

小胜子话音刚落,却见杨意身上没有半丝怒意,小胜子不由奇怪的问道:“公子,你怎么半点都不生气的模样。”

杨意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除了第一句,我觉得后面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既然是事实,那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闻听此言,小胜子率先激动了起来,“公子,那怎么能是事实吗,事实分明就是,他们怕公子有了声望,这才捏造这些传言,打击公子的,不说别的,那场战斗,也许真的因为公子的关系,让我们占了不少便宜,可是我们的提升,可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人比我们自己更加了解,我们这些日子进步了多少。”

见到众人愤愤不平的模样,杨意淡淡的问道:“所以呢,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说什么。你们在意的又到底是什么。”

众人顿时一脸沉默了起来,杨意双手一摊,不由言道:“怎么,没有人能够回答我这个问题吗,还是说到了现在,你们连自己想要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

见状,杨意这才放轻了语气道:“看来,你们是真的很懵懂呢,既然如此,今天你们还是好好想想吧,不然,便是你们一日有了成就,只怕结局也不会太好。”

说着话,杨意便走了开来。

成元见状,忍不住问道:“你们说,这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对那传言之事,真的没有一点接一的地方。”

闻听此言,小胜子当下冷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在质疑公子的话吗。”

见小胜子因为一句话就激动了起来,成元无奈的道:“我说,小胜子,你也差不多一点,如今的你,简直可以说就是将杨公子当神一样的拜,我说你至于如此吗。”

“至于。”小胜子冷冷的望着成元道:“我小胜子一直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其他的大道理我也不懂,我就知道,是公子将我从地狱拉了出来,还有你们不也是公子将你们拉出来的吗,这才几天啊,就开始怀疑公子的话了吗。”

听了这话,成元的神色也冷了下来,直直的盯着小胜子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指责我忘恩负义吗,真是可笑,小胜子,你是不是以为这所有人之中,就你重情重义,而我们就是那狼心狗肺的。”

这话一出,小胜子便觉许多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

不由皱着眉头道:“成元,你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你明知道我没那个意思。”

成元冷笑一声,“是吗,你确定你没有那个意思吗,可我却不这么想呢,每次公子出现,你的话最多,表忠心,真是将我们对比的厉害啊。”

见小胜子一脸茫然的模样,成元嗤笑道:“看这模样,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发现呢。”

小胜子闻言,见好几个人的目光都是如此,小胜子赶忙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只是想表达对公子的感激之情罢了,真没什么别的意思,你们千万别误会,更何况,咱们进来的时候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吗。”

“是这样说过,不过先违规的好像是你吧。”

指着自己,小胜子连连摇头道:“怎么会是我呢,成元我真的没有。”

“够了,小胜子,还真拿自己当我们这些人的头了,怎么现在走出去,看着原来那些人对你低头哈腰的,你心里很爽是不是。看来众人的恭维真的让你忘掉了,你原来是个什么东西了。”

“成元,你有话好好说,单不能侮辱我。”

闻言,成元当下不屑的道:“什么侮辱你,我说,小胜子,我说什么了,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怎么就到了侮辱你的地步了,看来,如今的你还真是高贵无比呢,跟我们这种人待在一起,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种侮辱呢。”

“你不要胡说八道,成元,你如此针对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看不惯我,有那么简单吗。”

见两人气氛实在奇怪的很,琳琳忙走到了二人之间道:“有什么话,你么慢慢说啊,实在不必吵架,大家好容易,逃开那种地狱般的日子,这好日子才刚开始,你们能不折腾吗。”

闻听此言,小胜子深吸口气,忙退了一步道:“琳琳您说的对,现在的确不是吵架的时候。”话落,小胜子转头望向成元道:“就算以往是我不对,你要是对我有哪里不满的地方,只管说出口,我改就是了。”

“瞧瞧,瞧瞧,这顾全大局,大义凛然的模样,可不就是,别我这小肚鸡肠的家伙,好的太多了吗,是,你小胜子是谦谦君子,我成元是个卑鄙小人。”话到这里,成元不由嗤笑道:“你想用这种方法,将我隔离出去,你这是做梦。”

成元这话一出,只让小胜子更是一头雾水道:“成元,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这话里怒气太多,可是有谁跟你说了什么,你可千万别相信,你也看见了,这些日子的流言这么多,对公子不利的也有很多,想来定然是有人想要破坏咱们之间的关系,你可千万别上当。”

不屑一笑,成元摇了摇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将事情推到别人的身上,小胜子,你要是老实承认你做的事情,我成元还在心里敬佩你一番,不过,你如今这副样子,还真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我可是从心眼里鄙视你。”

“够了额,成元,我没有义务接受你这毫无根据的指责,,若你真的对我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出来,不用如此冷嘲热讽的,既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你自己更难看吧。”

“怎么不维持你那舍己为人的虚假形象了,要露出本来面目了。”

听闻此言,小胜子顿时没有了再说下去的意思,转身便往屋内走。

却见成元一个转身,挡在自己身前。

眉头一皱,小胜子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这功夫,我宁可去修炼,干什么都行,就是不想浪费在这无聊的争吵上,所以,你还是让开吧,我自认我小胜子没有做过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