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7-11-21 13:50:34 字数:4487 阅读进度:222/384

见紫韵并没有要停留的意思,欧阳真鼓足勇气,挡在了紫韵的面前,双手伸开,一脸祈求的道:“紫韵姑娘,也许我刚刚的话,让你很不舒服,但是请相信我,我真的是抱着祈求的心而来,绝没有命令的意思。”

见紫韵终于将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欧阳真深吸口气,鼓足勇气道:“我知道,功法这事便是父子兄弟,都要避回这些,更何况是我们这种根本没有关系,或者说还带着点小仇的人,只是不知道我心中总有种感觉,紫韵姑娘你并不看重功夫,或者换句话说,这些功法对你来说根本就是唾手可得,在我们眼中也许是无价之宝,只是在你那里,就是随处可见的大路货了。”

话落,欧阳真小心的望着紫韵,见紫韵没有反驳的模样,欧阳真这才暗松口气,接着道:“所以,我想求你,给我们一本功法吧。”

听到这里,杨意忍不住笑了出来,懒得再理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的欧阳震,只拉着紫韵便准备绕过欧阳真。

却被欧阳真再次挡住了道路。见状,杨意冷笑一声,脾气上来,顿时一脚踹了过去。

大长老见状,赶忙飞身挡在了孙子面前,下一秒,气血上涌,便是一口血忍不住喷了出来。

紫韵眉头一皱,不由瞪向杨意,见其避开了自己的眼神,这才将一粒药递了过去。

欧阳真恼怒的瞪着杨意,这药本不想要,不过却被大长老在其开口之前,直接给接了过去,不仅如此,那药根本就没舍得吃,直接从腰间的药瓶里倒出一粒来,却将紫韵给的,珍而重之的收到了药瓶里,这次站起身道;“紫韵姑娘,能否与我单独谈谈。”

杨意下意识的挡在了紫韵面前,冷笑道:“紫韵和你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谈的,识相的别拦着路,我和紫韵可还有好多事呢。”

面对杨意,大长老可没有对着紫韵那么好的脾气,见到这个要对自己孙子下狠手的人,大长老当下怼道:“我若记得没错,我在和紫韵姑娘说话,杨公子还是别随意开口的好,毕竟紫韵姑娘如今可还没嫁给你,想替紫韵姑娘做决定,还是等什么时候紫韵姑娘嫁进杨家再说吧,还是说,莫非你将紫韵姑娘所有都当成你的私人财产,想一个人独占不成。”

听闻此言,杨意当下便跳了起来,“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怎么会对紫韵是这样的想法,更何况,我爱的是紫韵这个人,与其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再敢乱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我,的确,我承认杨公子的修为的确比老头子高的太多,我若没猜错的话,这一切都是来自紫韵姑娘吧,是紫韵姑娘给的功法吧。”大长老话落,见杨意憋屈的模样,嘴角便挂起了嘲讽的笑意,紧跟着道:“所以说了,杨公子到底在反对什么呢,就如紫韵姑娘给你一样,给不给我们,做决定的还是紫韵姑娘不是吗。”

一番话,杨意顿时无言以对,心中也憋屈的够呛,下意识的向着紫韵望了过去,紫韵安抚的拍了拍杨意的肩膀,这才扭头望向大长老道:“不错,给不给的确是我的意志为准神,既然如此,我现在便可以回答你,我不给。”

话落,大长老并没有接受这个答案,而是固执的道:“请紫韵姑娘与我单独谈谈,若不然,这个答案老朽不接受。”

“大长老什么不接受。”随着话音落下,欧阳正也站在了众人面前。

大长老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带着几分假笑道:“不知少教主过来可是要找阿真去。”话落,大长老冷笑的望着下人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少教主来了,也不知道先禀报一声,怠慢了少教主,你们谁担当的起。”

望着噤若寒蝉的众人,欧阳正勾起一抹唇角道:“大长老何必怪罪他们,是我说我和大长老有约,他们才放我进来的,再者说了,虽然他们是大长老你的下人,说到底还是朝日教之人,我这个少教主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不是。”

大长老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僵硬的的笑道:“少教主说的对,比起我这个没用的长老,的确是少教主更值得恭维。”

这似嘲似讽的话语刚落,大长老便再次被气的吐了一口血,欧阳正见状,忙道:“阿真,还愣着干什么,我看大长老扶回去躺着,另外将医师请来,大长老如今毕竟有了年纪,可得注意一些,若真的伤了根本,可就不好了。”

欧阳真心中恼怒,却也真的担心祖父的身体,转身便要往外走,却被大长老一把给拉了回来。

见祖父此时的模样,欧阳真有些担忧的问道:“祖父,你没事吧。”

扶着胸口,大长老不由都:“放心好了,阿真,你祖父我跟随几任教主,誓死杀敌,护着朝日教走到今天,如今朝日教越发展越好,已然天下第一,我如何会有事,祖父我还要看着你当上这教主之位呢。”话落,大长老不由扭头望向欧阳正道:“少教主,我说的对吗,教主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谁让众人打消了神药的念头,谁就是那下一任教主。”

“这是自然。只是大长老,毕竟如今还有四个人,做成教主之人也未必就是你的孙子不是吗。”

听到这里,大长老好笑的道:“怎么,莫非少教主觉得,还有人有这个能力。”

欧阳正顿时语塞,“可不是吗,这就是他们选择欧阳真的原因不是吗。”

望着此时欧阳正的模样,大长老心中一阵痛快。

许久见欧阳正没有话说,大长老再次开口道:“原本此事,我是不计划追究的,不过既然少教主,自己找到这里来了,那我这个大长老就要好好问一问了,为什么你们得了功法的事情没有和我们透露一点消息,反而自己偷偷躲起来练,宁可教那几个外人,也不想肯带着我们,如此,你这少教主当的还真称职,还有,飞升之事,不知少教主又要作何解释,若不是得到了消息,我现在还在好奇呢,莫非教主和你都疯了,教主之位这么容易舍弃,亏我还以为你们真的毫无私心呢,如今看来,不过是有更好的选择罢了。”

话落,大长老不由在孙子的陪同下,一步又一步的逼近欧阳正所在之处,冷冷的道:“即使不知教主与少教主做这个决定之前,可又想想这祖宗家业了。”

“自然是想过了。”沉默了一番,欧阳正忙答道,见大长老怔住的模样,欧阳正便接着道:“大长老也该知道,我朝日教,原本也有飞身上界之人之事,想来这么多年,总建立了一番事业,我和我爹,这次选择离开,为的就是将这份缘分衔接起来,若是能让那位史上的前辈下来最好,若是不能,我也会与他商量商量,为咱们帮派多留些位置。再加上紫韵,说不定能有什么新的突破也说不定呢。”

听闻此言,大长老不由沉默了下来,这时欧阳正忙又接着道:“至于说不通知你们,其实我爹也是为了你们好,怕让你们的心给乱了,如今看来,我爹的担心是必要的,这不,大长老你才听了几句,就已经劳师动众到这个样子了,更不用说是别人了,只怕会被坑的更惨吧。”

瞬间无言以对之后,大长老顿时沉默了下来,这时欧阳真双手抱拳,冲着欧阳正行了一礼,便紧跟着道:“不知我可否有幸,请教少教主一个问题。”

欧阳正点了点头,当下应道:“当然可以,不知真兄弟,你想问什么。”

“少教主,担心我们分心,所以将这件事情隐瞒,我只是好气的很,如今飞升之事,我们都已经知道,少教主计划如何处置我们。”

见欧阳正不答,欧阳真接着道:“或者我说的更明白一点,少教主走的时候,是带我们一起走呢,还是将我们撇下来。”

话落,见欧阳正瞬间沉默了起来,欧阳真便忙道:“若我猜的不错,即使现在这个时候,少教主还没计划带我们一起走吧,不过少教主却是要考虑清楚,不带我们的话,只怕少教主你们走不了了,毕竟,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说出点什么来。”

听闻此言,欧阳正紧锁眉头,眉头皱的死紧。

欧阳真当下道:“不知,少教主,如今心中可有定论了。”

话落,欧阳真当下转向了紫韵,双手合十道:“紫韵姑娘,拜托了,你便和我祖父单独谈谈吧,便是最后不愿意,我们也保证不会强求。”

杨意正要开口,紫韵便将手搭在杨意的肩头,冲着杨意摇了摇头,便转向大长老道:“便是要谈,总要等你上好了再说。”

话落,便见大长老一脸纠结的望了一眼紫韵,咬了咬牙,将刚刚的那个瓷瓶又拿了出来,一口将紫韵给的那个丹药给吞服了进去。末了,浑身满是颓丧之气,这次便连欧阳真这个亲孙子,嘴角都忍不住抽动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大长老,可没工夫管欧阳真此时是的神情,他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仿佛舒展开了一样,透着一股清灵之气,闷痛的胸口更是明显感觉,痛楚渐渐的离去,一股暖流只让他舒服的嘤咛了一声,刚一动,浑身便想起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仿若脱胎换骨一般,整个人年轻了几十岁不止,站起身来,望着半会黑色的胡须,大长老不由一脸得意的念叨道:“神药啊,神药,真不愧是神药啊,可惜,怎么就让我吃了呢。”

见祖父这样没出息的模样,欧阳真尴尬的望了祖父一眼,忙退了出去。

紫韵也忍不住开口道:“大长老,你若是没什么要说的,那我就要走了。”

闻言,大长老忙道:“别,别,别,紫韵姑娘,我是真有事要求你。”

一个“求”字,可以说大长老的姿态放的极低,紫韵自然不会再说什么,随大长老两人便进了内室。

两人坐下,只是见大长老久久不言,紫韵不由先开口道:“大长老到底想和我说什么,还是早说为妙,毕竟我虽答应了要单独谈谈,可没说谈多长时间。”

闻听此言,大长老忙将思绪收了回来,当下便道:“瞧我,是老糊涂了,紫韵姑娘,我想知道,你要如何才肯将功法传给我,有什么条件,你只管开出来,我一定想办法完成的。”

长出口气,紫韵当下强硬的道:“若大长老要说的只是这个,那就恕我不奉陪了,我有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说罢,紫韵作势起身,大长老赶忙抢先一步站起身道:“紫韵姑娘,请稍安勿躁,不知道紫韵姑娘可否听我讲个故事。”说到这里,大长老怕紫韵不肯,忙补充道:“紫韵姑娘放心,这故事有趣的很绝不会让紫韵姑娘感觉枯燥的。”

紫韵点了点头,便见大长老紧跟着开口道:“刚刚阿正,我是说少教主已经说过了,我朝日教有人飞升成功,那个人是我的祖父。”

就在大长老话音落下的时候,一声惊呼顿时响了起来,大长老紧握拳头,才忍住,没有对着自己的孙子挥过去,暴呵一声,没好气的的骂道:“你到底是在搞什么鬼,阿真谁让你跟过来的,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欧阳真讪讪一笑,动作迅速的认错道;“祖父,对不起我错了,只是我也是只是好奇罢了,还有祖父,飞升成功的那个真的是我的曾曾祖父吗。”

见孙子怀疑自己的话,大长老当下便一脚踹了过去,没好气的道:“混账,族谱你看到哪里去了,那里面都有记载,这可是咱们一族的光荣,你怎么敢问出这样的蠢问题来。”

见祖父气的不轻,欧阳真赶忙站直了身子,一脸我错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