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红舞”的手段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7-08-15 15:17:42 字数:5833 阅读进度:96/370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意却是冷冷一笑,放低声音道:“那你会在生死兄弟来访的时候,备下那么多的暗手吗。”

一句话将黄老大堵在了原地,杨意见状依然接着道:“所以,他早有准备,说这事跟他没关系,你觉得可能嘛。”

见自家大哥被堵得说不出话来,黄世仁心中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快意,毕竟黄老大刚刚的行为还真有几分伤人啊。

黄老大此时也不再多言,坐在墙角沉默了下来。

欧阳正见状,方才开口:“接下来,你计划怎么做。”

“先待在这里养精蓄锐,便是有什么动作,也得等到晚上。”

欧阳正点了点头,这么明显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众人当下都安静了起来,杨改忙从玉佩中取出吃食来,递给了众人,不想这一幕恰好被下来查看的瘦猴看在了眼里,眼珠子一转,又悄悄的退了回去。

当然瘦猴的举动自然瞒不过众人,只作不知道罢了。杨意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饵已经撒出去了,只等鱼儿上钩了。

果然,晚上的时候,众人便察觉出外面的守卫都被调走了,显然瘦猴想要吃“独食”。

不一会便见瘦猴昂首挺胸的走了下来,傲然道:“将神器交出来。”

闻言,众人俱是一声冷笑,阿三先忍不住讽刺道:“我们哪里来的神器,你肯定误会了。”

“少废话,猴爷我都看见了,识相的赶快将东西拿出来,猴爷高兴了还能留你们条活路,要不然,呵呵。”

“我要是偏不说呢。”黄老大此时也恼怒了起来,被以往一个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人,这么大剌剌的威胁,简直是羞辱,即使这冲的不是他,黄老大也受不了。

见发话的是黄老大,瘦猴假意一笑,“呦,这不是黄帮主吗,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到您老在那里,您老住的舒不舒服,要不要小的给你添置些东西。”

黄老大只是冷冷的坐着,下一秒却觉得有东西飞了过来,忙闪身一避,只听哐的一声,一块石头直直的砸在了身后的墙上,只看那力度,便知定是下了狠手的,黄老大眼中已经聚集起了风暴,偏偏瘦猴还丝毫不知的挑衅道:“呸,还真把自个当盘菜了,也不看看,你现在在那里待着。往日里你来,是我们头的座上宾,我瘦猴只有奉承你的,可如今,你一个阶下囚,还想让老子毕恭毕敬的伺候你,脑子没坏吧。”

“你”黄老大只被气了个半死。

偏偏瘦猴还嫌不够似的,接着道:“你什么你,在敢冲猴爷我瞪眼睛,小心我用泔水伺候你。”

黄老大闻言简直怒到了极点,当下便作势要站起来,却马上被欧阳正一把给拉住了,杨改凑次机会忙道:“要命一条,要神器没有。”

瘦猴闻言,浑身阴冷不已,慢悠悠的从鞋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来,杨改淡淡一笑道:“千万别拿这玩意吓唬我,你也吓唬不了,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奴才,这里的事,你做不得主,也做不了主,就算我真要将神器拿出来,也会交给你的主子,交给你,简直就是笑话。”

被如此赤裸裸的鄙视,瘦猴哪里忍得住,随手将一旁的长枪拿了过来,对着几人就扎了过去,一瞬间,杨意飞身而起,一把将枪头抓在手中,使劲一拽,在瘦猴不受控制的跟了过来时,一把将瘦猴的脖子攥在了手中。

右手使劲拍了拍瘦猴的脸颊道:“现在我能好好问话了吧。”

窒息感消散了些,瘦猴忙深吸了两口气,方才道:“你们真的想死吗,都这时候还敢动手。”

淡淡一笑,杨意的手略紧了紧,望着瘦猴青白的脸色,这才又松了松道:“我们想不想死,先不说,倒是你,想活还是想死,想清楚了吗。”

见杨意真有杀了他的意思,瘦猴忙提醒道;“这里可是楚家庄。”

杨意的回答便是捂着瘦猴的嘴,一刀照着瘦猴的肩膀插了进去,瘦猴只痛的双目圆睁,却丝毫挣脱不出来,此时杨意方道:“是楚家庄又如何,真以为我怕不成。”

瘦猴此时浑身已经颤抖了起来,眼中此时哪还有原本的高傲,只剩下了深深的恐惧。

双眼哀求的望着杨意。

杨意冷冷一笑,将人推倒在了地上,刀也顺势被拔了出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见瘦猴作势预喊,杨意直接将手中的刀扔了过去,只见那刀直直的擦着瘦猴的脸颊飞了过去,“叮”的一声,剑身全部没入了墙壁中。

瘦猴整个人顺势瘫软了下来,杨意这时方才冷冷的道:“你要是不怕死,就喊吧,我保证下一刀会准确扎在你脖子上。”

瘦猴身子往后缩了缩,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可置信的望了几人一眼道:“你们怎么会没事,现在你们应该……”

“应该动惮不得是吧,也对我们若是活蹦乱跳的你也不敢就这么进来。”

不屑一笑,杨改又接口道:“不过连我们的本事都不知道就敢来逞威风,你到底是有多蠢。”

瘦猴此时也明白过来,自己这次算是栽了,老实的坐了下来,将衣服一扯,用力的将伤口扎了起来,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待确定伤口不再渗血,瘦猴这才问道:“你们想知道我们头到底有没有抓你们找的那人吧。”

掩藏好心中的情绪,杨意方道:“知道便好,现在可以说了。”

“呵,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告诉你们,我瘦猴虽贪,却也不是个不讲义气之人,我们头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性命,出卖他。”

这话一出,只让杨改等人恼怒不已,杨意几个却是露出了笑容,嘲讽道:“多谢你的告知了,既然知道紫韵是楚天歌给抓起来的,那我也不必在这个地方再待着了。”

“我什么时候。”瘦猴刚说了五个字,便被杨意踢起一块石头给砸晕了过去,一脚将牢门踢了开来,杨意静等太阳落下,等时间差不多了,便往外冲了出去。

却在出门的那一刹那,见无数的火把,将院落照的透亮,一位年月四十岁左右的青衣男子,正坐在椅子上,一派不屑模样。

黄老大眉头一皱,只在杨意耳边道:“小心些,这人才是背后的大人物,楚兄弟……”见杨意望过来的冷然,黄老大忙改口道:“我是说楚天歌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与他脱不了干系。”

“黄家兄弟,你们两个这是确定要跟我作对了,不是我说,你们和天歌两个也算志同道合,干嘛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主子,翻了脸,还有,你们也算一方的霸主,难道就真能忍受被人平白压上一头。”

“牛叔,这话说的,自古以来,背靠大树好乘凉,虽然我们不喜欢被人压上一头,但那也要分什么人,我们这个主子不是我说,那真是神通广大的很,跟在他后面,我觉得比自己混要有出息的多。前程更要宽广的多。您说我这主人万一以后一统此间了,我作为元老,岂不是比今日这景田帮的帮主要风光许多。”

牛叔闻言,以一种看傻帽的神情,望着黄老大道:“你脑子没病吧,你那个主子要真有那么厉害,还会被抓来。”

“什么,她真被你们抓来了。”

这话问出,牛叔身边一人便忙道:“牛叔,头不是这么吩咐的。”

随手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见开口之人立马跪在了地上,牛叔这才喝道:“说了又怎么样,有老夫在,难不成他们还能做什么不成,况且天歌之所以不说,不过是顾虑着和他们的情谊,既然如今这份情谊都不在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况且那毛丫头早被送走了,这会子抽筋扒骨都不一定了呢。”

杨意闻言一惊,“什么,已经送走了,送哪里去了。”

牛叔根本就没有回应的意思,见此情景,杨意等人再不留手,下毒,暗器,各种手段不计后果的往外出,不一会,只见站着的便只有牛叔一个。

牛叔此时方才正视起杨意等人来,双手在背后交握成拳不由的颤抖着,试探的道:“诸位什么来头。”

“与你有何关系,快说,人被你们送到哪里去了,若不然,我今天便屠了你楚家庄满门。”

“你”牛叔心中一惊,伸手一挥,只见一阵烟雾顿时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对视了一眼,杨意与欧阳正两人忙追了上去。

一路跟来了一个院子里,一眼便见一红衣女子边歌边舞,便连明月都成了陪衬,舞姿曼妙,身子飘渺,若二人心中不是早已被紫韵占据了,只怕此时都要被迷了心窍,不过此时吗,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出手,将人给擒在了手中。

楚天歌刚进院子便见,红舞被人擒进了手中,心中一痛,刚要上前,杨意的手指猛然收紧,红舞的眼泪,便忍不住落了下来。

楚天歌忙心疼的道:“别伤了她。”

杨意的手略松了松,“想让我松手容易的很,将紫韵给我带回来,我便放了他,不然的话,可就只有让她香消玉殒了。”

闻听此言,楚天歌气极道:“你们这样干也算男人吗,有种和我大打一场,欺负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这个问题得问你啊,毕竟先动手的可是你,而且手段下作又如何,管用就行,你的回答呢,事先声明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美人垂泪,滴滴滴入了楚天歌的心上,化为浓烈的毒药,只让楚天歌心口生疼。

就在此时,红舞缓缓开口道:“楚大哥,不用管红舞,别让红舞成为你的绊脚石,你多保重,红舞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

话音刚落,便作势用力对自己的舌头咬了下去,楚天歌忙喊“不要”心脏都要停摆了,好在杨意眼明手快的将红舞的下巴给卸了下来,又扭头望着楚天歌道:“你可考虑好了”。

楚天歌满目阴狠的望着杨意,杀气恍若实质般的冲着杨意逼了过去,“我要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正好,我如今对你也是这种心情呢,人在哪里。”

“你先将人放开,我带你们去。”

杨意闻言双手一松,却在楚天歌松口气的刹那,将一物塞进了红舞的口中。

一秒过后,红舞双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楚天歌,忙跑了过来,将人搂进了怀中,感觉红舞越来越弱的呼吸,楚天歌恨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放心要不了她的命的,不过七天后就不一定了,毕竟人七天不吃不喝的后果,你比我清楚不是吗。”

“你”

杨意才不管楚天歌什么神情,只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楚天歌大喝道:“我将人放下,自然便会带路。”

将红舞安置妥当,楚天歌这才道:“让我带你们去也行,只那人十分厉害,七日怕是回不来,我希望你将解药托付给人,免的红舞无端受累。”

杨意冷冷一笑,“放心,不会让你陪着进去的,带到了地点,你带着解药回来就是,只是你要记住,最好不要耍花样,我们能毒倒她第一次,就不愁第二次。”

“那也得你们有命回来,不怕告诉你们,能逼得我动手,那人就不是一般人,我只希望你们最好拼的同归于尽,最不济也要让她们死个干净,要不然我们就永无宁日了。”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如此,我绝不会留下对紫韵有威胁之人。”

楚天歌“希望如此。”

话落楚天歌将一个泛着香气的木球递了过去,方才开口道:“将这玩意拿好,能帮你避过许多毒虫的。”话毕,见杨意怀疑的望了过来,楚天歌冷笑道:“放心,便是为了红舞我也不会现在对你们下好手,毕竟解药还在你们手里不是。”

听了这话,杨意方才将木球接了过来,并没有放在玉佩中,只是在腰间挂着,淡淡的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楚天歌这次并没有再说什么,见杨意将解药留下便带着人上了车,足足走了两天一夜,方才在天黑之前,到达了目的地,望着眼前被绿植覆盖的山洞,众人都是一惊,唯有楚天歌习以为常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了吧,这样的人以红舞相威胁,我还有其他的路可走吗。”

二人一时语塞,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许久,杨意方才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便先回去吧,我们自己往里走。”

这本就是楚天歌的打算,此时自然不会矫情,扭身便走。

欧阳正轻叹口气,对着杨意道:“我说你不会凑这次的功夫将我给灭了吧。”

杨意冷冷一笑,“我要灭你,还需要凑着功夫吗,随时都可以。”

说罢,扭身便走进了山洞,三五步间,便见山洞猛然矮小了起来,竟只容一人爬过。

两人小心的将防身之物,抓在手中,慢慢的爬了过去,睁开眼的刹那,两人俱是瞳孔一缩,不为别的,只因为那坐在椅子上的分明是刚刚的红舞无疑。

望着两人惊讶的模样,红舞脸上闪过一抹魅惑的笑意,“怎么,刚刚分手便不认识了。”

“你怎么会。”话音一顿,杨意恨道:“楚天歌耍了我们。”

嗤笑一声,“你们还真是没有脑子,难道此时还不明白,是我将你们一块耍了。”

右手一挥,红舞换了个姿势,“你们不是想救人吗,我只想告诉你们,想救她别做梦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紫韵与你无冤无仇,你何必为难她。”

“无冤无仇,哈,这话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你又不是她怎么知道我们无冤无仇,况且你们以为她是谁。”

“紫韵是谁并不重要,识相的将紫韵放出来,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红舞不屑一笑,歪着身子,一派傲然之色。

知道再拖下去,只怕紫韵真的危险了,杨意挥剑便对着红舞攻了过去,却见剑尖,竟被其两指夹在了手中,另一只手轻轻一弹,杨意只觉一股大力袭来,胸口一痛,顿时飞了出去。

欧阳正忙上前想要将人抓住,不想连同他一起撞在了墙上,咔擦一声,肋骨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二人一口血喷出,忙将紫韵给的药丸服了进去,感觉身子一阵清爽,这才松了口气。

轻轻嗅了嗅药丸的香气,红舞在心中药材分辨了一下,顿时冷哼道:“她对你们倒是情深义重,这药丸子的确在这种鬼地方也算是难得了。”

到了此时若二人还察觉不出问题,那他们以往的训练就就算是白训了,杨意当下便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哈,你们当然不知道,说起来,若你们有人能娶了她,应该叫我一声姐姐才是。”红舞说着话,神色却是一派的轻松,

“不可能,紫韵的家人我都认识,绝不会有你这么一个姐姐。”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公告:UPU小说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