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再来一计

小说: 随身空间异世行 作者: 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7-08-15 15:17:38 字数:4614 阅读进度:83/384

越说越恨,黄世仁舍了杨改等人,直接对着豆萁攻了过去,豆萁是什么水准,若被其拍实了,只怕早没命了,杨改等人忙去帮忙,将黄世仁给拦了下来,黄世仁扭头望向众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我是代帮主,这景田帮里有什么是我做不了主的,,我要活剐了他们。”

可惜,显然豆萁的威望更高些,一时竟没有人敢动,就是黄世仁的死忠,有心想,也顾忌往日豆萁的冷,一时有些踌躇了起来。

这番作为,简直就是彻彻底底的打脸了,黄世仁如何能忍,回身,一下子便将身边之人扎了个对穿,冷声怒道:“你们若还站着不动,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下子,可由不得他们多想了,咬了咬牙,现在死和一会死,众人自然知道怎么选,忙攻了去,杨改等人见状也是临危不惧,死死的将豆萁给护在了后面。

而此时豆萁眼中已酝酿出了风暴,将手臂高举,对天一放,只见一股烟火过后,一群人瞬间将这里包围了起来,与刚刚那些人一样,他们虽听命与豆萁,但黄世仁如今到底是代帮主,这万一得罪死了,以后可在帮里不好混,遂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前的意思。

豆萁也不是傻的,只指着攻来的那些手下道:“将这些人给我拿下,先关到戒律堂去,请示过帮主后,再行惩罚。你们也退下吧。”

众人忙松了口气,退了下去,豆萁冷冷道扫了杨改等人一眼,这才将视线转向黄世仁道:“二爷,你真是个蠢货。”

说罢,也不理此时黄世仁的神情,转身便走。

杨改等人忙挡在要冲过去的黄世仁身前,阿四更是道:“依我说,豆总管说你是个蠢货那还真没错,也不看看你自己到底什么处境,一心要耍威风,瞧瞧这下可是丢人丢大了,你这个代帮主光有名义没有实权有什么用,还不是处处受人制约,要我说,索性将位置让出来,还落个让贤的名声,这么个摆设当着有什么意思。”

阿二亦是跟着扎刀道:“我要是你啊,才不去丢这脸呢。”

几句话便让黄世仁胸中的怒火越烧越旺,扭身便走,阿四忙道:“我说代帮主,你该不会去找黄帮主诉苦,让他给你撑腰吧,我若是黄帮主听了这话,只怕就要恨不得没你这个弟弟了,名义给了你,你自己没本事坐稳,还配当他的弟弟吗。”

听了这话,黄世仁脚步一转,走到了杨改几人身前,目含阴狠的道:“别以为那个什么阿五还是阿六的爬了我大哥的床,你们就真拿自己当回事了,告诉你,在我大哥眼里,女人不过是个玩物,瞧着吧,不出一个月,我大哥也就玩腻了,到时候我跟大哥要过来玩玩,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手段了。”

阿四几人闻言,忙死死的将杨改给压在了原地,这才对着黄世仁道:“若这话能安慰你的话,你就说吧。左右我们也不会少一块肉不是,你自个的事可要想清楚了。”

又冷冷的望了几人一眼,黄世仁转身便走。

阿四这才扭身对着杨改道:“大哥,你这么多年的休养都去哪里了,他不过多几句嘴,难不成阿五就真的这么做了不成,你这样沉不住气,怎么办好主子交代的事,况且咱们这么多年,什么话没听过,什么苦没受过,你……”

杨改挣脱几人的手,站直身子,略微将自己整理一番,这才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阿四咱们走,这边的火点了,咱们再去豆萁那边坐坐。”

几人闻言,忙跟了去。

此时,紫韵笑坐在椅子,轻唤道:“小白”

刹那间只见一道白光闪过,紫韵的手,便多了一个白色的镯子。

黄老大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告诫自己,那绝对是他惹不起的,果然,便听紫韵轻唤道:“小白,出来给黄老大见见,人家可是有一件神兵利器说说要收了你呢。”

话音刚落,便见小白身子猛然拉长,到了一米左右后才沉在了地,不屑的望着黄老大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大言不惭收了我,信不信老子一口吞了你。”说罢,顿时变为三米大口,冲着黄老大便飞了过去,只见黄老大顿时便晕了过去。

小白这才便会手镯,缠在紫韵身道:“主子你也瞧见了,这人也恁没用了,你想要收服这个帮派,何必这么麻烦,一句话,小白我帮你办的妥妥的。”

歪着脑袋,紫韵笑道:“那还有什么趣,若真要武力解决,你该不会认为我不如你把。”

小白闻言,谄媚的蹭了蹭紫韵的胳膊,便不停的绕着紫韵的胳膊绕起了圈圈,痒痒的感觉只让紫韵忍不住会心一笑,食指轻戳小白的额头道:“行了,行了,你都这样无耻卖萌了,我便饶了你这一次了,但是下一次可就……”

小白闻言,脑袋微抬道:“绝不会有了。”

一旁的阿五无言的望着一人一兽,默默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

换来二人俱是一瞥,阿五忙尴尬一笑。

紫韵和小白便收回了视线,紫韵忙又问起杨意二人的情况。

紫韵当下便从小白的脸看出了一抹无奈的神情,眉毛一挑,好笑的道:“怎么,他们二人有什么不对。”

整个身子懒洋洋的扒着紫韵的胳膊,小白无语的道:“别提了,果然是愚蠢的凡人,整日里的打打杀杀,争高论低,主子,你赶快将他们两个给踹了吧,不然若以后咱们回去,只够给您丢脸的了。”

原本阿五还乖巧的听着,半句不成插口,听了这句话,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忙道:“喂,你们妖兽懂什么,圣子大人和少教主哪里不好了,里面随便挑一个,那就是天大的福分了,你不说要主子珍惜,反而在这里挑拨离间到底是何居心,要知道他们两个可以说是顶尖的了,错过了他们,再想找一个,可就难了。”

嗤笑一声,小白又变为三米巨头冲着阿五飞了过去,若不是阿五知道有主子在,小白是绝不可能真的吞了他的,挡不住此时早就晕倒在地了,不过虽未晕倒,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张脸苍白无比,拖着墙这才稳住了身子,紧闭着眼睛道:“你吃了我,我也要说,我不能看着你毁了主子一生的幸福。”

“哈,你这女人倒是会说,什么叫做顶尖了,你一个凡人知道什么,就他们这样的,给我主子提鞋都不配,我们主子一个洗脚婢,就不知道甩他们多远。”

听了这话,阿五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主子不是王家的姑娘吗,小时候也是吃苦长大的,主子用过洗脚婢吗。”

见说漏了嘴,小白都不敢回头看紫韵的神色,忙将嘴先变了回来,轻咳一声补救道:“我的意思是说,这是比喻,比喻你懂吗。”

“哦”轻硬了一声,就在阿五还想再问的时候,紫韵笑道:“说正事要紧,小白,你先回去,将他们两个调教好了,然后等我消息,时机到了,按计划行事。”

小白点了点头,便飞身离开了景田帮。

紫韵这才一杯水泼在了黄老大的脸,见其转醒,这才道:“黄老大,若就这点胆量,我玩的可就没趣了。”

此时的黄老大与往日里很是不同,若是平日便是瘫软在地,眼中也带着几分不服,可这次,黄老大显然是真的吓着了,眼神到此时还有几分呆滞,见状,紫韵伸手一挥,见其眼神清明了些,这才又问道:“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黄老大眼中闪过一抹惊恐,许久才道:“你到底是哪里出来的老家伙,别装了,想要我的景田帮你只管开口,拿去便是了,何必这样苦苦戏耍。”越说越委屈,若不是到底顾忌自己的身份,想保留最后一分颜面,只怕黄老大此时都要哭出来了。你说,你老人家想要什么一句话就是了,偏装作个小丫头,让自己往坑里跳,这不是耍人玩吗。

这时候紫韵却是明白黄老大话里的意思了,右手支着下巴,一脸好笑的道:“你以为我多大。”见其愣住,紫韵笑着道:“不瞒你说,我真不是你口中的老家伙,我先前与你说的也没有红骗你,这具身子的确才六岁。你若不信待日后,只管让人去查,看看这紫韵是不是几年前被生出来的,不瞒你说,紫韵亲人俱全,没什么好隐瞒的。”

这话一出黄老大却是呆了,只望着紫韵道:“莫非你是哪位大能投胎。”

又摇了摇头,毕竟她是半路身,也最多算是借尸还魂吧。又望着黄老大一脸蒙圈的神色不由笑了出来,转身便往屋内走。

黄老大忙道:“等一下,我景田帮愿意归附与你,你让那几个人去办的事是不是能停止了。”

紫韵闻言扭身言道:“自然不能,我还想凑此机会看看谁是可用之人呢。”说罢便与阿五进了屋子。

待黄老大神色一僵还想开口时,却发现再次没了声音,心中不由暗暗叫苦,“无论你们想做什么我都配合还不行吗,根本没必要再这样对我啊。”

而这时的阿五见紫韵突然间笑了笑,不由好奇的问道:“主子,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摇了摇头,紫韵笑着道:“没什么,对了,一会你去将杨改他们的屋子准备好,记得挑好的。

阿五点了点头,紫韵便盘膝坐在床,双眼也闭了起来。

阿五见状,忙退了出去,来到了一边的内室,颐指气使的道:“去给我准备四个屋子,捡最好的,好用来安排今天的客人。”

桃红笑了笑刚要开口,就见一旁的嫣红重重的将手中的茶壶给放了下来,一脸冷傲的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倒来命令起我们来了,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听了这话,阿五脸的笑容顿时消散了个干净,斜睨了嫣红一眼,便道:“我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过是个婢女怎么敢对我这么说话,景田帮的规矩就这松散,看来我该和主……”意识到说错了话,阿五忙改道:“该和黄大哥说说看了。”

这话才是真得扎在了嫣红的心,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拿起着桌的茶壶冲着阿五扔了过去,阿五虽躲了过去,只桃红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顿时被滚烫的茶水给落了一身,一声惊叫,只将外面的守卫都给惊了进来,一见桃红这样,为首的桃枝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立马拔刀便对着阿五攻了过去,阿五赶忙躲避,见其不仅没有收手反而步步紧逼,当下再不留手,藤蔓一出将人给捆了结实,随手一扔怒道:“你丫是不是有病,干吗对我动手。”

随其进来的招儿忙道:“姑娘你别生气,这桃红是桃枝的妹妹,桃枝这是见你伤了他妹妹这才下手的,你便饶了他吧。”

阿五冷哼一声,“你这话说得好笑,他妹妹受了伤与我有什么关系,冲我动手,还让我饶了他,真是好笑。”

招儿一时词穷,“这屋子里除了你,都是帮里的老人了,难不成还能是别人下的手不成。”这话招儿虽没有说出口,可那心思太直白了些,全都露在脸了。

阿五冷笑一声,刚要动作,便觉身后冷风袭来,忙翻身向后一跃,这次再无留手,一下子便见了红,就在又甩第二次的时候,只见被捆的结实的桃枝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挡在了嫣红的身前,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桃红见状,当下便给气炸了,厉声怒道:“哥,你怎么能帮嫣红,他将我害成这样,你怎么能帮他。”

桃枝闻言,一口血喷了出来,忙道:“桃红,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嫣红一向乖巧,哪里会做这种事,是不是谁陷害她,你别怕,哥哥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说这话的时候,桃枝的恨恨的盯着阿五。(#)《随身空间异世行》仅代表作者猪头的老公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