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无功而返

小说: 神界修炼日常 作者: 山水画中游 更新时间:2019-02-10 12:29:47 字数:2203 阅读进度:325/571

姬宇朝徐若光比了一个“明白”的手势,便潇洒的出门了。

徐若光、顾绣和彭昌争又回了原来的客栈,一个时辰后徐若光接到姬宇的传讯,“姬宇让我们去项家所在的巷子,他已经见过他表兄了,他表兄和大姨都表示愿意帮忙。”

顾绣松了一口气,三人又赶到项家所在的同心巷,在巷子口遇到了姬宇和他表兄荆棘,一看到他们三人,姬宇忙带着他表兄迎了上来。

“若光、顾道友、彭道友,这位就是我表兄荆棘。”姬宇向三人介绍道。

顾绣原本以为荆棘是一个身形相貌和薛山相似的人,像一座山一般的大块头,可是现在看到荆棘,她发现他是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散神期男修,二十来岁的模样,听到姬宇向徐若光三人介绍自己,忙上前向徐若光行礼,“徐前辈,”又颇为客气的和顾绣彭昌争打招呼,“彭道友、顾道友,你们是广岳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在这繁城,以后若是诸位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我在繁城,那都不是问题。”

最后几句话说的颇为豪爽,倒让顾绣觉得和之前徐若光口中那个因为姬宇继母说了几句阴阳怪气的话,就一怒之下烧了她的头发的暴躁……嗯……豪爽男子有几分相像。

姬宇解释道:“其实我大姨本来想亲自过来的,可是和她交好的是荆家三夫人,只是荆三夫人也被月前的那场大乱波及了,现在正在闭关疗伤。

所以我大姨即使想要去项家拜访,也找不到好借口,好在荆棘表兄和项家三夫人的长子项家五少项回交好,所以荆棘表兄带我们去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带我们进项家。”

顾绣忙向荆棘拱了拱手道:“多谢荆道友了。”

荆棘摆摆手道:“能不能帮的上忙还很难说,项家现在门户很严,我之前想要传讯给项回,结果传讯符在外面,就被项家的护宅大阵挡回来了。”

听到荆棘这话,顾绣心里咯噔一下,她忽然觉得这次去项家拜访不会那么顺利的。

不过,无论如何,顾绣还是很诚恳的向姬宇和荆棘道了谢,“荆道友,无论能不能成功进项家,都感谢你这次帮忙。”

一行五人去了项家,项家大门紧闭,门外连守门的小厮都没有,只是大门和围墙上都有神息光罩,显然布置了极为严密的防御阵法。

荆棘并没有上前敲门,而是拿出一块玉牌,对着玉牌连敲了三下。

荆棘的手敲响玉牌的同时,项家的朱红大门也随之响起“咚咚咚”声,片刻后,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凝息后期的男修探出门来,看到站在大门口外的荆棘,问候道:“荆三少爷?您来是找我们五少爷的?”

荆棘点头,问道:“项四,项回在府里吗?”

那凝息后期修士为难道:“在倒是在,只不过老祖和家主都命令五少不能见客,所以荆三少爷,实在不好意思,晚辈不能让您进来,您若是有什么要事,晚辈可以帮着转达……”

“你们老祖和家主就只是限制项回不能见客?”不等那凝息后期修士说完,荆棘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不只是五少爷,是三爷一家,老祖和家主命令三爷一家这段时间都不能见客,更不能带人回府里,他们自己也不能出去。”那凝息后期修士答道。

“这一段时间是致指多长时间?”荆棘又问道。

凝息后期的项四摇摇头,“晚辈不知,老祖和家主并没有明说,晚辈想着等老祖伤势完全痊愈之后,三爷一家应该可以自由出入了。”

“那你们老祖的伤势大概何时能够完全痊愈?”荆棘又问道。

听到荆棘问这话,项四连连摇头,“这个晚辈哪里知晓,老祖的伤势不是晚辈可以过问的。”

荆棘点头,对他这个回答倒也不意外,随手甩了一个小储物袋打赏项四,项四用神识一探,发现里面有百来颗金珠,顿时眉开眼笑的道谢,“多谢荆三少爷的赏!”

离开项家后,顾绣一筹莫展,项家如今如此严密的防守,她想要从中救出顾淑,简直难上加难。

荆棘道:“广岳、若光前辈,不如先去我家,和我母亲商量一下,或许她有办法也未可知。”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一行人又去了荆家,姬宇的大姨,荆家二夫人岳其瑶,乃是一位散神后期修士,中年妇人模样,相貌普通,神情严肃,即使看到她的亲生儿子,她的神色也没有缓和多少。

倒是看到姬宇,她神色一缓,还露出一抹笑,对姬宇招招手道:“广岳,到大姨这里来,让大姨看看,这百来年有没有什么变化?”

姬宇笑嘻嘻的凑上前来,“大姨,我有没有变化我不知道,大姨倒是有天大的变化。”

“哦,大姨哪里变了?”岳其瑶问道。

“大姨变的我都快不认识了,越变越年轻,看起来像荆棘表兄的妹妹。”姬宇嘴甜的奉承道。

徐若光顾绣彭昌争奇怪的看了姬宇一眼,他们不知道姬宇还有这样的一面,荆棘却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早已习惯他母亲每每在见到姬宇的时候,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就会融化的事实。

岳其瑶噗嗤一声笑,抬手佯作要打他,“你这个滑头的,从小就嘴甜。”

“大姨,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姬宇终于说到正题了。

岳其瑶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荆棘,了然的问道:“项家没让你们进去?”

荆棘点头,“项四说,项德海在闭关之前,下了命令,项家三房人在这段时间既不能出府门,也不能带人进家门。”

岳其瑶点头,“我就猜到会这样。”

姬宇惊讶:“大姨,那项德海为何只命令项家三房,其它房头就没事了?”

“因为项家三房是唯一所有人都没有用炉鼎修炼的一房,所以……”

“所以项家人这是在防着三房了?”姬宇顿时明白了那项家老祖为何只对三房人下这个命令,这是不能和光同尘,便其心必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