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暴雨狂風 揉破嫩草搗碎嬌花 (四)

小说: 书剑恩丑录后传 作者: capslock666 更新时间:2015-05-11 00:47:47 字数:5414 阅读进度:8/10

顧友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土塊,道:「他媽的,這賤人還真厲害,稍一不留神也不行!」說完,轉向眾人道:「好了!大伙問的事老叔已經同意了!兩個女人大伙都可以隨便玩……」說未說完,眾人己爆出一陣狂野的歡呼聲。

好不容易等眾人稍為安靜下來,顧友才指著李沅芷道:「這個女人可是個大名鼎鼎的俠女,現在已經是你們的了,有興趣的可以留下隨便玩!想先玩香香公主的人,可以跟我過來!」說完,轉身向營帳那邊走去。

香香公主魅力驚人,在場的二十多人之中,跟著顧友去的倒有大半,只有八個人留了下來。然而,這對李沅芷來說,卻並不是什麼幸運的事,因為留下來的這八人,都是難耐得非要馬上解決不可的、飢渴之極的人……。

果不然,人群還未走開,那八人己甚有默契地、同一時間開始脫衣,其動作之快和急、其神情之緊張和嚴重,直如是正在進行著一場關乎生死的比鬥一般……。

看著興沖沖地走開的那十幾人,李沅芷一顆心頓時沉到了谷底,不知香香公主能不能支持到哈、顧二人出手的那個時候……。

「不行,我要盡快把那些人吸引回來才行,只是……該什麼做才行呢?……要拼命掙扎嗎?……不行!那樣支持不了多久的。……還是……,不行!……我怎能像駱冰那個淫婦那樣亂叫?但是……如果不那麼做,又如何能把那些人吸引過來?」李沅芷既矛盾又悲哀地想著。

沒等她想太多,其中一人己率先脫完身上的衣物。最後一件衣物還未離手,那人己第一時間的跳跪到李沅芷兩腿之間。這時,李沅芷身上的袍子早己在剛才的糾纏中被弄走了,廋怯怯的身子上赤裸裸沒有一絲半縷的遮羞,事實上,在決定了要為香香公主作出犧牲以後,遮羞物對她來說,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沒有任何的前奏,沒有多餘的動作,那人左手撈住李沅芷的纖腰托起,右手扶著**,便要把牠塞進她的玉洞……。這時,李沅芷雖暫時未能放得下開口浪叫和挺身相就的臉皮,但對要承受眾人姦辱一事己有所認定,所以那人雖然來勢洶洶,她卻仍不閃不避、不掙不拒地任憑所為……。

然而,也不知是那人的姿勢不對,還是亢奮的情緒得令他的身體和雙手無法協調,雖然李沅芷已是敞開大門,一付任君採擷的樣子,但**臨門數次,卻湊來湊去總是弄進不去……。

到了這個時候,李沅芷也豁出去了,暗嘆一聲,暗自挪動纖腰、挺臀相就……。有了李沅芷的暗中支持,那人的動作頓時順暢了起來,手一抺、腰一挺,「吱」的一聲暗響,**便挺進了她的玉洞之內……。

那人的**既不夠粗、也不夠長,而李沅芷的玉洞內又有哈合台和顧友餘精的潤滑,所以這一下的突入對她肉體的剌激不算強烈,然而戲既然己開頭,無論多麼難受羞人,也要繼續演下去,否則之前的犧牲便毫無價值了……。

「呃!」李沅芷順勢地輕哼出聲,帶著三分的無奈、七分的悲哀……。

那人是曾經圍攻李沅芷的那十數人之一,深知她的厲害,見這個厲害無比的俠女被自己這一下操得失聲哼了出來,心裡的慾火和征服感頓時昇到頂點,興奮地叫道:「怎麼樣,這一下操得妳爽吧!」說著拉開架勢,一抽一送間,又來了一記直至沒柄的剌戮……。

李沅芷的心被那人得了便宜還要賣乖的話激得懣憤之極,待要發作卻又不能,唯有「啊」的一聲,順勢叫出來……。

心裡的懣憤連著千分的無奈和萬分不甘心順口而出,這一下的叫聲出奇的大,連己走近那邊帳篷的人,也被引得好奇回望……。

「好!」「嘿!」「瘋狗!操得好!」「瘋狗!幹得好!」「操!」「瘋狗!你他媽的好樣的!」「他媽的,叫這娘兒知道厲害!」旁觀的眾人不知就裡,情緒頓時被鼓起,一時間起哄聲大作,逗得那些己到了帳篷那邊的人好奇不己……。

李沅芷溫潤柔嫩的肉體和眾人的鼓動,把那個叫瘋狗的傢伙的情緒帶上了頂峰,他裂嘴狂笑了起來,一面用力地抽送著**、一面使勁地揉弄她那雙嬌嫩的美乳……。

李沅芷瞇眼從眾人腿間看去,見那邊己有數人轉到帳篷後面,自知時間不多,一時間也顧不上羞恥了,心裡暗叫一聲:「罷了!」俏臉上裝出快受不了的表情,小嘴哼吟著,玉穴卻暗中使力,輕夾著那人的**……。

*********十餘人緊跟著顧友入帳,只見那個絕世美女正一動不動地躺在帳中,俏臉側向一旁,身上只蓋著一塊薄布。走得近前,只見她雙眼緊閉,正自昏迷未醒,但猶是如此,她的美貌仍是震人心弦,當先一人顫著手,輕輕地拉開了蓋在她身上的布……。

正如所料的,那一直在他心頭徘徊不去的美麗景像又再重現眼前,他不由自主地、艱難地移動著眼珠,從上往下看去:那細細的脖子、那鼓挺的雙乳、那兩顆細細的蓓蕾,那雪白如乳的肌膚、那高挺的腹部……,他還想看下去,但他已無法看下去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讓他不可能忍得住的景像──一叢泛著晶光的細毛,輕躺在一條微開的口子上,而那條口子的邊上,有一片亮亮的水跡……。

「啊!」那人呻吟一聲,毫無先兆地,竟然洩了出來……。

看著那人早洩的**不斷地落在香香公主的身上,旁邊的眾人出奇地沒有取笑他,或許他們都認為那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突然,眾人不約而同動了起來,心裡似乎都懷著同一個念頭:「他媽的!要嘛不射,要射就得射在這美女的身體裡……」

幾乎是一瞬間,香香公主已被人從地下抬了起來,當中一人位置有利,一手撈起香香公主的一條大腿,只跨前半步,「吱」的一聲暗響,**己嵌入香香公主那迷人的香穴之中……。然而不待他抽送一下,幾隻手同時搭住了他的身子往後拉……「噗」的一聲暗響,那根**在香香公主的香穴內停留了還不到一彈指的時間便己被拔出,隨著牠的老大一起向後倒去……。

隨即,另一個人搶佔了剛才那人的位置,然而這人比剛才那人更慘,**才剛臨門,還沒進去便己被人拉開……。

再一次,另一人進佔位置,這一次,這個人比較聰明,抱住香香公主後不忙插入,而是硬生生地向右猛翻……,剎那間,那人躺到了地上,而香香公主則俯臥在他的身上……。那人既無後顧之憂,頓時輕鬆了起來,向眾人叫道:「大家一個一個地來,不要爭先,要不然誰都幹不了!」一面說著,身下卻沒放鬆,一手扶棒、一手定住香香公主的身子,腰部只一挺,便把**送入香香公主的香穴之中……。

眾人如夢初醒,其中一人反應比較快,道:「對,一個一個來嘛,又不是趕時間!」口裡說著,己搶到香香公主身後,掰開她那兩片雪白的臀肉,挺著**便要往裡擠……。

眼看著那人挺著**往香香公主的後庭剌入,她的肚子在上下兩人的擠壓下開始變形,而另一人也跪到了她的前面,捏開了她的牙關要把**塞進她的嘴裡,哈合台和顧友只覺嘴裡發苦……。幸好,這時李沅芷那邊己經變得很熱鬧,也引起了帳裡大部份人的注意,並有人走出帳外去看是什麼事……。

*********在經歷了常氏兄弟無數次的挑逗和姦弄後,李沅芷無可避免地知道了一些性愛的技巧和知識,也明白自己身體的誘人之處在哪裡,配上她的美麗,如果有心要讓人早早洩出的話,就是常氏兄弟這樣的老手,一個不察之下,恐怕也要著了道兒,何況是這麼一個從沒受用過像她這般的美麗俠女的粗鄙馬賊?頓時間,那幸運的傢伙被夾得魂飛魄散、神思渺渺,只抽送了三、四十下,便己一敗塗地,狂吼一聲之後,**狂噴而出……。

二人的活春宮令圍觀的人看得口乾舌燥,尤其是李沅芷那付受不了似的表情,更是令眾人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不待那人一口氣喘定,急不及待的眾人己把他硬硬生地從李沅芷身上拉了起來。

一個挺著粗短**的人向旁邊一個紫臉棠的粗壯漢子道:「李大哥,這次我們哥們兩個一起上,你前面我後面怎麼樣?」那人大感興奮,道:「行!就我在下面!」說著,便躺到地上。而那個挺著粗短**的人一把拉起李沅芷,硬把她推得趴在那紫臉漢子身上。

為了要盡快閙起氣氛,李沅芷也顧不上羞恥了,雙手慌張地亂掙,嘴裡裝驚道:「別……別……這樣,不……不要……,我不要……不……啊……!」下身卻順著那人**的來勢,一挪一壓間,便把那人己脹得紅通通的**吞進體內……。

「好!」「啊……!」兩人幾乎同聲叫了出來,一真一假、一短一長、一剛一柔,卻是同樣的高亢淫糜,配合起來,竟有些絲絲入扣的味道。

那挺著粗短**的傢伙見那紫臉漢子己然開始了,彎下腰便待趴到李沅芷身上,然而還沒近身,右腕一緊,己被人抓住,抬頭看了抓住自己那人一眼,怒道:「賈老七,你這是什麼意思!」那人道:「沒什麼意思,只是我忍得不行了,想你讓我佔個先!」

那挺著粗短**的傢伙怒道:「你算是老幾?為什麼是我讓你而不是你讓我?」說完回身,回手往那賈老七身上一推。那賈老七反應不慢,回手扣住那人的手臂……,就這樣,兩人你來我往地推撞了起來,最終竟扭打了起來。

兩人鷸蚌相爭,卻便宜了別人,一人瞧著是個空子,一下子搶佔了李沅芷身後的位置,向她身下那紫臉漢子笑道:「李大哥,他們沒空,這娘兒的屁眼,就由小弟先要了吧!」說著**連挺,死命地朝李沅芷的菊門壓入……。

那人的**相常粗大,比之常氏兄弟的雖有所不如,但也差不了多少,一時間,那陣子被常氏兄弟肆意蹂躪時的可怕感覺又再重臨李沅芷的心田……。

「哎……呀……!」半為真痛、半為作勢,隨著**的破肛而入,李沅芷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其聲音之響亮,連數十丈以外隔著數層帳皮的眾人也為之一震……。

兩根**在李沅芷的體內亂衝亂撞,毫無章法可言,弄得李沅芷心裡暗中叫苦不疊:以她的經驗來看,若想讓他們早點洩出,可不能讓他們就這麼毫無協調地胡來亂動;無奈地,她一面高聲地亂哼亂叫,一面輕輕地挺搖著柳腰,一步一步地把兩人的動作導向正途……。一會兒,兩人的動作便被李沅芷理順了,而動作一但順暢,兩人頓覺快感大增、舒暢無比……。

不約而同地,兩人同時吼叫了起來……。

身旁眾人看得興奮,一面吆喝著為兩人打氣,一面也靠了近來,伸手在她身上亂摸,就連那打架的兩人,都停下了手來,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就在這時,李沅芷聽到帳內傳來陣陣的騒動,心裡頓時昇起一絲不祥之感……。

「我要加快!」李沅芷心裡想著:「還要加把勁!……罷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裝著受不了的樣子,李沅芷回頭向身後那人求饒道:「不……好痛……不要……啊……我求你……不要……不要弄我……後面,啊……我……我用……用……用嘴巴……幫……幫你……啊……幫你弄好了,求你……啊……不要……不要……再弄我後面,好痛……啊……求你……啊……!」

果如所料,不待那人回答,那幾個站在身邊的人己是喜出望外,其中一人的位置就在她的俏臉旁,忙一手抄住她的下巴,道:「他正在興頭上,肯定不會停止的,如果妳肯幫我用嘴巴弄的話,我呆會可以不操妳的屁眼!」

*********眼看著李沅芷委屈地把那人的**含住小嘴裡,並不住啜吮,眾人的情緒頓時登上新高,頓時間,狂號聲、尖叫聲、口哨聲、吼叫聲如雷般響起,震得四野為之變色……。

*********剛才出去那人走了回來,興奮地叫道:「那邊可熱鬧了!那幾個傢伙不知使了什麼手段,竟然逼得那女人幫趙四含屌!不過她也真夠騒的,前後被老李和老錢夾著操,嘴裡竟然還能叼著一個趙四!看來不用多久,他們那邊便輪完了!」

眾人聽道那邊有如此剌激的戲肉,頓覺心癢難熬,回頭看這邊廂那三人還不知要弄到什麼時候,心裡不約而同地想到不如先來個前菜,也當是剌激一下胃口……。

*********目送著眾人離開,哈合台向顧友打個眼色,兩人同時轉向留在帳內的六人……。

*********雖然無法看到,但大堆人從帳後轉出的腿步聲,令李沅芷的心裡既是安慰、又是不安:安慰的當然是人都過來了的話,那香香公主便安全了,然而令她感到不安的卻是只是這幾人,陣勢便己如此驚人,再多來些這些人,自己還不知還要再受多少屈辱,也不知哈合台那邊還要多長時間才能解決……。

*********哈合台向顧友一打眼色,兩人幾乎同時發動;這時,帳內只剩下六個人,三個正劍及履及地**著香香公主,而另外三人卻在大逞手足之慾,哈合台和顧友同時發難,一個用腳,一下狠踼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一個用匕首,在其中一人喉頭劃過,兩人連叫都沒叫出來,便已了帳。趁著剩下的四人一愕間,叔侄接連出手,一個抓住一人的脖子,一個挺匕直剌另一人的背心「喀嘞」「噗嗞」脆響和暗響各一聲後,又是兩人了帳,剩下的兩人都是大驚失色,翻身便要逃走,然而兩人的**,還分別插在香香公主的香穴和小嘴之中,一時之間要脫身出來,可不容易……。

前面那人把**從香香公主小嘴裡拔出,還沒能完全站起,卻驚覺哈合台當胸的一腳己狠狠蹬在自己的胸膛上……。一時間,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飛起,胸口劇痛,不知碎了多少條肋骨,然而,更令他絕望的是,在他身子飛起的時候,他看到哈合台己跟了過來……。

在香香公主身下那人比較聰明,見顧友挺匕剌來,慌忙間把香香公主推向他,之後和身一滾,向帳外滾去,顧友早料他有此一著,左手摟住香香公主,右手揚起,匕首便要直飛他的後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顧友飛匕出手前的一刻,香香公主卻突然醒了過來……。

「呀……!」顧友只覺懷中玉人身子一陣顫抖,幾乎便要脫手倒下,忙加力摟緊;這若是換成平時,並沒什麼,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問題便大了,果不然,顧友出手的一刀被這意外的一擾,頓時失了準頭,「噗」的一聲,只插入那人的手臂……。

「呀……!」那人慘叫著衝出帳門……。

眼見大好形勢竟變成這樣,哈合台和顧友只覺嘴裡一陣發苦,然而事己至此,還有什麼好說的?放下香香公主,兩人跟著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