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一百八十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8-02-03 22:59:00 字数:4229 阅读进度:181/206

查德没有跑向霍尔顿,他选择翻过舷墙向上攀爬。只要能找到位于六层的宴会厅,躲进还在大厅中的人群内,饶是异能者的闪电再强悍,也不可能在不伤及无辜的情况下,在几十上百人中抓住他。

叶文轩知道他的打算,轻轻哼了一声。

霍尔顿突然拿着手电照过来:“你们!都朝这里看!看着我!”

叶文轩指尖一滞。

躲在暗处的富豪们神情又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市长与威尔森几个早就被催眠的人,首当其冲向他凑近。

“抓住他,把他献给我。”惨白的灯光下,霍尔顿指着叶文轩,森森道:“为了霍尔顿党的壮大,所有人,替我抓住这个……”

“你的废话太多了。”

男人身上混合着铁与血的味道,他的声音低沉得可怕,带着腾腾杀气:“老实躺一会儿吧。”

黑暗中,那只手再一次扼住他的脖子,霍尔顿心生恐慌,他奋力挣扎起来,一边大叫一边拿着手电向身后砸来砸去。

这点儿伤害简直微不足道,邢渊单手将这胖子提得双脚离地,接着他像对付雷蒙德和罗里一样,将霍尔顿掼在地上,抓着他的头发,不断将霍尔顿的脑袋往甲板上砸。

没了催眠异能的阻挠,叶文轩轻松撂倒扑过来的威尔森、市长和几个船员,甚至还抽空指挥着闪电腾空而起。

耀眼的“巨蟒”在查德钻入六层的瞬间将他拦腰截住。

叶文轩手臂一挥,那电鞭迅速后撤,将超级战士硬生生扯了回来。

高大的白人如炮弹般轰然砸在叶文轩脚边,连带着还把甲板砸出个大坑。

查理浑身都在冒电,他痛得仰头惨叫:“啊!”

叶文轩特意控制着闪电鞭的能量输出,没有用上万伏的高压,只是将超级战士牢牢束缚住。

即使这样,查德也被电得浑身焦黑。

“等……等等……”

霍尔顿两只手拍着甲板,用力挣扎着仰着头,嘶声喊道:“你们……触犯了神的信徒……你们会受到惩罚的……我借波塞冬之力……”

叶文轩慢慢走到邢渊身边,低头看着不停扭动的霍尔顿:“有胶带吗,我觉得得先把他的嘴封上。”

邢渊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个米分红色的小布包丢给叶文轩,后者一把接住,在昏暗的手电光下将包打开。

然后掏出来五六支独立包装款卫生棉。

叶文轩:“??!”

他默默抓着布包仔细翻看:“……这谁的?”

“食人花。”邢渊半跪在地上,他一手还摁着霍尔顿,面不改色道:“我管她要耳塞,她给我一包这玩意儿。”

叶文轩对素未蒙面的食人花肃然起敬,然后将整包卫生棉全塞进了霍尔顿嘴里。

霍尔顿:“……唔……唔??唔?!!”

叶文轩:“嗯,聊以胜无吧。”

邢渊抽出霍尔顿的皮带,将他双臂别到身后捆紧,又随手摘下那张黄金面具。

面具下是张很普通的脸,见邢渊和叶文轩看向他,霍尔顿立刻眨了眨眼。

邢渊不等他使用能力,脱下外套将胖子整个脑袋都包了起来。

霍尔顿:“……”

叶文轩则拿着那张面具:“这东西还挺沉,真金啊,能眛下来做个战利品不。”

邢渊随口道:“那你等着老罗罚你万字检讨吧。”

叶文轩立刻把面具扔在一边:“唉,罗老就是太正经了……”

邢渊收拾了霍尔顿,起身走到舷墙附近躺着的几个人质旁边,用脚踢了踢装死的雷总:“起床了。”

雷向明猛地坐起来,摸着胸口大喘气:“唉呀妈呀,老刺激了……等我缓缓的啊……”

直到这时,一直躲在船尾的那群人才敢慢慢摸过来。

“请问……”

叶文轩闻言回头。

被推出来讲话的是位三十岁左右的棕发男人,看他穿着气质便知此人必然也是个业界精英,男人用英语谨慎地询问:“请问,阁下与那边的霍尔顿·泰伦斯是私人恩怨,还是……”

叶文轩挺直了腰板,他自怀中取出证件,微微一笑:“霍尔顿·泰伦斯前段时间因为拒捕,悄悄从美国偷渡进入华国,并企图劫持在S市参加会议的各国贵宾。我是华国超危管理部部长,接到群众举报后,华国很重视这次事件,即刻便派遣部队前来救援,务必将诸位安然无恙送回陆地。”

邢渊听他胡诌,嘴角不由抽了抽:神特么群众举报。

但他不欲暴露身份,随手捡起地上不知哪位船员掉的帽子,戴在头上遮住半张俊脸,又一把将雷向明推进了黑暗中。

雷总相当识趣,立刻自己找地方藏好。

叶文轩对面的人将信将疑:“若照您所言,这并不是一场偶然事故?”

“没错,这是霍尔顿蓄谋已久的一出恐怖袭击。”叶文轩目光在众人面上扫了一圈:“您是……英国伯特家族的小鲍伯先生?”

小鲍伯点点头:“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叶文轩:“叶言。”

因为超危管理部的特殊性,叶文轩的对外资料上一直沿用了“叶言”这个假名,即使他的助理项飞英和夏之晴也只知“叶言”,而不知“叶文轩”是何许人也。

“叶先生,”小鲍伯犹豫道:“我这段时间也听说过异能者的名头,但恕我冒昧,霍尔顿仅凭几名帮手,想要劫持一条船上的几百位嘉宾,这……我仍然觉得您的话有很大漏洞。”

显然,这是一群并没真正见识过异能者威力的商人们。

他说完后,果然又有另一位外国佬站出来:“这肯定是一个骗局。船上的酒水里是不是掺了致幻剂?我可不信那些虚幻的超能力,你们玩儿的什么把戏?”

雷总躲在暗处,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语:“曾经我也是一名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

又有人小声议论:“绝对是场阴谋。我刚刚就感觉头晕目眩的,还有那个发光的鞭子,装了夜光灯吧!”

“不管怎么说,我们需要华国官方给个说法……”

这便是看危机过去,投机者们纷纷站出来,努力扮演受害者的角色了。

叶文轩不由露出一抹笑来。

沾染海腥味的夜风吹过甲板,轮船突然向右翼倾斜,发出沉闷声响。

啪!

啪!

有什么在敲打着船身,海水飞溅上来,正巧砸在还躲在船尾的几名商人身上。

群情激奋的人群莫名熄了气焰。

“什……怎么突然起风浪了?”

小鲍伯抓住栏杆,不由自主看向叶文轩:“叶……叶部长,贵方只派了您一个人过来吗?”

他突然想到许多问题。

眼前这人是凭空出现在霍尔顿一行人面前的,周围没有船只靠近,没有直升机的轰鸣,他衣衫整洁,更不可能从海里游过来。

这人是怎么上的船?

他又是怎么找到这艘失联的游轮的?

小鲍伯想着想着,莫名背脊生寒,一直到被海水迎面浇了个透心凉,这位贵族才惶惶回神,听见他身边的青年平静的回答:“S市的警方与我一起来的,不过我先行一步,他们随后就到。”

小鲍伯:“是……是吗……”

他已然有些不自然了,偏偏便在此时,身后有女人尖叫起来:“下面!下面有东西啊啊啊——”

小鲍伯不由自主顺着声音朝下看去。

眼前是如墨般浓重不化的海水,水面以下仿佛通向着深渊地狱,有什么东西正在黑水中翻搅着、冲撞着,争先恐后攀住游轮,并企图让自己离“食物”更近一步。

没错,小鲍伯在这一刻,恍然认识到自己与水下巨兽是处于食物链的两个不同位置上的。

有人拿着手电朝下晃了晃,女人叫的更响亮了。

“我的上帝……这些是什么东西?!”

“是、是章鱼?”

“你见过什么章鱼有见鬼的二十米长?!!”

“不……不止是章鱼啊……”小鲍伯旁边的男人发着抖,他将手电筒照向稍远的海平面,崩溃道:“公牛鲨……七鳃鳗……老天……我头一次看见这么长的七鳃鳗……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围过来的啊……”

在一片慌乱声中,叶文轩站在邢渊身旁,看着黑沉的海水:“这就是死胖子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借波塞冬之力?”

邢渊也提着手电向下观察,闻言嗤笑:“一群生化兽,装神弄鬼。”

霍尔顿就躺在他俩脚边上,此时正艰难地咬着卫生棉说话:“你们……都要死……死在……波塞冬……唔!”

叶文轩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波你妹。”

众人头顶上方,翻涌奔腾的雷云中,非常应景的劈下来一道闪电,似在嘲笑霍尔顿刚刚可笑的宣言。

那饱含力量的雷声犹在耳畔,霍尔顿的脑袋撞在舷墙上,自己猛地打了个哆嗦。

出发之前那种渴望收服异能者的雄心壮志,在隆隆巨响中突然消失殆尽。

不可能的。他想。

这个华国人不可能对付得了整片海洋的生化兽。

——但那人曾让整个北半球陷入黑暗,他说不定有这个实力?

霍尔顿突然不确定起来。

仿佛是回应他心中没来由的不安,霍尔顿的头此时还被裹在衣服里,他什么也看不到,就只能听见有人在他上方,轻轻笑了一声。

那人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霍尔顿怀疑自己的听力也出了问题,他再听不见众人恐惧的尖叫声,也听不见他的信徒们或高或低的呻|吟声,甚至生化兽们拍打攀爬轮船的声音也逐渐离他远去。

他只能听见一道道雷声由远及近,仿佛下一秒就会劈在他的脚边,霍尔顿不由自主缩了缩脚,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变调的惊喘。

“有……有人吗……”他嘴里全是被口水沾湿的卫生棉,那东西卡在他嗓子眼里,噎得他直翻白眼:“罗……里!查、查德……”

“我的……信……信徒们……”

在他看不见的世界里,不论是失去行动能力奄奄一息的罗里和雷蒙德,还是刚刚还抱着船柱崩溃大喊的各国富豪们,此时都集体失却了语言。

夜空被渐渐亮出獠牙的雷霆映照得犹如白昼,直至第一波闪电落入海中,夺目的光芒完全湮灭,那势不可挡的声浪才姗姗来迟。

轰——!

有人直接被声波掀翻在船壁上,更有人终于反应过来,双手抱头趴在地上放肆大叫。

然而他们的叫声又怎么敌得过大自然的咆哮。

游轮静静停在海面上,一场闪电风暴逐渐成型,又以摧枯拉朽之势,悍戾的“咬”住水下疯狂逃散的生化兽们。

“叽——!”

“吼……吼……”

足有五十米长的七鳃鳗咬碎挡路的六鳃鲨和巨蜈蚣,它疯了似的钻入深海,一路横冲直撞,那劈入海中的巨大光束却仿佛装了雷达,流星赶月般追上它的尾巴尖,瞬间捅入体内,又在下一秒从它长着一圈又一圈獠牙的血盆大口中激射而出。

只一下,这只足可成为深海巨怪的七鳃鳗生化兽,体内所有器官组织全被电成焦炭。

它一瞬间就没了动作,那道闪电却还在进行放电脉冲,比在空气中的速度更快,威力也更加可怕。

而在海面之上,这样的闪电几乎盘踞了以游轮为圆心,直径300海里以内的所有领域。

但奇异的是,闪电风暴虽然声势浩大,却仿佛集体眼瞎,唯独漏掉了最中心的这艘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