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8-01-26 17:28:55 字数:3834 阅读进度:172/206

同一时间,H省S市,乐荣大厦。

就在今天下午,这里刚刚举办过一场颇具影响力的国际经贸会议,而此时,与会者们换上华服,正在八楼参加会后的自助晚宴。

男人们普遍都是深色西装,只在袖口处缀上一枚抢眼的袖扣,高谈阔论的间隙偶尔抬手,能看见腕间露出的名贵手表。

女人们自是更不用提,各个盛装打扮,巧笑嫣然。

这其中除了与会的商界大佬,不乏还有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明星及各界名媛穿梭其中。

衣香鬓影,纸醉金迷。

在不算小的宴会场内,人们端着高脚杯四处走动,有时遇见熟人或意向合作对象便驻足|交流,在轻音乐的衬托下,气氛轻松又热烈。

有几个穿着华丽裙装的名媛凑在一起小声说笑,美女们偷偷朝着宴会厅某个角落张望,掩唇笑了一阵,互相推搡着向那处走去。

名媛的目标在宴会厅西侧倒数第二扇落地窗旁,那里站了几个人,都是年轻男子,金发的和黑发的混杂,关键是颜值都还不错。

这些美女还未走近,窗边几位就都察觉到她们。

端着酒杯的高大金发男人将手插|进额前发间,以一个颇为帅气的姿势向后撸了一把发丝,露出光洁的额头,一边小声抱怨:“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儿,邢,我要让那群准备找我搭讪的小姐姐好好感受一下,鄙人热情如火的雄性荷尔蒙。”

说着,他又向另一边道:“还有您几位,也往旁边站站,谢谢配合。”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他。

靠窗站着的华裔男子始终低头看着手机,他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酒,又在手机屏上打起字来。

他旁边的黑发男人生的也是高大粗犷,此时将背靠在墙壁上,看到他的动作便剑眉一挑:“一晚上发几十条短信了,我说,你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啊。”

他指了指会场另一边:“K集团小少爷找你谈投资,你几句话就把人家敷衍走了,还有那个最近一直称霸华尔街的金融大鳄,艹,要是他把橄榄枝投给我,老子早接下了。”

他用手肘碰了碰同伴:“喂,和弟妹聊什么呢,笑得这么淫|荡。”

黑发蓝眼的男人将手机一收,抬起头来:“没你淫|荡。刚刚半小时内有二十六个人路过这里,对着你抛媚眼的就有二十三个,交友甚广啊老雷。”

雷向明:“……我看你一直低头发信息,卧槽你低着头也看得见?”

邢渊:“嗯。”

邢渊:“所以这里面,有多少是你的炮|友?”

雷向明猛地咳嗽起来。

旁边正聊天的几个同伴听见他俩后面几句话,不由露出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便在几人说话间,俏丽的名媛走进男人们的小圈子,用流利的英语和华语依次打了声招呼,金发男人夸张的哇了一声:“女士们,你们今晚可真美,我能知道你们的芳名吗?”

几位美女落落大方地做着自我介绍,眼睛却都不由自主向着靠窗站立的那个男人身上瞟去。

她们为了谁而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金发的外国男人垮下脸:“小姐姐们,难道我长得不帅吗?”他一指旁边的邢渊:“原来你们喜欢更年轻一点儿的?或者必须是黑头发?”

“哦,当然不是,威尔森先生您也很有魅力。”其中一位美女抿唇偷笑:“其实我们都是陪绮绮过来的,她早年得了邢氏的一些帮助,现在看见邢先生,就想过来再次感谢一下。”

那名叫方绮绮的女人露出个不好意思的表情,美眸看向邢渊,一边越众而出,款款道:“邢先生,早年承蒙您照顾,近日好不容易再次遇上,若不嫌弃,能请您吃顿饭吗?”

她说这话时颇为自信,身边一众姐妹嬉笑着向周围的年轻男人展露自己的姣好身姿,而方绮绮却只盯着邢渊,看着他蔚蓝色的眼睛与英俊至极的面庞,一时间只觉得怦然心动。

实际上邢渊只是抬头随意瞥了她一眼,语调冷淡的回道:“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正偷偷抛媚眼的几位名媛笑容一滞,方绮绮怔了怔:“……啊?”

邢渊无视同伴们看好戏的戏谑眼神,只简短地说:“关照你的大概是我父亲邢建明,料想他当年的动机也不太纯洁。我不认识你,吃饭就省了吧。”

方绮绮:“……”

任谁都能听出来她那句“承蒙关照”的话只是个邀约的借口,可就这么被人当场说破,方绮绮脸一下涨得通红,抓着限量版手提包转身就跑。

“哎,绮绮!”

美女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威尔森伸出去的尔康手都凝固在空气里了,旁边一位看热闹的兄弟拍拍他,嘲笑道:“威尔森,现在追上去,你的机会就来了。”

他这一拍仿佛按下了开关,威尔森整个人又恢复过来,他收回手,翻了个白眼:“追个屁,今晚的娇花那么多,老子怎么会为了这几株别有用心的小兰草,就放弃整片花丛呢。”

说到这儿,他又伸手搭在那人肩上,凑过去低声说:“我的红蔷薇会所最近又来了一批新人,里面有几个,长得真是没的说啊。柳,看在邢的面子上,回国的时候我带上你,跟我去见识见识?”

柳家这一代的新任家主柳天恒嘿嘿一笑:“那敢情好,我这几个月忙着跑生意,家兄又盯得紧,这嘴里都快淡出鸟了,兄弟那里都有什么款型的?哎,实不相瞒,我对红发绿眼的小姐姐真的是情有独钟……”

两位钟爱美女的业界大佬凑在一起嘀咕起来,不时发出嘿嘿嘿的邪恶笑声,雷向明对这二位非常不屑,拉着邢渊换了个地方站着,力求离他俩远一点儿。

“这经贸会谈两天后才结束,我特么还得跟威尔森当两天邻居,想想我就浑身难受。”雷向明一脸晦气:“昨晚他还叫了好几个女人,妈的,五星级酒店的隔音墙都挡不住他们的声音,老子做了一晚上噩梦。要不是怕会议期间影响不好,我昨晚就直接给S市公安局打个电话,让人警察叔叔过来扫黄打非了。”

邢渊瞥他一眼:“我觉得有二十三个炮|友的人,没什么资格嫌弃别人炮|友多。”

雷向明:“……哪儿有二十三个!不是每个路过看我一眼的都是我的炮|友,我谢谢您了!”

他的声音有点儿大,引来周围人好奇的目光,雷向明干咳两声,这才有所收敛。

邢渊怀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随手拿出来。

【老婆:上回申请的两周假期终于批下来了,老子解放了_(:з)∠|_】

【老婆:你在S市还要待多久?干脆我直接飞去找你吧。】

“噫,还‘老婆’,弟妹知道你给人家改了备注吗。”雷向明凑头过来看:“两周啊,你们要休婚假嘛?”

邢渊一边回信息,一边随口道:“我们休产假。”

雷向明:“……”

【邢渊:还有两天的会,想去哪里玩儿?】

【老婆:在S市待着其实也行。不过那里每年游客多得吓人,我听说海边的人都跟下饺子似的,真·人山人海啊。】

【邢渊:那就出国吧,我去年在太平洋买了座小岛,这回正好可以去那里待上两周。】

【老婆:突然兴奋.jpg】

【老婆:给大佬递茶.jpg】

【老婆:我买好机票了,今晚飞S市,宝贝儿明天见!】

邢渊唇角勾了勾,低头打字。

【邢渊:叫老公。】

那边还没动静,雷向明先抱紧手臂打了个冷颤:“卧槽好冷,冷冷的狗粮胡乱拍在我英俊的脸上……”

邢渊没理他,对着叶文轩发来的【电死你】看了半天,心满意足把手机揣回兜里,又起身将酒杯搁在服务生的盘子上,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袖,朝宴会厅门口走去。

雷向明也起身:“要走了?”

邢渊:“九点半了,回去养精蓄锐,明天见老婆。”

雷向明:“……”我为什么要多嘴问这么一句?

西装笔挺的男人步伐轻快,在宴厅中穿行而过,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那名叫方绮绮的名媛已经陪着姐妹们坐在了另一处权贵聚集的休息区中,她颇留恋地再次看了一眼远处高大英俊的男人,直看到对方拒绝了好几位上前搭讪的男女,这才遗憾地收回视线。

勾搭不上那只赏心悦目的金龟婿,虽有些不甘和可惜,但这里的富豪比比皆是,倒也没什么太过强烈的恼恨之意。

身为圈内名媛,察言观色与审时度势的能力都还有一些,方绮绮不再关注邢渊,只专心应付身旁这位来自美国的年轻富豪。

富豪背靠着沙发,随口道:“你在看谁,那个姓邢的华国男人?”

方绮绮抿唇直笑,用英语说:“也就不小心瞥到他,多看了一眼。”

“我记得邢氏集团早就没落了,他另起炉灶,在你们国家竟然还能混得风生水起,我对他也很感兴趣啊。”那富豪兴致盎然道:“不如你同我讲讲这一位?”

方绮绮不太清楚他的意图,垂下眼道:“呃……我对他……真的不是很熟悉……”

富豪:“我听说他的根基在B市,你见过他身边的人吗?有没有会用电……”

他旁边另一位同伴斥道:“雷蒙德,闭嘴。”

雷蒙德停顿一下,吊眼看他:“罗里,老子想说就说,想问就问,你他娘的少惹我。”

名叫罗里的美国人皱起眉,沉声道:“你若再肆意妄为,我今晚就给T先生打电话。”

也不知这个T先生是谁,罗里的警告很管用,雷蒙德虽然叛逆,但一听T先生的名号便偃旗息鼓。他冲着罗里翻白眼,却真的没再向方绮绮继续谈论刚才的话题。

方绮绮不明所以,倒是罗里身边坐的名媛凑到男人身边小声说着话,将罗里和雷蒙德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这名媛也是方绮绮的姐妹之一,名叫潘云凤,长得美艳妖娆,谈吐气质俱佳,裙下之臣不计其数。

方绮绮看她将自己的目标也一并揽到身边,不由心下暗恨,什么邢渊啊金龟婿啊,全都被她迅速抛诸脑后。

酒宴正酣时,邢渊已经坐着电梯下了楼。

他喝了些酒,仍留在晚宴上的商务助理早已为他叫了代驾,邢渊刚到门外,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便停在他身侧。

司机与他核对信息后,邢渊打开车门,轿车缓缓驶出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