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五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9:05 字数:4637 阅读进度:75/206

走了两分钟的大马路, 亚度尼斯带着叶文轩拐进一个小胡同, 在这片老旧的小区里拐了几道弯, 终于停在一栋五层小楼前。

叶文轩看了看周围, 就是寻常的筒子楼,楼体残破腐朽,墙砖上凝着一层灰, 朝东的那面墙有绿油油的爬山虎在茁壮生长, 已经顽强地爬到了四楼, 想来占据顶层指日可待。

楼梯间比叶文轩想象中要干净许多, 没什么陈年的杂物,走道里只摆了几辆自行车,显得还挺空旷。

亚度尼斯带他上了四楼,在靠东的某个防盗门前停了下来, 低头掏钥匙开门。

叶文轩左右瞅了瞅:“这楼里住的人多吗?”

亚度尼斯看看他:“多。”

叶文轩刚想发声感叹,旁边的老外默默加了一句:“住的都是你们这儿的军人。”

叶文轩:“嗯?”

亚度尼斯:“就是就近监视我的,我前几天留意了一下, 这个小区里有四分之三都是你们派来看着我的人。”

叶文轩:“……我突然觉得,他们可能派的人手还不够多。”

亚度尼斯笑了笑,将门打开:“进来吧, 凯西也在屋里。”

进了屋才发现内有洞天, 叶文轩环顾一圈, 挑起眉道:“他们把两套房子打通了?”

“嗯。客厅那面墙打掉了, 我和凯西现在住的是四室两厅。”亚度尼斯将风衣和线帽一并脱下扔在沙发上, 走到一间锁了门的卧室旁, 驻足叩了两下:“凯西,有客人来了。”

那门下一刻便从里面被打开,一个枯瘦的金发小女孩跑了出来,噌噌两下奔到叶文轩身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然后不动了。

凯西太瘦小了,叶文轩被她怼这一下,晃都没晃,俯身将她抱起来:“凯西,你还认识我?”

女孩儿脸上仍然带着口罩,只闷闷点头:“厉害……的哥哥……”

叶文轩勾了勾唇,心情莫名好了许多。

三人转移至客厅沙发旁,亚度尼斯从冰箱里取了两罐冰啤,又将一瓶养乐多塞进凯西怀里。

叶文轩看到他手腕上戴着一个厚重的金属环,料想是监控异能者的追踪装置,也只装作不知道,转而换了个话题:“凯西怎么一直带着口罩?”

亚度尼斯一哂:“她怕吓着别人。”

叶文轩眨了眨眼,就见对方转头问凯西:“宝贝,愿意让叶看看你的脸吗?”

凯西来回看着他俩,慢慢点头。

叶文轩有些不明所以:“呃,不用这样,我就是好奇,你们要是不方便的话……”

凯西没等他说完,已经自顾自将口罩取了下来,将脸迎向叶文轩。

叶文轩:“……”

小女孩儿脸上干干净净,只是嘴唇周围有一圈缝合过的痕迹,像是有人拿针线一下一下将她的嘴密实地缝了起来,细线被束紧了嵌进肉里,勒出一道道可怕的伤疤。

现在看时,已经没有细线的踪影,只有红褐色的疤痕留在凯西的脸上,看上去极为惊悚,饶是叶文轩也被狠狠吓了一跳。

他震惊道:“这……这谁干的,那什么研究所的人弄的吗?!”

凯西摇了摇头,亚度尼斯替她开口:“她被送进实验室之前,嘴巴就一直被鱼线缝着,是她妈妈做的。”

叶文轩:“……我……靠?”

“凯西的父亲因为车祸去世,她妈妈的精神就有些问题了。后来凯西的母亲发现,自己的女儿经常自言自语,而她说出的话,每每在之后不久就会应验。”亚度尼斯缓缓解释道:“最后那次,她预测到邻居在出门时会遭枪杀,事情发生后,她的母亲就精神崩溃了。”

他伸头摸了摸凯西的脑袋,低声道:“她母亲认为,那些被预言的人们,甚至自己的丈夫,都是因为凯西的诅咒才会死去。于是她给女儿的嗓子里灌了酒精,然后拿鱼线将她的嘴缝上。”

“这样,凯西就永远不能说话了,也就不会再有奇怪的事情应验。”

叶文轩低头,看着小女孩儿将吸管插进瓶口,一点一点吞咽饮料。

他喉结上下滚动,好不容易将脱口而出的脏话噎了回去。

亚度尼斯看出他的情绪浮动,转而安慰他:“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到了研究所,那些人为了测试她的能力,反而竭力治疗凯西的喉咙,也将鱼线全拆掉了。”

叶文轩拧着眉:“……敢情他们还做了件好事?”

亚度尼斯莞尔:“只是觉得这么说的话,你的表情会不那么狰狞。”

叶文轩盯着他的光头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恭喜你,成功让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

“相信我,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亚度尼斯哈哈笑道:“凯西也不介意这些事,她唯一的困扰是怕吓到别人。反正你现在也知道了,凯西就不用在家也戴口罩,可以摘下来呼吸一下华国的新鲜空气。”

叶文轩悻悻回他:“好吧,你怎么说都有理。”

三人围坐在茶几旁,亚度尼斯将电视打开,调到电视剧频道,一边与叶文轩闲聊,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连续剧。

叶文轩:“现在在这边都干些什么?”

亚度尼斯:“除了周末,每天都有穿着制服的人接我去不同的地方,他们在车窗上贴了黑色车膜,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

叶文轩:“去干嘛?”

“就是询问一些问题,SP研究所的,还有异能者之类的。有时候还会让我和你们的士兵切磋一下,我们互相都有些收获。”亚度尼斯耸耸肩:“我现在身份还很敏感,尚在考核期,只能积极配合你们的工作,争取早日摆脱手上这玩意儿。”说着,他抬起手,晃了晃腕部的手环。

叶文轩瞅着他看了几眼,随手拿起遥控器,调到新闻频道:“只要你们没有其他目的,这东西,早晚会被拿掉的。”

亚度尼斯:“嘿!”

叶文轩:“嗯?”

亚度尼斯:“我要看电视剧,麻烦换到之前的八台。”

叶文轩黑线:“……婆媳剧有什么好看的,咱们能看点儿有意义的东西不?”

亚度尼斯看了看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关于邢氏巨亏的追踪报道,他不明觉厉,然后仍然坚定地想要换回去看婆媳打架。

叶文轩:“……你听得懂华文吗,就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亚度尼斯谦虚道:“听不太懂,但艺术不分国界,我能看他们的肢体语言。”

叶文轩:“……”神特么肢体语言。

呆了一个多小时,眼见天色渐晚,叶文轩起身告辞,亚度尼斯跟着他出门:“我送你一段,顺便去买把菜。”

叶文轩摇摇头:“你这妥妥的养老模式。”

亚度尼斯一笑:“如果后面没跟着一群便衣,那就更好不过了。”

叶文轩斜睨他:“你若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他们当然会很快撤退。”

亚度尼斯没反驳,只点点头:“这里很好,凯西也很喜欢,我会尽力消除与你们之间的隔阂。”

分别时,叶文轩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送了,说不定啊,我明天就又来打扰你了。”

亚度尼斯蓦地笑了:“多少猜到了。”

他真诚的说:“若是你要来,我和凯西随时欢迎。”

此后别过,两人有时也短信联系,都觉得相处起来倒也不错。

两天后,叶文轩接到新的任务。

——入住B市郊区,就近监管两名外国异能者。

×××××××××

七月,中旬。

盛夏的天气越来越闷热,街上行人也渐渐少起来,没人愿意在太阳底下暴晒,全都躲在屋里吹着电扇空调。

B市郊区的一栋寻常居民楼,四层东侧走廊上某户人家。

朝南的窗户开了半扇,有徐徐热风从外面吹进来,撩起堆在一边的碎花窗帘。

训练室内,有人盘膝坐在屋子正中央,他两手摊在膝盖上,双目微微阖着,仿佛正在冥思静坐。

在青年周围,有大大小小几十枚铁球悬浮在半空中,它们以青年为圆心,借由某种奇妙的韵律环绕着他旋转。

若离得远了观看,这场景便有点儿像围绕太阳公转的众多宇宙行星,场面颇为壮观。

但若一刻不停的紧盯着这里,细心者便会发现,这间屋子里并不止青年一个人。

在空中旋转的铁球开始逐渐加速,球体与空气摩擦,发出呼呼的风声,便在这个时候,一位高高瘦瘦的光头男人突兀的出现在房间一角。

就仿佛是撕开空间无端端蹦出来的一个人,他出现的毫无征兆,男人抬手接住一颗铁球,而后在另外几颗砸向他的时候又骤然消失。

一秒后,他在另一处角落现身,与之前的位置堪堪形成一个对角线。

男人每出现一次,必定要取走一枚飞行的铁球。

到了最后,铁球的速度越来越快,男人消失再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

终于,几分钟后,最后的一颗铁球被他握在掌心。

盘膝而坐的青年张开眼,缓缓舒出一口气。

一只手凭空出现在青年面前,他抬眼看了看,没有多做犹豫,握着那只手借力站了起来。

“这回用了多长时间?”青年随口问。

光头男子走出训练室,看了看挂在客厅的钟:“将铁球全部回收,一共用了二十三分钟,唔,你的控制能力增强了。”

他说着,一边将背上一个沉甸甸的背包扔在地板上,一边摘掉手上的绝缘手套:“力度好像也在增加,有几次我差点儿被铁球带着飞出去。”

青年嘴角翘了翘:“但你还是把所有铁球都接住了,不愧是超音速,厉害。”

这两位正是叶文轩和亚度尼斯。

自从叶文轩接下就近监管两位异能者的任务,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他住进了特事部安排给亚度尼斯的筒子楼,因为亚度尼斯那间屋子和隔壁打通了,凯西和亚度尼斯平日只占着两间卧室,叶文轩便干脆在另外两间空屋里挑了一个,另一间经过两人的讨论,花了一周时间改造成为训练室。

叶文轩算是华国发现的第一位异能者,在此之前,这一领域基本上就是一片空白,没有老师教授他应该如何使用异能,一切都是他在自我摸索。

跌过几跤,也有过收获。

如今遇上了两位与自己同为异能者的“伙伴”,叶文轩怎么忍得住不凑到近前来请教一二?

这便是训练室诞生的缘由。

叶文轩自住进来之后,便于亚度尼斯探究各自的能力,前者尚且懵懂,但后者经历颇多。

亚度尼斯一心想在华国扎根,自然是倾囊相授,教导了叶文轩诸多使用能力方面的限制和经验。

现如今,叶文轩的能力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劈个闪电,或是放个暗雷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他一个月前终于摸索出如何运用电磁,如何布置一个磁场,干扰其中的电流及运动电荷,从而操控磁场中的各种非生命物体以达到各种效果。

这感觉非常奇妙,有点儿像是建立了属于自己的“领域空间”,在此空间中,万物任其驱使。

只是锻炼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无法控制磁场内的生命体,也无法影响人类体内的生物电。

叶文轩想了很多种原因来解释他为什么会尝试失败,最后得出结论——他就是理科学得太烂了!

身为一个高二之后就再没学过物理和生物的学渣,他能摸索出个电磁场已经快要感动得痛哭流涕了,还想再接再厉研究个生物电出来?

叶文轩:妈卖批哟,老子连生物电的基本含义都背不出来,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还没学会走路,就想学着跑步”嘛。

所以生物电什么的,可以记在本子上,等他将能力运用的更加熟练后,说不定便可以再重新研究一下。

希望那时候他还没过六十大寿。

出了训练室,亚度尼斯看看表:“快中午了,我去煮面。”

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三位异能者,凯西太小除外,其他两人揽起家务,隔一天做一回饭。叶文轩一三五,亚度尼斯二四六,周日大伙改善伙食,可以出去下馆子。

今天是亚度尼斯负责做饭。

叶文轩慢慢平复身边的磁场,一些微小的电子擦过他的皮肤,留下细微的触感。

他将早上草草束在脑后的发圈解下来,许久没有打理的头发这几个月仿佛见风就长,现在已经可以垂到胸前了。

叶文轩甩了甩头发,带出几缕电离,噼噼啪啪地砸在墙壁和天花板上。

“唉。还是得找个日子,把头发剪一剪啊。”他抓着茶几上的梳子,开始苦逼兮兮地重新扎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