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四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9:04 字数:4499 阅读进度:74/206

叶文轩把地宝往地上随便一丢,阴测测看着他:“今晚, 你睡沙发。”

邢渊将手从脸上挪开一点儿, 忍笑道:“我是受害者, 你这样是虐待伤员知道吗。我申请睡床。”

“屁的伤员。”叶文轩瞄一眼他大腿:“在战地医院连病床都不躺,现在跟我说你需要床了?”

邢渊:“哦。我换个说法。”

邢渊:“我需要你。”

叶文轩:“……”

叶文轩差点儿把手里的绷带系成中国结。

最后换完了绷带, 叶文轩也没让邢渊跟自己睡在一张床上。

他将客厅的沙发展开, 收拾出一张单人沙发床,又从卧室抱出一床被子扔在邢渊身上,随后头也不回迈进卧室,关门睡觉。

进去的时候还鬼使神差的把门反锁了。

叶文轩:“……”

所以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危机意识啊啊啊——

难道他潜意识里认为邢渊会夜袭吗啊啊啊——

对方还瘸着一条腿, 怎么看也是自己夜袭的可能性更高一点啊!

心累。

还是洗洗睡吧。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叶文轩从卧室里出来,睡意惺忪地刷牙洗脸, 等折腾好自己才发现屋子里太过安静。

他在这两室一厅里转了一个来回,终于确定,邢渊已经不在他家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的门。

叶文轩在茶几上看见他留下的字条,便随手拿起来瞅了一眼。

【邢家的事亟待处理,近期可能无法见面。等我。】

右下角龙飞凤舞写了个“邢渊”,刚劲的笔画力透纸背, 叶文轩随手把纸条放回去,给自己冲了杯热咖啡。

看了看时间, 叶文轩换了套衣服, 拿着钱包和钥匙就出了门。

因为在南苏丹遭遇伊瑟拉劫持, 手机之类的东西全被没收, 他不得不跑了趟专柜,买过新手机后又去光临移动营业厅,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又重新补办一回。

一切整理妥当,叶文轩这才转而赶回特事部。

今天的反恐行动组办公室,也是一样的冷冷清清。

办公室就坐了俩人,叶文轩都认识,一个秦念薇,一个苏如南。

都是妹子,这俩货也有兼职,秦念薇开了家淘宝店,苏如南给人家当游戏代练,俩人不出任务的时候就守在电脑前面,一个聊旺旺一个打游戏,特别敬业,俨然是把这当成第一职业来对待。

叶文轩一走进去,就听见“叮咚叮咚”的系统音,秦念薇抬头看见他,立刻大喊:“叶大哥你回来啦?!”

苏如南正操作着老板的账号挥汗如雨和人PK,闻言抬头问了声好,再低头看自己的角色,已经被对方一剑捅下去半管血。

苏如南:“……”

恰好路过的叶文轩:“……不是我干的。”

苏如南:“……没准备打你。”

叶文轩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发现桌面还挺干净,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嘴里道:“怎么就你俩,其他人出任务了?”

“是啊。”秦念薇继续和人聊旺旺,随口答他:“最近都忙着打老虎呢。对了,副队早上临走的时候吩咐了,说要是见着你就跟你说,这两天你没什么任务,好好休息一下。”

叶文轩:“哦。”

秦念薇:“哎,不过咱们薛队长说了,你要实在闲的没事,可以去训练室找教练锻炼一下|体魄,或者练练射击,扔个铅球什么的。”

叶文轩:“啊?”

秦念薇:“队长说你身体太娇弱啦,打一场架就要昏倒,像个小女生。”

“……”他暂时不想说话了。

“哦,对了。”秦念薇突然放下键盘,她从抽屉里翻出一只信封,回身递给叶文轩:“副队叫我找机会把这个给你,他没说是什么,只说你打开以后自己就知道了。”

叶文轩接过来,一边道谢一边将信封翻转,看了看正反两面。

牛皮纸的材质,封皮上一个字也没写,封口黏得死死的,没有被拆开过的痕迹。

叶文轩随手撕开,从里面倒出一张纸条。

他将对折的纸条展开来,发现是一串电话号码,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名。

【13XXXXXXX43,亚度尼斯。】

他看了一会儿,复又重新将纸折好,郑重放回口袋中去。

秦念薇好奇的看过来:“一张纸?”

“啊,是电话。”叶文轩微微一笑:“一个老朋友的。”

之前郑兴国曾经提过,他们并不能确定,投靠华国的两位异能者动机是否单纯,亚度尼斯和凯西需要经过漫长的考核期,才能真正入驻这片土地。

普通士兵无法控制他们。

异能者,终究还是交给异能者来监控,最为妥当。

叶文轩深知这些道理,也欣然接受郑兴国的派遣。

没给他安排“打虎”任务,看来就是为的这件事了。

与秦念薇和苏如南打了声招呼,叶文轩下午没再待在办公室值班。他先找了家咖啡馆坐下,给家里打了通电话。

在去英国之前,叶文轩曾给家里通了信,报备了行程,也说可能会比预期回来的晚。邢渊回国的飞机掉下来的时候,叶文轩决定孤身营救,那时特事部里局面不太好,他琢磨了一下,也就没给家里去电话。

如今回国,该报备的事也和领导讲得差不多了,这便该给家里报个平安了。

他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好,一边歪头看风景,一边戴上耳机,想了一会儿,干脆播了老妹的手机号码。

两声过后,电话通了。

叶文轩:“喂,书雪?”

那头一个矫揉造作的女声传了过来:“哦买嘎,葛格你竟然给人家打电话啦?人家好激动!快窒息了……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治好……”

叶文轩:“……”

他抹了把脸:“叶书雪,你又看了什么见鬼的电视剧,把舌头给老子撸直了说话。”

叶书雪切了一声,不再掐着嗓子说话:“找老娘作甚?”

嗯,这才是正常的兄妹对话模式嘛。叶文轩满意地回她:“上个月你回家没?”

“废话,老娘每周都回去看咱爸妈秀恩爱。”叶书雪那边仿佛下课了,依稀能听见嘈杂的交谈声,她和旁边的人说着话,一边回他:“怎么啦,你回国啦?”

叶文轩听着那边的声音,道:“刚回。家里有什么事吗?爸妈他们怎么样?”

“嗯?能有什么事,也就每天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呗。”叶书雪不明所以,回忆了一下道:“哦对了,咱们家换邻居了,对门和楼下都换了。”

说着,她兴奋道:“哎我和你讲,楼下新搬来个大专的体育老师,就咱爸工作那学校,长得超级酷超级帅的!妈的,老娘现在恨不得直接转成走读生,天天和那大酷哥来个命中注定的偶遇啊!”

叶文轩忽略她后面那几句极度花痴的言论,只漫不经心道:“什么时候搬来的?”

叶书雪显然还在兴奋:“啊?大酷哥啊?搬来一个多月啦!对门那个去年就换了,也就你去B市那阵子吧。”

叶文轩直觉这里面有特事部的影子,他记下这件事,转而又问了老妹一些别的琐事,直把对方问的不耐烦了,最后才说:“如果家里出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咱爸妈年纪大了,心又宽,你多注意着点儿。如果……发现咱家附近有什么可疑的人出没,切记第一时间通知我。”

另一边,正在收拾背包的叶书雪动作一顿:“叶大傻,你这话里有话啊。”

叶文轩:“叶二傻,一定记着我的话啊。”

叶书雪越想越不对,她和同伴比了个手势,自己转身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对着耳机道:“你去年到B市以后就神神秘秘的,过春节的时候也不回家,前阵子咱妈说你出国了,也没告诉我去的哪儿,只说是工作需要。”

“哥……”她斟酌了一会儿,蹙眉问道:“你……这半年是在B市干什么的?不会是那个什么……”

叶文轩耐心听着:“什么?”

叶书雪好半天才吐出来一句:“哥你不会是……跑B市混黑道去了吧?还是,你去找人家借了高利贷,有人要拿着四十米长的西瓜刀,上咱家来泼油漆?”

她说完,电话两头都安静了十几秒。

叶文轩:“噗。”

叶书雪:“……”

叶文轩:“哈哈哈哈哈哈。”

叶书雪:“笑屁啊啊——”

好一会儿,叶文轩抹了抹眼角飚出来的眼泪,虚脱的趴在桌子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想象力……艾玛乐死老子了……”

叶书雪恼羞成怒:“我挂电话了!”

“好好,不笑了……”叶文轩喘了口气,半天才开口:“小妮子别瞎想,我在这边找的是正经工作,有编制的,铁饭碗。”

叶书雪:“那你刚刚说的那什么……”

叶文轩:“就是以防万一。老子现在是香饽饽,一堆人抢着要,我怕人家一不小心恼羞成怒,跑去咱家一哭二闹三上吊。”

叶书雪:“……要点脸谢谢。”

叶文轩笑了一阵,与她又聊了几句,这便收了线。

远在W市的叶书雪挂断电话,她嘴角还向上翘着,但眼中却透着凝重,眉头紧蹙,整个人都严肃起来。

她在心中下了定论,回身便与几位同伴简单话别,背着背包走出教室,一边将耳机重新塞回耳朵里。

“喂,妈。”她顺着人群朝外走,慢慢道:“我今天回家住,等我回去吃晚饭呗。”

那边叶母说了两句,叶书雪笑笑:“想你们了,学校食堂饭可难吃了,想吃糖醋排骨!”

“嗯,宿舍楼里有蟑螂,老师说本市的可以走读。”

“妈,咱们家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

“就随便问问,呃,真有啊?哦哦,那我回去说,你买菜去吧。”

等放下电话,叶书雪才喃喃自语:“叶大傻你到底在搞什么啊……跟拍悬疑片儿似的……”

给老妹留下无限遐想的叶大傻,此时已经离开咖啡厅,顺手拨通了第二个电话。

这回响了很久,一直到出现忙音也没人接听,叶文轩想了想,干脆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我是叶文轩,希望你还记得我。】

不到一分钟,那边回过来电话。

叶文轩随手按了接听,耳机里一个男声轻轻道:“汤姆?”

“是我,不过你也可以喊我叶,汤姆这名字我当时随便起的,不用也罢。”叶文轩微微一笑:“现在方便见一面吗?”

亚度尼斯对他倒是挺有好感,没怎么纠结,直接报了个地址:“你们的人安排我住在这里,我不能走出他们规定的范围,真抱歉,只能让你过来这边了。”

叶文轩:“没事,我去找你。”

亚度尼斯报的是B市郊区,已经接近H省地界了,算是城乡结合部,没什么高楼大厦,外来务工人员和本地常住人口数目几乎持平。

叶文轩赶到约定地点时,正看见一个头戴灰色线帽,裹着深色长风衣的年轻人蹲在马路牙子上,好似在聚精会神地低头看着什么。

待走到离那人尚有二十多米远的时候,年轻人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笔直地投了过来,与叶文轩打了个照面。

后者没有停顿,一直走到他面前站定:“亚度尼斯,好久不见。”

亚度尼斯便也站起来,英俊的脸上有一丝浅淡的笑容:“汤姆,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叶文轩有些无奈:“你可以叫我叶,汤姆这名字,其实我是不太喜欢的。”

亚度尼斯从善如流道:“叶,这边来,我带你去看看他们配给我的房子。”

叶文轩与他并肩行走,随口问:“你刚刚在干嘛?”

“哦。”亚度尼斯回头,又看了一眼刚才蹲着的地方:“刚刚有几只蜘蛛爬台阶,我闲着没事做,看见它们爬上来就捏起来扔到下面,结果它们还爬,我就继续扔,越扔越爬,越爬越扔……”

叶文轩:“……”

怕是这厮动作太快了,叶文轩压根没看见他的手臂有动过。

也不知那几只蜘蛛怎么样了,遇见个超音速战士堵着路,也是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