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54 字数:4510 阅读进度:63/206

回到客厅没坐多久,爱德华拿着游戏机柄过来了。

“嗨, 汤姆。”他有些害羞, 怯怯道:“我能找你一起玩儿游戏吗?”

叶文轩看了看这位娃娃脸的褐发男孩儿, 扬起一抹微笑:“当然, 你想玩儿什么?”

“不是新作, 是三四年前的老游戏了,不过我很喜欢。”爱德华局促地打开机器,将另一个手柄递给他:“汤姆你真厉害, 和杰瑞在一起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怕他。”

露西在这个时候飘了过来, 为他们端来两杯果汁。

叶文轩道过谢后,才含糊地回答爱德华:“其实我也挺害怕的, 你看我那时候好像很镇定,其实已经吓傻啦。”

爱德华:“真、真的吗?”

叶文轩学他说话:“当、当然。”

“……”爱德华捂住脸:“讨厌,汤姆你不要学我,我只是太紧张了。”

两人便开始打游戏。

中途露西顶着另一张面膜坐过来同两人聊天,瑜微拿着抹布清理卫生,克拉伦斯则在早饭后就拎着袋子出门,貌似是去附近的市场买食材去了。

叶文轩不动声色地和所有向他搭讪的男女聊天,他的目光从各人身上滑过, 寻找对方的破绽和疑点。

到底谁才是卧底在宅子里的间谍?

若说谁最不像,叶文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蕾妮。那妹子一点儿不懂掩藏锋芒, 咋咋呼呼争风吃醋, 一看就是胸大无脑型的人物。

但剩下的这几个人中, 克拉伦斯正在逐渐把控新宅的内务,爱德华看似腼腆内向,但他却总能察觉到一丝违和感。瑜微虽是华国人,但见到老乡半点儿不见亲密,他沉默寡言,看上去毫无存在感,很容易被人忽略。

露西知礼节懂进退,但邢渊昨日说她腿上功夫应该很好,若是这女人来个回旋踢,恐怕一般男人都要避其锋芒。而莉莉,她很爱惜自己的那张脸,性格柔软,除此之外,他暂时还没看到其他东西。

如此分析,似乎这些人都有问题。

与他们交谈,叶文轩旁敲侧击,知道了这些人有一部分是被伊瑟拉吸引,不远万里赶来加入的无知少年,还有一部分则是被掳来的外国游客,经历大概和姬玛与提姆差不多,只不过因为姬玛是战地医生,因此获得了这些士兵的特殊待遇。

他们或是安于现状,或是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反正从昨天住进这栋宅子后,似乎都适应得非常良好。

叶文轩头疼,他讨厌这种波谲云诡的气氛,需要寻找一切蛛丝马迹,来证明自己身边全是坏人。

其实,只要他对所有人都保持警惕,甭管是谁包藏祸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他还能打不过人家?

和爱德华玩儿了两局游戏,他把游戏手柄交给看得兴起的莉莉,自己去了趟卫生间。

镜子里的男人皮肤蜡黄,他五官其实还不错,只是眉形不太好,鼻子有些塌,嘴唇暗沉发紫,眼角横生细纹。大大小小的麻点儿分散在他整张脸上,将所剩无几的几分帅气破坏殆尽,也让人在见到这张脸时,微微生出些心理厌恶。

叶文轩看着自己这张脸,不由喃喃:“这么丑的脸,邢渊那家伙怎么亲的下去啊……”

也是很迷。

除了日常嫌弃自己这张易容脸,他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亟待解决。

这妆容最多持续一周时间,过后会逐步消退,而此时,他凑近了看自己的侧脸,那些麻子已经比几天之前淡了许多。

相信不出一天半,麻点儿就会开始消失,他这过黄的皮肤也会越来越白,眼角的皱纹消退,唇色愈见红润,眉毛和鼻形也会恢复如初。

会变成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英俊男人。

随手在较为隐蔽的脖颈处一抹,指腹上果然有着浅浅的黄色,那是他给自己抹的特殊涂料。

叶文轩皱紧了眉头,脑子里迅速想着补救的方法。

刚起了个念头,身后门板便被人轻轻敲响。

“里面有人。”他随口喊了一句,那声音没停,叶文轩有些不耐烦,撸了一把头发转身开门。

外面是瑜微。

叶文轩惊讶地看了看他:“瑜微?”

后者正扭头朝着客厅的方向看,见他开门也没说话,直接一手握住他的肩膀,手上使力将人往里推,同时自己也顺势钻了进来。

叶文轩立刻警惕,他按住肩上那只手,身体快速旋转,扳着对方的拇指便准备给他来个过肩摔!

瑜微反应奇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一腿蹬在墙壁上,顺着叶文轩的力道在空中转了半个身位,落地时手臂一抖卸去对方的攻击,而后又继续按着他往墙上贴。

他的身手竟然出奇的好,在小小的卫生间里与叶文轩你来我往快速过了几招,一件东西都没打翻,倒是后者体术实在差劲,瞬息之间便落于劣势。

叶文轩再次被他按在墙上,发狠挣了两下,甩脱对方后伸手入怀,抽出一件物事随意抵住瑜微抓过来的手掌,借此电了他一下。

对方果然中招,踉跄一下后退一步,继而跌坐在地上。

瑜微终于开口:“电……是电吗……”

叶文轩将钢笔露出来:“电棍。”

瑜微摇摇头,嘴角掀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叶文轩走进了一步,蹲在他面前,拿钢笔抬起他下巴左右看了看:“你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瑜微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麻得不行,索性不再挣扎,只叹了口气:“可算试出来了。”

然后他压低声音,说:“法师,我来自库尔图营地,受上级指令,同战友在伊瑟拉统治区寻找你和邢渊。”

叶文轩:“……”

叶文轩:“!!!”

“法师和邢渊……还有库尔图……”他张大嘴:“你不会是……”

瑜微艰难地靠在盥洗台旁边的墙壁上,他挣扎着抬起手,举至鬓边,行了一个僵硬的军礼。

“库尔图营地,华国维和部队,侦察兵瑜微。战友好。”

随后他微微一笑:“因为执行机密任务,证件没带在身上,抱歉。”

叶文轩条件反射也跟着行了个礼:“特事部反恐行动组队员叶文轩,代号法师,战友好!”过后自觉声音太大,便又压低了音量说:“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你此前每天都会给特事部发送信息,18号之后再没消息,特事部为此,特地联系了驻南苏丹维和部队。”瑜微向他解释道:“因为你之前曾报告过行程,我们根据情报得知,那附近有两个部落因为未知原因发生了交战。侦察兵去那里查看过,那里有坦克和装甲车碾压过的痕迹,小部落没有这种装备。”

叶文轩接着他的话道:“再联系到那之后,伊瑟拉**武装突然袭击塞拉尔市,你们怀疑是伊瑟拉的部队刚巧经过那里,顺手缴了这两个小组织?嗯……还顺带抓了我们。”

瑜微点点头:“那两个部落我们找过了,没发现你们。所以,这个可能性最大。”

“为此,长官派了一队侦察兵,我们分散在伊瑟拉的几个据点里,想着如果找不着人,兴许也能探听到一些关于你们的消息。我与战友负责这座科勒姆镇,之前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还真撞见你们了。”

叶文轩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缓缓抬手敬礼,低声道:“谢谢你们。”

瑜微笑了:“客气啥,一家人,能帮就帮。”

两人这便算是确认了身份。

出去之前,叶文轩没忍住,问他:“我都画成这样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我最先没认出你,但邢渊很好认,他的脸和蓝眼睛简直就是会走动的招牌。”瑜微道:“在这种地方,与他举止亲密,又是华国人,加上我刚刚试探你,果然功夫不好还会用电。”

叶文轩:“……”功……功夫不好……

“当然了,也不是你遮掩得不好,主要是我们来之前,对你的情况进行过了解和分析。”他怕叶文轩尴尬,便耐心道:“你虽然懂得易容,但我们也擅长识破易容术,有些人五官有违和感,如果不是整容,那一定就是做了伪装。”说着,他补充道:“而且……你这脸妆还特别浅淡。”

叶文轩摸了摸鼻子:“时间太长,妆已经快掉完了。而且,工具在酒店里,我没敢带在身上。”

瑜微为难:“我来时做了些脸部调整,但也没带那些……唔,有一根眉笔,不然你先凑合着用……”

他还没说完,门板又被人从外面敲了敲。

“汤姆,你还没好吗?我想上厕所……”

是爱德华。

叶文轩清了清嗓子:“我……我便秘!你要等不及的话就去二楼也行。”

爱德华:“……哦,好吧。”

等人走了,叶文轩和瑜微交换一个眼神。

瑜微做口型:他是内线。晚上我找机会去你房间。

叶文轩:“?!”等等,内线竟然是爱德华???

瑜微隔了一会儿,确定外面没人了,才解释:“他是门罗送给马伦的特殊人才,这种外表,容易降低人们的警惕心,很好打入地方内部。”

叶文轩:“……怪不得总觉得有违和感。”

他还想再问剩下那几个,不过两人确实在厕所呆的时间有点儿长,想着晚上一并问了也好,叶文轩将厕所门打开,左右看了看,发现走廊上没人,这才让瑜微赶紧出来。

两人出来后就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人向左往客厅去,另一人拾起藏在角落里的扫帚,开始沉默着继续打扫卫生。

叶文轩心不在焉地在走廊上慢慢踱步,这条走廊不长,走到头右拐便能进入客厅,左拐则是一扇玻璃门,连着外面宽阔的小庭院。

他走到尽头处,正待右转,却突然从眼角余光瞥到一个黑黝黝的人影立在左手边。

这个发现让他的汗毛在顷刻间全部竖了起来!

叶文轩悚然转身,视线里立刻映出爱德华的身影。

“你……”他险些结巴,好不容易压下心跳,面上稍显镇定地问:“爱德华,你在这里干什么?”

爱德华看了看他,怯声道:“想去院子里看看,但是……就我自己……”

叶文轩不知道刚才自己和瑜微从洗手间出来的那一幕,这家伙有没有看到,但瑜微说爱德华是内线,这就不得不令他心生警惕。

他耐着性子同爱德华道:“现在正热,那么大的太阳,出去肯定晒脱皮。咱们回去继续打游戏呗。”

爱德华不敢拒绝:“啊,好、好啊!”

叶文轩看他从玻璃门边走过来,突然道:“爱德华。”

“嗯?”

“你上完厕所了吗?”

爱德华扭头看看他:“嗯,上过了。”

此后他一直暗自观察,爱德华就像每一个二十出头的内向男孩儿,有时候叶文轩简直觉得他宛如一朵单纯的小白花儿一般。

但这在战乱区是不存在的。

趁着爱德华跑去找克拉伦斯聊天,叶文轩转头问莉莉:“美女,你刚才有看见爱德华上楼吗?”

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紧贴客厅右侧墙壁,若是上楼必须经过这里,莉莉抱着一瓶牛奶摇摇头:“没有呢,汤姆帅哥。”

叶文轩若有所思,露出一个笑容:“非常感谢,莉莉。”

××××××××

因为马里奥·罗德的到来,伊瑟拉的大半精英都赶来科勒姆镇,聚集在镇中心一座五层楼高的军事建筑中。

这些人被要求禁止携带枪械或其他武器,此时每人一把折叠椅,坐在台下聆听这位博士发表讲说。

当然,他的大部分言论太过专业,几乎没有几个人听懂这半大老头在讲些什么。

邢渊混在其中,听得十分认真。

他需要知道,这位不修边幅的博士跑来南苏丹是想要做些什么。

马里奥终于停了下来,他示意助手上台,一边道:“我这次带来了一部分成品,料想各位虽然看过实验录像,以及一些从实验室传过来的文字资料,应该还都没真正见过这东西。”

重头戏来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挺直背脊,大堂里响起一片挪动凳腿的声音,邢渊的眸子在镜片后面一闪,看向走上台的女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