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二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33 字数:4153 阅读进度:42/206

做完这一切, 他拐进之前邢渊做手术的那条走廊,看见手术室门开着,便拉着路过的护士询问一二。

“是刚才那位病人的亲属?”护士指了指楼上:“手术已经做完了, 听说没什么生命危险, 已经转到住院病房里了, 你可以上去找找。”

叶文轩谢过这位护士,转身便开始往楼上跑。

邢渊被安排在了一个三人间病房里, 旁边两个床位都拉了帘子,靠门那床正有亲属探病,叶文轩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大家子围在床边, 病房里吵吵闹闹的, 小孩子的叫声磨得他耳朵隐隐作痛。

邢渊就躺在中间的病床上, 他闭着眼, 对周围嘈杂的声音充耳不闻。

叶文轩走过去, 还没将四周看个仔细, 最里面的帘子突然动了动。

一个小女孩儿从帘子后面钻了出来,看见叶文轩便站住,盯着他谨慎地瞅了一会儿,然后贴着墙根跑走了。

那女孩儿穿着件不算干净的小裙子,金色的卷发干枯而无甚光泽,她脸上还戴着个口罩,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

叶文轩瞥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 将病床两边的帘子全部拉上。

之后, 他搬着椅子坐在床边, 这才有时间仔细看了看邢渊的情况。

男人之前一直以强硬又冷漠的形象面对他人,此时重伤卧床,面上显出少有的病态,也令他看上去柔弱了许多。

就像是一块儿坚冰被磕出了裂纹,仿佛再碰一下就会碎掉。

然而这都只是叶文轩的臆想,他很清楚,这个男人如果清醒过来,一定会迅速将自己武装起来,再度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这么想着,叶文轩伸出一只手,指尖堪堪碰在男人眼皮上,不着痕迹地轻轻触摸皮下的眼珠。

郑兴国之前那通电话犹在耳边,叶文轩恍然走神,总记起对方说的那些话。

——这个世界上的异能者,不止你一个。

——保护好那颗蓝宝石。

他摸了摸那双眼球,慢慢收回手:“蓝宝石……是指你吗。”

真的很像蓝宝石呢。

隔壁探病的人群陆续离开,病房里重又寂静起来。

叶文轩摩挲着手指,低低地说:“他才不稀罕我的保护。”

许久之后。

邢渊从昏迷中醒来,脑子里一片混沌,令他一时间有些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他眯着眼自己缓了一会儿,然后便一边尝试挪动手指,一边转动眼睛,快速观察周围的事物。

周围很暗,但他还是很快得出了结论:自己正在一间病房内。

看旁边的理疗仪器,这里不是一般诊所,应该还是家规模不小的医院。

右侧病床旁,有位青年正俯身趴在他手边,看起来睡了有一段时间了。

他将头埋在两臂间,只露出小半张脸,半长的头发没像之前那样扎起来,散落在肩侧和床铺上,看上去非常柔软,让观者总想上手摸一摸。

邢渊的脑子不太清醒,等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叶文轩。

他右手没有受伤,便用手指勾住一撮散落在床铺上的碎发,用力一拽。

叶文轩猛地一震,飞快撑着双臂把身体抬起来。

叶文轩:“?!”

邢渊淡定地与他对视,他还很虚弱,声音沙哑:“让你去坎特尔,又不听话。”

叶文轩:“……”

他狠狠喘了口气,一巴掌拍掉邢渊的手掌:“尼玛吓死我了……”

邢渊的手被打偏,悬在空中,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当时都快挂了,我要真开车去坎特尔,说不定到地方的时候,你尸体特么都凉了。”叶文轩抹了把脸,疲惫地回道:“刚醒就准备着训人,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

床上那位也不知听进去多少,只摩挲着手指,仿佛还能感受到对方发丝上的凉意。

他哑着嗓子道:“谢谢。”说完又问:“这是哪里?”

叶文轩:“凯茵镇,离坎特尔还有三个半小时的路程,算是这附近比较大的乡镇了。”

邢渊想要坐起来,又被叶文轩一根指头摁了回去:“你现在需要休息,想干什么,我帮你。”

邢渊看了看他。

后者平静地回视。

隔间的帘幕拉得严严实实,只有床头灯散发着橘色的微光,叶文轩担心旁边床位的人听见动静,便压低了身子,在邢渊耳边说话。

“你的手机、U盘和手|枪我都收好了,切尔诺之前来过电话,我告诉了他这里的地址,梁昊英没有回信,也不知道死了没。”他轻声道:“还想知道什么?”

邢渊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声音还有些虚弱:“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叶文轩:“凌晨……”他扭头看了一眼手机:“三点四十五。”

“飞狼和兄弟盟会追过来的。”邢渊道:“这里有医院,他们的无人机装了摄像头,一定知道我们有伤员。”

叶文轩:“你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

邢渊打断他:“扶我起来,咱们现在就走。”

叶文轩看着他冰蓝色的眼睛,突然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冷静点儿,我会保护你的。”

“……”邢渊即将出口的话一顿,被叶文轩的这句安慰生生噎了回去。

偏生叶文轩还将手敷在他额头上,非常入戏地说:“我的公主殿下,我一定不会丢下你的,快闭上眼,继续睡吧。”

邢渊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草,手拿开。”

叶文轩不为所动,他还趴在邢渊身上,只是将头扭向另一边:“打扰公主殿下的小姑娘,你躲在那里想做什么?”

邢渊神情一变。

负伤的虚弱期使他五感降低,竟然没有发现床边的隔帘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掀开了一角。

叶文轩之前见过的小姑娘躲在帘子后面,她的位置还是之前最里面那间床位,叶文轩后来问过护士,那里原本没有病人入住,是一间空床位。

这小姑娘是偷偷进来的。

见有人朝她看过去,女孩儿往后躲了躲,但这次没跑。

邢渊拧着眉:“一个小女孩儿都能随便闯进来,我对这家医院的安保措施提出质疑。”

叶文轩走过去,弯腰小声说:“你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儿还是晚间看到的那一身打扮,她只抬头用一双大眼睛瞅着叶文轩,过了一会儿,她慢慢走进帘子里,然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

叶文轩:“唔……你爸爸妈妈呢?”

女孩儿不说话,又拉了拉他,这次用了些力气。

叶文轩:“?”

还没等他搞清楚怎么回事,病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发出“吱呀”一声,紧随其后的是个男人焦急地小声道:“凯西,凯西你在这儿吗?”

小女孩眼睛眨了一下,然后开始拉着他往帘子外面拽。

叶文轩:“哎,等等……”

帘子被掀开,一个头戴针织线帽,五官英俊的男人朝里面看了一眼。

他可能只是例行查看,结果没想到人真的在这儿,抓着帘布的手僵了一下:“呃,凯西,你这是在干什么?”

女孩儿回头看男人,她右手还拽着那片衣角,这时又拿左手使劲儿指着叶文轩,似乎想表达什么。

叶文轩这回确定了,这个叫做凯西的小姑娘不会说话。

“凯西,这是别人的病房,不能随便进来。”男人上去一把抱起她,随即一脸歉意道:“抱歉抱歉,小孩子不懂事,打扰两位了。”

女孩儿搂着男人的脖子,看得出对他很是依赖。

叶文轩的视线扫过他缠着绷带的手臂和脖子:“你是她的……?”

“我是她哥哥,叫亚度尼斯。”男人咧嘴一笑,他一脸倦容,笑意未达眼底:“很高兴认识你们,凯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就离开。”

叶文轩把两人送出病房,直到这一大一小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他才收回视线,不动声色地在病房门口加了一道静电陷阱。

靠门住着的病号睡得很死,还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

叶文轩走回中间的床位,一掀帘子发现邢渊已经自己坐起来了。

“……”他有些无奈:“我说,你真要把自己逼这么紧吗?你不累,我看着你都觉得累。”

邢渊坐在床上喘了两口气,看他一眼:“习惯了。”

“那你可以试试改变这个习惯。”叶文轩走到床头,一指按在呼叫器上:“既然你不准备休息,那我叫医生过来再给你检查一遍。”

邢渊这次没有拒绝。

结果医生在推门进来的时候,先被静电陷阱电了个正着,浑身一麻差点儿双膝跪地。

跟他一起进来的护士小姐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那电流顺着医生就传了过来,于是几个护士小姐也中招了。

叶文轩:“……”

邢渊:“……”

叶文轩干咳一声,赶紧去扶他俩:“医生你们没事吧,最近天气干燥,没事儿就多摸摸墙哈。”

医生一脸懵逼,被拉起来之后还觉得不可思议,对着病房门看了半天,过一会儿又小心翼翼拿手去碰那门把手。

护士小姐用病历本捅了捅他后背。

叶文轩假装没看见他们的动作,只将中间的隔帘拉开,让几位医护人员进来:“我大哥刚醒,医生您来看看他。”

护士小姐更用力地捅过去,那位中年医生终于如梦初醒:“哦……好……好的……”

等几位医生护士走了,叶文轩还远远看见那主治大夫站在其他病房门口战战兢兢去摸门把,他有些哭笑不得,感觉自己这是被“小妹”带来的消息搞得一惊一乍,不够冷静了。

邢渊的伤口没再感染,这是个好消息,但医生说他最好住院观察三天,叶文轩料想邢渊肯定不会同意。

果然,天还没亮透,邢渊就要出院走人。

叶文轩斟酌片刻,觉得他们是该走了:“先去坎特尔,到那儿之后咱们再商量一下,看是要想办法回伦敦,还是找最近的机场直接回国。”

早上五点半,叶文轩办理出院手续,在一楼大厅又碰见了那名叫做凯西的小女孩儿。

那女孩儿不知为什么总是跟着他,叶文轩没看见她哥哥,但还是走过去问她:“你怎么在这儿,你哥哥呢?”

凯西看着他,伸手指了指楼梯。

那意思可能是说她哥在楼上。

“你哥在这里上班?”叶文轩看她摇摇头,又猜:“那是来看病?”

凯西眨了眨眼,点头。

叶文轩:“你怎么总是自己在医院乱跑,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

凯西又来拽他,想把他往楼上领。

叶文轩哭笑不得,这还是第一次有小孩儿这么亲近他,他把衬衣从小孩儿手里抽回来,摸了摸她的头:“乖,自己玩儿去,我要走了。”

说完就转身出了医院,他需要把昨晚藏在附近林子里的越野车开出来。

取车再将邢渊扶出医院,临走的时候叶文轩顺走病房里一架轮椅,他素来不是喜欢贪小便宜的人,但非常时刻,只能留了张纸条,言明日后会再赔偿轮椅的费用,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些。

然而此时他并不知道,等一会儿还有一份另类的惊吓等着他。

六点二十分,两人驱车离开医院,再次爬上高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