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31 字数:4286 阅读进度:40/206

他旁边另一名队长插话道:“那天还降下来一道闪电, 老子带来的人吓得枪都端不稳了, 好险没崩了自己的脚指头!”

麦尔斯摸着下巴:“高压电……打雷……唔,这都什么破玩意儿……”

“难道他们华国人, 又制造出了什么新型武器?”他百思不得其解, 端着电脑来来回回看着那几张照片。

最后一段是个几秒钟的视频, 那是无人机在损坏前,跟上公路时抓拍到的简短录像。

录像里, 两个男人打开车门,车头急转拐上公路。麦尔斯伸手按下暂停键,然后眯着眼,仔细辨认画面中两个人的脸。

“不行,光线不好, 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小半张脸, 华国人长得都差不多,没有正面照, 我也分辨不出来。”他将电脑撂在一边, 伸手入怀, 掏出根烟点上:“不是说还有两个人吗,抓住了没?”

“他们逃跑的方向全都不一样,我的两个小队正在追踪。”

麦尔斯摇摇头:“追什么,直接一枚导弹炸掉。”

那小队长脸皮抽了抽:“先生, 这里是英国, 不是战乱区, 我们会惹上麻烦的。”

“我以为你们早就麻烦缠身了。”麦尔斯瞥了他一眼, 随即站起来:“往西走的那两个,现在大概到哪儿了?”

小队长立刻道:“无人机在后面跟着,看见他们去的是坎特尔市的方向,沿途有十几个乡镇,规模都不大。”

“看录像,他们有人伤得不轻,途中必然要停下来找地方治疗。”麦尔斯笑了笑:“我对他们的秘密武器有些兴趣,把这里收拾一下,咱们去找他们玩玩儿。”

××××××××

正如麦尔斯猜测的,叶文轩将车开到距离最近的小镇之后便调头拐了进去。

邢渊此时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但仍然知道现在不是停下的最佳时机:“这里……离比克庄园太近了……”

叶文轩一双眼睛来回扫着周围的房屋,一边寻找小镇上的诊所:“别睡过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后背还有知觉吗?”

邢渊:“死不了……”

然而围着小镇转了一圈,叶文轩一无所获,他干脆下车找了个人询问。

那人看到他先是面色震惊,听到询问的内容才道:“呃,艾妮医生没有诊所,她都是在家里的工作室给病人看诊,我们这儿太小了,重病都是去大一点儿的乡镇。”

叶文轩抿了抿唇:“那这里有卖药品的吗?”

“有是有,但是……”那人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一边道:“你看起来不太好,需要我报警吗?”

叶文轩不明所以,警惕道:“什么?”

那人指了指他的耳朵:“你的耳朵在流血,还有你脸上,呃,衣服上也有很多血……我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

叶文轩这才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耳朵,没成想摸到了一片濡湿。

他将手拿到眼前,果然沾了许多血渍,叶文轩猜测这是地雷爆炸时冲击波震伤了他的耳膜。再看身上那件皱皱巴巴的衬衣,因为爆炸而沾满了泥土,前襟位置还有邢渊将他扑倒时,从对方身上飞溅过来的鲜血。

想必脸上也是一样的惨不忍睹。

对面这人估计将他当成了某个正在逃亡的受害者,既有怜悯又有警惕,似乎随时准备转身逃跑。

叶文轩无措地放下手:“我……之前遭遇了抢劫……”

“噢,这真是……”那人看了看他来时的方向:“你是游客?这附近很少有不守规矩的小混混,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也许是叶文轩亚裔人普遍偏瘦的体型没有引来这名本地人的反感,他浑身是血,衣衫凌乱,一看就像是刚被欺凌过似的。

好心的小伙子将他带去药房,自然又引起药店老板一阵惊呼,两人一起劝说他立刻报警,并向他指明镇上警察局的方向。叶文轩买了些止血和止痛的急救药物,又拿了些绷带和消毒纱布,这才谢过两人,说处理完伤口立刻报警。

“艾妮医生去了凯茵镇,那里有医院和诊所,只是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药店老板最后道:“你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以去那里的私立医院看一看,耳朵流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叶文轩:“谢谢。”

他借店里的洗手间洗了把脸,将身上的血清理干净,便拎着一兜药拐出小镇。

在附近饶了两圈,确定周围没人跟踪,叶文轩这才终于走回停放越野车的那片林子里。

走近了发现汽车后门半敞着,叶文轩浑身肌肉瞬间绷了起来。

垂在身侧的右手渐渐凝出一枚蓝得发紫的闪电球,叶文轩慢慢踱了过去,一边留意着附近的动静。

林子里静悄悄的,偶尔有鸟鸣和虫叫从不起眼的树枝草丛里传过来。

除此之外,没有人类来过的迹象。

叶文轩走到车边,朝里面看了一眼。

邢渊正侧身靠在座位上,低头看着腿上的东西。

他狠狠松了口气,收回闪电球,走过去拍了拍车身:“能爬起来了?”

邢渊抬头看他,嗯了一声。

他脸色白得吓人,额头那道伤口溢出的血没有擦拭,配上还在往外飙血的左肩和后背,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

但好歹意识是清醒的。

叶文轩:“你后背不疼么,趴座位上歇着去。”随后他看见对方腿上摆着的物件,眼神一厉:“这是……这不是之前威尔森家里满天乱飞的小型无人机吗?”

“缀在咱们后边的……估计是想过来,拍点儿东西。”邢渊说话都费劲儿,他喘了几下,接着说:“我看见它,就顺手一枪打下来了……”

叶文轩看着无人机螺旋桨上一个明显的划痕,很难想象这位病号是怎么端枪把这东西崩下来的。

偏偏病号到现在还不老实,邢渊垂着头把玩儿手里那枚拇指大的摄像头,镜头已经被子弹打坏了,他将裂成蛛网状的镜头对着叶文轩:“我见过有的无人机上会安装弹药,控制员可以远程射击。”

叶文轩随口接道:“哦,那真是庆幸咱们遇上的飞狼比较穷,买不起那种高档货。”

趁着邢渊还在说话,叶文轩拍拍他没受伤的肩膀:“转过去,我看看你的伤。”

邢渊看一眼他拎着的伤药,没作声,默默转了半个身子,亮出宽厚的肩背。叶文轩便把他那件已经残破不堪的上衣小心扒了下来,露出后背大片大片的爆炸伤。

脱衣服时动作虽轻,但还是不可避免碰到了伤口,邢渊闷哼一声,手里的摄像头吧唧一下掉在脚边。

“看你还有精力举枪打飞机,想来这点儿伤应该不算什么。”叶文轩恨他受伤也不安静躺着,不管他的痛哼,口中道:“飞机倒是打得挺准,一发入魂?”

邢渊咬紧牙根,冷汗自额角滑下,滴在胸膛上:“我早就……想说了……咱俩究竟谁更像流氓……”

叶文轩给他做了简单的清理和包扎,又去看受伤的左臂,邢渊淌了一身汗,等旁边的人将他背部和肩膀的伤口都检查了一遍,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叶文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手拿起脚边一瓶酒精,钻进车里道:“趴着别动,头仰起来,我给你弄一下头上的伤口。”

“我自己可以。”邢渊别过脑袋,伸手一把拿过那瓶药水:“咱们该走了,无人机暴露了我们行进的方向,这里不能多呆。”

叶文轩:“我能对付他们。”

邢渊拧起眉:“你这毛病真是……”

他侧头看了看叶文轩,后者目光坦然。

“叶文轩,你在接受命令的时候,特事部的上司难道没有给你一些忠告吗。”他慢慢从后排坐起来,双眼看向旁边的青年,神色中带着一丝不赞同:“你的能力,给了你一种‘无敌’的错觉,它让你充满自信,有时这种自信过度膨胀,你会变得自大,狂妄,藐视他人。在关键时刻,这些问题足以致命。”

叶文轩与他挤在狭窄的后排,四目相对,呼吸都要吐在对方脸上了。

“真没想到,你还会给我当一回人生导师。”他道:“不过,这话用在你自己身上,我感觉也是再适合不过了。”

邢渊眉头紧皱:“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吵架。”

叶文轩与他对视,片刻后抽身退到车外:“真巧,我也不想。”

他把纱布和创口贴,止痛药一并抛到后排,这才回到驾驶座,启动引擎:“我刚才问了路人,这附近没有医院,离这里最近的好像是在什么凯茵镇,咱们先到那儿去,你的伤还需要医生看看。”

邢渊一边缓慢地处理额头的伤口,一边看了他一眼:“我的伤不碍事。”

沉默了一会儿,越野再次上路,叶文轩才道:“你那一下,救了我一命。”

“我以为,你不应该是这一类人。”他目视前方,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我对你有一些改观。”

邢渊手一顿:“我是哪一类人?”

叶文轩随口道:“冷血固执,老古板,不把人命当回事那种吧。”

邢渊:“……”

“哦,你还有第二种性格,那我也一并评价一下。”叶文轩又给他一击:“第二种……阴险狡诈,三观薄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说着,他抬头从后视镜里注视男人:“如果刚才在庄园里真的走投无路,依照第二种性格,我猜你应该会立刻投降加入飞狼,在逆境中谋取最大利益,利用所有身边的人,让自己活到最后。”

两人在后车镜里对视。

片刻后,叶文轩移开目光:“我没想到,你会救我。”

“大概我这次看人,真的不太准。”他低声说:“我为之前讽刺你的那些话道歉,但我还是认为,你的某些做法非常,非常的不恰当。”

邢渊将创口贴按在伤口上,他抿紧嘴唇,轻轻道:“你的直觉没错。”

叶文轩颇为讶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就是那种人,如果当时没有你在场,我会考虑投靠他们。不是飞狼那种杂碎,而是它背后的兄弟盟。”将沾满血的纱布和绷带全扔进袋子里,邢渊接着说:“我一直认为,只有活着,才能把所有中伤我的人拖进地狱,而只有得到了权利和金钱,前面的这些目的才能一一实现。”

“钱和权利可以解决很多事,比如买凶杀我,那么,我也可以出双倍的价格,让杀我的人临阵倒戈,反杀雇主。但那样非常危险,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轻易尝试。”

“权利能改变一切。我之前……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叶文轩深深吸气,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越野突然提速,邢渊眼疾手快扶住把手,好险没将受伤的后背撞在座位上。

“但人是会改变的。”

“我……虽然不是好人。”他低声道:“但也恨滥杀无辜,也恨背信弃义。”

说过要带他出去,过后食言,那以后再做承诺,还有谁会相信?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如此兴师动众派人来救你这样的人,到底意义何在。”叶文轩从后视镜看他,口中道:“我以为,这么多人拼死保护的,就算不是为社会做过杰出贡献者,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个知道心怀感激,珍爱生命的人。”

“我没有嘲讽你的意思,毕竟你自己也说了,你不是个好人。”

邢渊打开车窗,将枪口朝向窗外,低声道:“大概是因为……我还有些其他用处吧。”

他扣动扳机,十几米外一架紧紧跟随的小型无人机应声而落,触地后被摔得米分碎。

所幸这条公路上除了他们,再没别的车辆经过,否则搞不好还会引起一场交通事故。

叶文轩收回视线:“枪法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