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27 字数:4277 阅读进度:36/206

叶文轩眼皮一跳,便见有一团黑影从床底滚了出来, 他手中的闪电猛地脱手而出, 那黑影几乎来不及反应, 立刻中招。

“啪”的一声脆响,那道高强度静电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之下, 直接打在了对方身上!

切尔诺闷哼一声,他身子晃了晃,然后很快单膝跪地,硬是受了叶文轩这一下。

“切尔诺?”他坐在椅子中,身体前倾, 将手肘撑在膝盖上,借着灯光辨认对方的脸, “他竟然在这里, 你们之间有联系?”说着,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你真是够信任他的, 把我和张晴雪甩掉, 却让他跟着你。”

但若真的如此,切尔诺被电伤, 邢渊却一点儿也不着急, 实在是说不过去。

他正思索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邢渊已经一指地上的大汉,一边道:“这位, 我可以重新向你介绍一下。”

“艾森·切尔诺, 我从‘黑门’带回来的死士。他是被训练过的战斗武器, 一生只认一次主人,若是需要保护的主人死了,他会立刻割喉自尽。”邢渊语气淡漠道:“如果换成是你,一边是两个身份不明的可疑人员,另一边是自己的死士,你会选择哪一个?”

叶文轩:“……”这不废话吗。

但随即,他立刻想起了曾在红蔷薇会所听到的只言片语,端盘子的服务生窃窃私语,说着想要去“门后”的地方再赌一次。

这么想着,他便问了出来:“黑门……是什么?”

邢渊打了个响指:“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大家都自觉一点坦诚相待,怎么样?”

叶文轩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邢渊看起来似乎比较满意,他对着不远处的壮汉随意挥了挥手:“切尔诺,你先去找梁昊英。”

切尔诺:“仆……”

邢渊一皱眉:“你还有事?”

叶文轩冲他摆摆手:“他受了我一记强静电,估计现在被麻痹得腿都是软的,你让人家缓缓。”

邢渊朝切尔诺看去,后者半跪在床边,垂着头,按在地上的右手正在不住颤抖。

果然,过了十几分钟,这位高大的死士动了动,强撑着一瘸一拐出去了。

目送他离开,叶文轩却在心里思索另一件事:梁昊英出了那间办公室后就没再现身,莫非另有原因?

正想着,对面的邢渊已经开口了:“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去了一趟红蔷薇会所。”

“会所的老板是我的朋友,一个风流成性的败家子,我因为某些你知道的原因,找他要了名死士。”邢渊漫不经心道:“结果就在那天晚上,威尔森告诉我,有人偷偷进入他的地盘转了一圈。”

叶文轩摸了摸鼻子:“……哦?”

“还打昏了一名刚入职没多久的亚裔员工。”邢渊看了看他:“真不巧,员工休息室里有一台监控器,你走得太急了,没有看到立柜上面也有这东西。监控拍出来的画面虽然不太清晰,但身形和长相,都能看个大概。”

叶文轩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真去过休息室,还在里面慢悠悠易了个容来着……

等等,不能就这么露出马脚,若是当时会所的人真的发现了他,怎么可能还让他安安稳稳在里面逛了一圈又一圈?

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邢渊道:“事发时没留意,但后来那个亚裔服务生醒来后,大叫自己在后街躺到了后半夜,嚷嚷着要辞职,结果惊动了威尔森。唔,检查监控的时候,我也有幸得以旁观。”

叶文轩:“……”

邢渊点到为止,堵了叶文轩一回,立刻就将话题又拉了回来:“‘黑门’是红蔷薇经营的一项业务,算是一个交易平台吧,只不过卖的东西都比较另类。”

叶文轩坐直了身子:“‘黑门’都贩卖什么?”人口,亦或是军火?

邢渊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一个问题问完了。”

叶文轩瞪着他:“你说的太笼统了,这个问题相当于没有被解答,你在和我玩儿文字游戏?”

“立场不和,有些事情,我不可能给你正面答案。我想你可以理解。”邢渊静静道:“轮到我了。”

他问:“谁是你的上司?”

这个问题简直直戳要害。

叶文轩撩着眼皮看他,没什么犹豫便道:“皮皮鲁。”

邢渊:“……”

邢渊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的听力没问题。”叶文轩坐在椅子上,狡猾的说:“我的上司代号皮皮鲁,这是真的。”

他态度明确:你不给我正面答案,那就别指望我会遵守规则。

他用最简单的方式予以邢渊一记有力的回击,果然半点儿亏也不愿意吃。

原本凝滞的气氛被这一句话搞得有些不上不下,邢渊失笑:“好吧,你倒是会学以致用。”

叶文轩哼道:“不,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二个问题,他问:“你被雇佣兵追杀的原因是什么?”

“我不太清楚。”邢渊屈起手指,在墙壁上一下一下的轻点:“不过最近猜测,是有人在买凶杀我,大概……是家族纠纷吧。”

“什么亲戚这么大仇,能雇一整队的雇佣兵来杀你?”叶文轩狐疑道:“你以为在演好莱坞大片啊,那种桥段现实生活里怎么可能会出现。”

邢渊摊手:“但如果是一个掌控无数人脉和资源,且非常、非常、非常有钱的家族,遭遇我这样的情况,也就不意外了。”

叶文轩仍然嗤之以鼻:“手握人脉和资源的人,还能被十几条枪追得满英国乱窜?”

“我可从没说过我有这些东西。”邢渊自嘲的笑了笑:“人脉和资源属于邢氏家族,谁当了掌权的那位,谁就可以离它们更近一些。我么,只是个小角色。”

“但若是贪心太盛,想要将它们全部握住,势必将要引火**。”

叶文轩怔了怔:“你……”

邢渊摆摆手:“到我了。”

“我身边还有谁,是你们的人?”

叶文轩顿住,他看着邢渊,抬手指了指自己。

邢渊:“除了你。”

叶文轩:“没了。”

邢渊:“……嗯?”

叶文轩特别无辜地眨眨眼:“我知道的只有我自己,真的。”

邢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之前从维斯豪尔出来,我一直带着你和张晴雪,因为我知道,肯定有人会潜伏在离我最近的地方,好的坏的都有。”他微微一哂:“之前我不确定你俩的身份,还想找机会试探试探,不过后来你这蠢孩子倒是自己暴露了。”说着,他露出一个不能理解的表情:“特事部现在招人都这么随便了吗,也不让你进行个特训什么的。”

叶文轩:“……”别说,他还真被折腾了四个多月,然后得到了一张全线飘红的成绩单。

“等会儿,你说‘我俩’。”他将椅子挪进了点儿:“张晴雪是什么身份?”

因为他这话,邢渊似乎想到了什么,哼笑道:“既然你是授命来保护我的,那她,就是别人放在我这里的那只蝎子。”但若是用的好了,这蝎子便不只是能蛰倒敌人,或许还能够反噬其主。

“之前我以为,蝎子会藏得更深一些,可能会扮作我比较欣赏的那类人,这样不管是窥探我的行程,还是窃取商业机密,都方便很多。”他看了看叶文轩,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看来是我想岔了。”

叶文轩:“看我干嘛……难道你还以为我是蝎子?!”

邢渊:“毕竟你来的时间非常微妙。”

叶文轩还想细问,邢渊快他一步:“该我了。”

叶文轩:“呼……好吧,你问。”

邢渊:“你的能力,可以发挥到什么程度?”

叶文轩看了看他:“电死你不成问题。”说完他不等邢渊继续,飞快地问:“明知道自己被追杀,为什么还选择走出特事部的保护圈,跑到英国来?”

邢渊这回没忽悠他:“我身边可疑的人太多了,特事部的保护固然很好,但也因为你们那么明显的动作,这些人越藏越深,平时只会指使着一堆雇佣兵四处晃悠。”

“他们就像定时炸|弹,悬在我的要害部位,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掏空我的血肉,我忍不了。”

又一轮的问答开始。

邢渊道:“维斯豪尔大学外面的运奶车,是不是你的人准备的?”

叶文轩:“是。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单挑一整个佣兵队?”

邢渊:“去找一个人,我要拿些东西。和你联络的人是谁,现在在什么地方?”

叶文轩:“食人花,我没见过他,不知道人在哪儿。你要拿什么东西?”

邢渊:“飞狼和邢家人的通信证据和资金往来记录。你的代号是什么?”

叶文轩打了个哈欠:“法师。拿到证据又怎么样,你要起诉他们吗?”

“不是我说,你们这种大家族的戏可真多,一场夺权风波还扯上极端恐怖组织,你们对得起那些因为这些事而惨死的无辜者吗?”

房间里光亮骤然熄灭,邢渊的手机没电了。

黑暗中,男人轻轻啧了一声,摸黑走到床边,翻身躺了上去:“我从来不是好人,但也恨滥杀无辜。”

叶文轩还坐在椅子里:“趁着天黑,屋里也没电,咱们来聊几个比较感性的问题。”

邢渊露出个笑,没有反对。

“你作为公众人物出现时,和在红蔷薇会所的时候,分别呈现两种不同的性格。”

“一个是又冷又硬,不仅死板还喜欢定规矩的‘阎王脸’,还有一个我见得不多,不过应该是无限接近臭流氓那一款的。”叶文轩一手撑着头,有些玩味道:“说真的,两种性格换来换去,不累吗?还是……你有精神分裂啊?”

邢渊嗤笑:“屁的精神分裂。”

叶文轩哦了一声:“那就是伪装。”说着,他突然连人带凳子移动起来,将整个人都挪到床边,一直凑到邢渊跟前。

邢渊勾了勾嘴角,要笑不笑道:“喂,这里墙薄,动作轻点儿。”

“就是知道墙薄,所以才凑过来说话么。”叶文轩在黑暗中努力观察他的脸:“跟你说,我刚刚在隔壁,连你洗澡开水龙头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咱俩隔这么远说话,指不定都被墙壁另一边的人全听见了。”

邢渊将脸扭到他坐的方向:“我说呢,你站我屋外面敲了五分钟的门,还这么确定里面有人。”

叶文轩:“一问一答,接着来啊?”

邢渊:“你还玩儿上瘾了是吧。”

叶文轩不搭理他的调笑,继续问:“两个性格,哪一个才是你的真面目?”

邢渊抱臂仰躺着,懒懒道:“哪一个都不是。你到底是设计师,摄影爱好者,还是特务警察?”

叶文轩回敬他:“我和你不一样,我哪个都是。公司里一直流传你和十个助理的风流韵事,所以你到底爱的是哪一个?”

邢渊:“?”

叶文轩一脸期待。

“什么玩意儿,风流韵事?”他差点儿以为自己听岔了:“你从哪儿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道新闻!”

叶文轩:“没有吗?”

邢渊斩钉截铁道:“无稽之谈。”

叶文轩失望地哦了一声:“那夏炎彬?”

邢渊嘴角抽了抽:“娱乐新闻瞎诌的,没有。”

叶文轩:“唔……雷向明?李飞?切尔诺?华夏酒店那个老板?或者上一任那个摄影师?”

黑暗中一只大手快速伸过来,照着他脑门就是一下,叶文轩被打得眼冒金星,痛叫起来:“靠啊,你打我干嘛!”

邢渊咬牙:“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