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三十五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26 字数:3955 阅读进度:35/206

午夜十一点半,佳亚市城郊大片居民区出现断电现象, 原因不明。

看到头顶的壁灯骤然熄灭, 叶文轩满意地将手从电源插座里抽了出来,他吹了吹指尖上那一缕轻烟, 动作轻巧地踱到门边,一手开锁, 将门推开一道缝。

有人推门出来查看情况,叶文轩听见几个男人大声抱怨着, 从远处的多人宿舍走出来, 几个在查看电路,还有几个径自下楼,估计是去找旅馆老板了。

黑暗中有几道亮光划来划去, 不知是谁开了手机的后置电筒,走廊里一时间吵得不行,看来这里人大多也都是夜猫子。

叶文轩将门推开了些, 发现隔壁还是没什么动静, 仿佛里面压根没住人。

他对面屋里的外国小哥也出来了, 偶尔拿手机一照发现他站在门后,吓得差点儿大喊出来。

“哦上帝, 我差点儿被你吓死了!”他走过来,一手扶住胸口喘了一会儿,又拿手机灯伸头去看叶文轩的房间:“你屋里也没电了吧。唉, 我估计这一片的电路都完了, 我刚看对面那栋楼也黑灯瞎火的。”说了半天, 他突然看向叶文轩,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颤巍巍道:“呃……你,你怎么一直闭着眼睛啊……”

叶文轩出来没戴墨镜,他还沉浸在自己“眼盲心不盲”的人设里无法自拔,索性两眼一闭继续装瞎,也是非常的入戏。

“我眼睛不太好。”他露出一个坚强的微笑,特别有白莲花气质:“反正也看不见,所以我不怎么开灯。”

对面的小哥差点儿以为是大晚上撞见鬼了,好险被吓的岔了气:“哦、哦哦,那你这出来是……”

“听见外面有动静,唔,我就出来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走廊上的人基本已经回屋了,只有下楼找人的还没回来,那小哥叹了口气:“今晚估计不会来电了,我回屋睡了,晚安吧。”

叶文轩闭着眼冲他点点头,道了句晚安。

等过道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后,叶文轩静立片刻,然后他反手一用力,将房间门顺势带上。

咔哒一声,门被锁上了。

做完这些,他便慢慢走到隔壁房门前,然后开始抬手敲门。

叩。叩。叩。

他敲得不紧不慢,也敲得非常轻,就这么不停歇地敲了三四分钟。

即使门的另一边半点儿动静也没有,但扣门的手不曾放下,仿佛笃定了里面的人听得见,并且会给他回应。

就这么连续敲了五分钟,叶文轩也不怕把旁边屋子里的人都吵醒。期间有其他房间的住客开门查看,瞅见黑洞洞的走廊里站了个人,还在以均匀的速率敲着门,全都吓得后退一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关门钻被窝。

这些人的动静,叶文轩一概不理。

终于,在他敲得指节隐隐作痛前,面前的门板“吱”的一声,开了道缝。

叶文轩动作一顿,右手还悬在半空没有收回。

门后是同样幽深的黑暗,一个高大的人影轮廓隐在其中,叶文轩看不清这人的长相,但强烈的存在感不容置疑。

鼻子微微耸了耸,他依稀闻见了少许沐浴露的香气。

门里的人低声问:“什么事。”

叶文轩回过神来,知道对方看不清他的样子,但还是装模作样地扬起一抹微笑:“先生,我就住在您隔壁。嗯,刚刚不小心被锁在门外了,我……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吗?”

那人静默片刻,仿佛是在透过黑暗打量他:“你可以选择下楼找老板来。”

“是这样的,我的眼睛看不见。”叶文轩耐心的解释道:“手杖被落在了房间里,我现在其实有点儿寸步难行。先生,听说您是华国人,我也是,您能不能看在同为国人的情分上……”

他话没说完,突然手腕一紧,人已经在电光火石间被捞进了房间里。

后背抵在墙上,身旁传来“咚”的一声,料想是大门被人用脚使劲儿踹上了。

叶文轩左臂曲起,巧妙地隔开袭向他颈侧的匕首,右手则试探着迅速击向对方肋下位置,紧接着便理所当然地被擒住。

那只手强横地制住他的手腕,将他的右手反压在头顶的墙壁上,随后一道炽热的吐息喷在脸侧,烫得他呼吸都乱了几拍。

“小摄影师,真当我听不出你的声音吗。”男人以压倒性的武力,将他紧紧压制在墙上,弯下腰来低声说:“住我隔壁,还眼睛瞎了,嗯?”

温热的**压了过来,叶文轩这才惊觉对方没穿衣服,他挣了挣手腕:“你……你不穿衣服就开门,邢总裁以前也这么开放的吗?”

他这句话一出,已经算是变相承认了自己就是叶文轩。

邢渊没放手,也没推开,还是用身体压制着他,只自顾自道:“我让你回国,你不听话?”说完又觉得这话毫无意义,他啧了一声,干脆换了个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叶文轩哼了哼:“先放手。”

邢渊挑起眉毛,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竟然当真放了手。

叶文轩:“然后你再往后站点儿,你衣服都没穿,站这么近耍什么流氓。”

“是谁站在我房间门口,一直坚持不懈使劲儿敲门的。”邢渊不再贴着他,而是转身离开玄关,漫不经心地往床边走去:“你要是不敲门,我现在早就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叶文轩揉着手腕跟过去:“我敲门的时候你在干嘛,这么久才去开门。”

邢渊将匕首丢在床上,头也不回道:“洗澡。”

叶文轩嘴角一抽。

这家伙停电之前就在洗了,等他把这一片的电路全部干掉,旅馆里其他人骚乱了一阵,这货竟然不为所动,黑灯瞎火的还在继续洗。

两人在玄关交锋时挨得很近,叶文轩没感觉到水汽,倒是闻见了清爽的胡须膏的气味,想必就在之前他敲门的时候,邢渊还好整以暇地擦了擦身体,拿着旅馆提供的刮胡刀,还特么刮了个胡子!

想想都觉得牙疼。

叶文轩心道:这要不是他的任务目标,早把他电得满屋子跳霹雳舞。

等他走到里屋时,邢渊已经把睡衣套上了。

因为没电,邢渊将手机翻出来,点开后置电筒,而后随手拎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副眼镜。

借着光亮仔细研究了一阵,他对朝这边走过来的青年道:“你通过它找的我?”

“追踪仪藏在镜腿里,它有范围限制,所以我是先来了佳亚市,才通过它找到了你。”叶文轩拉了把椅子坐下,仰头看他检查眼镜,坦然道:“我不确定你在不在佳亚,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把它扔了,用眼镜来寻找你,只是赌了一把,没想到赌赢了。”

邢渊轻松掰下两个镜腿,随手在床头柜上敲了敲。

这副银边眼镜镜腿的脚套是用尼龙做的,末端很宽,造型有些老旧,透着点儿复古的味道。

“要是两只脚套的重量不一样的话,你恐怕早就发现端倪了。”叶文轩伸手一指:“是右边的那个。”

他话音未落,就见邢渊拿起左边的镜腿,三两下就把脚套|弄了下来。

有力的手指顺着断口那端开始,一点一点碾碎脚套,很快的,邢渊停下动作,他把一端倒扣在手掌中,使力向掌心捣了两下,果然捣出了件东西。

透过手机电筒的亮光,两人都看清了这个米粒大小的追踪器。

邢渊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椅子里的青年:“右边那个?”

叶文轩:“咳咳……”

“从我这边看,确实是右边那个,下次我会照顾一下你的方位感。”他面色特别坦然,仿佛刚刚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眼镜你也拆过了,这小东西能还给我吗?毕竟还挺贵的,坏了我还得赔……”

邢渊闻言捏了捏那枚追踪器:“哦,赔给谁?”

叶文轩:“你早猜到我是谁了,还会想不到这玩意儿是哪里制造的?”

“你如果不亲口承认,那我的某些猜测,就永远只是缥缈不定的臆想。”邢渊看他一眼,将微型追踪器抛给他。

他的力道用得有些猛,追踪器擦着叶文轩的手指飞了出去,堪堪便要落在黑暗之中。

便在这微末之间,一丝近乎于无的电离尾巴将它牢牢抓住。

行进的势头受阻,追踪器顺着这力道被拉了回来,正好落在叶文轩虚虚张开的掌心里。

这动作太快,但邢渊还是捕捉到了。

他靠在床头柜旁的墙壁上,双手抱臂,静静打量这位不请自来的青年。

“今天上午,我在维斯豪尔大学演讲的时候,有人朝着我的脑袋开了一枪。”

“哦?”叶文轩低头摸了摸周身的口袋,他出门时没带钱包,于是只能把追踪器小心翼翼揣进牛仔裤兜里。

“子弹朝我飞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它,不过枪手射击的距离太近,我当时料想它能打穿我的颅骨,运气差的话,可能会搅在脑子里,在额叶区里搅个大洞出来。”邢渊低头看着他的动作,语气无比淡定,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的脑仁儿似的。

“结果就在那时,我看见了一道电网。”邢渊道:“它将子弹拦截下来,救了我一命。”

叶文轩终于放好了追踪仪,抬头瞥了他一眼:“哦,所以呢?”

邢渊一双蓝眸在黑夜中越发幽深,他缓缓道:“我今天看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我想再问你一次。”他盯着神色自若的青年,唇边带了丝笑:“你的眼睛里,是不是藏着闪电?”

叶文轩没说话。

半晌,他终于伸出右手,掌心朝上,五指虚张。

先是一小撮微不可查的电离弱光,于手机电筒刺眼的光芒下,它几乎没有半点儿存在感。

但随后,放电脉冲一个接着一个,它们迅速完成一段阶梯先导,亮蓝色的微型闪电已经初具规模,但随后它便再没有其他动作,就这么悬浮在叶文轩的掌心上方,如一道瑰丽的全息影像,吸引旁观者忍不住伸手去触摸。

叶文轩姿态随意的靠坐在椅子里,闪电被他握在掌心,青年眉眼微微垂着,仿佛只是握住了什么很普通的事物。

他的黑眸被电弧折射出细碎的光芒,表情既有淡漠,又透着慵懒,便如一位蛰伏的猎手,反复调试着手中的厉器。

邢渊活到29岁,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人。

若说叶文轩是什么绝顶的美人,那就是夸大其词,但拥有如此强悍的超能力,自身的个人魅力没被比下去,反而愈发让人流连忘返者,唯有叶文轩一个人而已。

邢渊紧紧盯着那道闪电,过了一会儿,露出一个笑容。

“作为阁下坦诚相待的回礼,那么我想,我方也应该展示一下应有的善意。”

他拍了拍手,低声道:“切尔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