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5 02:48:19 字数:3353 阅读进度:28/206

轰——!

整个办公室都在扭曲破碎, 那股无形的冲击波自后方重重砸来,叶文轩连痛叫都来不及发出, 已经一个踉跄被掀飞出去,笔直的砸在了前面人的背上。

他的鼻腔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耳边是女人的尖叫和男人们的咒骂,似乎还能听到远处有人正吹着口哨, 发出爽快的大笑。

第二枚火|箭弹堪堪杀到!

它穿过那面已经被火|箭弹打烂的墙壁, 冲破滚滚浓烟,嚣张的发出尖厉的呼啸, 就这么大张旗鼓的一路追着目标砸了过来。

突兀的, 一道电网凭空架起, 将这枚狂妄至极的大家伙拦腰截了下来!

呲——

火|箭弹犹自不甘地高速旋转着, 亮蓝色的闪电弧死死锁在它的弹头中部, 便如一只渐渐收拢的捕鱼网, 誓要将网中的猎物剿杀干净。

无人得见浓重烟雾中的这场角力, 神秘的电网只出现了五秒, 便如来时那样,再一次突兀的消失了。

火|箭弹被那神出鬼没的“敌人”整治的后继无力, 它一头栽下, 弹头触地即爆, 给本就一片狼藉的楼体带来了二次重击!

只有楼外手持RPG火箭筒的男人轻轻咦了一声, 似乎对这发炮弹的效果很是意外。

“哦, 这不太对。”他从地上站起来, 颠了颠肩上的武器, 自言自语:“没有打死人?真是, 太遗憾了。”

然而这两枚火|箭弹所造成的威力其实非常巨大。

这栋教学部本来有六层,自东至西楼长至少30米,此时四楼朝南的某处办公室被炮弹重点照顾,火|箭弹将楼体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弹头里的□□被引爆,那些燃烧着的红色火苗见风就长,不一会儿就有了燎原之势。

墙壁坍塌,火势蔓延,浓烟涌进大楼的各个角落,这些变故无一不在撩拨教学楼里的避难者。

一时之间,哀叫哭嚎声即使在几十米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在漫天大火之中,有人慌乱地往外跑,也有人信步闲庭般往里踱。

说是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鼻翼下的人中处传来一顿钻心的痛,叶文轩猛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头顶那双幽深的“蓝宝石”。

唔……有点好看。

“清醒了吗?”邢渊将掐在他人中上的手指收回来,继而又在他面前伸出两根指头:“这是几?”

叶文轩有些晕眩地看着他:“……这是几?”

邢渊比了个四:“问你呢。”

叶文轩晃了晃脑袋:“……问你呢。”

邢渊低头看了他两秒:“果然,被石头砸傻了。”

“砸傻了……?”叶文轩右手覆在后脑上,摸到一个挺明显的鼓包:“怎……么回事儿啊……”

问完他就自己想起来了。

六个人逃到走廊上时,第二枚火|箭弹就在他们屁股后面飞了过来,叶文轩借着硝烟的遮蔽架起一道电网拦截,却没注意坍塌的地板,一不留神脚下踩空,跟着碎石就掉到三楼去了。

随后第二枚炮弹被引爆,他再次被强烈的余波掀飞,中途还被一块儿石头砸在后脑上,好险没被砸破脑袋。

至于为什么邢渊会跟他掉在了一处,叶文轩是真的没啥印象了。

等到眩晕感终于渐渐消去,叶文轩才有精神打量四周的情况。

他们此时窝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左右都是堆积成山的混凝土块和断裂的钢筋,触目所及的地方一片昏暗,有时挪动手脚也会碰到坚硬的石头。

四周不断有呼救声从石缝间传过来,叶文轩猜测,这是同他们一样被压在石头下面的可怜人。

他动了动鼻子,然后忍不住被刺鼻的烟雾呛得咳嗽起来。

邢渊趴在他身上,那张脸就垂在他右侧颊畔,听见他咳嗽便费力地伸出一只手,横过来捂住他的口鼻:“平缓你的呼吸,不要使劲咳嗽,烟雾吸太多小命就没了。”

说完,他突然侧了侧头,冲背后道:“切尔诺,能出去吗?”

叶文轩便听见邢渊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能。”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止他和邢渊,最上面还有个切尔诺在。

怪不得醒来以后总觉得浑身都要被挤爆了,原来是因为身上压了两个大男人。

他刚刚真的以为邢渊对外谎报体重,其实是个四百多公斤的大胖子呢。

叶文轩被压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你们——好沉啊——”

邢渊吐出一口气,似乎是在庆幸叶文轩没被砸成白痴:“有命活着就应该知足了,你还嫌弃自己的救命恩人?”

呵呵,究竟谁是谁的救命恩人还不一定呢。

叶文轩被可怕的重量压得无力吐槽,只奄奄一息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他话音未落,头顶上一声怒吼,切尔诺背抵着下面的两人,已经将压在他们身上的半块儿门板掀开,同时将砸在门板上的无数石块一并甩飞出去。

这动静着实不小,碎石哗啦啦飞出去一地,有几块儿还掉在了叶文轩身旁。

片刻后,叶文轩身上徒然变得轻松许多,他睁开一只眼睛,看见黑暗里两个人影在身边晃悠。

“你们俩这么站着,我还以为是黑白无常来锁魂了。”他抬起一只手,气虚地吐槽了一句,而后又问:“为什么就咱们仨,其他人呢?”

切尔诺要来拉他,被邢渊阻止了,他自己亲自俯身抓住伸出来的那只手,臂部猛地使力,将叶文轩拉着坐了起来。

“事发突然,我旁边就你离得近。”他松开手,淡淡道:“幸好切尔诺抓了半块儿门板挡在上面,不然咱们仨都得去半条命。”

叶文轩坐着拍拍身上的灰,闻言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声“谢谢”。

因为楼里着了火,三人都没站起来,只是压低了身子避免呼入浓烟,一边寻找其他人,一边搜寻出路。

五分钟后,他们在十几米外的残骸里,找到了同样从四楼掉下来的李飞和张晴雪。

李飞被飞下来的石头砸到肩膀,一条胳膊断了,张晴雪被他护了一下,摔下来的时候有多处擦伤,不过都不致命。

“咳,呜呜呜……阮助理她……没掉下来。”阮玉姗一边咳嗽,一边嘤嘤地哭道:“她从后面推了我一把,自己跑了,嘤嘤嘤嘤……”

李飞嘴角溢血,拖着鲜血淋漓的右臂,小声道:“飞狼要是够谨慎,肯定会进来斩草除根,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叶文轩借着火光观察所有人,一边在阮玉姗的标签上打了个重重的问号。

难道阮玉姗才是“食人花”提及过的内奸?

还有之前出去探路的两名保镖,他们一直没回来,有没有可能……其实是出去通风报信了?

越想得多了,后脑勺的肿块就越是叫嚣着自己的存在感,叶文轩忍不住又拿手去摸了摸,索性皱着眉不再思考这些问题。

当务之急,是将邢渊待到“食人花”说的后门,寻找运奶车。

他正思索怎么行事,冷不防邢渊在旁边突然道:“有枪声。”

众人动作一滞,都不说话了。

叶文轩听了一会儿,突然有些毛骨悚然。

不知是在什么地方,有厚底靴碾碎石子,正不紧不慢的踏着步子。

那行走的脚步声有时会停下来,接着便能听到“噗”的一声,叶文轩对这声音还挺熟悉,他条件反射般想到了当初在特事部特训时,射击教练曾让他尝试过这个。

那是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四周的呼救声似乎渐渐消失了。

叶文轩呼吸急促起来,旁边的邢渊一手捏住他后颈,那手在他颈子上揉了揉,一边低声说:“冷静下来,跟着我,先找掩体。”

叶文轩努力平缓呼吸:“嗯……我不怕。”

张晴雪在一边哀怨道:“邢总……邢总我怕呀……”

一群人都当没听见。

脚步声越来越近,邢渊快速看了看周围,他一边吩咐切尔诺对付来者,一边查看李飞的伤势:“你的伤口再不止血,整条胳膊就要废了。跟着我恐怕无法及时治疗,你自己行动,脱离危险再联系。”

李飞咬咬牙:“老板,您小心。我们中间一定有对方的人,不然不会那么快暴露,那个钱伍,还有……”

邢渊打断他:“别说,都记在你脑子里。等出去以后,你替我查。”

李飞咽了口带血的唾沫:“是。”

两人说话间,切尔诺已经离开了众人身边,与那名黑暗中的杀戮者战在了一处!

“哈哈哈哈!”那人疯狂大笑:“找到你们了,小宝贝儿们……”

切尔诺喉间发出一声低吼,两人在火光中过了几十招,一直从走廊打到隔壁已成废墟的阶梯教室,间或有枪声和砖瓦倒塌声传来,可想而知战况有多激烈。

邢渊一推身边的人:“走!”

叶文轩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他猛地抓住邢渊和张晴雪,猫起腰开始在坑坑洼洼的通道中艰难前行。

远在邢渊同李飞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搜寻逃跑的路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