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2 17:26:31 字数:3303 阅读进度:15/206

邢家在B市的房产坐落在东三环附近,位于棕榈山庄,是一座充满华国风情的独栋别墅。

叶文轩来的时候是坐的许助理的车,进入山庄正门时就被严密盘查,等进去更是能看见过道上来回巡逻的黑西服保安,防范之严密,俨然是到了富人区的景象。

他看着黑制服们对着蓝牙耳机互相联络,咋舌道:“这……会不会有些太夸张了?”

许言正在开车,闻言微微一笑:“这里的住户,不是名人就是低调的富豪,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有上千万的身价。富豪都惜命,安保措施不好,他们压根不会住进来。”说着,他抽空用手一指不远处:“那一片连着三栋小楼都是邢总的房产,东边那栋一直是家人住着,另外两栋闲置着,有客人或亲戚朋友来时才用。”

叶文轩伸头去看,又暗暗咒骂一句万恶的有钱人。

过道两旁尽是发出新芽的植被,以及设计精巧的园林景观,叶文轩没来得及细看,车子就已经拐进了某处露天车库,他随着许言一起下车,穿过车库旁边的小道,过了一道花门,便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他们一进入山庄,就已经有保安给邢渊去了询问电话,此时邢渊正好将门打开,看见两人,他侧了侧头,示意两人进来。

许言:“邢总,打扰了。”

叶文轩跟在他身后,也跟着笑:“邢总,打扰了。”

没有外出办公的时候,邢渊就穿了一身简单的家居服,他嘴里咬着根香烟,只挥了挥手,而后便转身走回屋内。

许言是来送文件的,送过就走,只留叶文轩一人继续工作。

见过了邢父和邢渊的弟弟,叶文轩被允许在别墅一层和二层的房间走动,他猜测邢渊的妹妹和母亲大概是住在更高的位置,因为他一直没看见除了佣人和管家外的其他女性。

邢父从外表看就像个寻常知识分子,有点儿像文质彬彬的中年教授,不过他似乎也不怎么爱笑,面上一直没什么表情。

邢逸则仿佛与其他两位邢家人截然不同,他今年有23岁了,非常爱笑,说话也是温和有礼,看见叶文轩和许言来了就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又吩咐保姆给两人准备热茶,并且对第一次见面的叶文轩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我不常出门,待在家挺闷的,一般只有许助理,阮助理,还有大哥的几个朋友会来这边坐坐,和我说说话。”邢逸乖巧的笑着,一张俊脸微微泛红:“之前也有一位摄影先生来过,不过后来大哥不让他来了,我还挺失落的。啊,大哥一定是看我太无聊了,让你过来陪我聊天呢。”

叶文轩心道:哥们儿,我还真不是来陪你聊天的呢。

他看了看对方屁股底下的轮椅,明智的没有反驳。

邢逸不良于行,这是所有认识邢家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叶文轩和邢逸客气的聊了两句,这便开始端着相机拍照。

这完全是模范家庭式的豪门生活场景:在院子里画画的邢逸,凉亭里泡茶的邢父,保姆精心烹制的茶点,还有坐在客厅里,抱着一只猫看新闻的邢渊。

叶文轩摸摸下巴,还是感觉看着别扭。

“怎么了。”邢渊斜眼看见他的新员工盯着这边看,当先开口:“照片拍完了?”

“拍得差不多了。”叶文轩说着,又对着他怀里那只暹罗猫来了张特写,顺口说:“邢总,您家人一直都是这么……”他想了一下,还是选择了一个隐晦的修辞:“这么相待如宾的吗?”

即使是在家里,邢渊也还是要将衬衫纽扣一颗一颗全部扣上,他坐得端正,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在自己窝里的慵懒气息,反而还是又冷又硬。

听见叶文轩的话,邢渊扭头看他:“你是想说我们很假吧。”

叶文轩噎住,只能低头又给那只猫拍了张照片。

暹罗猫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照片呢。”邢渊伸手:“我看看。”

叶文轩坐在沙发另一边,把相机给他。

邢渊看起来并不介意,他甚至将那只蓝眼睛的猫咪扔给了对方,只专注低头看着照片。

暹罗猫喵喵叫了两声,炸着尾巴毛跑了,过了一会儿又悄悄潜伏着溜了回来,伏在邢渊脚边不动了。

叶文轩看的新奇,遂伸手去戳那只猫。

猫咪回头看了他一眼,呲着牙无声威胁。

叶文轩偷眼去看邢渊,发现对方看得仔细,不禁有些好奇。

他等保姆将两杯茶水放在桌上后离开,才问:“邢总,我能问您个问题吗?”

邢渊头也不抬:“问吧,不过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叶文轩:“在我之前的那位兄弟……是因为什么被辞退的?”

邢渊扭头看了他一眼,后者一脸无辜:“当然,要是这个问题涉及个人**……”

“没什么不能说的。”邢渊瞥了一眼门口,平静道:“他求我艹他,跪在地上想我踩他,然后我就把他辞了。”

叶文轩:“……”

我靠,万万没想到,他的前辈竟然是个如此勇猛的汉子!

这答案叶文轩其实心里有数,自从看见那一屋子照片他就隐有所感,只不过他没想到,能让一丝不苟严于律己的邢渊亲口说出刚才那段话来,看来之前的摄影师是真的很变态。

他颇为无语,干咳了两声:“那个,邢总,照片还没看完?”

他今天上午拍了一百来张照片,邢渊着实花了一些时间才看完,而后他关了镜头,将存储卡抠出来,对着叶文轩扬了扬:“今天的照片不用交给许言,我会自己处理。存储卡我先拿走用一下,明天上班还你。”

叶文轩眼睁睁看着他把那张小小的卡片收进口袋里,心里有些梗:“邢总您……”

邢渊看着他:“怎么,里面有个人**?”

叶文轩:“这倒没有。”

邢渊:“那就明天还你。”

也不知道他要存储卡干什么,多半是要将今天的照片都导到自己的电脑里,防止叶文轩将这些私人照片外泄。

叶文轩在回去的路上,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莫名心梗了。

尼玛,之前他恶作剧心起,拍了邢渊和雷向明“深情相拥”的“ji情画面”,还没来得及存进自己的电脑,就这么连同存储卡一并交到邢渊手里了!

叶文轩:“……”要完。

他维持着这种自己的小心思被当事人发现的尴尬,第二天一看见邢渊就浑身不自在,后者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严肃面孔,看到叶文轩进来,邢渊拉开抽屉,把那张熟悉的存储卡递过去:“生活照我都删了,以后再去,流程就和昨天一样。”

叶文轩接过卡片:“哦。”

“还有。”邢渊看了他一眼:“有些创意挺不错,不过下次最好用在对的人身上。”

叶文轩:“……”

果然被发现了吧。

他故作镇定道:“谢谢夸奖,没事我先回去了。”

邢渊:“今天我要见几个人,你不用跟拍。”

看来老板又要进行不可告人的商业交易了,叶文轩了解的点点头,他现在还处于初来乍到的敏感时期,问得太多容易引人怀疑,反倒不美。

就这么过了两周时间,叶文轩逐渐适应了摄影师的新工作,他与特事部的联系由明转暗,只在特定的时间汇报工作,之后便专心待在邢氏集团,跟在邢渊身边,进行各种拍摄工作。

这点时间并不能另两人对彼此有什么深入的了解,但作为只为邢渊服务的私人摄影师,叶文轩的这份工作,确实比当个时装设计师轻松太多。

一直到了三月初,赴英人员基本定了下来,叶文轩收到来自总裁助理阮玉姗的人员名单,他滑动进度条,在靠下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晚间,叶文轩向郑兴国发了消息。

【3月5日出发,下榻酒店华夏大饭店,公主生日宴会在10日晚五点开始,地点温莎城堡,目标定于13日返程,具体行程计划暂无。】

一天后,他收到对方回复。

【此去尽量跟紧目标,注意隐藏,注意保全自己。如遇危险,可联系食人花和小妹,生日宴会期间他们也在伦敦,可以给你一些帮助。切记,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各自暴露身份。】

叶文轩有些讶异,“食人花”和“小妹”都是反恐组成员的代号,想来郑兴国也怕他独自一人无法成事,便又派来两位有经验的前辈从旁协助。

只是这两位他一直只听过代号,并没见过真人,只知道是一男一女,也不知性情如何,好不好相处。

不过郑兴国提醒过他,没有危险就不要轻易联系两人,可见这两位同事平时应该也处于“隐藏”状态,他思索片刻,决定到时尽量不联系这两位。

这期间,叶文轩又去了几次邢渊的别墅,他与邢渊的家人也混熟了些,因为这货一直表现得正直无比,不像之前的摄影举止谄媚又有些变态,邢家人对他的观感还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