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

小说: 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 朝圣言 更新时间:2017-11-12 17:26:30 字数:3298 阅读进度:14/206

这显然也误导了邢渊,他看过后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又想起刚走没多久的那名青年。

青年有一副好身段,因为之前是位新锐设计师,他的穿衣品味和周身气质也令人赏心悦目,说话有条有理不卑不亢,显是见过些世面,不会被邢渊这一身气势压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那副黑框眼镜老土了点儿,若是换一副银边的,说不定日常往来37楼的年轻男女就又要再增加一倍了。

邢渊漫不经心地想着,最终还是没给阮玉姗回复。

说了明天验收叶文轩的工作质量,那便必须要挨到明天再提。

“邢哥,邢哥你理理我啊……你明晚来不来参加宴会啊?”柳二见邢渊走神,颇为无奈地叫起魂来。

邢渊瞅他一眼:“没空。”说完他一指按在遥控器上,结束了和柳家二少的废话。

此时,与邢渊只隔了几条走道,缩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叶文轩,正捧着相机,查看自己刚刚拍摄的成果。

说真的,邢渊这张脸简直堪比国际巨星,叶文轩尝试从各个角度抠他死角,到最后都全部以失败告终。

“长这么帅,还是个亿万富豪。”叶文轩很是心里不平衡:“难怪又是车祸又是炸|弹袭击,敢情就算没有什么‘飞狼俱乐部’,就邢渊这种人生赢家,想把他人道毁灭的人估计也得有个百十来个了吧。”

照片一张一张跳过,终于停在最后一张。

叶文轩动作一顿,垂着眼仔细看了看这张照片。

正是邢渊似笑未笑,眼含不屑的那张。

“好强的违和感。”他拿近相机观察了半天,总觉得怪怪的。

想罢,他起身从对面柜子里抽出一本印有邢渊写真的杂志,呼啦啦翻到介绍邢氏集团总裁那一页,一目十行看下来。

“邢氏当家掌权者邢渊,少有年轻人的鲁莽和冲动,是个不苟言笑,却又彬彬有礼的沉稳商人。”

叶文轩边看边念:“他虽手握重权,但始终保守商人底线,是位端方君子,也是性情中人。他的朋友常赞他谦虚又好客,合作伙伴赞他眼光独到又心思缜密,下属员工赞他知人善任,就连同行劲敌也不得不赞他手段非凡,实为不可多得的强横对手。”

叶文轩:“……”

这都什么鬼,还自带排比句的?这家杂志社的后台,怕不就是邢渊他家开的吧?!

叶文轩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将那本杂志扔得老远,完全不想再看第二眼。

“端方君子,性情中人?”他拎起沙发上的相机,屏幕上的画面还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上。

叶文轩定定看了一会儿,半晌嗤笑出声:“这人,藏得倒是挺深。”

第二日,邢渊果然带了叶文轩前去赴宴。

其实去的人不止他俩,双方各自都还带了七八个下属助理,看来确实是要进行一场会谈。吃饭的地方是个小型会所,吃的是铁板烧烤,饭桌呈“回”字形,最中间站了四名大厨,一人负责一边为顾客烹饪美食。

因为要拍摄美食和大家用餐的画面,叶文轩没得吃,只能抱着相机在屋子里到处游走。

雷音公司总裁雷向明见了,趁着属下交流工作,扭头对右手边的邢渊道:“吃个饭你也带摄影,最近怎么这么高调?”

邢渊将嘴里的牛排咽下,这才道:“要推新项目,搞点噱头,我配合一下罢了。”

“屁,这说辞骗骗你的崇拜者还行,跟我也来这套,你以为我会信?”雷向明一脸鄙夷:“你这人最重**,一下曝光这么多日常活动,肯定有问题。”

大厨垂眼将几片牛舌放入两人餐盘中,邢渊夹起一片,放入口中嚼了起来。

咔擦。

叶文轩顺手拍下两人靠在一起聊天的画面,而后他又调整镜头,让邢渊与桌上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来了好几张合影。

啧,360度无死角就是好,感觉连修图的功夫都省了。

叶文轩心中吐槽,转身又去拍旁边制作美食的大厨去了。

雷向明盯着他的背影,又同邢渊小声说:“我突然发现这小摄影长得蛮帅啊,哎我说,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邢渊看他一眼:“衣冠禽兽。”

“哈?”雷向明看看左右,见没人注意他们,便做了个一言难尽的表情:“这儿要不是有外人在,‘衣冠禽兽’这词儿我还真不敢和你抢。”

他道:“说正经的,最近到底怎么回事儿,连我都听说你被什么极端组织盯上了。”说着,雷向明两眼放光:“老邢,牛逼了啊,真有那什么传说中的恐怖组织啊?”

邢渊目不斜视:“人多眼杂,回头单独聊。”

“靠……还得单独聊,可见果然是非常麻烦的事。”雷向明没再追问,转而又聊起叶文轩:“所以这位新摄影,出现在这里也纯属偶然?”

“不偶然。”邢渊这回终于不卖关子了,他瞥了一眼正和自己助理聊天的年轻摄影师,淡淡道:“我只是需要一位摄影师,至于对方长成什么样,技术是好是坏,都无所谓。”

雷向明差点儿以为自己听岔了:“啊?啥、啥意思?”

邢渊薄唇一掀,露出今天唯一一抹笑容:“只是想要借他的手,为我拍点儿东西。”

雷向明没听懂其中深意,不过他也明智的没有细问,只是话题一拐,重新回到了两个公司合作的业务上。

一场会餐吃了两个多小时,合作项目也在餐桌旁推进了一大半,双方的业务人员看起来都挺满意,走的时候也是面上带笑,约定晚上单独再续摊。

叶文轩拍了一个多小时就收工坐下吃饭了,也算吃了个半饱,这时候提着相机跟在许言旁边,看着邢渊和雷向明还在桌边说着话,就坐到另一边和许言闲聊:“咱们邢总看来和雷总关系不错啊。”

“当然。”许言也喝了挺多,说话比平时慢了半拍:“都是华国有名望的大家族,只要没有互相交恶,世家之间的表面关系都还做得不错。邢总和雷总少说也认识有五六年了,他们在商业上的观念比较像,所以私底下也经常在一起玩儿。”

叶文轩哦了一声,看见邢渊和雷向明终于站起来,两人互相拥抱道别,他恶作剧心起,就着这画面给俩人来了一张。

单就镜头里的画面来看,果然好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深邃感情,非常发人深省,相信如果被这两位当事人看到,能把这位摄影师虐得哭天喊地。

叶文轩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一时间感慨万千。

一无所觉的两人道别后领着各自的人马分道扬镳,回去之后便在官方频道发布信息,正式对外公布两家企业的合作意向。

同时附上的还有叶文轩辛苦了一个多小时,拍来的各种宴会照片。

其中有一张,邢渊一手端着酒杯,嘴边挂着浅笑,蓝眸中似有温情,直把身旁怒放的玫瑰比了下去。

这张《红与蓝》因为出众的构图设计,赏心悦目的色彩搭配,以及邢总难得的笑靥一炮而红,在之后的一个月内持续占据全球热搜榜,也因此,邢渊的米分丝一下涨了好几十万。

得知自己又双叒叕涨米分了的邢渊:“……”

鉴于这张照片带来的联动效应,邢渊本人虽然颇有微词,不过还是点头同意了叶文轩的应聘请求,将他留在了公司里。

“我经常要去会见各种合作伙伴,交谈时可能会说一些涉及商业机密的事情,如果想做我的摄影师,你最好能做到除了拍照,其他一切谈话都入耳即过。”邢渊警告他:“如果起了别的什么心思,也记得做得隐秘点,若是被我发现,你肯定不想知道我会怎么做。”

叶文轩义正言辞道:“老板您放心,我是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如果您不放心,我还可以签一份协议。”

邢渊:“嗯,签吧。”

叶文轩:“……”他只是随便说说,这男人竟然还真让他签?

说好的对待下属知人善任,宽宏大度呢?果然那些杂志媒体都是骗人的!

叶文轩郁闷地签下协议,自此成为一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邢氏集团员工,工作时间跟着邢渊的办公状态随时调整,平时只有老总召唤才过去“咔擦咔擦”一通拍,遇见不能旁听的内容就立刻抽身走人,业务相当之熟练。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隔段时间就前往邢家,跟拍一些邢渊的生活照,有时还附带邢渊的弟弟邢逸,父亲邢建明的一些互动照片。

邢家人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在叶文轩到来时也简单的点头欢迎,而后就各干各的,不再同他多说什么。

只有邢渊还和他多说了两句:“给你一上午的时间,主要拍我家人的互动,另外,我母亲和妹妹不能上镜,你注意一下。”

邢渊的妹妹确实一直远离公众视线,外界一直传言这是邢渊爱护幼妹的表现,叶文轩也这么认为,听邢渊吩咐了便点点头,端着相机四处观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