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人心

小说: 舍你妻谁 作者: 李英俊 更新时间:2015-03-10 00:28:48 字数:3536 阅读进度:65/79

医院VIP病房那一层病房门口已经被几个保安挡的严严实实,媒体们却仍然把走廊围得个水泄不通。

好在景以歌在单宁的提醒下,匆忙买了个帽子和墨镜武装上,再加上提着的早点袋子和给周颖心的营养品,任谁看都是送饭妹子的样子。

人群都在嘀咕着什么,依稀是这周颖心生的小公子到底是不是顾怀礼的。

看来周颖心不但身体平安,肚子里的宝宝也是健康的,而且,是个男孩。

是有了些安心,是个男孩,顾家的香火有了延续,而说不定她肚子里的这一个,就无需必须是个男孩了。

故作淡定走过媒体人群,上次顾长荣住院时拦过她的保安头目一眼认出了她,“是顾太太吧。顾怀信先生吩咐过,如果你到的话请到V311房,他在那里等你。”

“我打扮的这么……低调,你怎么会认出我?”

景以歌有些吃惊,她本来是来了兴致想要扮作送饭小妹混进去给他一个惊喜,结果才刚到走廊就被根本没见过几次的保安认出来。

保安黝黑严肃的脸上突然木木的笑了笑:“顾怀信先生说过,如果看到外面有最漂亮最有气质就算怀了孕身材仍然超好的女人要求进来,就是景小姐了。”

最漂亮最有气质,怀了孕身材仍然超好的女人,听到这句话,景以歌的脸一红,扭了头轻声唾了一口:“死顾怀信,这个时候还开我玩笑。”

景以歌说完,才发现周围的保安都若有所思的看过来看,赶忙向V311走去,结果刚走几步,身穿一身艳丽的玫红色套装的江心靠在窗户边若有所思,旁边的人应该是周颖心的父母和周素锦说着什么,周素锦一成不变的旗袍,脸上有了几丝疲惫。

周颖心虽然叫周素锦一声姑姑,可其实也是离的比较远的表亲,如果认真算起来,自能是周素锦表弟的孩子,不在周家这个大本家里。

周颖心的父母早年继承了父辈的遗产便随意挥霍又不会经营,很快就把家产败了个光,周素瑾一向很疼爱周颖心这个表侄女,不想见她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于是自小就接到了周家的本家,当作亲侄女养着。

一来希望培养个女孩继续与顾家联姻,二来周家到她这一代,在与顾家联姻的话,怕有三代以内的血缘关系。

周颖心的父母她根本没见过,只是偶尔听顾怀信谈起过,说两个人常年挥霍吸毒嗑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而眼前这两位一看就像是嗑药久了的人。

她低了头:“妈,大妈。”

周素锦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景以歌,就走了过来:“以歌,你怎么来了,这地方这么乱,你又怀着孩子。哪能这么大意呢。还提着这么重的东西,来,给妈拿着。”

说着接过景以歌手中的营养品。

“没事的,嫂子生孩子,作为妯娌的,总该来看看。”

景以歌温和的笑着,这个答案明显让周素瑾很满意,她的眉毛挑得高高的,像是在对江心说我的媳妇多么识体面,怀了孕还来看自己的嫂子。

江心没有回头,仍然看着窗外,没了以前热情异常知心大妈的样子:“难得你这份心了,要不是你提了东西又语气平淡,我还以为你是来看笑话的。”

“大妈的话严重了,看什么笑话呢,听说嫂子生了男孩,恭喜大妈了。这几盒礼物里还有给大妈带的,大妈天天守在医院,想来也是累了。”

景以歌挑了一盒包装尤为精美的礼盒递了过去,说着还向身后周颖心的父母点了点头:“这两位就是嫂子的父母吧,叔叔阿姨好。不知道你们也在这,也没有带礼物。嫂子现在还好吗?”

周颖心的母亲见景以歌向自己点头,主动走了过来握起手:“好好,你就是以歌吧,常听颖心说你温婉,这一见啊果然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周母语气奉承至极,与周颖心正常时那种大气样子完全没有一点相似,就像不是亲生的一般。

景以歌避让着,摆了摆手:“阿姨说笑了,比起嫂子来我差远了。”

话说完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变得越来越虚伪起来,面对这种场面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起来。

还是会有点尴尬与难过,可是自己毕竟身不由己,既然选择了顾怀信,选择了顾家。就应该也去努力适应。

“大妈,嫂子在哪个病房,我想过去看看她。”

江心听到这,脸上有一丝惊慌:“这么不巧,周颖心情绪有些不稳定,刚刚吃了药睡下了。你这会先回去吧。改天再来。”

“那可以先看看宝宝吗?取名字了吗?”

“孩子被护士长送去洗澡了,这宝宝刚生出来啊,都脏脏的。”江心继续说着,眼球一转一转的。

周素锦拽着景以歌的手,想要向前走:“我看,这医院也不能白来,我带以歌进去看一眼颖心吧,颖心生了孩子以后,我还没能见一面呢,我们就进去看看,保证不吵醒她。”

江心一把拦住了想要前行的周素锦和景以歌:“这是我儿媳妇,没有我的准许,谁也不能见。”

景以歌后退了几步,看了一眼周颖心的父母,他们明显是局促而不安的。

他们几个人站在这,看来是各有心事。

她微微一笑:“妈,怀信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在这守了一夜很饿,我先给他把饭送过去吧。”

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早点袋子,周素锦这才把她的手放下,转了身看着窗外。

景以歌常舒了一口气,向顾怀信的房间走去,门是虚掩着的,她稍微一用力,门就被推了开。

“顾怀信,你早上跟保安说的那是什么啊……”话还没有说完,才发现顾怀信横躺在沙发上,好像是睡着了。

轻轻关了门,走上前去。他的样子看起来累极了。

顾怀信有着比起女人来都毫不逊色的睫毛,纤长浓密,像个蒲扇一样盖住眼睛。一只手搭在额头,茶几上摆着几个方案,依稀是检举文件的复印件。

她没有细看,把早点随意放在桌子上,想要叫他起来吃饭,可想到他昨夜在医院守了一夜,又有些于心不忍,想让他睡一会,再多睡一会。

顾怀信瘪了瘪嘴,好像颀长的身子骨在这矮小的沙发上窝着的姿势有些难受,景以歌伸出手想把他举着的那只手拿下来,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拉到身边,她半跪在地上就这么狠狠的跌进他的怀里。

顾怀信的脸就在她眼前,稍微一动,就可以碰到。他的眼神像在欣赏一个绝世宝贝,凝重而真挚。

“你怎么才来……我要饿死了……”

已经结婚将近三年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顾怀信的声音就在耳边,轻轻吹呵着她的耳朵,想要低头,可是低下去的话就像紧贴在他胸口,只得头也不敢抬更不敢低的悬着,眼睛看着他性感的脖颈。

“你……你怎么装睡啊,不是饿死了么?我给你带了早点。”说着把桌边的袋子举了起来:“是秦记的粽子。”

“没有装睡,我睡觉很浅的,从你蹑手蹑脚进来的时候,就醒了。“

顾怀信的嘴角扬的更厉害了,左手接了纸袋子,右手却仍然搂着眼前娇小的女儿,本来是想跟景以歌开个玩笑逗逗她,结果这一搂就舍不得放开,眼前的她因为怀了孕皮肤愈加好起来,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好,吃饭。”

话音刚落,嘴唇就迎了上去。

嘴上被柔软湿润包围着,心里却像蜜一样甜,顾怀信好像越来越黏人起来。这种黏人,她并不讨厌。

景以歌顺应着顾怀信,逐渐忘情了起来,突然“嘭”的一声,旁边的门被硬生生撞了开。周颖心披头散发穿着病号服站在门外,满脸的焦急。

“顾怀信!顾怀信!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

景以歌赶忙从顾怀信身上起来,本来有些不好意思,整理被顾怀信揉乱的衣服,听到这也“唰”的抬起头:“你说什么?”

顾怀信没有多问,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走到门口把站在门口的周颖心拽了进来,顺带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媒体注意,这才把门关好:“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周颖心紧咬着嘴唇,听到顾怀信的声音,一下子哭出声来,与前几日见面时哀怨的哭声不同,这次是撕心裂肺的哭声,好像天塌了一样的绝望。

“顾怀礼这个疯子,天杀的王八蛋!!天杀的顾家!!他说带我的宝宝出去做检查,结果出去以后就没有回来!!顾怀信……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他是无辜的啊!”

她撕扯着自己的睡衣,手上因为点滴的针眼还流着血,景以歌想开口劝慰她,想让她镇定下来,可还是没有开口,毕竟,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自己的孩子丢掉的时候,都不会镇定。

顾怀信冷静的拿起手机,“你先别慌,我现在给我哥打电话,也许他真的是带孩子做检查了。”

“没用的,电话早就关机了,他给我说过,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会把这个孩子挫骨扬灰,他这次,是玩真的。”

周颖心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涣散:“江心把我关在病房里,不让我出来,我爸妈来了只会劈头盖脸说我一顿说我如果没把孩子生下来就跟着去死好了,顾怀礼抱走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话音刚落,江心领着两个保安撞开了门,看到周颖心坐在地上,明显松了一口气,对着身后的保安说:“去,把她抱回病房。”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处理一下顾家那堆烂摊子,要不然小顾会被拖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