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谜底

小说: 舍你妻谁 作者: 李英俊 更新时间:2015-03-10 00:28:43 字数:3731 阅读进度:60/79

半响,没有人出来,倒是一帮正在工作的员工抬了头好奇的望了过来。

“走吧,以歌。”

顾怀信上前牵起景以歌的手,又把音量放大了一些:“郑主编,这事我是不会管的,新闻你随意发。”

话音刚落,走廊处的花瓶“咣当”落地,一位戴了口罩墨镜的女人缓步走了过来。

“顾怀信,你真打算不管我了?”声音尖锐,是有些绝望了的。

“就因为这个女人?”

看到顾怀信身边的景以歌,又想举起手来,但是被景以歌一把按住。景以歌狠狠把她的手臂一扔:“你以为被打了一次,我还能让你打第二次?”

周围听了响动的人群渐渐围了过来,甚至几个正摆弄单反的记者拿着相机站到了前排。

顾怀信看了四周一眼,声音压得低沉:“不想丢人的话,就上主编室说。”

周颖心挺着大肚子,走的很慢,进了主编室也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眼角一挑看着后面站着的姚可凝和景以歌出了声:“这顾家的事,没你俩什么事,你们出去吧。”

姚可凝嗤笑了一声,向外走去,景以歌看了顾怀信一眼准备向外走却被顾怀信拽在身边:“以歌是我的妻子,如果以歌都不算顾家的人,那我岂不是也不是顾家的人了。大嫂。”

景以歌很少听见顾怀信叫她嫂子之类的称呼,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故意做给她看的,还是真的挥刀斩断了最后的情丝。

周颖心没说什么,破罐子破摔起来,干脆从包里拿了一根香烟点上吞云吐雾起来。

顾怀信看到这个景象并没有多诧异,景以歌只得开了口:“你怀孕了,还是不要吸烟的好。”

“放心,这个孩子生命力很强,如果吸烟就能把孩子流掉的话,那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周颖心熟练的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眼神一瞥,放到了顾怀信身上:“顾怀信,昨晚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顾怀信走过去一把把烟抢了过来:“你抽烟不抽烟跟我没关系,可是我老婆怀孕了。”

“怀孕了?”听到这里,周颖心抬了头笑了出来:“我还真以为你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呢。又害怕你根本是怀了自己又不知道,白白给你送了那么多的雪红果吃。”

周颖心似乎是彻底放下的大家闺秀,四处逢缘的形象,颓废的瘫软在沙发上,头发散乱的犹如一团乱麻。

“以歌,站这么久累了吧,你先坐这。”

顾怀信别过眼去,小心翼翼的扶住景以歌,示意她坐到柔软的老板椅上。景以歌也觉得自从怀了孕,身体就特别容易累,就顺着顾怀信的手坐了下来。

周颖心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看到沙发下散乱的新闻稿件,拿起来一个字一个字大声朗读起来。

“绿帽子”“私生子”“顾家脸面”等敏感词被读的异常大声,而她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可是读着读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一滴又一滴,散落在报纸上,晕开一朵朵潮湿的花。

景以歌现在也是要当妈妈的人,知道孕妇是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面对此景还是有些难受,忍不住问出声来。

“周颖心,你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你问我孩子是谁的?”周颖心把头仰得高高的,努力不把眼泪掉出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你会相信吗?顾怀礼自从知道我去英国找过你,就开始对我冷落起来,甚至还会怀疑我,整夜整夜的不回家,一回家就变态一样折磨我一夜,没有一点疼惜。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喝多了,在酒吧里,然后第二天醒来躺在陌生的宾馆里,我害怕极了,刚巧那几天顾怀礼也回来了,我就缠着他。万一有了孩子,算算日子还可以赖在他头上不是么。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可是谁知道我肚子里这个种,是顾怀礼,还是我根本不记得的那个人的呢。”

周颖心说到这里,眼泪似乎止住了,终于低下头,想再从包里拿出香烟,可看了一眼景以歌还是顿住了:“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干脆打掉算了,可是那张化验单子竟然被我婆婆看到了,然后顾怀礼知道了,对我竟然又好了起来,我突然觉得,也许这个孩子能改变我和他的关系,说不定这个孩子是顾怀礼的也不一定,所以自私的留到现在。”

“可是,你现在做的一切,是对这个孩子的珍惜吗?”

景以歌有些气愤,挥动了双手,站在她身后的顾怀信轻轻扶住她因为生气而晃动的身子,防止她有任何一点的意外。

“珍惜?一个野种何来的珍惜?”周颖心的面孔又变得惊悚起来,狠狠的把地上的新闻稿件撕得个稀巴烂。

“顾怀礼调职,回到了这里,可是回来后他又变回去了,失控了一样怀疑我跟你有什么,他找了私家侦探查我,他故意不出席给他办的欢迎宴看咱们俩的关系,他疯了一样天天晚上对我说我怀的孩子是你的,我害怕到整夜整夜的失眠,甚至想要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我知道顾怀礼在做什么,他安排了单宁回来,让你的婚姻不幸福,让你的公司出现危机。”

“你恨我,那为什么要在报纸登景以歌那些新闻?景以歌哪里得罪你了?”顾怀信有些难以置信,吃惊的望着周颖心。脸色越来越阴沉,就连拳头都握了起来。

景以歌知道,顾怀信此时一定是忍到了极点。否则他是轻易不会握拳的。

“报纸那些东西,我一个弱女子哪有那么大的力量。还不是顾怀礼安排的,更何况那时候你在景以歌身边,对她那么好,所以我恨,我怨,我把你哥加在我身上的所有折磨全部加倍还给景以歌,我也要让她尝尝,这种滋味。”周颖心咬了牙,可又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起来。

“那天在医院,顾怀礼一方面安排我把电话打给你,告诉你景以歌怀孕了在医院做产检要你来,一方面安排单宁在医院截住景以歌让她撞见咱们俩。你知道吗?你在电话那头兴奋的像个孩子。你推掉了一单大生意买了提拉米苏过来说她喜欢吃这个,你开心的说自己要做爸爸了,我就在想,如果我是她,该有多好。”

原来那日在医院碰到顾怀信与周颖心,竟然是周颖心故意设计的,让本就对顾怀信有了怨言的景以歌加速了离婚的速度。

而单宁,原来也是可以安排而为之,想到这里,景以歌又觉得有一丝讥讽。

“颖心,我是看着你长大了,你现在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尖酸刻薄?”

顾怀信沉默许久,还是开了口。周颖心与他也算得个青梅竹马,那个时候,她会因为暑假写不完作业着急得哭红了眼睛,因为别人骂了她一句小妖精脸红半天不知道该怎么骂回去,她是大家闺秀,明眸皓齿巧笑倩兮。

可是现在的她市侩而疯狂,像一个疯女人。

看到顾怀信有些失望的眼神,周颖心的情绪彻底崩溃,她抱住脑袋,大声的哭了起来,最后慢慢凝聚成一个不成语句的句子:“顾怀信,你当初为什么不肯娶我……为什么不肯娶我……”

顾怀信呆愣在原处,他不知道,原来当年一个决定,就轻易毁掉了这个女人。

景以歌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周颖心今日的疯狂与顾怀信也脱不了干系,她推了推顾怀信的后背:“你过去哄哄她吧。”

顾怀信没有动弹,反而背对着周颖心,苦笑了一声,看向了窗外:“是你自己选择顾怀礼的不是么,是你不肯舍弃那些权势选择了他,怎么到头反而来怪到我头上。”

“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后来我后悔了啊,你没有看到在我结婚前,夹在你常看的那本书里的那张纸条吗?如果那天你看到了,你会不会带我走?”

周颖心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看向顾怀信,脸上早已哭花成一片,看上去狼狈不堪。

“纸条?”顾怀信仍然面对着窗户,可是眉头却蹙了起来。

景以歌倒是想了起来,戳了戳顾怀信的脊梁骨,却被他抓住了手,紧紧握在手心:“哦,是那个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那个花样年华的台词,顾怀信你不记得了?”

“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纸条。而且就算看到了,也不能改变什么。你当初的决定既然做出了,就没有退路了。如果你在婚礼前夜与我私奔,顾家是什么境地,周家又是什么处境,你想过没有。更何况,我那个时候,已经对你死心了。”

顾怀信终于转过身子,却是面对着以歌,话也是像在对她说一般。

“颖心,错过的不能重来,我不爱你了,我有爱人了。”

这句话在景以歌听来,应该是甜蜜至极的,可是站在周颖心的角度,她会抓狂的吧。想到这里,景以歌扶着肚子站了起来走过去,轻轻拍着周颖心的后背。

“你不要哭了,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周颖心一把推开身后的景以歌:“我不需要你假惺惺,你一个小户人家的,凭什么跟我们周家平起平坐?”

顾怀信急忙站上前扶住被推开的景以歌,面对周颖心,言语严厉:“凭什么,凭我爱她。颖心,以前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了,这次的新闻,我最后帮你一次,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说完拿出那张支票递了过去,周颖心接过支票站了起来,看着景以歌笑的古怪:“呵呵,景以歌,用你的脑袋想想,顾怀信跟你复婚,是为了你还是你肚子里的顾家后代呢?不过呢,作为这张支票的回报,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顾怀礼他根本不是你们顾家的亲生骨肉。”

说完推开门扬长而去。

顾怀信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关切的看着刚刚被推了一把的景以歌:“以歌,你感觉怎么样?没有磕到哪里吧?你听我说,我不是为了你的孩子才……”

景以歌摇了摇头,将手抵在他的唇边:“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有时我挺恨周颖心的,恨她对我做的那些事。可是现在又有些想感谢她,如果不是她,我根本不知道我和你的婚姻存在这么大的问题,也根本不会知道,你原来这么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