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通话

小说: 舍你妻谁 作者: 李英俊 更新时间:2015-03-10 00:28:38 字数:3482 阅读进度:55/79

景以歌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眯着眼睛伸手想要拿平时总是放在床头的手机,却划拉了半天没有划到,突然手机被直接递了过来,她困的睁不开眼睛,随意一按接听键就放在了耳边。

“喂?”声音还写满了惺忪。

“景老师,我是杨曦,你怎么还不来上班啊?听你的语气你还在床上呢吧。快点来,园长要点名了。”

杨老师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景以歌猛地一怔,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是要上班的。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算了算就算现在坐着火箭去也是迟到了,干脆把心一横:“我今天早晨身体有点不舒服,马上到,如果园长问就说我感冒了晚去一会儿,就按迟到算吧。”

“还好今天园长的表情看着很不错,八成是有什么喜事。今天早上我没课,你的班我先帮你看着点,赶紧来吧。”

她“嗯”了一声,电话挂断,睁大了双眼,眼前的一切让她万分陌生。

简洁的风格还透着刚刚装修好的味道,头上的吊顶也还没有全部装好,倒是双人床右边的飘窗早就收拾过很多遍的样子,蓝色碎花的大窗帘被风轻轻吹起,几只海棠花插在水瓶里娇艳欲滴。

是自己曾经在心里勾画过好几遍的样子。

低了头想要穿上衣服,却发现身上遍布的痕迹,青一块红一块,倒向是被人揍了,想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昨晚经受了什么暴力。

想到这里,景以歌举起手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弓了身子准备坐起来穿衣服,却被腰上的一双手紧紧禁锢住。

回头,顾怀信不像她,全身光溜溜的,反倒是穿了那套她给买的青色居家服,一副懒洋洋没有睡醒的表情。

“顾怀信。”景以歌狠狠瞪了一眼环着她的男人,伸手拽了他的手臂:“放手。”

“翻脸不认人,昨晚你可不是这么对周颖心说的。”

顾怀信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整个人贴了上来,他炙热的胸膛不似他冰凉的脸庞,紧紧的贴着景以歌的后背,蹭了又蹭:“你要是不记得了,我愿意帮你想起来。”

他的嘴就贴在景以歌的耳边,说话的时候总有热气传来,吹的耳边痒痒的。被顾怀信一说想起昨晚那疯狂的一切,景以歌又忍不住有些脸红。

“你别闹了,我上班迟到了。”声音好不容易从嗓子里出来,竟然是有些颤抖的。

她看不清身后的顾怀信是什么表情,但显然他是得意的。因为他手上的小动作又多了起来,从她光滑的后背逐渐游弋到胸前的丰腴,不断揉捏着。

景以歌把手覆了上去,想要阻止这一切,却只觉得全身酸痛使不上力气。

她现在是清醒的,酒已经醒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就没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景以歌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摆脱身后像牛皮糖一样黏的男人,却被他一个大转身压在了身下,脸几乎是贴在了一起,他如墨的眸子正紧盯着她。

“你昨晚喝多了…那些话,我就当没有听到。”她尽量把目光放到别处,看看吊顶,又看看飘窗,就是不去看眼前精致的脸庞。

顾怀信轻笑,看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笃定,他又缓缓倾身,身上有一种清新又令人安神的气息,顾怀信用另一只手挼了挼景以歌因为睡觉而微乱的头发,清冽的呼吸若有似无的拂扫在她耳际。

落地窗边的窗帘被风又吹了起来,顾怀信的笑容像破晓那一刻的骤然天光,景以歌有些难以招架。

他认真的看着景以歌的眸子,缓缓说道:“昨晚那些话,我是认真的,没有半点的虚假。”

这还是以前那个感情从不外露的男人么,这还是那个几乎从来不说我爱你的男人么,这还是那个即使把所有事情都藏在心里也不告诉她的男人么。

景以歌的脑袋充斥的只有这句话。

难道离婚可以改变一个男人?

正疑惑着,自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景以歌想要拿起来被顾怀信推了开,可是手机仍然执着的响着,一遍又一遍。

顾怀信的兴致被打断,一股脑站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景以歌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发现竟然是周素锦的电话,她看了一眼洗手间,顾怀信应该是在洗澡,水流的声音不断从里面传来。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开了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

终只是“喂“了一声出来。

周素锦的声音透过电话仍然是冰冷的,就像她平时最爱的那个双手环胸动作一般冷艳高贵。

“怀信的手机关机了,你叫他接电话。”

景以歌许久没听见她的声音,可即使是隔着电话,身体还是忍不住卷缩了一下,“顾怀信他……”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周素锦反倒没了耐心:“不要说他不在,我知道他在你身边,叫他接电话。”

“他在洗澡,你一会在打过来吧。”

景以歌深吸一口气,说出这句话,本以为周素锦会挂断电话之类,孰料她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反倒在电话那头有了笑声。

“以歌,你要回顾家,我不会反对,我也不会说什么,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但是你最好不要是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着急了赖在我家怀信身上。”

“怀了别人的孩子?”景以歌有些摸不着头脑,更多的是错愕。

“你别给我装不明白,你在那边做了什么可都有人告诉我的。你回来以后生孩子必须验DNA。我们顾家可容不得出这种错。”

周素锦撂下最后一句话,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好半天,她才从周素锦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原来她竟然怀疑她跟顾怀信昨晚是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才这样?

这个天雷滚滚的答案着实雷了她一番,刚刚满满的感动被瞬间扑灭,整个人就像被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下来。

周素锦怎么会知道她昨晚跟顾怀信呆在一起,烦躁的翻着手机,脑海中那个名字又浮现了出来。

周颖心。

也只有她,会这么干。也唯有她,昨晚给顾怀信打电话的时候被她接了去,知道自己和顾怀信待在一起。

本以为自己放纵了自己以为可以刺激到她,没想到竟然是被她反将了一军。

可归根到底,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给过周颖心希望,那她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如此这般算计。

这不是什么古代争宠,自己也不愿意跟别的女人玩什么斗来斗去的,她离婚,更多的是为了还给自己一分清净。

这么想着,景以歌从床上站了起来,弯了腰开始在满地狼藉的地板上捡拾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套了起来。

昨晚的战况太过激烈,衬衣扣子崩掉了一颗,好在是下面的倒没多大的关系,可是高腰裙已经皱的不行,景以歌使劲抻了抻,刚好冲完凉的顾怀信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这一幕,走了过来。

“不要抻了,有空我在陪你去买一件。”

景以歌抬了头,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手上仍在抻着自己的裙子。

顾怀信低了头,伸手想要帮她,却被她闪了身子躲了过去。看到她的动作,顾怀信的眉头有蹙了起来。

“刚才你妈给我打电话说找你,你在洗澡,好像有什么急事,你快点打回去吧。”景以歌又低了头,声音低沉。

“我妈给你打电话找我?”

顾怀信的眉头越皱越紧,但很快又舒展开,语气温柔的可以:“以歌,如果我妈又说什么了,我替她道歉。下一次我们回家…”

“不用道歉,也无需道歉。”

景以歌抬了头,努力把声音放到最冷:“顾怀信,我想你会错意了。我和你,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酒醒之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说完也不管裙子上的褶皱,不顾身后男人的惊愕,拿了包就冲出门去。

一路狂奔到幼儿园,结果跑了快二十分钟,才想起来打车。

杨老师见景以歌气喘吁吁的赶来,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背:“你可算来了,你们中班那帮孩子们吵着要找你,我都没治了。”

景以歌对她感激的笑了笑:“麻烦你了,今天你明明可以不用带班的……”

“这倒是没什么,本来我今天早上没课,正愁怎么打发时间呢。”

杨老师转身要走,却突然回了头凑在景以歌耳边:“昨晚和林晟睿爸爸共度春宵了?”

“你瞎说什么啊。”景以歌笨就被她突然回头吓了一跳,又听见她这么说,不由自主的摆起了手。

“还不承认,昨晚你们是一起走的吧,而且呐,今天林晟睿没来,你又来晚了……看看你这小破裙子,和你那带着草莓印的脖子。”

杨老师满脸八卦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没说错吧,就快要叫你林太太了。说说林先生战斗力如何啊,是不是像书上说的那样,儒雅的男人都是如狼似虎的?”

杨老师越说越大尺度,景以歌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讪笑了一下,想要解释,谁知孟老师板着脸走了过来,先是不屑的瞟了一眼景以歌,又很快对着杨老师招了招手:“杨老师,你过来一下。”

杨老师只好把准备问出来的一席话吞下了肚子,跟着走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小长假君要来了,这货傲娇的很,说不定会把我推倒~但是我会尽量保证这几天平稳更过去的,如果万一出现某一天被压倒更不了,那第二天肯定会双更补回来哒~姑娘们,和小长假君好好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