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真心

小说: 舍你妻谁 作者: 李英俊 更新时间:2015-03-10 00:28:22 字数:3616 阅读进度:39/79

景以歌与顾怀信离婚的消息在他们正式离婚后的第二天传遍了大街小巷,让这个本就八卦的城市变得更加沸腾起来。

景以歌关了手机,趴在季游佳的床上尽情的吃着薯片看着电视不管外界的一切。

与之不同的是,顾家那边却完全炸开了锅,顾长荣刚从医院回家休养,就听的这个消息,气的直把顾怀信叫了回来,瞪着双眼一拐杖就打了过去。

“去,去把以歌给我找回来,否则我就没你顾怀信这个孙子。”

顾怀信着着实实挨了那一拐杖,没有闪躲,眼神冷淡:“爷爷,你还是先管管顾怀礼和周颖心吧。你明知道他都做了一些什么。”

听到这里,顾长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一脸痛苦:“怀礼那孩子从小嫉妒心就强,我只是没想到,就算你经商,他也不打算放过你。可他毕竟是你哥啊。”

“是吗?”顾怀信拧了头,眼神里满是不屑,打的歪歪扭扭的领带上显得整个人再狼狈不过。

“是我哥就专门从小镇上找到单宁,给他一大笔钱让他回来开公司跟我对着干?我哥能做出向金融机构检举我公司有不法资金涉嫌洗钱?甚至不惜一切阻止亚洲银行给我的投资?既然他这么迫切的希望我破产,那我何不顺手推舟破了产也跟着从政。”

“混账!顾家的规矩不能变。”顾长荣又拿起拐杖作势要抽打过来:“顾家只能有一个当家!!”

“我没说要做当家。只是既然他不把我当弟弟,那我何必拿他当哥哥。”

顾怀信伸出手挡住红木拐杖,转身向门口走去,不顾身后顾长荣的气喘呼呼:“爷爷,你身体不舒服,我先走了。”

推门从书房走了出来,不出意外周素锦和顾秉天都站在门口,等待着他。

顾秉天脸色异常苍白,被周素锦搀着,看到儿子出来,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你跟景以歌道个歉,把她赶紧给我哄回来,现在顾家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把她哄回来?呵呵,难道不是你们联手设计的一切让她走吗?顾怀礼出了事,拿景以歌的曾经挡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妈也是知道的吧,你们不是早就盼着她离开这个家么。现在如你们所愿了。”

周素锦拿手安抚这顾秉天的胸口,一边白了一眼顾怀信:“你爸最近心脏不好,你就不要再气他了。妈当时也是权宜之计,更何况,那孩子本来就配不上你,现在她走了,妈再给你找一个漂亮又能生养的。”

“权宜之计?”顾怀信低了头:“如果真的是权宜之计,那为什么你会指示周颖心,让她告诉我以歌怀孕了,然后设计单宁在医院接她碰巧撞见这一幕?”

“什么都别说了,顾怀信我告诉你,不把景以歌接回来,你就别想进这个家。”顾老爷子的话从书房透了过来,顾怀信看了一眼有些惊慌的周素锦,转身走了出来。

就连最亲的人都要有所防备,这个家,他一秒都不想继续待下去。

“既然老爷子都发话了,那你就道个歉,哄回来不得了。”周迟非拿着起子,“砰砰砰”连开了12瓶百加得。

顾怀信的白衬衣就那么大咧咧的敞着怀,领带被搁置在一旁,露出白皙的皮肤,他什么也没说,拿起一瓶一口气灌了下去,酒顺着他的喉咙流了下来,在夜店灯光的照射下显得一场性感。

沈忱在旁边支着下巴,脸上的梨涡时隐时现:“周迟非看来你真的被季游佳那小姑娘叫二了,这事情如果能这么简单解决的话,他还会把咱们四个叫来喝酒?你要知道,陈景天这位公子刚从阿拉伯淘金回来,接了他电话连觉都来不及睡,就赶过来了。”

说着将眼睛瞟向了一直坐在角落里不说话的陈景天:“陈大公子,这事情你说怎么办?”

角落那头沉默良久,就在周迟非忍不住要插嘴的时候,一个淡漠的声音飘了过来。

“这是债,活该他还。”

沈忱听到这里“扑哧”笑了出来,转了转手中的红酒:“陈公子果然一语中的,如果不是顾怀礼害怕你抢了他的女人再抢了他的位置,也不会对你这么不顾情面痛下杀手。可归根到底,还不是你跟周颖心有过那么一段。”

顾怀信仍是什么都没说,拿起了第四瓶百加得,周迟非看不下去了,一把把酒抢了过来:“你疯了啊,顾怀信。这么伤心干脆去把那女人找回来啊,抱着她说你爱她啊。女人都吃这一套。”

“找回来?”听到这顾怀信抬起头,嘴角漾起一抹讥笑:“怪不得你一直追不上季游佳。”

如果真这么容易找得回来,他何必会觉得有绝望的寒冷。

下午跟家里闹翻后,心里仍是有些内疚的。从小父亲教给他的顾家的责任他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才会在知道顾家利用景以歌的新闻遮盖顾怀礼的丑闻后,没有继续追究。

可是最后才后知后觉,这件事情真正伤害的不是顾家的名声,而是自己和景以歌的感情。

他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爱上那个有些文艺却宁静的女孩,她不爱吵不爱闹,喜欢看电影,喝酸奶,最喜欢的是拉着帘子的落地窗。

经常会在自己晚归的时候开着一盏夜灯等着他,给他热好洗澡水做着可口的饭菜忍受着他的洁癖。

有很多次他欲言又止,想告诉眼前这个娇柔的女人,说自己爱她,可是他不知道景以歌是否也一样。

她喜欢的落地窗是不是从前那个男人留给她的美好诺言,她喜欢的酸奶是不是那个男人也经常会买给她喝,她偶尔的小调皮是不是经常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那个男人是否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搂她在怀里一起看那些文艺又矫情的电影。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能柔肠百转冷如霜。

那天在电话里,她哭着对自己说,“顾怀信,我好想你。”

还在与亚洲银行的考察人员开会的他立马买了机票推了会议,直到登机才挂断电话,径直赶了回来,就是为了在她哭泣的时候,待在她身边。

他在生日时准备了一枚钻戒,又准备了一栋房子等到结婚周年的时候送给她想作为惊喜,碰巧周颖心听说后主动提出可以用她的名字。那个房子,比现在的要大,更重要的是,那里离景以歌的父母家很近,还有一个小巧而可爱的宝宝房。

可是一切都还来不及告诉她,一切都发生了。

终归是自己做的不对,因为爱情,容不得任何隐瞒。

沈忱捏着下巴对着眼前颓废的只顾喝酒的顾怀信叹了一口气:“早知道现在会惹出那么多事,当初就不会为了周颖心手上那张绝了版的卡片,答应帮她怂恿你们打赌,帮她惹起你对她的注意。”

听的这话的顾怀信也只是抬起头苦笑了一下,“或许我表现的,让你们都认为我还爱着周颖心。”

顾怀信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他一直以为他喜欢的人早就变成了他的嫂子。

直到景以歌说要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当初会娶这个女人,只是第一眼看过去觉得她很安静,但是红透的眼眸里又露出一股倔强,其实当初就该猜到的,她不似外表一般柔顺。

当时全家的压力都聚集在他的身上,顾怀礼各方面处处不如他,顾长荣的意思本是让他担了顾家这担子,可是一直与父亲有分歧的顾怀信,却非要拧了性子不从。

他不想变成父亲那样的人,娶一个父母安排下来的妻子,即使那个女人,是周颖心。

周颖心那个时候还没有改名,叫做周苒颖。

说起来与他也算得个青梅竹马,但这竹马并不局限于他一个人,她与周迟非,沈忱哪一个不是一起长大的。

那时候周颖心刚搬进来,他们几个就打了赌,谁先追上这个看似洋娃娃一样的女孩,谁那一个月的作业就被另外几个人分开摊着写。

陈景天摆了摆手表示主动写作业好了,并不打算参与这个荒谬的赌,而从小就狡诈的沈忱笑的奸猾怂恿着周迟非和顾怀信。

结果自然是顾怀信赢了的,周颖心不喜周迟非那样的性子,而沈忱根本就只是装了装样子没有认真追过。顾怀信也没多做什么,只是主动帮周颖心指导了一下作业,大院子里关于他和周颖心的绯闻也便多了起来。

他没有否认,他承认对这个可爱不做作的女孩子有着极大的好感,因为女孩眨巴的双眼满足了他年少一切的自尊心。

可时间久了起来,不光大院子里爱看热闹的逗他们两个,就连自己的母亲也试探着问过自己,想不想娶周颖心。

他断然的拒绝了,他知道娶了周颖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周家与顾家第三代联姻的完成,更意味着顾家新一辈的当家花落谁家。

他不想去担这个担子,他知道背负起这个担子后,将要经历的一切艰辛与酸苦,他记得母亲因为父亲连夜在外办公不回家时的落寞,也记得妹妹顾怀柔发烧母亲却找不到父亲人时的彷徨,更记得父亲因为喜欢一对花瓶却顾忌着廉洁的门面拱手相让。

他只想自由的过剩下的日子,生一个女儿,可以有空给她买花裙子,用自己的胡渣去扎她稚嫩的小脸。

更何况,他见过自己的大哥为了周颖心喝醉的样子,更是因为他有一次放了周颖心的鸽子对他挥拳相向。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跟自己的哥哥反目成仇。

于是干脆收拾了包裹只身前往英国留学,逃离家里的一切,却没想到周颖心会追了来,扑倒在他怀里哭诉着说,“顾怀信,回去好不好,娶我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我要去考公务员,所以想征求一下妹子们的意见,是今晚把明天的码出来放到存稿箱,还是明天不更周末双更呢?打滚卖萌求祝福,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去打酱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