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巧寻梁州赈灾银(三)

小说: 上京风云录 作者: 水中青荇 更新时间:2018-12-06 14:39:19 字数:2287 阅读进度:215/220

第二十九章巧寻梁州赈灾银(三)

蔡敬安及其夫人的动作虽然细微而隐秘,大厅之中注意到的人却是不少。

龙靖轩和木寒秀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眼,双双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待蔡敬安等人走后,龙靖轩才开口问道,“搜查黑风寨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据禁卫军莫首领所说,方才在黑风寨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暂时未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也没有发现这黑风寨与这蔡敬安有什么关联。”木寒秀答道。

“没有线索?”龙靖轩闻言,微微蹙眉,“蔡璜敢抓了人明目张胆在黑风寨内行事,这黑风寨和蔡敬安必然有什么关联。方才蔡敬安夫妇二人的神色也十分可疑。”

“王爷说的是,这蔡敬安夫妇确实可疑。”木寒秀点了点头,道,“方才蔡敬安一直顾左右而言他,言语间故意混淆视听,试图转移我们落在黑风寨的视线。”

“以蔡敬安谨慎小心的做派,今日却突然一反常态,公然和你这个副钦差杠上,甚至还拿你和小白大人的流言蜚语说事,实在是有点欲盖弥彰之嫌。”龙靖轩略带嘲讽地笑了笑,道,“既然确信蔡敬安和这黑风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咱们就一起去黑风寨看看吧。”

“是,王爷!”木寒秀起身拱了拱手,道,“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出发。”

“甚好。”龙靖轩轻笑,随即状似无意地斜了一眼萧明逸,道,“萧将军也一同前去吧。”

“是,末将领命。”萧明逸面无表情地答道。

“我也一起去。”谢意之自告奋勇。

“意之,你留下,保护意涵和她的安。”龙靖轩悄悄给谢意之递了一个眼神,低声吩咐道。

谢意之愣了一愣,随即心领神会,眼带暧昧地笑了笑,道“遵命,王爷殿下!小的一定照顾周。”

他说完,也不理众人的反应,自顾自屁颠屁颠地出了大厅。

王小白坐在木寒秀身旁,斟酌了片刻,起身拱手道,“启禀殿下,能否准下官也一同前去?”

“也好,那王大人便随本王一同前去。”龙靖轩说完,又对着一旁的齐磊道,“齐大人,你就留下来,好好看着蔡敬安。”

“是,王爷。”齐磊恭敬答道。

交代完毕后,龙靖轩等一行四人出发去了黑风寨。

黑风寨如今已被禁卫军控制,里里外外均有禁卫军把守。

这黑风寨,说是山寨贼窝,其实是个富丽堂皇的庭院。依山而建,高高的围墙竖起,围墙之内,是红砖绿瓦,屋宇房舍。

若不是正门金丝楠木牌匾上用黄金镶嵌雕刻的金灿灿的“黑风寨”三个大字,看到的人会以为是哪个高门大户的府邸。整个庭院占地很广,依山傍水,修建讲究,更有亭台楼阁,假山碧水,花园水榭,看起来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几人见此情景,不由都沉了脸。

黑风寨,一个土匪窝子,如此明目张胆地占山为王,大兴土木,甚至不加遮掩,如此嚣张挂着寨子的名称,这不就是**裸的挑衅吗?

“这黑风寨到底干了多少打家劫舍的勾当,瞧这寨子修的,都快赶上你靖王府了。他们哪来这么多银子?”木寒秀略带嘲讽地笑道。

“木大人说得是啊。”龙靖轩凤目微眯,看着庭院大厅那雕龙刻凤纯金打造的四根大柱子,语带调侃道,“哪天本王不当王爷了,也弄这么个寨子住住,那可真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了。”

“哈哈哈,这黑风寨确实是财大气粗。”木寒秀笑着附和道,“这金灿灿的招牌,还有那气势磅礴的大柱子,下官看着都不免有些神往。这当土匪可比咱当官的油水多啊。”

“一个土匪窝,也敢在柱子上刻画真龙,胆子倒是不小!”龙靖轩冷哼,“此次出巡,本王倒是开了眼界了。外面这世道,果真是无奇不有。”

“确实是匪夷所思,让人瞠目结舌哪!”木寒秀看着眼前的奢华庭院,低声叹道。

王小白四处打量,也忍不住疑惑不解地暗自低估道,“这黑风寨还真是古怪得很哪。”

此时,禁卫军副首领莫新从内院走了出来,急急上前来行礼。

“莫新,寨中可还有人住,那些黑衣人可留有活口?”萧明逸沉着脸问道。

“回将军,”莫新恭敬答道,“寨子内空无一人,之前所有黑衣人无人束手就擒,不是负隅顽抗被杀,就是服毒自尽。”

“服毒?”萧明逸不觉皱眉。

“是。”莫新颔首,神情略微有些沉重,“属下等细细查看过,每个黑衣人的口中,最里面那颗牙齿旁边,都藏着一颗包裹致命的毒液的药丸子。那些人见情形不对,无力逃脱,便咬破那药丸子,饮毒液自尽。”

“如此看来,这些黑衣人倒不像是普通的山匪。”萧明逸沉吟道,“只有顶级的杀手或者是训练有素的细作,为防任务失败或者泄露秘密,才会在口中藏毒,方便随时自尽,以避免严刑逼供。”

“有意思,看来,这每次的对手都不简单哪。”龙靖轩闻言,富饶兴趣地笑了笑,“加派人手仔细找,本王有预感,这赈灾的官银可能就在这黑风寨里面。走,咱们也四处瞧瞧。”

龙靖轩说完,带着其余三人也加入了搜寻的队伍。

黑风寨内分别有五个较大的主院落,还有十数个小院落,每个院落内,无论大小都有假山水池,景色十分秀美。

一行人走完大小十几个院落,天色已近黄昏。

“这十数个院落虽然空无一人,但每个院落多数房间都有长期居住过的痕迹,这个院落内住着的没有百人,至少也有数十人。”木寒秀分析道。

“没错。”龙靖轩道,“今日你们是突然来的黑风寨,他们并没有准备,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这么多人要无声无息地撤离黑风寨,基本不可能,况且禁卫军一直未离开过,这样的戒备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何况是人。”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有密道。”木寒秀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