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意外收获

小说: 杀机较量 作者: 醉江湖 更新时间:2018-04-16 11:10:07 字数:2314 阅读进度:397/405

佐藤细细打量甄稳道:“丁默邨和莫孤独接头,你是否知道?”

“知道,是听李主任和吴四说过。”

“但我又听说,李士群和昨日偷袭人员有联系。他所选的道路,是提前设计好的。”

甄稳茫然:“这个我却没有听到传闻,也不知真假。”

佐藤专注每个细节,伊贺说当时甄稳随岩田去地下救纯子,当时他没有听到两人的辩论。

甄稳不知情,已在他掌握之中。

佐藤道:“甄稳,现在76号出现你来之前担心的问题,李士群和丁默邨彼此打压对方,而且,各自怀疑对方就是卧底。”

甄稳注视着佐藤,讶然道:“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

佐藤是指造币厂之事,连那么重要的地方,都被脑袋被驴踢了的中川,想到在那个地方庆祝生日,世上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

佐藤意味深长的道:“甄稳,我找你来,李士群必然暗示你说些对他有利的话。我希望你不要为他的言行所左右。”

“佐藤课长,在帝国利益面前,我自然以大局为重。我只把我亲眼见到的对您说,没有见过的,我不敢枉加揣测。”

佐藤暗暗点头,不浮夸,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般,自己才能得到正确信息。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般回答。我现在授权与你,回去秘密调查李士群和丁默邨。有情况直接向我汇报。”

“是,多谢佐藤课长的信任。但是……”

“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佐藤课长,既然是调查两位主任,只以76号的人,很多事情无法完成,虽然有您的支持,可以调到宪兵。但遇紧急情况,根本无法把消息传递给您。”

佐藤点点头,不是明面之处对敌,就会随时遇到意外情况。

“甄稳,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要随时可以调动使用宪兵的权利。”

“佐藤课长,我正是此意。但我也不需要调动大批人马,我只需要临时调动三五个的权利。”

佐藤在想要甄稳调查两人之前,就想到这个问题。

若李士群或丁默邨真的在接头,即使身边有76号的人,那也都会听两人的命令,甄稳未必能调的动。

因大街小巷都有宪兵随时巡逻,想要借助宪兵的力量,当然是最佳选择。

佐藤拉开抽屉,从里抽出一张新版督察证。

“甄稳,拿着这张督察证,你就可以临时调动十名宪兵。把你的旧证相片撕下来,我给你盖上大印。”

甄稳小心把旧证相片撕下,佐藤接过去,重新抹上浆糊,盖上特高课印章。

一切弄完,佐藤拿着证道:“甄稳,此证作用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佐藤课长,我明白。”

甄稳接过证件小心的装入怀中兜里。

佐藤道:“事情就是这样,一会走时,你去领取一个微型造相机。”

“好,若没有其他事情,我现在就回去。”

佐藤笑道:“莫忘了,伊贺还要找你聊聊。另外,岩田也会来,我想,他会感谢你下去救纯子。当然,他并不一定直接说出来。”

“都是小事,岂敢耽误伊贺将军和岩田先生的时间。另外,纯子现在如何?”

佐藤长出口气:“它没有大碍,明天就可以出院。可惜一场爆炸死去,那么多精英,这都是帝国的损失。”

走廊里传来噼噼啪啪脚步声,甄稳听声音是伊贺脚步声。

伊贺踏进门里,此时却没有他那标志性的笑声。

处了这个事情,很多人心情都很压抑。在这场合,伊贺也收敛了很多。

“啊,甄稳来了。岩田君马上就到。我说佐藤君啊,赶快把那什么李士群和丁默邨免了得了。让甄稳来当75号主任,那才大有前途。”

甄稳谦虚道:“我哪有那个才能,领导人我是不会的,做点破译工作才是我的强项。”

佐藤道:“伊贺君,现在76号已经恢复过来,那75号已经废除。”

伊贺拍着肚皮:“对,对,对。中川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给改成75号。这也算了原来的75号你可知改成什么了?”

佐藤猜道:“或许叫75杠1号。”

“哈嘿,错。中川给它改成74.5号,他真是一个大天才。”

佐藤苦笑,暗道,何止那些。现在整个部门都有些混乱,效率严重下滑。

而上海的金融,更是让他弄的一团糟。

各个银行储存的金条,大洋都被他收到大库之中。美其名曰,提前为造币厂清除障碍。

银行资金不足,整个经济陷入泥潭之中。

上海经济界人心惶惶,都在观望下一步上海的走势。

这与佐藤提倡的领头效应相背离,让普通百姓都感到日本人不靠谱。

伊贺并不知道这些,他的专长也不在经济上。

“嘿,岩田怎么还没到?”

岩田的声音走廊响起:“到了,这不是到了吗?”

岩田话语朗朗,可以推断出纯子没事,所以,他的心情才好。

甄稳道:“三位是否有事商量,那我就先告辞回去。”

岩田道:“慢,甄稳,我得要和你痛饮一番。”

佐藤知他开心,也知道他并没把死去的那些人放在心里。

否则,刚刚出现这般大事,他岂能不伤感一番。

甄稳道:“岩田先生,若是如此正是甄稳求之不得的事情。”

甄稳心下却暗暗惊骇,岩田除了至亲,竟然不受环境的干扰。

这样的确可怕,即使身边血流成河,他也只会专注于对手。

莫孤独并不是这样,他有情有义,因此,难免有所牵挂。这岂不是在这方面,稍逊于岩田一筹?

岩田道:“明日伊贺君回去,不如我今天请客,咱痛饮一番。”

岩田还是第一次提出倡议,佐藤岂能不给他面子。

只是现在连中午还不到,有些太早且不尽兴。

佐藤提议:“岩田君,我看这顿酒就安排在晚上吧。”

伊贺拍着肚皮啪啪响:“好好,就订在晚上。喝多了就睡,岂不痛快?”

甄稳道:“那我先告退,不打搅佐藤课长的工作。”

伊贺嘿哈笑道:“好好晚上你看早点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