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爱的语言 二十二

小说: 时光与你皆情深 作者: 李和义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6:07 字数:4794 阅读进度:501/512

104,爱的语言(二十二)

刘佳琪,“是呀,我们要感恩父母,也要感恩家庭。我我在外面上大学的4年,也体会到了另外一些东西,和父母不在一起住,更好的让自己严格自律了。你想一想你们都是上了高中才进大学的,我是一个初中生,直接就上了科大的少年班,那一年我才15岁,大学4年的学习,让我懂得要自己管理自己了,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儿庆幸,但是遇到更多的是困难。要吃饭,自己要去食堂排队买饭,要穿衣服自己要把它洗干净,就连自己的被子都要自己洗,自己缝,这种锻炼也是人世间很少有的。就是4年的大学生活让我学会了自理的能力,让我学会了独立思考自己处理问题的能力。那个时候还有点懵懵懂懂,再加上有点青春期的逆反心理,只能够自强自立了。你们现在刚刚离开父母到大学校园里进行独立生活,慢慢的就已经体会到很多生活琐事儿都需要自己处理了,不再过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孩子般的家庭生活了,一下子是不是就感觉长大了呢?”

蒋菲菲,“在父母身边,你是永远长不大的,无论你是雅雅学语的孩童,还是即将高考的学生,在父母眼里你就是一个孩子,照顾你是他们的天职,所以在他们面前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进入大学校园以后,一切的一切都要从零开始,独立生活既是一种困难,更是一种欣喜,是一个孩子变成一个完整独立的人的转变,这在人生的道路上是一种巨大的转变,你不再有什么依靠了,你面对的都是你自己要解决的问题,你面对的是四面八方来的人,要和他们处理好关系,还要学习好,真的是有一种成长的感觉,就像蚕蛹一样,一旦破壳就变成了蝴蝶,任由你在天空中飞翔,真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刘佳琪,“我们北京的孩子和外地的孩子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这个城市是我们熟悉的,在我们的身边随时都可以找到父母,当我们真的感觉到生活无助的时候,父母早已经伸出了他们的手,因为在同一个城市,距离不是问题,再加上心里的相通,更让我们有一份优越性了。我在外地上过4年大学,我懂大家的心理,虽然这是成长中的代价,但也是人生开启以后遇到的第1波难题,必须用毅力和意志去克服这些困难,才能够开启新的人生,才能够融入校园的文化,才为我们面对社会做好充分的准备。”

蒋菲菲,“我就缺乏这一刻,一直在北京生活,没有异样的感觉,好像父母还一直在身边,除了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生活琐事以外,所有的问题都不会成为难题了。但是外地来的同学就不一样了,大学校园是他们完全陌生的一个场地,同时又面临着四面八方来的同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秉性,要想和谐的处下去,就必须适应这个集体,不能够完全的按照自己的性子来了,想方设法的改变自己,融入同学当中,并要处理好同学之间的人际关系,还有和老师学校的关系,作为一个完整独立的人,在异国他乡面对着陌生的人,你说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一定是要有一个过成熟悉的过程,才能够慢慢的过渡到独立生活,独立学习独立的自己。”

刘佳琪,“绝大多数同学面对着这种情况会很快的适应,但这种事情也是痛苦的,还有一部分同学那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你比如说像清风师兄这样的家庭背景,学习虽然靠自己,但是生活的来源必须要靠自己闯出一条新路来,国家虽然有助学贷款的政策,但是都市的生活那点钱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勤工俭学成了他们唯一的出路,在勤工俭学的路上,有的人是觉得很辛苦,有的人觉得是乐趣,清风师兄却把勤工俭学做成了自己的事业,这样的人成长真的是别人比不了的。

他们提前的进入了社会,面对着纷乱复杂的社会环境,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活问题,还解决了将来就业的问题,这种跨度极大的转变,也成就了那些生活上很艰苦的同学,为我们大家树立了榜样,在勤工俭学和办企业的过程中,所有的困难都需要自己扛,所有的人际关系都需要自己去疏通,创业就有企业管理的问题,学生管理企业就更奇葩了,不但要把企业管理好,还要打造企业文化,打造自己的品牌,在商场上与对手决一雌雄,给自己找到立锥之地,这是多大的考验?多大的风浪,多大的困难呢?对于我们来讲这些困难是不存在的,但是对待像清风师兄这样家境很不好的同学来说,那是一个巨大的困难,可以说是一座山处理在他们面前,如果翻不过去这山学业受影响,生活受影响,人生更会受影响,但是我们的同学,所有的同学基本上都是步履蹒跚的走过来了,当回首往事的时候,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对于他们来讲不是成长,而是蜕变。”

蒋菲菲,“这也是我们身边为什么很多人都一样的聪明,而有的人成长的早,有人成长的晚,有人成长的快,有人成长的慢的原因。你看看我们周围那些出色的企业家,那些政府机关的领导人员,多数都是外地人,因为他们更早的历练更早的蜕变,让他们,及早的掌握了社会知识,的面对社会问题也让他们增长了,才大提高了他们创业的精神,更让他们拥有了一片新的天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够不成长的更快乐,他们怎么能够不会在社会里起到中坚力量,甚至成为带头人呢?好的,”

刘佳琪,“刚才你说我们回到家里很温馨很幸福,他们却没有这个条件,因为我们的父母在身边,我们从来没离开过家,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父母还拿我们当孩子看。他们就完全的不同了,一切都要靠自己,无论是生活是学习,是成长还是爱情,自己不追求那些东西,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处理问题的方式,处理问题的过程和处理问题的技巧,让他们更加成熟的面对这个社会了。”

蒋菲菲,“像小妹这样,城里生,城里长的小家碧玉,对于我们这个燕京大学的校园,对他们来讲只是惊喜,因为只不过是从这一个城市来到了另一个城市,对他们的影响不是特别大的,转变最大的就是来自广阔的农村的学生,他们的父母都是农民,他们也可能在大山里从来没出来过,但是他们用自己的心血给孩子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那些从农村来的同学们,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你就看不到他们土包子的样子,而是完全变成了一个新的城市人,他们的思想有了重大的飞跃,他们对这个城市有着全新的认识,知识让他们改变了一切,更主要的是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从这一点来讲,农村来的学生更有面对社会的优势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从农村到城市来了以后,巨大的满足感,让他们也有超强的勇气来面对这个世界,来面对这个社会,他们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和聪明才智展现的淋漓尽致的。”

刘佳琪,“是啊,城市里来的学生和来自农村的学生有着截然不同的家庭背景,有着截然不同的对大学校园的感受,在认识社会认识世界的过程中,虽然同样的知识发挥着作用,但是一定会让他们身上的烙印打在自己的世界观上,从思想的根源不同,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也不同,也造就了一代风流人物。所以,两部分人,有交叉,但是平行的时候更多,因为他们对社会的思维,对世界的思维,都是有些许差异的,当他们走到一起的时候,避免不了的就要有一些矛盾产生,因为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认识问题的深度不同,做事儿的原则也不同啊。”

蒋菲菲,“佳琪,说的实在是太透彻了,无论从人生的角度说,还是从社会认知的角度说,这两部分人实际上是平行增长的,起点低的不一定结果会落人后边,有优势的城市人也不一定笑到最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懂事儿,他们会干事儿,本来姿态就低,所以成功率就更高了。但是这一点也是我最忧虑的,清风师兄和小妹两个人走到一起,应该是天造的一对地造的一双,但是他们思想观念的冲突很快就会暴露出来,所以我就一直在担忧,担心他们这件事上会产生巨大的分歧,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可能我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但是小妹是我最好的妹妹,最亲的闺蜜,这些事儿又不好去提醒他,只能潜移默化的去影响他,不知道这块疮疤什么时候揭开,不知道这场危机能不能够平稳的过去。”

刘佳琪,“你是说清风师兄所选择的自己的道路和小妹想让清风师兄走的道路完全不一样吗?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虽然两个人现在感情很好,一旦青峰师兄脚踏实地的去就业了,一定会打破小妹那个完美的梦。清风师兄的选择是他的成长经历和他现在具备的才能所决定的,对这社会的认识,对时代的认识,对局势的认识,清风师兄都是站得高看得远的那个人,做事情也脚踏实地,几步棋走的战略都是相当的超前的,是我们这些生活到城市里的人看不到的,也是我们这一拨人里出类拔萃的精英,他做的事儿,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小妹不一定理解,所以更需要你们这些身边的好朋友好闺蜜,慢慢的潜移默化的去影响她,首先是正确的面对这个问题,其次是要给清风师兄足够的理解,最后要热情的支持清风师兄走自己的路,而不是把自己的意志,把自己的虚荣心强加给对方,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够持续下去,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够达成谅解才能够平稳的发展他们之间的关系。”

蒋菲菲,“小妹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有点儿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从他的想法里,首先是清风师兄是一个偏偏君子就应该做一个大学问家,利用燕京大学这个平台,搞好自己的创作专员理论,拿完了硕士拿博士最好进博士后站,这才是小妹给清风师兄规划的道路,也是他自己想走的路,但这种意志清风师兄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你说这种矛盾是不是很尖锐?别说是小妹了,就是换另外一个姑娘,也会这么想,清风师兄不是没有能力读研究生,也不是对研究不感兴趣,更不是研究不会有什么成果,像他那样聪明才智的人一定会在学术上也是发光的,他的那一步,关于创业的三部曲,足以证明他在文坛的地位了,如果顺势而为学校保研上完了硕士再上博士,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这就是小妹现在内心的想法,但是他没有看清清风师兄要走就业这条路要进入社会,为这个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按照他的学识和远见卓识,一定会踏踏实实的创出一片新天地的。”

刘佳琪,“不可调和的矛盾,巨大的隐患在这两个金童玉女之间出现了,面对着巨大的差异和思想上的落差,怎么去解决,也考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更考验他们的世界观和共同的语言,谁也代替不了他们去处理这些事情,更解决不了他们之间思想上的尖锐对立,只能靠他们两个人互相的化解,互相的理解,最终达成一致形成共同的语言了。”

蒋菲菲,“佳琪,在这一点上,我最佩服沈小夫了,正是他最早看出了这方面的问题。清风师兄从外地采风回来以后,一头就扎进了公司里,策划了投资公司的事情,这种呕心沥血远见卓识的步骤是别人都没有看出来,当时只有沈小夫一针见血地指出,清风师兄不会走学术发展的道路了,而是要脚踏实地的走出一条就业的路,创业的路,从现在他的所有的表现都可以看出来,但是现在小妹还在执迷不悟呢。

你说这么大的隐患预示着将来那么大一场危机我却束手无策,既不能影响小妹的想法,也影响不了清风师兄的想法,作为闺蜜只能看着他们矛盾的产生,只能被动的去接受他们俩最后协调的结果,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有点焦虑了?如果是两性旁人也就算了,小妹,我们两个人在所有的姐妹当中可是知心的姐妹呀,清风师兄曾经跟我说过,让我潜移默化的去给他透露一些信息,但是我现在也想不出用什么方法把小妹从他那美好的梦想中拉出来,认真的面对这个事实,及早的弥合两个人之间的分歧,最后平稳的度过这场危机。”

刘佳琪,“是啊,作为小妹最好的闺蜜,我们也和清风师兄是最好的朋友,在他们之间本来可以充当桥梁,但是清风师兄现在并没有表明态度,没有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如果我们捅破了,到了危机的地步,我们就会成为千古罪人的。越是和他们亲近的人,对这件事越是看得明白,就越是没法开这个口,也没法弥合他们两人之间的分歧,最后的结果只能够被动的接受啊。”

蒋菲菲,“佳琪,你说了这些等于没说一样,问题还是存在的,两个人的分歧很快就因为清风师兄拒绝保研而暴露出来,这件事儿已经迫在眉睫了,我们想不出办法,你也在这儿一同议论,并没有具体的方案去平息这场危机,我们怎么能够不心情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