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宝莲》投怀送抱得美女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7 05:38:29 字数:4688 阅读进度:585/585

恶魔?他一定是恶魔。

邬娜惊惧得望着血天君,也看到了他身边团团得血污,那是自己同伴被他击杀,留下得仅有痕迹。

只是一招,她看到这个红头发的男人,只用了一招,那些在飞龙城内耀武扬威得同伴,皆被无情得杀了。

“你也想要反抗吗?”血天君缓缓落到了邬娜面前,轻笑道。

邬娜看了眼血天君,突的跪了下来,娇呼道:“请大神饶命。”

看着她怯懦的表情,血天君俯,用手捏着她尖尖的下巴,欣赏着她那漂亮的脸蛋说道:“饶命,我从一开始就没准备要杀你,你和他们不同。”

听到这句话,邬娜连连点头娇声道:“是,我和他们不同,我没有害过城里的任何人。”

“是吗?”血天君又直起了身。

正当邬娜还要为自己辩解时,却听到周围喧嚣的吵闹了起来,环视一圈,脸上顿时露出了更加惊惧的表情。

“是她,就是她杀了我们的人,这个女魔头,大家一起杀了她。”

“烧死她。”

“还我们亲人的命来,女魔头……”

眼见这飞龙城得居民冲了过来,邬娜身上陡然散发出了一股强劲的杀气。

血天君瞪了她一眼,笑道:“难道你还觉得自己做得错事不够多。”

“我……可是我不想死。”邬娜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对上面前的男人,她是决无胜算,可是那些飞龙城的居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千她照杀一千。

谁都怕死,血天君不用询问,也能感觉的出,邬娜本身就是个普通人,她身上的力量是三首蛟龙赋予得,现在飞龙城恢复了原样,也是因为三首蛟龙已死,封印城池的力量消失。

盯着邬娜得一双媚眼,血天君朗声道:“好了,起来吧,他们不会伤害你得。”

不知血天君说的是真是假,邬娜站起了身,并且站在了他的身边。

当那些居民围上来,手持冷兵器怒视着邬娜和自己时,血天君朗声说道:“各位,飞龙城已恢复原先的样子,而害你们得罪魁祸首,已被我斩杀。”

血天君说着,手一挥,地上赫然出现了一具尸体,而那尸体,竟是被抽了龙筋,扒了龙皮得三首蛟龙,只不过这尸体现在还是个人样,不然一定会吓坏这些居民。

看到三首蛟龙,众多居民都是狂呼了起来,然而还是有人不信任血天君的话。

“他是死了,这个女魔头呢,她也是坏人。”

“对啊,她害了我们的亲人,今天她一定要死。”

血天君笑了笑,转身看着邬娜,那眼中露出了冷意。

看到这个眼神,邬娜全身抖颤的轻声道:“不要……不要杀我……”

“不杀你难平民愤。”血天君只说了这一句,手中突兀的出现一把长剑,毫不犹豫得刺进了邬娜得心口窝。

长剑刺穿了她的身体,邬娜满眼惊惧得直视着血天君,眼角更是流出了泪水,嘴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守信用。”

只是她的话没有说完,血天君抽回长剑时,她的身体也化为了一团红光,刹那间消失了。

阵阵欢呼响起,掌声和救命恩人,与英雄的夸赞,接憧而来。

血天君面带微笑,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邬娜根本没有死,而是被自己送入了极乐界中,当然自己所做的假象,骗一骗这些普通居民,足够了。

“英雄,这是我们黄沙城自己酿制得清幽酒,请英雄品尝。”一名老者将酒杯斟满,递给了血天君。

身处城主府中,血天君并未客气,他们请自己吃饭,那是必须得。

笑着接过了酒杯,血天君豪爽的一干二净,环视着大殿中的人笑道:“各位,我先干为敬,你们也喝。”

在这里喝了一顿酒,血天君也了解到了黄沙城的过往,故因这城池身处黄沙之地,便有了黄沙城之名,原本三首蛟龙还没来这里时,城中很是平静,更是与世无争。

而在三首蛟龙来到黄沙城,这里便被他所控制,很多普通居民,都被他改变成了有强大力量的坏人,而三首蛟龙本身就是天界的妖龙,所以打造出飞龙骑军,也很简单。

为了自己的一己私YU,三首蛟龙封印了城池,只留下了被自己打造出来的手下,开始在这人间,肆虐征服其他城池。

这黄沙城的老城主,也已年迈,酒量却不错,只是遇到血天君,他安排了不少人,与之喝酒,皆都被灌醉离开。

入夜很深时,大殿中还是热闹非凡,只是他们都在庆祝重生,老城主眼见血天君独身一人,亦知道血天君是从秦城而来,便留下了他住上一夜。

“英雄,黄沙城虽没有什么宝物相赠,可是你帮助我们这么大的忙,老朽一定要感谢。”

血天君摇头拒绝道:“老头,我帮你们,可不是为了你们回报,我只是希望你们黄沙城能和秦城联好。”

城主老头急道:“英雄,如若你不接受我的感谢,那全城百姓都会骂我得。”

“额,呵呵,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别拿什么物质来回报,不如明日在请我多吃一顿酒。”血天君笑着说。

只见城主拍了两下手掌,立即有一个年轻男子小跑了过来,城主老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这年轻人又走到血天君面前,俯身恭敬道:“英雄,今日不早了,酒明日还有,请英雄随我来,我带你去休息。”

血天君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平静如水,可是心里却极度兴奋,他刚才可是听到了老头的吩咐,是让这年轻男子,让一个叫绚香得女子,服侍自己。

其实就算老头不给自己美女,血天君也不打算这么快就离开黄沙城,最少这里的美女,他可是要全部打包带走,也不管那老头和这百姓多么善良,美女是血天君绝不能少得。

与那年轻男子走了不远,血天君被他带进了一间房间。

“英雄,你且在这里先休息吧。”年轻男子说着,便要退出去。

血天君笑道:“明日不必叫我,我这人喜欢睡懒觉。”

那男子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血天君一看就懂得神情,即便他不说,这小子也在想,今晚你想睡早,那是不可能了。

“美女,不美,美女,不美……”血天君手拿着一块布块,手指轻轻的触着布块,很奇妙的是,那布块随着他手指得触动,一块块的向下落去。

一阵“嗒嗒”得敲门声响起,血天君收起了布块,朗声问道:“谁啊?”

“爹爹,是我啊。”一声焦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血天君一愣,他以为是老头安排的美女来了,没想到是自己的女儿血玲珑来了。

“进来吧。”血天君对这个奇葩女儿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她不回极乐界,现在这个年纪和长相,血天君也下不去手。

门没开,血玲珑得声音又传了进来。

“爹爹,我和麟儿姐姐、琴姐姐就不进去打扰你的好事了,那美女已经快来到了,你晚上可消停着点。”

血天君一头暴汗,这真是自己的女儿嘛,一想到血岚的话,血天君倍感惊叹,若是自己的女儿,日后都像玲珑这样的奇葩,那生活的美好可就更加美妙了。

显然她们三个已离去了,有萧麟儿和逍遥琴在身边,血天君亦不担心血玲珑会搞出什么事来。

只不过片刻,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只是这次的敲门声很轻微,如果说血玲珑敲门是很暴力的那一种,而这敲门的人,便是小家碧玉温柔贤淑的那种。

“请进……”血天君能感觉得到,外面是一个女子,所以他也不需要再去询问,对方是谁了。

门被推开,血天君看到的,先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小脚,接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得妙龄女子走了进来,她似乎很害怕,进了屋,看到血天君时,脸上一红,身子一蹲,很有礼节得轻声说:“见过大英雄。”

烛光映衬下,血天君看到得是一张绝美的脸蛋,柳叶弯眉,俏挺的鼻梁很是可爱,那张厚厚的嘴唇,更凸显了她得极致魅力。

“呵呵,不知美女这时过来,有什么事?”血天君故作不知的笑问道。

这看起只有十八九岁的妙龄美女子回身掩上了门,踱步到了血天君近前,脸上还带着嫣红的羞怯,双手却拉开了腰间的裙带,娇声道:“大英雄晚上自己独眠,岂不是很孤单,小女子绚香,是过来伺候大英雄您得。”

见她裙子向两边敞开,血天君一怔,她竟然只穿了这件白裙,裙子一敞开,她那圆润的两团圣女峰,立刻袒露了出来,而下面那腿间,细长的粉缝周围,竟有许多黑丝围绕。

只是这一眼,血天君便可判断出,这叫绚香的女子,对得渴求,一定是很疯狂的那一种。

“额,我可不是什么大英雄,绚香妹子还是叫我血天君吧,还有,你请回吧,城主得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不喜欢。”血天君面如秋水,也只是看了眼这绚香得身体一眼,就撇了过去。

正要将裙子完全褪下的绚香一愣,双眼直直得盯着血天君的侧脸,这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也是她见过唯一对她没有兴趣的男人。

难道是自己的身体不够好看,世上怎会有这样不食烟火的男人,他难道有别的嗜好,不爱女人?

心里揣测了一番,绚香却没有离开,而是将裙子向后褪下,光着身子径直走到了血天君身侧,玉手抬起落到了血天君的肩上,侧脸看着他娇笑道:“天君哥,城主是我父亲,你救了我们黄沙城得所有人,理应得到回报。”

“你是他的女儿?那他怎么舍得让你来,他配当一个父亲嘛。”血天君故意气道。

绚香又说道:“天君哥,你误会我父亲了,其实我们这黄沙城早就有过类似事情发生,凡是为本城做出卓绝贡献的人,都会有如此的待遇。”

血天君回头看着她,惊讶道:“你有多少个姐妹?难道你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绚香长长的手指堵住了他的唇,娇嗔道:“天君哥,你又乱想了,黄沙城历代英雄不少,当然是给他们找老婆,可并不是从城主家里选,只不过在城内挑选美女给他们而已。”

闻着她手指的香味,血天君隐忍着冲动,低声问道:“那我怎么有这么好的待遇呢?”

“因为天君哥拯救得是我们整个城池,是我们黄沙城的救世主,要没有天君哥的搭救,绚香自知连命都没了,所以绚香得命是天君哥给的,人自然也是天君哥得。”绚香说着,突然旋转身子,一下坐到了血天君的怀中。

她这么主动,血天君当然不会在拒绝她的美意。

眼看着两团硕大圣女峰就在眼皮底下,血天君笑了笑道:“你真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付给我?”

“嗯……”绚香坚定的点着头。

血天君又说道:“你就不怕我吃干了抹净了,转脸就走人。”

绚香抬起手臂勾住了血天君的脖颈,厚厚的嘴唇撅起,娇笑道:“天君哥,你不会舍得离开的。”

“为什么?”血天君疑惑道。

一脸神秘得绚香,靠近了他的脸,双眼放媚得说:“那得先等天君哥和人家那个后,绚香再说。”

得嘴唇撅着,血天君知道她得大胆主动,只不过是装出来得,那颗小心肝扑扑跳动的声音,血天君可是听的相当仔细。

嗅着这绚香身上传来的淡淡少女香味,血天君猛然低下头,亲吻上了她得唇,一只手更是揽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攀上了她身前的一团硕大圣女峰,接触便用力得捏按了起来。

“嗯唔”之声从绚香鼻中发出,她只是身体微颤,却没有一点抗拒,任凭着血天君的亲吻与那大手的抚按圣女峰,阵阵刺激瞬时袭遍了绚香的全身。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