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宝莲》强推女娲后人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7 05:38:23 字数:4090 阅读进度:579/585

秦岚看到两人要去见自己的母亲,急忙追了上去,娇真道:“秦霜,你以为我母亲是什么人,随便你说见就见得。”

她这么一说,秦霜停住了脚步,看向了血天君。

血天君冷笑道:“你以为呢,秦岚,别忘了你我的约定,少惹我生气。”

看着他们离去,秦岚愣住了,约定,在来秦城时,血天君可是说过,不管他在秦城做什么事,她秦岚都不许阻拦,更不能说个不字,如若不然,秦城不保。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天仙般得母亲,秦岚还是忧心忡忡,像血天君这样的男人,见到她,会不会像对自己一样,直接扑上去。

富丽堂皇,壮观无比得宫殿前,秦霜看着眼前的侍卫,冷喝道:“都给我让开,我要见城主。”

“秦将军,城主她正在休息……”一个侍卫头目低声说道。

看得出,这些侍卫对秦霜还是有点忌惮得,血天君不禁暗笑,自己教出来的徒弟,不管到哪,都是王者风范。

秦霜冷冷的看着他,突然一脚抬起,猛然踢在了他的下颚,一声咔嚓顿响,那侍卫头目立刻向后倒飞了出去,落到了几米外的阶梯上时,人显然已没了命息。

眼见头目被杀,几十个侍卫围了上来,都亮出了兵器。

秦霜浑身杀气顿起,有主人血天君在身边,他又有何惧怕。

“呵呵,一群不知所谓的家伙。”血天君轻笑了一声。

却不见他出手,只见他负手走上了阶梯,面带微笑的向上慢慢走去。

侍卫叫嚣道:“动手,快阻止他。”

刹那,几十个侍卫全部围攻了上来,只是血天君凡是从一个侍卫身边经过,那些侍卫却只举着兵器,身子却犹如被定住了一般,在无法动弹。

秦霜看的惊诧,在他记忆之中,自己的主人血天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了,那气场,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随着血天君的步伐进到了大殿之中,秦霜也只来过这里一次而已,那次还是初次带着身边的一批兄弟来到秦城时。

“秦将军,他是何人,城主正休息,你们怎可乱闯?”一个侍女迎面走来,惊讶得低声道。

血天君停住了脚步,眼神却丝毫没有看那个小侍女,这大殿里也有好多个侍女,只是她们都不敢出声,正因殿上长椅上,一个身穿青纱长裙得女人正在闭目休憩,脸上还带着粉色的面纱,让人看不到她得面容。

秦霜也不理会这个女侍,在他眼里,是个女人,都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就算是天下间最美的美女也是一样。

“我是来看看你们城主得模样。”血天君轻声说了句,径直向前走了去。

那女侍一看,这可不得了啊,城主字忌讳自己休息时,被别人打扰,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竟然敢这么大胆,还要看城主的模样。

数个女侍挡在了血天君的面前,其中一个娇喝道:“快快退出去,不然我可叫侍卫了。”

“侍卫?”血天君挑起了嘴角,这些碍事得女侍,模样倒是各个不错。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血天君可没心思调戏她们,一挥手间,数个女侍皆都凭空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没有一点声音,原本就很安静的大殿,此时更显诡异。

秦霜是见过血天君的手段,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留下,于是他转身退出了大殿,并且将大殿的门也给关了上。

长椅之上,青纱长裙裹着这女人的丰腴娇体,若隐若现间,可看到那两团硕大圣女峰,只不过被一件很薄得布遮挡,两颗凸起的小樱桃,都可看得清。

虽有面纱遮面,但这粉色面纱,只不过让此女脸上有点粉色而已,唇红脸白,一双闭着的眼睛,很是细长,柳叶弯眉凸显着此女作为城主的霸道。

血天君俯下了身,并未探手却揭开面纱,而是嗅了嗅从这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闻香识女人,血天君可是最擅长这个。

他只是闻了一闻,便知道这女人身上得香味绝对是原味,洁白的面容,更没有半点施粉装扮,如此原生态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美女。

正当血天君有些肆无忌惮得欣赏她睡觉时的媚态时,却看到了一个勾起他许多回忆得图腾。

在这美女的小腹处,青纱裙并未掩盖那朵美丽的花图腾。

“生命之花……”血天君挑眉凝视着她小腹上的图腾。

这朵花图腾,是代表生命得花朵,血天君曾在被女娲复活的穆念慈和包惜弱她们背上看到,而被赋予力量的巧媚背上也有。

只是她得花图腾是在前面的小腹上,而不是在后背,这又代表着什么。

没有女娲力量得迹象,这个女人身上也没有死亡过的气息,血天君凝眉看了许久,才站起身。

不管怎么样,他知道这个女人和女娲有些关系,又或者根本就是女娲派来和自己做对得。

“你是谁?”

血天君正看的入神时,女人睁开了迷蒙的双眸,看到了陌生人,她的眼中露出了许多奇怪。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倒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血天君轻蔑的说道。

奇怪的看着血天君,美女坐起身,看了看殿中娇呼道:“人呢,来人啊。”

见她喊人,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你以为会有人来嘛,我美丽的女城主,告诉我,这朵花图腾代表着什么意思。”

他刚说完,突然一手撕开了这秦城美丽女城主的衣裙,顿时她的上身全部袒露在了血天君的面前,只是那的两团圣女峰,血天君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而是用手指着她小腹上的生命之花。

羞怯恐惧的抱怀,美女城主很气愤,可是这大殿之中,所有的女侍一个都不见了,只有自己和这个神秘得陌生男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快点回答我,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血天君见她不说话,突兀的探手捏住了她的脖颈。

一种无法呼吸的难受感觉袭遍了美女城主的全身,惊惧得看着眼前满头红发,双眼更是血红得帅气男人,她直喘气道:“松开我,松开我说……”

“咳咳……”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血天君冷声道:“回答我。”

看着他得冷酷,美女城主喘息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图腾。”

“祖先?你的祖先是谁?”血天君急问道。

她随即指向了身后的一面墙壁,血天君立刻看了过去。

一面偌大得墙壁上是一幅雕画,确切得说是一个美女上身,下半身却是蛇尾的雕刻画。

如此诡异的画,带给血天君的是视觉冲击,而视觉冲击之后,则是一种熟悉。

绕过了她,血天君走到了墙壁之下,这才看清雕刻得美女那张绝美的面容。

“哈哈,竟然是她……”血天君狂笑了起来。

美女城主战战兢兢得看着血天君,疑惑道:“你认识我的祖先?”

血天君回头大声道:“当然认识,而且我与她是老相识了。”

这雕画上的半人半蛇得美女,赫然是血天君得第一仇敌女娲,对她血天君再熟悉不过了。

从凌云窟上第一次被她杀死,又被她的灵药救活,一直到这秦城,血天君得一路走来,从来都不缺女娲。

虽然每次她都不再亲身出现,却总是派一些小角色对付自己,血天君恨得牙痒痒,他现在有实力让女娲臣服在自己面前,可是他更想那个过程会刺激点。

“啊?这……这不可能,我祖先是神,可是你……”美女城主知道自己祖先女娲得传说,那是一个女神,而面前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神。

就算他是神,也和女娲绝不是一个系统得神,而是邪神。

血天君看着这个美女城主,她的面容果然有些与女娲神似,不管是美貌,还是那脸上表情,都几乎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血天君问道。

美女城主一怔,却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殷音。”

血天君冷哼道:“也只有女娲那种女人,会给自己的后世人,取这样搔荡的名字。”

殷音震怒道:“你不许侮辱我的祖先。”

她的话音刚落,血天君已到了她的近前,一只手再次握住了她得脖颈。

只见血天君脸上带着猥琐的笑道:“侮辱,哈哈,我确实会侮辱她,而且会让你亲眼看到,她是怎么在我身下被我征服得。”

听到他如此露骨的话,殷音喊道:“你是个疯子。”

“疯子?你是第一个说我是疯子的女人,当然,你还不了解我,呵呵,你会知道我不仅疯,而且很狂得。”血天君低沉的说道。

殷音不敢想象,这个突然出现在秦城自己大殿之中的男人,到底和自己祖先女娲有什么仇恨,现在她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男人得双手撕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片缕不沾得洁白娇体,瞬间被这个男人看了个精光。

“不,你是个魔鬼,不要靠近我……”殷音向后推着,双手已不知是该遮挡自己的圣女峰,还是那腿间被很多黑丝包围的粉缝。

血天君狞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魔鬼。”

他说完,一个前扑,抱住了有着火爆身材的殷音,并将她推倒在了那张像是一张床榻的木椅上。

“啊……”

殿中传来了一声尖锐的惨叫,秦霜立于门外,可听的一清二楚。

“嘿嘿,主人就是主人,到哪都是如此得霸道。”

木椅之上,殷音的一条腿高高扬起,感觉着那撕裂的痛楚袭遍了全身,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个男人给侵占。

血天君挑眉轻笑道:“女娲果然是我的老相识,就算是她的后人,也都保持着的身子,等见到她,我还真不舍得如此暴力的对待她。”

驰骋在殷音得身上,血天君不禁泛起了疑惑,那秦岚是殷音的女儿,为何她还有着的身子,难道又是和向美艳一样,秦岚得生母不是她。

“你……恶魔,不要啊,痛……”殷音仰头呐喊着。

血天君却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浅出深入得耸动着腰肢,让巨龙狠狠得在她的粉缝中捣鼓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