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宝莲》行鱼水之欢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3:03 字数:3942 阅读进度:571/585

优美的面容上,写满了疑惑,向美艳在想什么,血天君很清楚,不管是谁,遇到一个愿意帮助自己的人,都会有怀疑对方的动机。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向美艳在想,这血天君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艳姐,像你如此漂亮的女人,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难道就不觉得可惜?”血天君注视着向美艳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向美艳摇头低声道:“我只求自己一生能过的安稳平凡,至于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从来都没想过。”

血天君朗声道:“那样会快乐吗?美艳姐,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爱他吗?你还这么年轻貌美,怎么就能跟他一生。”

“我……”美艳嘴唇张启,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她心里,当然对那个已年迈无力的卡布毫无感情,但是她又能如何,一个女人,如果背叛,在卡布部落,是要被吊死得。

血天君柔声道:“美艳姐,能说说你的过往吗?”

过往?向美艳眼中露出了回忆之色,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叙说得,从小时候记事,一直到现在,她得故事很平淡无奇,可是令血天君却倍感激动。

原来这向美艳至今还是雏女一枚,那些女儿都是卡布和前期生的,她嫁给卡布的原因,竟然是卡布为了自己的部落族长的名头,要多纳妾,所以他一连娶了三个老婆,向美艳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迎娶的新娘,卡布却从未与她们同床过,如此的暴敛天物,实在是不应该。

“可惜,可惜啊……”血天君仰头感叹道。

向美艳疑声道:“可惜什么?”

血天君凝视着她的美眸笑道:“可惜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啊。”

“你,能不能正经点。”向美艳娇嗔道,心里却美滋滋得。

即便和血天君还不算太熟悉,向美艳却觉得他绝不会是坏人,虽然有那么一点点色,可是这也是男人的本质。

血天君轻笑道:“与美艳姐这么美的美女畅谈一夜,你让我怎么正经,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不是坏人。”向美艳一脸认真道。

脸上露出了坏笑的表情,血天君靠近她的脸,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

看着他靠近自己,那张俊逸不凡的脸,更加清晰,而且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一股炙热之情,直射进她的心怀。

向美艳呢喃道:“我感觉你不是坏人。”

“哈哈,感觉,女人的感觉一向都很准啊,可是我并不是什么好人。”血天君大笑了一声,突然再次靠近向美艳的脸,他的鼻尖都触碰到了向美艳的鼻子上。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吓了向美艳一跳,她刚要撤回头,却被一只手揽住了脖子,迫使她根本逃不掉。

“呼呼”粗重的呼吸声从血天君的鼻中传出。

向美艳本有惊惧,却用那双动人闪烁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她相信这个男人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太过分的事。

血天君又说道:“天快亮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这……这就回去。”向美艳张嘴说道。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血天君突然吻住了她的唇,更已迅雷之势,将他的舌送到了向美艳的嘴中。

肆无忌惮的长舌,在美女口腔中不断的扫撩,一手环住她脖颈,而另一手则霸道的欺上了她的硕大圣女峰,柔软弹力和温热接憧而来。

向美艳呆愣了近乎五秒,才回过神来,可是她双手不管如何的去推男人的肩膀,就是推不动,她更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那热烈的激吻,和男人灵巧的长舌,加上圣女峰怪手的,使得她全身酥软发热。

手无足措得向美艳,只感到一阵目眩,她害羞的闭上了眼睛,既然无法抗拒,她也只能去顺从,顺从这个霸道的男人,在欺负自己。

血天君尽情的吸允着向美艳的香、舌,而她的呼吸此刻越来越急促,一直在前阻挡的双手,也轻轻的饶后,在血天君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低吟声。

许久之后,血天君才放过了她的唇,在向美艳大口呼吸之际,血天君的嘴却又朝她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

“不要……”向美艳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着不要。

可是血天君哪会放了她,一手不断大力的她的圣女峰,另一手托住了她的肥於翘股,他的手段颇为厉害,如向美艳这样连爱情都没经历过的女人,又怎能抗拒他的极致挑撩。

此时的向美艳彷佛陷入了昏睡中,已不知道血天君正在她身上做什么事,只是有着无限得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什么。

当血天君用双手微微分开她的裙领,去亲吻她的时,向美艳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而摇摇欲坠。

长袍扑在了地上,血天君将满脸宁红得向美艳推倒在了上面,俯身紧靠在她的身侧,看着那嫣红的脸蛋,还有那迷醉的美眸。

“不要欺负我了,好吗?”向美艳低声哀求道。

可是她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心里话,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让她倍感刺激,那是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快乐,血天君的手给与了她极大的满足。

血天君轻声笑道:“美艳姐,我怎么会是在欺负你,我这样可是为了你好啊。”

嘴上说着,他的手再次欺上了向美艳的圣女峰之上,手指更是恶作剧的在她峰尖上凸起得小樱桃上摩擦,显然向美艳已经被挑起了情YU,她那扭曲并在一起的白腿,就是如此的表现。

嘤咛娇哼了一声,向美艳皱眉道:“不能,我们不能这样啊。”

“为何不能,就为了你那不该坚守的爱情,美艳姐,我问你,你现在可舒服?”血天君坚定的眼神,让向美艳很害羞,看来自己是难逃了。

她摇了摇头,这样的话她是难以启齿,可是那种舒服,却让她差点大喊出声,甚至到了一个无法遏制的地步,就算血天君现在继续,她也绝不会在反抗。

怪不得人人都说,人世间最美妙的事,便是男女,那种情趣,向美艳没体验过,但是如今有了这个机会,她却想试试。

血天君继续说道:“你不说话,那我可就当你是舒服的了,我还有更舒服得,趁天没亮,好好让你享受享受。”

向美艳刚要拒绝,突觉前身一阵微风袭过,没有冷寒,但是她却看到自己的裙,已经完全的被血天君扯开向两边,只有一件灰色肚兜的她,彻底将自己的娇体袒露了出来。

月色昏暗,却毫不影响血天君的视线,洁白如玉琢一般的火爆娇体,就这么赤果果得在自己的眼前,那肚兜下的两团硕大圣女峰,更似要突破肚兜的束缚,挣脱出来,依稀可看到上面的两点凸起。

“天君,不要这样,求你了……”向美艳脸上现出矜持的表情,可是她的哀求声音,更加刺激着血天君。

血天君单手已绕到她的身后,将她的肚兜细带轻易拉了开,手撤回来时,也顺便将肚兜从向美艳身上扯了下来,果然如血天君所料,那被肚兜束缚的圣女峰,绝对得超大,故因这古代女子,都喜欢束XIONG,所以从外面看,不是很大。

两团被解放的圣女峰上下弹跳了起来,无暇的至极,被惊吓到的向美艳完全慌了神,她的全身竟然第一次被男人看到了,还是一个她才认识不到一晚上的男人。

慌乱的她急忙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两团圣女峰,血天君却笑道:“其实上面好看点,可是下面也不错。”

听到他如此猥琐的说,向美艳又用手按在了自己的粉缝处,可是那一刻,血天君已经看到了,她的粉缝周围尽是黑丝,很显然得象征着向美艳的需求,绝对不是一般女人拥有得。

她可以用双手遮挡的很少,看到两团圣女峰又袒露出来,血天君可抓住了机会,两只大手握了上去不说,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向美艳的身上。

仰头可看到向美艳娇红得脸上,尽是羞怯,此刻她闭着眼眸,浑身娇颤。

对付这样的美女,血天君有太多招数可以使用了,加上向美艳是个需求量大的女人,只要开发得当,日后她定又会成为极乐界中的顶级女女中的一员。

于是血天君不紧不慢,先是用嘴亲吻了她两团圣女峰中间得沟壑,又转而用舌在那上轻扫,双手不停得搓捏时,手指也不忘在那两颗可爱得小樱桃上做小动作。

如此得挑撩手段,即便精通忍耐的女人,也不会忍住,何况是一个从未有过得向美艳。

她脑中一阵空灵,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和这个欺负自己的男人有什么关系,更忘记了一切一切。

仿佛置身在一处海面之上,向美艳只觉轻浮浮得晕眩,不知不觉间,那双手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因为她感觉到一个异物,直咯得她生疼。

当血天君的嘴吸允住她的小樱桃时,向美艳既惊讶、又害羞,还有很多的舒畅,一种想方便但却又不是的感觉,只是身下全湿了,那种感觉让她超舒服。

握住那异物的手不觉的一紧,向美艳才被挺硬异物上的温热吓得一回神,细细一想,便知道自己握的异物,其实就是哦男人身上的巨龙,她害羞的很想抽回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感觉。

血天君已发现了向美艳这么简短的改变,她已经开始坠入自己设下的情界之中,想逃已经不可能了。

于是血天君使出了浑身解数,或用舌=尖挑撩那的小樱桃,又时而用牙齿轻轻碾磨着那小樱桃,如此的挑撩,让向美艳在无法忍住矜持,她开始了大声的呼喊,搔荡得喊出了身上所受到的极致快意,也是这种快意,让她感到粉缝中,似乎又喷发了一场热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