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宝莲》以身相许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3:02 字数:4092 阅读进度:568/585

虽然只是一点点信息,血天君却已可以想象的出,前面那辆马车里对自己微笑的女孩,现在会多么的悲伤。

一挥手间,四个小美女全都恢复了意识,血天君淡笑道:“你们要睡会了。”

四个小美女互相看了看,谁都不知他说的什么意思,顷刻间四人全都消失在了马车之中。

而下一刻,又出现了四个美人,比起那四个小美女,美了不知多少倍的美人。

“夫君,人家终于能和你并肩而战了。”罗霄看到身边的血天君,不禁探手环住了他的手臂媚笑道。

而和罗霄一起出来的,还有萧麟儿与逍遥琴、晴语,血天君也不知该叫谁出来,只是逍遥琴和罗霄从进到极乐界,出来的次数最少。

萧麟儿则是剑灵化身,有她在,血天君倒也可以省了许多力。

血天君轻抚着罗霄耳鬓得发丝,轻声道:“叫你出来,只是让你散散心,不为别的。”

“那我还不如待在极乐界里呢。”罗霄撅着嘴说。

血天君笑了笑,确实如罗霄所说,凡是在极乐界住上一段时日的,就不会在想回到外面的世界,虽然可以见到很多人,比起极乐界里的生活,却要少了很多很多的乐趣。

萧麟儿这时问道:“夫君,刚才那死胖子对你不敬,为何不杀了他?”

“现在还不用,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血天君一脸神秘的说。

萧麟儿四女却都疑惑,以血天君的脾气,那胖子早该死上一千次了,而他却没有杀,但是一想到血天君的手段,四女却又笑了起来。

站起了身,血天君轻声道:“好了,你们就在这等着,麟儿,你看过那四个女孩的模样,我去前面看看。”

“是,夫君。”血天君在马车内消失的刹那,萧麟儿笑看着罗霄。

见她一脸暧昧,罗霄奇怪道:“麟儿,你没事吧,干嘛这么看着我?”

萧麟儿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变成别人的模样而已。”

听她这么说,罗霄拒绝道:“我就是我啊,变成别人干嘛?”

她刚说完,看到对面得晴语和逍遥琴早已不再了,而是那四个才进入极乐界的其中两个。

“这是怎么回事?”罗霄也算是极乐界中难得一见,不会武功得女人,但是她却有着别人没有的统治能力。

逍遥琴调侃道:“霄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夫君让我们变成她们的样子,是有所安排得。”

罗霄恍然大悟,这才让萧麟儿,将自己变成了那四个女婢其中的一个。

“死,不死,死,不死……”一片片布条碎落于地,而那撕烂布条得妙龄女孩眼圈红肿,滴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当最后一片布条从她手中落下,即要落到木板上时,那木条竟静止住了,这奇妙的一幕,顿时将这女孩吓了一跳。

在被这奇妙的一幕惊吓到时,他也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才得以没有尖叫出声。

看着那木条升起到自己眼前,女孩更为惊愕,只是一小会,她便在想,难道这是上天安排的,不让她死。

可是自己要嫁给的人可是个奇丑无比的老男人,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劫数嘛。

“不,我应该死得。”女孩拿出了一把匕首,闪着银光且很锋利的匕首。

匕首放到脖颈时,女孩却感到布条围住了自己的脖颈,但是布条就是布条,锋利的匕首可以轻易得割断它,割破自己的脖颈。

下了决心的女孩,闭上了那双美眸,狠狠的将匕首划了一下,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她知道那是血滴到木板上的声音。

仿佛过了许久,女孩竟然感到自己没有一点痛楚,为什么会这样,割破喉咙,不应该很痛的嘛。

于是她睁开了眼眸,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她的嘴巴再次张启,尖叫声并未响起,只是一张大手捂住了她得嘴。

“你还不能死。”面前的男人低下了头,垂着那好看却又妖异的红发,一脸微笑的说。

女孩摇了摇头,眼泪再次滑落。

血天君轻笑道:“好姑娘别哭,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这么闪亮,这么美丽,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糟老头得。”

被他的手轻抚着脸蛋,女孩的脸顿时红了,看着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女孩更为紧张。

那外面跟随的可都是自己部落的精英,他是怎么做到的,是怎么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得。

“放心,只要你答应我不乱喊乱叫,我不会伤害你,而且我答应你,只要你听我得,我会保你不嫁给你绝不愿意嫁的人。”血天君一脸认真道。

女孩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血天君这才放开了手。

“你叫九妹?”血天君轻声问了句。

女孩点了点头嗯道:“我在部落里排行老九,所以我父亲就给我起了九妹这个名字。”

血天君冷哼道:“别提你那个混账父亲,拿女儿的一生幸福,去换取自己部落的安危,算什么父亲。”

九妹急道:“不许这么说他,他……他也是为了我们整个部落的安危。”

“是吗?那他为什么不让你姐姐来替你。”血天君气道。

来到这些世界,什么事血天君都见过,卖女儿他都见过,但是那些卖女儿的父亲,早下地狱了。

九妹低下了头,她也在疑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让那几个没出嫁得姐姐们嫁给九霄之城的老城主,而让自己来。

看到她失落的表情,血天君突然揽住了她的香肩,轻声说:“放心,这一切都不会成现实,你一定很少出门吧。”

不知他为何这么说,九妹娇声道:“嗯,我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部落,没离开过我父母身边。”

血天君一脸轻松的笑道:“那就把这次出嫁当成一次旅游。”

“旅游?”九妹挑眉道。

知道她听不懂,血天君浅声道:“就是看看沿途的风光,顺便看看九霄之城里的热闹,还有,就是那个死老头必须要死。”

九妹一怔,娇声急道:“你可不能乱来啊,九霄之城的势力庞大,我要是不老实的嫁给城主,我们部落会遭殃得。”

“可是你刚才要选择自杀,难道就不怕九霄之城发难你的部落?”血天君凝声道。

血天君这么一说,九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想到了轻生,如果那样做,部落将会遭受到毁灭XING的打击,到时九霄之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灭了自己的部落。

九妹突然盯着血天君,问道:“你有把握杀死那个糟老头吗?或者说,你可以帮我,阻挡九霄之城对我们部落的侵占。”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血天君一脸邪气得笑问道。

看着他的表情,九妹并未感到厌恶,反而娇真道:“因为你是我哥哥。”

血天君轻笑道:“我何时答应过做你的哥哥了?”

他不禁暗笑,这九妹着实聪明,这个时候认自己当哥哥,她在赌,赌自己是个可以救她的人。

“你救了我,便是我哥哥了。”九妹天真无邪的说道。

血天君猥琐的笑道:“自古以来,英雄救美,不都是美人该以身相许英雄嘛,做哥哥有什么好处,我才不干呢。”

九妹的脸一红,娇真道:“你,如果你帮助我和我的部落,我一定让父亲厚礼相赠。”

摇了摇头,血天君不屑道:“我视金钱如粪土,在我眼中,只有美女。”

“你真卑鄙。”九妹嘴上这么说,却丝毫没有生气。

相反这个奇怪的路人,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至少这个男人,是她九妹所见到的男人之中,让她第一眼看上去,不会产生厌恶的男人。

血天君笑道:“我可不是卑鄙,像你这么美的小美人,也是该到了出嫁的年龄了。”

“我有心上人了。”九妹知道他在故意开玩笑,随即说出了这句话。

她以为血天君会失望,让她没想到的是,血天君毫不介意的说:“那又如何,你的心上人,跟我比起来一定差太多了,像我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这个世界少得可怜。”

九妹娇笑道:“你怎么这么自恋啊,难道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

“天都在我手中掌握,何况人,呵呵,我这人帮人从不会空手帮,得不到好处,自然不会帮,只是看你如此善良,我且帮你度过这个难关,至于那个九霄之城,和你们部落得事,我不会插手得。”血天君认真道。

九妹刚张口,血天君又说道:“不用说了,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他的语气如此坚定,九妹知道说什么也无用,只见她低着头,脸红红的娇怯道:“你刚才说的可是当真?”

“什么话?”血天君疑惑道。

九妹急道:“就是你刚才那句话,英雄救美,美……美人要以身相许于你。”

“哦,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血天君说话还从来没有食言过,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只是为了换你的幸福和你部落的安危,那就免谈,我可不想一个不爱我的人跟在身边。”血天君说着站起了身。

见他要走,九妹忙问道:“你要去哪?”

“回后面的马车。”说着,血天君身形陡然消失在了车厢之内,在九妹露出惊惧表情时,马车前面的帘子亦被拉了开。

只见自己得随从双眼奇怪的在车厢内看了看,才问道:“公主,刚才你在和谁说话?”

九妹眨着可爱的美眸,娇声道:“没谁啊,我在自言自语呐。”

那随从满脸的疑惑,却不敢在多问,急忙又退了出去。

九妹拍了拍心口窝,暗叹一声好险,可是令她惊讶奇怪的是,那个血天君到底是何方神圣,来无影去无踪,他刚才离开,显然是知道自己的随从要进来。

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人在身边,九妹也不知是好是坏,她却在心里暗道,这个俊逸不凡且有些色色的男人,对自己一定是没有恶意得。

回到了后面的车厢之内,血天君并未隐瞒,将这支车队赶去的目的地和他们要去做什么都说了出来。

只听萧麟儿气愤异常的说:“夫君,把她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