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宝莲》留宿婵儿家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49 字数:4022 阅读进度:546/585

走过了一个山头,书生的手臂还在流血,却还是强忍着痛楚从独轮车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道:“谢谢壮士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的出现,我父女二人,便要被那山贼给……”

“哎,这位兄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该弘扬之事,他们欺凌你们,我路过怎可看着不管。”血天君上前扶起了书生。

他得女儿娇声感谢道:“大哥哥,我虽不如爹爹会说话,但是这天色已晚,看你也不是本地人,你就去我家住一晚吧。”

“婵儿,莫要胡说。”那书生训斥道。

血天君看得出,这书生还防备着自己,暗骂这厮得知恩不图报,血天君却摇头笑道:“不用了,小妹妹,我还要赶路呢。”

见他要走,杨婵急道:“大哥哥,你要去哪啊?”

回头看着这妙龄小美女,血天君轻笑道:“不知道,我也不知自己该去哪。”

听到他如此说,杨婵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娇真道:“爹爹,人家救了你,你就一句谢谢算了嘛,娘常说,要知恩图报,我们的大恩人,都无处可去,这么晚了,你要让他去哪安住。”

“小妹妹,不许跟你爹爹如此语气说话。”血天君低声道。

那书生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浅声笑道:“壮士,其实我也想邀请你去家里露宿,只是寒舍太简陋,只怕委屈了壮士。”

血天君摇头道:“这位大哥,实在小看我了,我也是从穷苦走过来得,什么简陋不简陋,就算是猪棚给我住,我也乐意。”

“咯咯……大哥哥,你真会说笑,我家没有猪棚,却有牛棚,只是不能给大哥哥你住。”杨婵娇声笑道。

简单的为这少女的父亲包扎了一下,他不愿继续坐上独轮车,血天君便甘当劳力,推起了独轮车。

“壮士,敢问您尊姓大名?”书生边走边问道。

血天君笑了笑说:“血天君,呵呵,兄长呢?”

书生答道:“杨天佑。”

“额?杨天佑,真是好名字。”血天君一怔,脸上却平静如水。

一旁与他并排走的杨婵娇真道:“大哥哥,我的名字怎么样啊?”

血天君看了她一眼,夸赞道:“婵儿,人如其名,人美名美。”

这么被夸,杨婵小脸顿时羞红了一片,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会说话的男人,更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过。

一路上,杨天佑只听到自己的小女不断的欢笑,不禁有些害怕,固然这个男人是自己和女儿的救命恩人,但是他来路不明,还把自己的女儿哄的如此开心,这实在让杨天佑担心不已。

“到了,大哥哥,前面就是我的家了。”杨婵欢笑着指着前方一处山坡说道。

血天君看了过去,如他猜测,那不算太大得房屋上,果然有一团奇异得光芒闪现,血天君暗暗疑惑,这里到底是什么人,这杨婵身上为何会有一股神奇的力量。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屡屡青烟不断从屋顶的烟筒向上升起,这处田园风光,也是血天君很喜欢的居住之地,只是现在他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在何处。

“娘亲,哥哥,我们回来了。”杨婵先一步跑了过去,娇喊道。

血天君与杨天佑对视了一眼,也走了过去,还没到前,血天君已看到一个村妇装扮的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而那人在与杨婵说了两句话后才看了过来。

她脸上现出了疑惑,血天君暗叹,要不是自己看出杨婵身上的古怪,定然不会在来时的路上,就收敛了自己身上的强大气息,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多会两手功夫,就凭这人,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位是?”人开口问道。

杨天佑捂住了自己的手臂,低着头说:“一个朋友。”

这时杨婵却娇嗔道:“爹爹,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好不好。”

“呵呵,难道婵儿不把大哥哥当朋友吗?”血天君笑着说。

杨婵急道:“怎么会呢,天君哥,我交的朋友就你一个啊。”

人追问道:“婵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自己的娘亲发问,杨婵立刻说出了自己和杨天佑来时路上所发生的事,又形容了血天君如何击败强盗得事,简直把血天君奉为了英雄一般。

“大嫂,婵儿说的有真有假,我只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没她说得这么厉害。”血天君一脸谦虚道。

而在血天君身边得杨天佑却一脸的难看。

“没用的男人,哼……”这人瞪了杨天佑一眼,转身进了屋里。

杨婵无辜的看了眼杨天佑,娇声道:“爹爹,我去劝劝娘亲。”

看着俩进了屋里,血天君将独轮车放好,才到了杨天佑的身边,低声说道:“兄长,看来这里也不方便我住,我也想赶赶夜路,就告辞了。”

“啊,你可不能走啊,你要走了我……”杨天佑忙拉住了血天君的手臂急道。

血天君疑惑的看着他,却在暗笑,看来这个男人在家里的地位不高,不然那人也不会用刚才那句,没用的男人来说他了。

杨天佑忙改口道:“这都天黑了,壮士就住一晚吧,我这正好有些好酒,也好请壮士喝两杯,算是答谢。”

“既然兄长留我吃饭,那必不要叫我壮士,就叫我天君吧,你比我年岁长,一口一个壮士,我可不习惯。”血天君轻笑道。

其实他也不想走,这里还有一格妙龄女孩加上那人,这么好的一对花,他血天君怎么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夜色降临,房屋前的空地上,一张石桌上摆满了一些精美的菜肴,虽然都是野菜啥的,放在盘中却好看极了,光是看,就能吸引人的食欲。

“大嫂,别忙乎了,这菜足够了。”血天君看着进出端菜的人,站起身说道。

人对他笑了笑:“无妨,很快就好。”

在他身旁的杨婵小声说道:“天君哥有所不知,我家里人口多着呢,我两位哥哥还没回来,他们饭量都很大得,这些菜都不够他们吃得。”

“哦,这样啊。”血天君笑了笑。

这一间屋子虽然有三间房,但是一家五口住起来,也是有些拥挤了。

酒菜齐当,杨天佑起身给血天君斟满了一杯酒,这才有些男子气概的朗声道:“今日谢壮士,不,谢天君兄弟搭救我与婵儿之恩,兄长我先敬你一杯。”

说着,他站了起来,血天君忙起身道:“小弟陪兄长一起喝。”

两人一饮而尽,同又坐了下来,人盯着血天君看了两眼,轻声道:“不知天君兄弟是何方人士,为何会流落至此?”

“我家住河北湘赣村,因为村里闹鼠疫,便离开了家乡,我本是开镖局生意得,也存了不少银两,对这奇山美水特别喜好,所以就当是游玩了。”血天君笑着说道。

待他说完,那人脸上露出了疑惑,显然是在想血天君的话是不是真的。

她的一举一动和脸上表情,也尽皆被血天君看入了眼里,这人一点不简单,最起码她绝不是个凡人,只是血天君还不敢断定她到底是不是如血岚她们那样的存在。

“怪不得天君哥武艺如此厉害,对了,我大哥杨蛟回来,一定会高兴坏了得。”杨婵娇笑道。

血天君挑眉道:“婵妹,为何这么说?”

杨婵看了眼自己的爹爹和母亲,才说道:“我大哥最爱武艺高强之人,虽然他武功也很好,但是与天君哥比起来,却要差上许多。”

“喂,是谁在背后说自家大哥坏话呢。”一阵爽朗的笑声从不远传来,血天君立刻看了过去。

只见从院子的入口走进了两个年轻人,前者正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显然是大哥了,而后边那个走路左摇右摆,一副公子哥模样的小子,肯定就是婵儿口中的坏二哥了。

杨婵站起身,急道:“我才没说大哥坏话,只是在说实话。”

“那你说,我比谁武功差啊,你不常说我在你眼里最厉害嘛。”那杨蛟大笑道。

看着兄妹俩拌起了嘴,人娇叱道:“还在那里说,快点过来吃饭,顺便认识认识这位救了你妹妹的壮士。”

两兄弟一起回来的,杨蛟一怔,忙说道:“救妹妹,婵儿,告诉哥哥,发生了什么事?”

看他一脸的着急,杨婵娇声说:“我没事,只是与爹爹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强盗,爹爹受了点伤。”

“这还叫没事,爹爹,你伤在哪了?”杨蛟立刻走到了杨天佑的身边,关心道。

这时血天君才看到杨婵的二哥,他已竟醉醺醺得,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看到他时,血天君却浑然一震,这年轻人怎么好像有三只眼,那额头上的疤痕,似乎闭上的眼皮一般。

不是这么巧合吧,三兄妹,杨天佑,难道这人叫瑶姬?

“杨戬,你给我过来,又在外面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喝了这么多,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听,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还在外面胡混。”人站起身厉声叱喝道。

听到她叫出杨戬的名字,血天君算是明白了,自己竟然进入了宝莲灯的世界,而且还是没有沉香的时候,这杨戬就是日后的二郎神,而那杨婵岂不就是沉香的生母三圣母。

可是如此严厉的瑶姬,血天君可从未见过,在他的认知里,瑶姬是个相夫教子的好女人,显然电视剧里演的太完美了,实际上却是不然。

“大嫂,这吃喝之中,你还是少动点气为好,不然气血冲胃,对身体可不好。”血天君起身劝道。

人摇了摇头,呵斥道:“滚山上去住,三日不准下山,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杨戬虽酒醉,却可以听到自己娘亲的训话,于是他嗯了一声,转身就朝山上而去。

他刚走出没几步,杨天佑起身道:“天君,兄长就不陪你喝了,我也住山上,所以先走一步了。”

看着他和杨戬一起上山,血天君暗暗惊喜,难道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最好机会,这杨蛟也上山,自己岂不是要和这花住在一起一晚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