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风云》黑舞清香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35 字数:3980 阅读进度:526/585

血天君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这黑水戒指被自己取走了,那黑水就不会在喷发,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这个女人会不会很悲惨的被那些鱼类给吃掉。

“哎,谁叫我这么好心的,美女,既然这戒指是你的,我也不好意思直接离开,就把你带上去,找个地方安葬了你吧。”血天君蹲在了她的身边,一脸惋惜的说道。

他倒是不管这个女人是东瀛的还是何处的,美女无国界,在说黑水戒指的主人却是是她,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让这么一个美女在这被鱼虾吞食,实在太不厚道了。

于是血天君探手拉住了她的手,将她轻轻的拉了起来,怕这么长时间,一下在将这女人分尸,血天君很小心的托着她的后背,让她整个人都坐了起来。

让他放心的是,这女人简直就是睡着了一样,要不是没有心跳和脉搏的话。

粉红的小脸,尖尖得瓜子脸,翘起的小鼻梁,和那张的薄唇,如此美丽的女子却沉尸海底,叹了口气,血天君抱着她站起了身。

就在他仰头准备急冲上去时,捂住女人背后的手心突然的颤动,让血天君楞了一下。

他绝对没感觉错,也不可能是错觉,他的手心确实感应到了,虽然很微弱也很突然,可是那一下颤动,好像是女人身体里所发出得。

“你要诈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血天君盯着她连动都未动的眼皮说道。

然而他的威胁并不管用,手心感应到的颤动又开始了,而且由弱变强,让血天君惊叹的是,那可不是一般的颤动,应该是人的心跳所致。

诈尸?人还活着?

血天君又看了眼她的脸,平静得很是诡异,为了搞清楚自己感觉得对错,血天君低下了头,侧耳贴向了怀中美女的心口窝。

就在他的脸即要贴住美女心口窝时,闻到了一股奇香,下一秒,血天君毫不犹豫且很粗鲁的将怀中美女扔了出去。

只见那女子身子轻飘飘的落到了不远处的一处平地之上,而那久闭未睁得眼眸,此刻也睁了开来,那眼神正哀怨的盯着血天君。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啊,摔的人家好痛啊。”这睁开眼眸的美女,竟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还站了起来,用手着那挺翘的股瓣。

看到她站起身,血天君并不惊讶,因为刚才他想听这美女的心跳声,就已经察觉她是活着的,但是她的生命迹象,实在让血天君想不通,就算假死,也不会装的这么像吧。

他未曾察觉,所以血天君此刻,脸上写满了严谨,这个美女可不简单。

“你是谁?”血天君下意识的问了句。

美女摇了摇头,反问道:“你又是谁?”

看着她脸上表情,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血天君暗想,难道这个美女失忆了,还是她在这里很久很久,想不起以前了,这好像都是一样得。

“呵呵,我是你的男人。”血天君这时笑着说。

他只不过是在开玩笑,也在试探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失忆。

可是这个美女美眸一瞪,娇斥道:“胡说,我黑舞清香,何时有你这个男人,咦?我的黑水戒指,怎么在你手里?”

黑舞清香,血天君仔细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现在的东瀛还是以后的日本,他可从来没听过有这个女人,难道她的年代还要久远,不然怎么会拥有这可以操控宇宙能量黑水的戒指。

晃了晃手中的戒指,血天君淡笑道:“我带着合适,就从你手里拿过来带带喽。”

“还给我……”黑舞清香娇真道。

笑看着她曼妙的身材,血天君暗叹,既然你是活人,那我还跟你在这瞎磨叽什么,这么一个美女,还是在这深深得海底,要是和她再次上演一番ji情,那滋味绝对与众不同。

血天君摇头大笑道:“还给你,说得简单,我来到这里,救了你,你不思回报,竟然还要偷袭我。”

“谁叫你刚才想……想玷污我。”黑舞清香得年纪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而说话的语气,和她的表现,也都符合这个年纪。

玷污,血天君一脸的无趣,自己确实有那想法,但却是歼尸,不是玷污,而现在她是活人,血天君倒真的想玷污她了。

直视着她的美眸,血天君轻笑道:“想要回戒指,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听他这么说,黑舞清香眼眉一挑,娇哼道:“那你就别怪我了,我要杀了你,夺回我的黑水戒指。”

“好啊,放马过来。”血天君可不怕她,即便这个美女是东瀛的远古之神,和血岚、银雪那样的同级别的存在,到了他面前,那也要乖乖的臣服。

脸上带着冷意的黑舞清香,突然间笑了出声,这声音血天君倒是很熟悉,那是在棺材里发出的笑声,难道她早就知道来了,刚才的一切她都知道,不容血天君多想,那黑舞清香的人已然旋起腾起了老高。

在看她一身黑裙突然从她身上飞出,血天君一下呆住了,丰腴洁白火爆得娇体,就这么赤着袒露在了自己的眼前,而黑舞清香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暴露,只是甩手将那黑裙抛了出去。

“我靠,这是什么招术?”血天君并未被美色勾住眼睛,黑裙飞到了他的上空,突然化为了一张黑色的大网,向下直落了下来。

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血天君身体连动都未动,只是仰起头,一双眼睛瞪着黑裙化为的大网,只是刹那,突然一片火光,大网瞬间化为了虚无。

而停在不远的黑舞清香色变,娇呼道:“天火之瞳……”

听她叫出自己使出的招式名字,血天君一怔,疑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使出的是天火之瞳?”

“你是天火凤凰一族的人?”黑舞清香没有回答血天君的话,脸上显得很激动的大声问道。

血天君摇了摇头,他和天火凤凰一族确实有些渊源,事实是,他怎么也不可能是只凤凰啊。

黑舞清香凝视着血天君,一脸不信道:“你不是天火凤凰一族的人,又怎么会使出天火之瞳?”

“那就不关你的事了,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知道天火凤凰一族?”血天君嘴上说着,同时也将自己的话语传到了极乐界中,那样晴语她们才可以听得到。

或者此时的晴语她们,早已经看到了黑舞清香,并听到了她与血天君的对话。

黑舞清香像是回想到了什么,柔声道:“天凤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是我见到唯一可以使出天火之瞳的天火凤凰。”

她这么一说,血天君并没什么意外和惊叹,但是晴语传来的话语,却让血天君很是激动,原来天凤是天火凤凰一族的始祖,而天火禁制就是由天凤所设,只是晴语从来没见过天凤,只不过听过她的传说罢了。

血天君来了兴致,既然黑舞清香的恩人是天凤,那自己又是凤凰一族第二个拥有天火之瞳和天火之体的人,和她也算是有点渊源,这架看来打是打不起来了。

于是他浅声笑道:“和你一样,天凤亦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来到这里。”

“什么?是天凤叫你来破开这天棺救我得?”黑舞清香一脸惊讶道。

血天君才不管那是什么棺材,看来黑舞清香确实是被困在了里面,不然她早该出来了,连黑水都不可能腐蚀的棺材,她应该破不开。

但是血天君的谎言,也不能太荒藐,不然她问自己天凤的事情,血天君可答不上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有人留下一段话,让我来到这里,至于做什么,我也不知道,看到你在棺材里,我才想救你离开这里得。”

黑舞清香果然是很不信他的话,但是问了许多,血天君也说了许多,当然她的问题都是关于天火凤凰一族得事,有晴语和晴言姐妹,他可是答的顺风顺水,只是片刻,黑舞清香才停止了问话。

一双美眸看着血天君,黑舞清香娇声道:“谢你救了我,我想让你来这里的就是天凤,她竟然知道我被困在这里。”

黑舞清香一脸的感叹,那双美眸都红了起来,感动得都快哭了。

看着她玲珑凸翘的赤体,血天君邪念再次升起,有美女不上是傻瓜。

这个道理,坚定着血天君要霸占黑舞清香的绝心,笑了笑,血天君身形一动,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手说:“这黑水戒指是你的,还给你。”

说着,血天君伸手要去撸掉戒指,可是他却怎么也取不下来。

在他面前的黑舞清香挑眉娇真道:“你好笨,这黑水戒指本不是我的,是我从别人那里夺来得,你能从我手中拿走,说明它与我无缘,而你带着却取不下来,则是它可能把你当做了主人。”

世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嘛,血天君是绝对不会怀疑黑舞清香得话,她说的其实在中原也常见,有灵得宝物,总会选择一个它可以追随的主人,永远的跟随,即便是死了,灵宝也会跟随主人一起消失。

有了天火,有了这黑水之灵打造的戒指,血天君满脸的感慨,宇宙两大神奇得力量,已经都被他掌控了。

“你是怎么被困在这里得?”

黑舞清香叹气道:“遇到了一个高手,她很厉害,用了一件奇怪的镜子将我困在了这里,不知不觉,我已睡上了万年啊。”

万年,万年的老女人,可是在血天君面前,即便黑舞清香沉睡了万年,而现在的她依然像个年轻的女孩,全身充满着青春气息,还有的火爆娇体。

“呵呵,那又如何,你就算在睡个万年,还是这么美轮美奂得。”血天君很合时宜的夸赞了一句。

黑舞清香脸上一红,娇羞道:“我哪有那么美啊。”

看着她低下了头,血天君不禁暗笑,这活了万年的女人,就这个样子,看来,她根本不会知道,万年与沉睡一小时的不同,她得心智一定还停留在现在,这也好,想上她,倒不用太麻烦了。

“不用谦虚嘛,要不是因为你美的要人命,我又怎么会救你?”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