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风云》东瀛行姐妹争先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27 字数:3949 阅读进度:515/585

汗彻淋漓,充实和被撞击的强烈快意,让油也雅丽再无法掌控两个女儿的圣女峰,她松开了手,双手向后环住了血天君的腰肢,忍受着他巨龙的冲击。

她的嘴里更是叫出了荡人心魂的吟叫,她想忍住,但是却忍受不住。

“母亲,你……你怎么了?”木子先问了出来,因为她感觉到床在剧烈晃动,而油也雅丽的身子也在前后晃动。

这时她做起了身,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她的眼前却出现了两个几乎前后重叠的人影,木子摇了摇头,难道自己看错了,她使劲的盯着眼前的黑影,下意识的将手伸了过去。

但是在她手还没触碰到前面的黑影时,一只手却握住了她的圣女峰,这时油也雅丽娇声道:“木子,躺下,母亲刚才忍不住,自己用手慰籍,真的好舒服。”

“啊,母亲,你真是的,说了,我和姐姐会给你快乐嘛。”木子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的躺了下来。

然而她又有些疑惑,为什么这只放在自己圣女峰上的手有些粗糙,比之刚才滑腻的手掌一点都不相同,可是在她身边的秀子显然没发觉,而是已经娇哼出了声。

木子没有怀疑错,这只手的搓按力度比刚才大了一些,最重要的是,这只手搓按的手法,更让她心里痒痒的,就算是手指触碰着自己圣女峰上的凸起,只是简单的触碰,那种快意也让她浑身发热。

“唔唔……”秀子的声音越发的大,她的身体也在黑暗中扭曲着。

与木子一样,秀子也发现了手掌的不同,但是比木子,她早知道这只手的主人不是自己的母亲,甚至不是个女人,因为另外一只手牵引着她的手,握住了一件热乎乎硬邦邦的物体。

当她触及了周围时,已经发现这根物体是一个人身上长出来的,她虽只有十六岁,却对男人和女人的构造有些了解,加上今晚屋里的诡异,和油也雅丽刚才的表现,她坚信,是一个男人在床榻上。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男人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的母亲要害她们?

“母亲,你的手怎么变了……”木子娇呼了一声,她越发的狐疑,越发的忍受不住了。

油也雅丽娇声道:“怎么会啊,是你产生错觉了,是不是很舒服啊?”

黑暗中,油也雅丽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她此刻正在血天君身后,用两团圣女峰在他后背上蹭着,虽然看不到他的双手,正在自己两个女儿身上侵占,但是一想到那场面,她就越发的悸动。

对,她邪恶了,她要把自己得女儿交给这个恶魔与天使的结合体,她要让两个女儿和自己一样,享受到人间最美妙的事,让她们和自己一样,也成为血天君得女人。

“嗯……很奇妙,母亲,你的手不是这样得,他到底是谁?”木子终于忍受不住了,那只手竟然到了她的腿间,按住了她小解的地方。

一声男人的笑骤然响起,把两个女孩吓的尖声叫了起来,木子更是蜷起小腿,转身就想跳下床榻去。

这时一只手却拉住了她的手臂,并柔声说道:“小木子,你要去哪里啊,好戏还没开始呢。”

被狂武有力的手拉回到了床榻上,木子只觉眼前出现了刺眼的光芒,只是片刻,她才听到秀子的娇呼,这时她也睁开了眼睛。

她和秀子还在床榻上的正头,而另一头,一男盘坐,一女趴在男人的身上,双手在他强壮的上轻抚着,木子惊讶了,因为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油也雅丽,只是现在的她,脸上带着迷人的媚笑,表情很显搔荡。

“你是谁?”木子只感凝视面前男人的脸,再往下,男人腿间冲天而立的巨龙,很是骇人的粗壮,表露青筋的霸气尤足。

男人轻笑了一声道:“血天君……”

木子又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但是问出这句话后,她立刻感觉自己很笨,很明显的,他一定是自己母亲的姘头,她竟然背叛了慕天,她竟然骗了自己和秀子,这怎么可能,她可是自己的母亲,她怎么能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出卖。

“木子,母亲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看看眼前的男人,他很帅吧,还有他的房术,一定会让你们两个爽翻天得。”油也雅丽娇声说着,竟俯子,张启小嘴在男人的巨龙上亲了一下。

如此的场景,令木子的心狂跳,使得秀子蜷缩一团,惊异的直视着那巨龙。

两姐妹年纪虽小,却也是见过世面的,不管这个自称血天君的是谁,她们自然不会被轻易驾驭,木子拉起衣服遮住了自己的娇体,娇哼道:“想都别想,母亲,你竟然联合外人坑害我们。”

油也雅丽脸上毫无半点歉意,反而娇真道:“坑害?你可知道,我是在对你们好,与其让你们长大成为别人的妻子,那时不在我身边,母亲会非常想念你们,要是你们成为了夫君的女人,那我们就会在一起,永远都在一起。”

“就因为这个,你就要让我们这么小,就和男人同床……”木子简直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做。

在她眼里,油也雅丽是多么一个抒情的母亲,是一个善良的母亲,可是现在呢,她太邪恶了,邪恶的无法理喻。

血天君摇了摇头,浅声笑道:“这怪不得你们的母亲,她确实是对你们好。”

在他话音落下时,木子和秀子都在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就在这时,油也雅丽的面前空空如也,三个人又神奇的消失了。

她没有急躁没有恐惧,因为血天君有能力带走他身边的任何一切人事物。

“妹妹,这是在哪啊?”秀子满脸惊惧的看着周围,发现了自己和妹妹身处的地方,不在是母亲的房间。

在她旁边的木子没有秀子那么紧张,只是环视了一圈,便轻声道:“这是那个男人的妖术,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幻觉,你我处在幻觉之中。”

秀子知道自己的妹妹善于钻研东瀛一些武者的武技,显然她一定看出了端倪,倒是那个男人没有出现,秀子还是很害怕。

“那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秀子哽咽道。

木子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这是幻觉,却不知道怎么出去,但是只要他出现,一切就都明了了。”

“哈哈,你倒是很聪明。”一声大笑,在两人的上空响起。

木子和秀子都抬起了头,看到了让她们惊讶的诡异,那个满头红发的帅气男人,竟然在空中平趴着,那可是空中,人怎么能在上面趴着,却不下坠。

“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你知道我们是慕天王府的宫主,你要是胆敢对我们怎么样,我就……”木子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因为血天君的身形突兀的下坠,脸几乎贴到了她的脑袋上,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不敢在诳语了。

血天君嘴角扬起一丝邪笑道:“你就怎么样?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恐吓人,你当我是吓大得,今天你们别想完整的出去。”

秀子已经捂住了脸,血天君浑身袒露,羞人的地方都显而易见,她可不敢看男人的赤体。

“哼,我也不是吓大的,你欺负我母亲可以,别想欺负我和姐姐,要是你敢,我会让柳生家族和神户家族联合起来对付你。”木子娇声说道,直视血天君的眼瞳里,丝毫没有惧意。

听到她提的两个家族,血天君笑了,这东瀛有四大家族,皆是修炼忍术的,而柳生家族就在这城镇里,而神户家族却在东京,想必两大家族和慕天王府有些关系,这木子才会拿出他们来吓唬自己。

这让血天君感到可笑,可笑的是,自己这么强悍的男人,会被一个小女孩恐吓,她以为自己是谁。

落到了地上,血天君伸出手握住了她尖尖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探身到了她的脸前,低沉道:“威胁我的下场会很惨得,小丫头。”

“你……”木子感到浑身娇颤,男人的气息冲击着她的大脑。

想起了在油也雅丽屋里的床榻上,就是这只手搓按自己的圣女峰,就是这只手按住了她小解的地方。

血天君轻轻扭动着鼻子,嗅了一口少女身上才有的香气,看着她娇美的小脸,和那张因为生气而嘟着的小嘴,血天君低头霸道的直接吻了上去。

“唔……”木子扭动着身体,双手去推搡血天君的下巴,可是任她怎么推,也推不开。

男人的霸道之吻,让木子有些晕沉沉得,那是一种她从未享受过的奇妙,就算自己是被强占了小嘴,她有有些不舍得男人的嘴离开。

可是美好不会永驻,她刚有了美妙的感觉,血天君却撤回了头。

“很舒服吧……”血天君猥琐的笑道。

木子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轻声说:“你不要欺负我……”

直起了身,血天君朗声笑道:“你和秀子都在这,不欺负你,那就欺负她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秀子一听,立刻睁开眼看着妹妹说:“木子,姐姐不想被欺负。”

“难道要我被欺负,你可是姐姐。”木子气愤的说。

秀子也满脸气愤的回道:“是你一直和这个大哥哥说话,我可一句话都没说过。”

听到她这么说,木子更气的说:“反正我不管,你是姐姐,就该你先被欺负。”

看着两姐妹为了谁先被欺负争吵了起来,血天君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她们心智还不成熟,俨然不知道她们两个不管是谁被先欺负,都逃脱不了自己的魔掌。

“好了好了,别吵了,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决定你们谁被我欺负。”血天君这时说道。

木子和秀子都停下了争吵,一同看着蹲在她们面前的血天君。

笑看着两个女孩的期待,血天君心里一阵悸动,他现在就是一个无比邪恶的大叔,而这两个女孩却是喜欢吃糖的小萝莉,要用一点小技巧哄的两个女孩,能老实的让自己侵占,这样的美事和小美人,可不是长长遇得到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