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风云》东瀛行小女木子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26 字数:4121 阅读进度:511/585

“唔唔……”

暮春被这么提着冲撞了许久,才得以被放了下来,整个人一落到床板上,她立刻发出了难受的轻吟。

看着她有些晕沉沉的脑袋,血天君笑了笑,伸手冲着一边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正在屋外偷看得油也雅丽一怔,但是很快明白,他其实早知道自己在面前偷看。

“滋味如何啊?”血天君俯视着她轻笑道。

暮春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好一会才娇真道:“差点死在你手里。”

她现在知道为何油也雅丽会说这个男人厉害了,刚才爽的她都快登山极乐世界了,这种享受,一个女人一辈子也难得有这么一次。

血天君仰头笑道:“哈哈,好戏才刚刚开始,你要是这么弱不禁风,那后面还怎么享受我的巨龙。”

说着,血天君蹲下了身,双手握住了她的腰肢,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转过身去,趴着。”

已经泄了一波的暮春,还没回过神来,但见血天君腿间的巨龙,她又不忍拒绝,只能翻身像条母gou一样的趴伏在了床榻上。

这时血天君跪在了她的身后,巨龙再次向前推进,但是却不是对准她的粉缝,而是那皱在一起的美丽菊花。

感到身后硬物碰触之处不对,暮春惊讶的回头娇声道:“那里,不是……”

她的话音未落,血天君已带着嬉笑,突然向前一顶,巨龙之首轻易的钻了进去。

“啊……”

暮春再次惨叫了一声,那痛楚,可比刚才破雏时一点不小。

她扭动着腰肢,想甩开钻进菊花门内的巨龙,身子并向前移动,可是血天君哪会轻易放过她。

她向前,血天君也向前,而那巨龙也更深入。

一种奇怪的充实感,刺激的暮春大脑麻痹,她甚少以为男欢女爱是痛苦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交合并不是真的让人愉悦。

“不……痛……”她痛呼着,摇着头。

血天君狂笑道:“痛在前,快乐在后,你且忍着点,马上就好了。”

说着,血天君开始了前后的耸动,巨龙突破紧皱的菊花门,在里面捣鼓个不停。

痛叫不停的从暮春嘴中发出,在外面站着的油也雅丽也已看的心情澎动,她也进到了屋里。

走到了床榻边,看着血天君占有着征服着暮春。

眼见她得出现,暮春双眼含泪的哽咽道:“姐姐,救我,快救我啊……”

油也雅丽脸上故意现出关心,娇嗔道:“夫君,你怎么这样欺负我妹妹暮春啊。”

“呵呵,那我该如何欺负呢。”血天君轻笑道。

走到了暮春身前,油也雅丽一手突兀的握住了她在前后摆动的圣女峰,娇笑道:“该叫我一起嘛,妹妹,真的很痛吗?”

感受到她手的搓动揉捏,暮春混成俱颤,要是只有身后的巨龙也就罢了,现在又来了一双手,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你们……放了我吧……”暮春哀求道。

但是此刻,她却感到自己的菊花门内的痛楚,已经比之刚才小了许多,而那巨龙的每次深入,都让她有种要喷的强烈感觉。

这时油也雅丽低下身,看着她满是泪水的脸,探手替她擦拭掉了,嘴上娇声道:“妹妹,我们这是为你好,你可知道,夫君的巨龙,还没进到我的后面呢,你倒第一个尝了鲜,这可是好事。”

血天君继续前后耸动着,听到油也雅丽的话,他嬉笑道:“老婆不说我倒忘了,等暮春妹子爽够了,夫君这就让你也尝尝。”

“呵呵,我可不敢,那多痛啊。”油也雅丽娇笑道。

暮春差点晕过去,你不敢,你知道痛,自己竟然成了替罪羔羊,要是不来找她,自己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虽然这个男人的房术本事很高,技巧花招也很独特,但暮春还是吃不消他的强悍。

低声哼吟着,暮春娇真道:“坏姐姐,明知他这么厉害,你还故意让妹妹……”

她的话还没说完,油也雅丽媚笑道:“千万别怪我,好像一直都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可没打算让你今晚留下来,只是你来了,我又满足不了夫君,有你在,我们两个也可以替换一下。”

替换一下,暮春认识的油也雅丽,可不是什么搔荡的女人,可是现在,她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没等暮春说话,油也雅丽突然用双手握住了她的脑袋,嘴唇也向着她的小嘴亲吻了过去。

她的手臂支撑着床榻,无法阻拦,被油也雅丽的唇吻了个正着,女人和女人亲吻,暮春更没体会过,然而那种奇妙的滋味,却让她大脑嗡的一下。

油也雅丽和她一样都是浑身娇颤,其实雅丽也没试过女人接吻,但是现在血天君的巨龙在暮春身后,她又不能解渴,只得在暮春身上寻求刺激。

而让她感到刺激的不是握住她的圣女峰,而是她这张薄如蝉翼且很诱人的唇,当两女的唇接触在一起时,两人心里都发出了感叹。

“呵呵,真刺激,好好吻,夫君我喜欢看。”血天君边抽动着在暮春菊花门内的巨龙,边欣赏起了二女的激吻。

现在的暮春显然没了紧张,竟然有些忘我的与油也雅丽投入到了舌吻的世界之中。

可见两女的舌与舌都吐出了嘴,在唇外勾搭在了一起,一个不服另一个,娇颤与互相点触,口液互相的给对方喂食,这样的场景,血天君见得多了,但是这两女都是东瀛女人,这点刺激倒是很不同。

与暮春激吻的同时,油也雅丽抬腿跨上了床榻上,与她并排的跪着。

看着她粉嫩嫩的菊花门,血天君笑着,将手指伸了过去,虽然手指与巨龙相比要小了许多,但是刺激却一点不输给巨龙所带给她们两女的快意。

“哦……”

过了许久,两女几乎一起昂头喊了出声,在看两女,都趴在了床榻上,撅起的翘股缝中,腿间到处都是从那迷人的粉缝之中流出的分泌液。

经过一番番的征服后,暮春已然没了拘谨,与油也雅丽互视了一眼,娇媚的回头笑道:“夫君,真厉害,以后我和姐姐,可都要快乐了。”

一缕阳光洒射到屋内,床榻上,血天君左拥右抱着二女,畅意舒服的睡了一觉。

晌午,暮春第一个醒了来,看到血天君的巨龙还在油也雅丽的嘴里,而她俨然熟睡了许久,看来昨晚确实累了。

正当她起身想去为两人准备点饭食来时,却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母亲大人,我是木子,在不在啊?”一声娇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暮春一怔,她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那可是油也雅丽的小女儿慕木子的。

而这时血天君也睁开了眼,只是对着她做了个嘘的手势,随后他推了推油也雅丽。

好不容易她才醒来,迷蒙着双眼,看到血天君和暮春看着自己,不禁娇声道:“夫君,妹妹,你们干什么啊,我在睡一会。”

“是木子来了。”暮春低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油也雅丽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母亲大人……”外面又响起了叫喊声。

油也雅丽皱眉看着血天君,好像在问他,是不是答应。

血天君搂着暮春的腰肢轻声笑道:“她来有事,你就让她进来吧。”

“可是我们……”油也雅丽一脸担心道。

这时血天君笑了笑,眼神与暮春对视了一眼,突兀的,他和暮春都消失在了油也雅丽的面前。

两人的突然消失,并未让油也雅丽惊讶,因为她早已习惯血天君的突然来突然去,那种如鬼魅一样的神奇,让她只有惊叹。

穿好了衣裳,油也雅丽立刻下了床榻,走到了门边,轻手轻脚的开了门。

门刚打开一条缝隙,外面就响起了嗔怪声。

“母亲大人,你在房里,怎么不答应人家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挑眉说道。

油也雅丽脸上红红的,娇笑道:“哦,昨晚我很累,所以睡的很香,木子别怪。”

木子疑惑的看着油也雅丽,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双眼还带着血丝,显然昨晚没睡好觉,但是让她有些奇怪的是,自己来了,她该让自己进去啊,怎么连门都不打开。

“母亲大人,你要让我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嘛。”木子娇真道。

油也雅丽有些犹豫,屋里的床榻上还很乱呢,加上三人昨晚的ji情,里面的味道也很浓。

木子疑声道:“母亲大人,你到底怎么了?神不守舍得?”

“我……怎么会,哎呀,女儿来了,母亲很高兴,快点进来。”油也雅丽一下回过了神来。

她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生性多疑,自己要是在不让她进来,这丫头一定会闯进来。

进到了屋里,木子立刻掩住了鼻子,皱眉道:“母亲,屋里什么味道啊?”

油也雅丽暗叹,昨晚三人ji情,留下的味道,当然很浓了,而且没有开窗,味道还没散出去。

“没什么,对了,你不是爱吃甜食嘛,这是你暮春阿姨送的,我不爱吃,你拿去吃吧。”油也雅丽看到桌上的甜食,立刻拿过来递到了木子面前说。

木子摇了摇头,没说话,而是嗅着鼻子,走向了床榻边。

虽然衣物已经被两人穿走,可是床榻上凌乱不堪,让人看上去,怎么也不像一个女人睡觉搞成这样的。

“木子,你看什么啊,我昨晚做噩梦,才会这样。”油也雅丽上前,出声解释道。

木子俯身,拉起了被子,只见床单上到处都是湿痕印记,还有的都结成了伽。

她满脸的不信,突然她伸手捏起了床单上的一根黑丝,放到了油也雅丽的面前,凝声道:“母亲,这根头发可不是你的吧。”

“头发?”油也雅丽一看,那哪是头发,头发有这么多弯弯曲曲的嘛。

一阵暴汗,油也雅丽轻笑道:“额,木子,这可能是睡觉压成这样的。”

木子娇嗔道:“骗我,这几天你一直都不去找我和姐姐,都窝在院子里,母亲,你说实话,这根是谁的?”

“额,可能是你暮春阿姨的。”油也雅丽娇笑道。

她哪知道是谁的,反正不是血天君的,因为血天君下面的颜色,可是红色的。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