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风云》处子梅超风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16 字数:4034 阅读进度:496/585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长空万里,血天君设下的天火幻境之中,梅超风终于被他破了处子之身,那凄厉的惨叫就是梅超风被凶器突兀扎入刹那所发出的。

汗彻淋漓,血天君淋漓极致得发挥,技巧的多变与持久,彻底征服了梅超风,也彻底让她得到了满足。

“夫君,你真够猛的,人家差点被……被你……”梅超风蜷在血天君的怀里,一脸的说。

血天君轻笑道:“被我怎么啊?”

梅超风挑眉道:“夫君好坏,差点被夫君给累死,人家可是第一次,你就这么狠。”

女人是善变的,特别是被爱情滋润过的女人,梅超风就是如此,在强大的血天君调教下,她现在可谓是名符其实的荡女,但是也仅限于血天君面前。

轻抚着她的圣女峰,血天君也说出了这里的实情,待两人穿回了衣服,血天君大手一挥时,两人又回到了夜色笼罩下的草地上,这让梅超风顿感惊叹。

“夫君,你是神吗?怎么可以幻化出刚才的洞房?而且那么的真实?”

听到梅超风如此一问,血天君搂着她的肩膀,轻笑道:“那是为夫的一种逃命功夫,要是遇到比我厉害的,我就可以进入我自己幻化出的虚幻之地,他们看不到也找不到我的。”

梅超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真的,她一点也没明白血天君的话含义,但是懂与不懂,她觉得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眼睛能看到事物了,而且还有这么一个俊逸不凡且很厉害的夫君。

眼看着前行的路,梅超风疑问道:“夫君,你不是说不让我杀那些军士练功吗?怎么还去军营?”

“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血天君平静道。

虽然羽华通敌叛国,但是经过这次梅超风的事件,显然他已经起了回皇城之心,东瀛之事,亦不是他所能解决的,为了免除后患,血天君必须要给此时画上一个圆满的结局。

梅超风不明白,但是隐隐感觉,血天君是绝不会把自己交给军营的人。

回到了军营,血天君看到羽华和他的军士们,果然很听话,都老实的聚在一起,当他和一身彩裙的梅超风出现时,他们已发出了喊声。

如血天君所说,今晚的军营很太平,没有出现兵士在惨死的事件,羽华和那些大将军,以及军中的兵士,亦都对血天君改变了看法,原来他不是在吹牛,而是真的为他们除去了鬼患。

军中大帐中,羽华满脸堆笑的看着血天君,端着酒杯道:“天君,今晚我代表军营所有人感谢你。”

“呵呵,大哥,自家人别说客气话了,除去鬼患,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也算是和大哥你一样,也是朝中重臣嘛。”血天君轻笑道。

几个羽华手下得大将,一一上前敬酒。

喝了半天,帐中只剩下了羽华和被血天君再次召唤出来的羽罗,还有他身边乖巧的梅超风,羽罗自然知道梅超风的来历,可是她不能说破,不然自己的哥哥羽华,一定要生气得。

没了外人,血天君喝了一口酒才说道:“大哥,你想好什么时候回皇城了吗?”

羽华脸上带着酒意,听到他这么说,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多的兵士,我就这么回去,实在放心不下啊。”

“呵呵,你是不放心我吧。”血天君脸上现出了冷意。

与梅超风坐在一起正悄悄私语的羽罗一怔,娇声道:“夫君,怎么了?”

血天君放下酒杯冷声道:“那就要问问你的亲大哥了。”

羽华可没想到此时血天君会突然一改面色,他知道自己私通东瀛人,但是羽罗可不知道。

他确实想过,这军营鬼患一除,那就没什么事了,他还想着已潜入了中原的东瀛高手,可以取得龙脉,控制整个中原,自己也好夺得这中原天下。

曾做过皇后的羽罗怎会看不出自己哥哥脸上的奇怪表情,她娇真问道:“哥哥,这里已无外人,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

羽华对自己的妹妹没有半点隐瞒,因为这个妹妹是他唯一的亲人,当他说了一切的缘由,羽罗脸上已现出了怒容。

“哥哥,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我不是早就书信给你,如果你想做皇上,回去皇城便是。”

血天君倒是曾有意扶持一个信得过的人做这中原皇帝,断浪虽然是,但是他可是一个超级厉害的打手,让他整日窝在深宫里,实在太浪费人才了。

而龚美香的哥哥龚阿福,却是一个没有文化的粗人,管理朝政更是不行。

所以血天君想过羽华,也因为羽罗的面子,书信给他,让他回皇城,想做皇帝都行,但是他却未回信。

羽华苦笑道:“那时我以为妹妹你在跟我开玩笑,现在嘛,做皇帝,还不如做一个什么都不用做的官,我想好了,即日就回皇城。”

连年在此镇守边疆,羽华的身体已经不行,即使未到五十,却已有一个老迈人的影子,即使让他做皇上,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好,大哥,既然你这么说,做兄弟的我也不瞒你,东瀛日后必将走向灭亡,你要走,就把外面的军士全带回去,这里已不需要人手来镇守。”血天君朗声说道。

羽华惊疑道:“不需人镇守,那东瀛人要是攻打中原,可怎么是好?”

“哥哥,这你就不用多问了,我夫君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便是。”羽罗娇嗔道,心里也暗暗责怪自己哥哥不开窍。

这也难怪他,要是羽华知道血天君的实力,那便什么也不敢在多问了。

夜已更深,血天君将乔美艳和第二梦也接到了军营中来,这样她们两人也不用担惊受怕的一夜不能安睡。

军营闹鬼一事已解决,翌日一大早,羽华就宣布了回皇城的事,虽然很多军士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都是羽华的死忠,他下达的命令,亦没人敢抗拒。

“小妹,一路多加小心,虽然我不知天君是如何让绝无神他们变成那般样子,可是此去东瀛,必是艰险无比啊。”羽华叮嘱着自己的妹妹。

羽罗撇嘴道:“大哥,你把他们看得太厉害了,有夫君在,我什么都不怕,倒是和哥哥此次离别,不知多久才能在见到了。”

看着两姐妹依依不舍,血天君招手道:“老婆,该走了,大哥,你们也快回去吧。”

冲着血天君摆了摆手,羽华目送着他们向东瀛岛国进发,心里也在祈祷着他们无事。

海浪蹦起,浪花飞溅,一条大船停在海边,梅超风娇呼道:“夫君,我还从没做过船呢。”

看着船头上的鬼头,那是绝无神他们来中原时所乘坐的大船,血天君不启用羽华送的船只,亦是为了到东瀛岛国时,才不会被击沉。

上了船甲板,血天君对着身边唯唯诺诺得绝无神吩咐道:“先去你的绝神宫坐坐。”

“是,主人……”绝无神领命退了下去。

这时船已开始启动向前急速前行,血天君不禁暗叹,中原的大船,现在还需要人用大浆来助力,但是这绝无神得大船,却已经研制出了木质推进器,虽然也要人来控制,却只需几个人而已。

望着前方的海域,羽罗站在了血天君的身边,轻搂着他的臂膀问道:“夫君,我们此去会不会很危险?”

“为何有此一问?”

羽罗一脸担心道:“东瀛人都是野蛮子,他们好战,夫君此去可是要给他们颜色看,就凭我们几个……”

血天君仰头笑了起来,梅超风和乔美艳都是在旁看着他,不明他笑声为何。

凝眉望着前面的碧海,血天君冷声道:“我会让东瀛人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中原人不是好欺负的。”

在他话刚说完,甲板上突兀的又出现了两个女子,羽罗倒是没有半点惊怕,而梅超风和乔美艳、第二梦三个却吓了一跳,但见两个美女面含笑意时,她们才没有被吓跑。

“夫君,按你的吩咐,界中姐妹已准备妥当。”血岚先是说道。

血天君回身看了看血岚,又看向与她一起从极乐界出来的萧麟儿,问道:“麟儿,你那边呢?”

萧麟儿一拱手,娇声道:“夫君,麟儿办事你放心,那些小丫头,都被我训练出来了,现在可是以一敌百的高手。”

怔怔的看着三人,羽罗一点也没听明白,其实她在极乐界中,虽然有地位,但是在一些大事上,她根本无从参与。

手指着远处的海上岛国,血天君冷笑道:“几日之后,便是她们发挥的时候,让她们都给为夫我准备好了。”

“是。”血岚和萧麟儿同是说了声,身形消失在了甲板上。

来得匆忙,走的突兀,梅超风和乔美艳三人都是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她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于是乔美艳嘤声问了句:“夫君,刚才那两位姐妹是什么人?”

“和你一样,都是我最爱的女人。”血天君笑道。

梅超风疑声道:“那她们从何而来,又去了哪里?”

血天君摆了摆手,看向了羽罗说道:“看来你要回去一趟了。”

“夫君放心,我这就带她们去参观参观我们的世界。”羽罗娇声说道。

见她让第二梦也站在了乔美艳和梅超风一起,血天君忙说道:“老婆,难道你忘了我定下的规矩。”

“哦,当然没有。”羽罗伸了伸舌,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只是刹那,她和梅超风、乔美艳三人也瞬间消失在了甲板上。

正疑惑的第二梦脸上一惊,颤声问道:“天君哥,她们……她们人呢?”

血天君朗声笑道:“去了一个她们会喜欢的地方。”

“刚才羽罗姐姐是不是也想带我去,天君哥好像不许?”第二梦挑眉追问道。

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第二梦,血天君一脸认真道:“只有成为我的女人,才有资格进入那里。”

此话一出,第二梦的俏脸顿时红了,她没想到血天君会这么说。

但是她却很害羞和好奇,她们瞬间消失,能去了哪里?难道她们不是人?而是神嘛,还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