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风云》军营闹鬼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2:14 字数:3965 阅读进度:493/585

许久的汗彻淋漓,许久的ji情缠绵,火红色的光芒笼罩着血天君与全身微颤得乔美艳,爱的融合,让血天君再次体会到了宇宙能量的奇妙。

当女人因为兴奋而玄门打开时,会从中释放出无限的玄乎又玄的恐怖力量,这一点血天君早就分析的很清楚,而身下的乔美艳释放出来得宇宙力量,竟是他所熟悉得天火之力。

血天君没有感觉错,因为自己体内的天火之力正活跃在全身各处,与之乔美艳所释放出来的力量,欢呼雀跃的汇聚到了一起,就好像多年未见的兄弟,刚见面一样的热情。

无法解释的奇妙,让血天君很是享受,而同时,这宇宙神奇的力量,也在改变着乔美艳,这就是人的修炼终极之法,双修。

身处红芒之中得乔美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改变,只是看到自己和血天君所处在红芒之中,大感惊奇道:“夫君,这……这是怎么了?”

“不用担心,这是为夫的一个功法,可以让你提高功力,也能让老婆你长生不老,永驻青春。”血天君笑着说。

这点他没有欺骗乔美艳,凡是和自己的女人,进到极乐界,那就是长生不老永驻青春的神女,即便是不入极乐界,也会因为血天君身上特有的神奇力量而被改变。

乔美艳挑眉娇笑道:“夫君,真会说笑,这世上哪有长生不老永驻青春的人,那是神仙啊。”

看着她一脸不信,血天君也懒得解释,只有真正让她见识到自己的本事,她才可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与她一起起了身,血天君才说道:“美艳,这次去东瀛路途遥远,而且到那里凶卜未知,你真打算随我一起?”

整理好了衣裳得乔美艳,娇真道:“夫君,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当然不会。”血天君轻笑道。

乔美艳娇嗔道:“那就不要说这种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已成了夫君的人,必当生死相随。”

怀抱着她的腰肢,血天君撇嘴道:“这比喻可不好,我是人,你怎的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呢。”

“嘻嘻,人家只是一个比方嘛。”乔美艳娇笑了起来,也觉自己的比喻不恰当。

收服了乔美艳,血天君也了了一桩心事,虽然第二梦还在凌云窟内,但是比起前往东瀛,收服她只能路上略施技巧了。

绝无神带着绝心和他绝神宫的人,是大张旗鼓风风光光的来到中原,可离开时,近五百人得团队,各个都如行尸走肉一般。

一辆马车上,乔美艳惊讶道:“夫君,他们为何都是这般模样,好像中邪了一样。”

第二梦也是一脸狐疑的看着血天君和乔美艳,倒不是外面那些东瀛人奇怪,而是在想乔美艳和血天君是何时搞到一起得,自己竟然不知道。

要不是乔美艳左一口夫君,右一口夫君的叫,她还看不出两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血天君笑而不语,绝无神他们都被一种叫做迷魂散的药物迷了心智,原本公孙绿萼是研发不出来这么高级的药物,但是在极乐界中,有许多如仙气一样存在的好东西,在那里,公孙绿萼开始种植花草,不止为血天君研制可以使人心神混乱的迷情散,更研制出了可以让人变成傀儡的迷魂散。

现在的绝无神他们,除非血天君突然暴毙,他们的药效才会被除去,不然只要活着,就要听从血天君的指派,这也是迷魂散最独到牛B之处。

与二女相伴,血天君亦从第二梦那里知道了第二刀皇的一些事,原本他与第一邪皇和第三猪皇,都是江湖上顶级的隐世高手,但是第三猪皇悲催的哏屁了,竟然死在了吃上,也难怪他得外号,第三猪皇,猪一样的能吃,估计是得了肥胖症而死。

行了三天,才到了中原与东瀛的边界,而这里亦是羽罗哥哥羽华镇守的边塞之地,就是他让绝无神等人进入了中原。

马车外,乔美艳远眺着不远的中原边塞大军军营,娇声道:“夫君,那羽华既然要叛国,我们这样过去,他会不会为难我们啊?”

血天君一脸平静,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羽华是羽罗的哥哥,血天君自然不能杀了他,而他守边关这么多年,手里掌控着中原的最大兵权,要是不平与不除,他一有机会便还会伺机造反。

“你们在此等候,我去那边看看。”血天君如此说道。

第二梦担心道:“天君哥,你自己一人去?”

血天君看着关心自己的第二梦和乔美艳,笑道:“他们奈何不了我。”

说着,血天君已踏步跃起,竟如猎豹穿行草原一样的向前疾行而去。

看到他的身影刹那消失,第二梦与乔美艳相视了一眼,后者轻笑道:“看来这中原武林没人是夫君的对手,即使这千万大军,夫君也会七进七出,毫发无损的回来的。

“嗯……”第二梦也点了点头。

两人都是武林中人,光是血天君刚才施展的轻功,就已让她们心底惊叹,第二梦更是惊讶不已,即便是自己的父亲第二刀皇,亦不可能有这样好的轻功。

此时已接近傍晚,前方军营却是灯火通明,可见巡逻的士兵,都是一波一波的,如此密集的巡逻戒备,让血天君感到好笑,他们都要叛国了,竟然在这东瀛与中原的边界线,还要如此慎重的戒备。

看了眼手中的血指环,血天君轻声呼唤了一句:“羽罗现身。”

瞬息间,血天君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子,只是她赤着身,娇美白洁的上,还有很多得水珠。

看着她长发湿漉漉得,血天君轻笑道:“老婆,在洗澡?”

看到血天君,羽罗先是环视了一圈,才嘟嘴娇真道:“夫君,下次召唤能不能先看看我在干什么啊,这要是在城镇里,我岂不是要被人看光了。”

听到她的责怪,血天君撇嘴笑了笑,他只是想得太多,因为羽罗的哥哥羽华通敌叛国,所以刚才召唤羽罗时,并未查探她身处极乐界何处,更没看她在做些什么。

“呵呵,是为夫得错。”血天君笑着再次挥手,他的手上已多了条长裙。

见到他将自己的长裙取了过来,羽罗并无惊讶,因为极乐界就是血天君,血天君就是极乐界,两者共通,血天君便可心意一动,可随意取出极乐界中的一切。

穿上了长裙,羽罗才疑声道:“夫君,这时唤我过来,有何事啊?”

看到不远的军营,羽罗想想,血天君也不是找自己来这里野战得。

血天君脸上没了笑意,感叹道:“让你来,是想让你见见你的哥哥。”

“啊?我哥哥,夫君是说,这前面军营是边疆军营。”羽罗惊喜的说道。

点了点头,血天君轻声嗯了一声,刚要说明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却想到现在说出来,羽罗一定会气势汹汹的去找羽华算账,与其这样怒气冲冲的过去,还不如和羽华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羽罗拉起血天君的手,掂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欣喜道:“谢谢夫君,我与我哥哥有许多年都未见了啊。”

“那就过去看看吧。”

两人一起走了过去,还没接近军营,就被巡逻的士兵发现,一番询问和解释下,血天君与羽罗轻松的进到了军营中,因为血天君身上有当朝官员的腰牌,而羽罗也有皇后的证明,这些士兵自然不会怀疑。

只是进了军营,血天君却感到这里似乎存在一股恐怖的气息,确切的说,是这些士兵好像各个都很惧怕,虽然他们脸上没有表现出恐惧,他们的内心和一切表现,血天君都看在眼里。

随着一名将领的引领,血天君与羽罗进到了守疆大将军羽华的帐篷,到了这里,血天君更为奇怪,羽罗可是自报了家门,按理说她的哥哥羽华,该很高兴的出去迎接,但是帐篷里有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坐在正中,手中还端着一杯未喝下得酒。

“哥哥……”羽罗激动的娇呼了一声。

三人之中,只有那端着酒杯得男人抬头看了看,另外两人都是起了身,恭敬的站在了一边。

“你怎么来这里了?快些回去。”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羽罗疑惑的看了眼血天君,径直走到了酒桌前,娇声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我是羽罗啊。”

一脸沧桑的羽华顿了顿,甩了甩脑袋,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妹妹啊,你在宫中不好好做你的皇后,怎么想起到我这军营来了。”

这时帐篷只剩下了他们兄妹和血天君,看到羽华,血天君第一感觉他不是奸诈之人,看起来也很忠厚,想必是原来端龙做皇帝时,无能管理朝政,羽华才会想到通敌卖国。

“我与我夫君路过,就过来看你来了。”羽罗年纪不小,但是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说话也是不知不觉间变小了许多。

羽华这才抬头看向了血天君,当看到他一头红发,和俊逸不凡的脸孔,他略微怔了怔,随即说道:“不错,皇后不做,就是为了他,你变了。”

听他这么说自己,羽罗很想说,其实不是自己变了,而是在皇宫里,哪有在极乐界里舒服爽快,虽然面对的都是女人,但是每天的乐趣,都是无穷无尽得。

“哥哥,你以前都不爱喝酒的,为何现在喝这么多?”羽罗娇声问道。

羽华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惊惧,突然大声嚷道:“你与他快快离开军营。”

看到他突然赶自己走,羽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好不容易,与他相见,难道他就这么绝情,连兄妹情谊都不顾了。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或许我可以帮忙解决。”血天君这时不温不雅的说了句。

从小兵到大将,每个人都有恐惧,这军营里,一定出了什么事,显然绝不是东瀛人攻打过来,会把他们吓成这样。

羽罗也急道:“哥哥,我夫君很厉害,你有什么事,说出来啊。”

深深的看了眼血天君,羽华说出了让两人都不信的话。

“军营闹鬼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