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风云》美人群浴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55 字数:4005 阅读进度:469/585

“溪儿,你在害怕什么?”

血天君俯视着蓝溪儿,此时他的肩上,蓝溪儿两条的粉腿,搭在了上面。

看着血天君如此架势,感受着粉缝前那巨大凶器的研磨,蓝溪儿双手抓住了血天君的手臂,脸上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娇呼道:“天君……我要……”

乌桓娘满脸的兴奋,在旁调侃道:“刚刚是谁嘴里喊着不要不要的啊,呵呵,夫君,你看她,那表情有多迷人哦。”

冲着乌桓娘笑了笑,血天君身形突兀的向前一顶,凶器破开了一切隔阂,直达到了蓝溪儿的深处,只见她张大了嘴,脸上变得狰狞痛苦,显然下一刻就要尖声叫出来。

“不能啊……”乌桓娘紧张的喊了句,用手捂住了蓝溪儿的嘴。

只听蓝溪儿的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声响,血天君可没有怜惜,而是继续前后耸动着腰肢,乌桓娘却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想她和血天君一起时,也见过他对琦莲初次侵占的时候。

可是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血天君侵占蓝溪儿,那种视觉冲击,让她不禁两腿发软,腿间得粉缝更是流出了粘稠之液,她不禁侧头俯视了一眼,正看到两人连接处,血天君退出的凶器上,带着鲜红的血和白色之液。

只是片刻,蓝溪儿的声音渐渐缓和了下来,乌桓娘看到她的眉头舒展,知道她已过去了痛苦,才撤回了手,坐在了一边,双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上演的ji情。

“娘,你快看啊,前面马车在晃了,这声音比刚才还刺激啊。”血丽君鼓着掌娇呼道。

莫丽尔一阵头疼,这个女儿被女娲这么一整大,果然不太好,现在她都已经懂得男女之事了,那以后可要变得怎么样啊。

与她不同的是,车厢里的乌家堡出来的女人,却都煎熬着,听着那荡人心魂一的娇声,她们顿感小腹燥热,各个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好在前面马车并未持续多久,也就两三炷香的时间,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血丽君呼了口气,脸红红的靠在车里,眼神发媚的看着莫丽尔,压低声音道:“娘,我要出去透透气。”

莫丽尔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她现在也是难受的很,暗暗气愤血天君太不照顾自己和其他女人了,这路上要是一直这么下去,想必这些女人也会和蓝溪儿一样,成为自己身边的姐妹,想到此,莫丽尔眼里一亮。

“各位妹妹,我也出去透透气。”说着,莫丽尔对着独孤玉眨了眨眼。

独孤玉也跟着走了出去,眼看着莫丽尔一跃到了前面的马车上,独孤玉很想跟上去,但是想到前面马车里也有不少人,她只能坐在马背上,安逸的看着路边的景色。

行了大半天,车队才第一次停了下来,这里是西廊的边界,在往前走,便是出了西廊,进入了杭州地界,血天君本想急速赶过去,但是按银雪所说,这次事情一定是个阴谋,如果血天君直接过去,反而不好。

这也是血天君为何要选择马车前行的原因,有银雪和萧麟儿时不时的探路,这一路行到西湖雷峰塔,也不过三到五日的时间。

“夫君,快看,那前面好像是温泉水啊。”下车休息时,众女都围坐一团,和蓝溪儿在马车里与血天君疯狂的乌桓娘,这时发现了远处的山边,真冒着白雾。

众女都站了起来,蓝溪儿也娇声道:“是啊,那里一定是温泉,在西廊,温泉可是很少见的。”

血丽君不合时宜的来了句:“溪姐姐,你该去洗洗,满身都是汗,穿着衣服也不好受吧。”

蓝溪儿脸上一红,低下了头,其实她和血天君的事,这里的人都知道,但是却没人像丽君这般,竟然直接说了出来。

看了看众女,银雪遂即提议道:“这半天赶路,大家也累了,听说温泉沐浴很舒服,有没有人愿意去的?”

“算我一个。”萧麟儿第一个说道。

接着乌桓娘和独孤玉也跟着要去,只是一会,除了血天君没说话,众女都已答应一起去。

银雪看着血天君,调侃道:“夫君,看来你要留下来看着这些马车了。”

“哎,谁叫我是男人呢,你们去吧,我自己在这看着马车。”血天君叹了口气。

他的举动惹得众女都是咯咯笑了起来。

看着远去的一群美女,血天君暗笑,你们就洗吧,等洗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过去。

到了冒起白雾的地方,这里果然是一个天然的温泉池,而池水从山上缓缓流下来,在这山脚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也不深的浅水湖泊,池底甚至可见色彩斑斓的五彩石。

血丽君高兴的娇呼道:“这可真美啊。”

她的话音刚落,已有人跃进了温泉池,正是最快的萧麟儿。

只见她身形往池里一蹲,娇笑道:“好舒服,你们快些下来。”

这时褪光了的血丽君也下到了池水里,满脸欣喜道:“可不是,这池水温热,怪不得你们说,这叫温泉池。”

乌桓娘几人也跟着下到了池水里,这时跟着蓝溪儿一起离开乌家堡的二十多个美女,互相看了看,好像都在说,都是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待她们下了来,萧麟儿突然掀起水浪,如下雨一样的淋在了各个女人的脸上身上。

“麟儿姐好坏,看我的。”血丽君双手一捧起水,朝着萧麟儿泼了过去。

乌桓娘和独孤玉也加入了战团,顿时小小的池水里,三十多个女人开始互相泼水,银雪和蓝溪儿几女,更是在水池里追逐打闹。

在这温泉池上方的隐蔽处,一颗树后,血天君郁闷的看着三十多个白花花的娇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是见惯了光身子的女人,在极乐界见得更是频繁,但是在这里,那些乌家堡的女人,可还都没和他有进展,血天君自然少不了心动。

众女嬉笑追逐打闹了好一番,都老实的蹲在了水里,就在众女都想休息片刻上岸时,血丽君突然高呼了起来:“天呐,我们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随着血丽君的高喊,所有女女都看了过去,可不是嘛,岸边摆放的衣裙和贴身物件,竟然全都没了。

银雪皱起眉,站起身冷声道:“这……这怎么可能?谁敢在这里偷我们的衣服。”

看到她的表情,血丽君和萧麟儿几女都想笑,她们都知道,这里除了血天君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她们的眼皮下取走衣物,不然还有谁敢出现,就算出现,萧麟儿和银雪,也早该察觉到。

她们没察觉,这人自然是自己人,血丽君也是没察觉到,但是绝对相信,这衣物是被血天君取了去。

乌桓娘也一脸凝重道:“夫君,会不会是夫君的恶作剧?”

“不会是夫君吧,要是他,也不会这么无聊的。”蓝溪儿直接说道。

虽然仅仅和血天君才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但是蓝溪儿却不想别人这么说血天君。

她们之间的一唱一和,让乌家堡的其他女人,都是紧张了起来。

萧麟儿这时起身道:“你们都别担心,我去找夫君,要是他,我就把衣服取来,想必这件事不会是他干的,你们哪也不要去。”

看到萧麟儿的眼神,银雪暗笑,脸上却很认真的说:“快,都聚在一起,桓娘,丽君,都小心一点。”

踏出水池的萧麟儿,倒是真回到了马车旁,只是她简单找了件衣物,便从另一侧上了山,只是片刻,就到了温泉池的上方。

“呵呵,夫君,果然是你。”萧麟儿看到眼前树下一堆衣物,不禁娇笑了起来。

血天君从树后走了出来,笑道:“你早知道是我,何必来寻我。”

萧麟儿一挑眉娇真道:“我不来寻你,你怎么出场啊,就知道夫君会搞点把戏,没想到会这么坏。”

点了点头,血天君便与萧麟儿一起从另一侧,向着温泉池快步走了过去。

眼看到血天君的身形来到,乌家堡的女人,更是抱成了团,相比偷衣服的贼,她们现在可更怕被血天君看到她们全赤的身体,只是银雪和乌桓娘几人倒是不怕。

到了池边,血天君一双眼就盯着池水里的女人,激动的问道:“你们都没事吧。”

“嗯,爹爹,我们没事,可是衣物都不见了啊。”血丽君突然站起身说道。

一旁的莫丽尔立刻挡在了她的身前,不管怎么样,血天君可是她的爹爹啊。

银雪冷声道:“夫君,这偷衣物的贼可真卑鄙,想必是想让我们上不了岸。”

血天君轻声道:“看来就在不远,麟儿,你四处去看看。”

“哦,好的,夫君,我去看看,你可保护好她们了。”萧麟儿点了点头,一闪身上了山。

眼见血天君目不转睛的看着池子里的女人,乌桓娘担忧道:“夫君,这样我们还是不放心,你别在上面站着了,下来在我们身边,我们才不怕啊。”

“是啊,爹爹,你下来,保护好我们啊。”血丽君娇呼了起来。

莫丽尔感到头疼,这丽君简直就是不服管束,她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然而此时的血天君做做所为,可是让莫丽尔一下睁大了眼,他竟真的褪光了衣服,跳入了池水中。

看到他走了过来,蓝溪儿面容潮红,却突然想到了一点,这是不是她们串通好的,衣物丢了,萧麟儿去寻找血天君,血天君来了,乌桓娘又让他下池水来保护自己这群人,这不是画蛇添足嘛。

但是不管怎样,蓝溪儿都不会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只是看着水中血天君腿间的凶器,暗暗感叹,那凶器才是让女人能如生似死的绝对利器。

“夫君,人家刚才都吓坏了,你要是不出现,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独孤玉这时突然扑进了血天君的怀里,娇声说道。

血天君笑了笑,轻抚着她的背说道:“怕什么,夫君在这呢,我会保护你们的。”

银雪浅声笑道:“夫君,想必那偷衣服的是胆小鬼啊。”

“咦,是麟儿姐姐,她把衣服拿回来了。”血丽君娇喊了起来。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